免费注册

上海富昱特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与深圳市新益昌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侵害作品复制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2)

  • 公布日期: 2014-12-02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深宝法知民初字第591号
原告上海富昱特图像技术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林诗灵,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邱石清,广东深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深圳市新益昌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袁茉莉。
委托代理人吴三平,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宝松,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上海富昱特图像技术有限公司诉被告深圳市新益昌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侵害作品复制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邱石清、被告委托代理人吴三平、张宝松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根据富尔特数位影像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尔特公司)2010年11月15日出具的《授权委托书》,原告是富尔特公司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授权代表,有权在境内展示、销售和许可他人使用所授权品牌相关的所有图像,有权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以自己的名义就任何第三方对于富尔特公司的知识产权的侵犯和未经授权使用的行为采取任何形式的任何法律行为,且此授权涵盖授权委托书签署之前及之后可能已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地区出现的侵犯富尔特公司著作权的行为。原告经调查发现,被告在其网站上使用了富尔特公司享有著作权的图像1张,该图像为富尔特公司展示在其网站上编号为A073022的图片。原告经核查销售记录后确认,被告使用该图片未经富尔特公司和原告许可和授权,属著作权侵权行为。原告本着协商解决纠纷的宗旨,多次与被告交涉,要求被告停止侵权并与原告协商赔偿事宜。但截至今日,被告未向原告提供任何有效的权利证明文件,也未与原告就停止侵权和赔偿损失等事宜进行过协商,被告这种拒绝协商解决纠纷的态度充分表明了其恶意侵权的事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九条第(二)项、第十条第一款第(五)、(六)项、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四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六条的规定,被告严重侵犯著作权的行为,依法应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并应依法赔偿原告为制止被告的侵权行为所支付的调查、取证和律师费用。为维护富尔特公司和原告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判令:一、被告立即停止侵犯著作权的行为,并销毁侵权宣传册;二、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10,000元,并赔偿原告为本案支付的律师费人民币5,000元;三、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辩称,一、民事诉权不能随意转让,原告起诉主体不适格;二、现有证据无法证实原告或富尔特数位影像股份有限公司依法享有著作权;三、涉案宣传册中的图片与原告主张受保护的图片有明显区别,不是同一张图片,被告不存在著作权侵权的问题;四、原告仅在一个非确定拥有权的网站上注明图片拍摄日期,以此说明没有过保护期,明显证据不足,原告或著作权人应当承担举证不能或不充分的法律后果;五、不管原告有无诉权及富尔特数位影像股份有限公司有无著作权,本案应追加深圳市诸嘉一广告有限公司为被告;六、即使本案存在侵权,原告主张的赔偿数额及律师费等也没有法律依据,且明显过高。综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告系IMAGEMORELTD.设立的外商独资企业,经营范围包括图像制作等业务。
2010年12月15日,台湾网路资讯中心出具《网域名称注册证明》,证明富尔特数位影像股份有限公司(英文名称IMAGEMORECO,LTD)于该中心注册网域名称imagemore.com.tw,有效期至2021年1月23日。
2010年11月15日,富尔特数位影像股份有限公司出具《授权委托书》,授权原告就其展示于www.imagemore.com.tw等公司互联网网站上并享有著作权的所有图片(包括数字图片、实物图片以及数字化处理的实物图片等)、影像素材、影音素材等作品行使相应权利。具体委托事宜如下:富尔特数位影像股份有限公司授权原告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地区展示、销售和许可第三方使用富尔特数位影像股份有限公司享有著作权的所有图片、影像素材、影音素材等作品的权利;对于富尔特数位影像股份有限公司享有著作权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富尔特数位影像股份有限公司目前拥有著作权的、将来可能获取著作权图片、影像素材、影音素材等,不论品牌及存在形式、规格型号,富尔特数位影像股份有限公司均授权原告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地区可以以自身名义对任何第三方侵犯富尔特数位影像股份有限公司著作权的行为采取任何形式的法律行为,且此授权涵盖该授权委托书签署之前及之后可能已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地区出现的侵犯富尔特数位影像股份有限公司著作权的行为;授权委托书期限至2020年12月31日止。
富尔特数位影像股份有限公司在其中文网站www.imagemore.com.tw上登载有号码为A073022的图片一张,图片正中标注“IMAGEMORE”,图片附有版权声明,内容为:富尔特数位影像对本图片或影视素材拥有相应的合法版权权利,原告有权办理该图片或影视素材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授权使用许可,并有权依据著作权侵权惩罚性赔偿标准或最高达50万元人民币的法定赔偿标准,要求侵权人赔偿原告的损失。上述图片显示的拍摄日期为2000年11月1日,发表日期为2000年12月15日。
原告向本院提交的封面标有“LED自动化设备制造企业”的宣传册一本,主要内容为深圳市新益昌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简介、产品介绍等。在该宣传册封面上有一张图片与上述号码为A073022的图片基本一致。该宣传册封面标有深圳市新益昌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的中英文名称,封底标有深圳市新益昌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的中英文名称、地址、电话、传真、邮编、邮箱、网址等信息。被告承认该宣传册系其所使用。
上述事实,有《网域名称注册证明》、《授权委托书》、域名信息查询结果、《公证书》、宣传册等证据以及庭审笔录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人。本案中富尔特数位影像股份有限公司在其中文网站上刊登了号码为A073022的图片一张,并作了版权声明,该图片系摄影作品,在被告未提供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本院认定富尔特数位影像股份有限公司为涉案摄影作品的著作权人。原告根据《授权委托书》,有权在我国境内展示、销售和许可他人使用涉案摄影作品,并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对侵犯涉案摄影作品著作权的行为提起诉讼。
富尔特数位影像股份有限公司在其中文网站上刊登的涉案摄影作品显示拍摄日期为2000年11月1日,被告虽对此提出异议但没有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本院对其相关辩解意见不予采纳。
原告诉请保护的摄影作品已经在互联网上公开,被告有条件接触到该作品。被告未经著作权人或原告的许可,在其宣传册上使用了涉案摄影作品,构成对涉案摄影作品的复制和使用,侵犯了涉案摄影作品所有人的著作权,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原告要求被告停止侵权、销毁侵权宣传册、赔偿经济损失的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被告提交的《设计承印合同》系复印件,无法确定其真实性,且被告与深圳市诸嘉一广告有限公司之间的纠纷,与本案侵权纠纷非同一法律关系,被告可另寻途径解决,其关于本案应追加深圳市诸嘉一广告有限公司为被告的辩解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赔偿数额,由于原告未举证证明其因被告侵权遭受损失及被告因侵权获取利益的情况,故本院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的类型、独创性、被告侵权行为的性质及后果、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等因素,酌定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5,000元。原告要求过高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九条第(二)项、第十条第一款第(五)、(六)项、第十一条第四款、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一、二款、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深圳市新益昌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侵害原告上海富昱特图像技术有限公司对涉案摄影作品享有的著作权的行为,并销毁库存的侵权宣传册;
二、被告深圳市新益昌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上海富昱特图像技术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共计人民币5,000元;
三、驳回原告上海富昱特图像技术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75元,由被告深圳市新益昌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黄  燕  璇
人民陪审员 黄    芳
人民陪审员 伏  建  祖

