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毛福亭与北京三元出租汽车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6-1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n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
\ n 民 事 判 决 书
\n(2013)昌民初字第13308号\n原告毛福亭,男,1974年10月20日出生。\n被告北京三元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昌平区北七家镇海鶄落村666号。\n法定代表人李山,董事长。\n委托代理人陈延贵,男,1973年10月17日出生,汉族,北京三元出租汽车有限公司安全部副经理,住该单位宿舍。\n原告毛福亭与被告北京三元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元出租汽车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张涛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毛福亭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三元出租汽车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n原告毛福亭诉称: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2008年3月8日)第三十一条:未经法庭质证的证据不能作为人民法院裁判的根据,复议机关在复议过程中收集和补充的证据,不能作为人民法院维持原具体行政行为的根据。被告在二审过程中向法庭提交的一审过程中没有提交的证据,不能作为二审法院撤销或者变更一审裁判的根据。\n2、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定原告与被告的劳动合同于2012年2月14日解除的事实,是冤假错案。一个是诉讼履行劳动合同,仲裁终止之日为2011年12月15日。一个是判决了没有上诉人,被上诉人依法诉讼请求的,超出2011年12月15日的诉讼请求的判决。二审不按照法律规定推定的事实,这个证据有不完整性或缺陷。交通事故判成治安事故也在情理之中。\n3、《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条第二项:因订立、履行、变更、解除和终止劳动合同发生的争议,适用本法。昌平区仲裁委滥用法律的授权性规定达到规避强行性规范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双方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和承包运营合同书,明明属于第二条规定的范围,他却说不属于第二条规定的范围。\n4、《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2002年7月24日)第六十八:下列事实法庭可以直接认定(1)众所周知的事实,(2)自然规律及定理,(3)按照法律规定推定的事实,(4)已经依法证明的事实,(5)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法则推定的事实。前款(1)(3)(4)(5)项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现在是法律事实和理由只要法官不认可,非法的事实和理由就成了定案的依据,冤假错案由此而出。诉讼请求:1、按照劳动合同原告跟被告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和承包运营合同书;2、被告按照每月3000元的标准支付原告2013年4月10日至2013年9月23日工资16300元及25%的补偿金4070元。\n被告三元出租汽车公司辩称:1、原告与被告的劳动合同已于2012年2月14日解除,且被(2012)一中民终字第8214号生效判决确认。原告要求与答辩人继续履行合同及承包合同的请求也已经被(2013)一中民终字第01234号判决驳回,现原告重复主张,没有法律依据,应予驳回。2、被告与原告自2012年2月14日起不存在劳动关系,原告主张待岗工资等请求没有法律依据,请法院给予驳回。\n经审理