二〇一三年九月三日
书 记 员 张晓涛(兼)
书 记 员 鲁  丽  莉
附本案相关法律条文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
第九条著作权人包括:
(一)作者;
(二)其他依照本法享有著作权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第十条著作权包括下列人身权和财产权:
(一)发表权,即决定作品是否公之于众的权利;
(二)署名权,即表明作者身份,在作品上署名的权利;
(三)修改权,即修改或者授权他人修改作品的权利;
(四)保护作品完整权,即保护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权利;
(五)复制权,即以印刷、复印、拓印、录音、录像、翻录、翻拍等方式将作品制作一份或者多份的权利;
(六)发行权,即以出售或者赠与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的原件或者复制件的权利;
(七)出租权,即有偿许可他人临时使用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计算机软件的权利,计算机软件不是出租的主要标的的除外;
(八)展览权,即公开陈列美术作品、摄影作品的原件或者复制件的权利;
(九)表演权,即公开表演作品,以及用各种手段公开播送作品的表演的权利;
(十)放映权,即通过放映机、幻灯机等技术设备公开再现美术、摄影、电影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等的权利;
(十一)广播权,即以无线方式公开广播或者传播作品,以有线传播或者转播的方式向公众传播广播的作品,以及通过扩音器或者其他传送符号、声音、图像的类似工具向公众传播广播的作品的权利;
(十二)信息网络传播权,即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
(十三)摄制权,即以摄制电影或者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将作品固定在载体上的权利;
(十四)改编权,即改变作品,创作出具有独创性的新作品的权利;
(十五)翻译权,即将作品从一种语言文字转换成另一种语言文字的权利;
(十六)汇编权,即将作品或者作品的片段通过选择或者编排,汇集成新作品的权利;
(十七)应当由著作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利。
著作权人可以许可他人行使前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并依照约定或者本法有关规定获得报酬。
著作权人可以全部或者部分转让本条第一款第(五)项至第(十七)项规定的权利,并依照约定或者本法有关规定获得报酬。
第十一条著作权属于作者,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创作作品的公民是作者。
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主持,代表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意志创作,并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承担责任的作品,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作者。
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
第四十八条有下列侵权行为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同时损害公共利益的,可以由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侵权行为,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销毁侵权复制品,并可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还可以没收主要用于制作侵权复制品的材料、工具、设备等;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表演、放映、广播、汇编、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二)出版他人享有专有出版权的图书的;
(三)未经表演者许可,复制、发行录有其表演的录音录像制品,或者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表演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四)未经录音录像制作者许可,复制、发行、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制作的录音录像制品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五)未经许可,播放或者复制广播、电视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六)未经著作权人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许可,故意避开或者破坏权利人为其作品、录音录像制品等采取的保护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技术措施的,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
(七)未经著作权人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许可,故意删除或者改变作品、录音录像制品等的权利管理电子信息的,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
(八)制作、出售假冒他人署名的作品的。
第四十九条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七条当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证据。
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但有相反证明的除外。
第二十五条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无法确定的,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
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作品类型、合理使用费、侵权行为性质、后果等情节综合确定。
当事人按照本条第一款的规定就赔偿数额达成协议的,应当准许。
第二十六条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的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包括权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
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具体案情,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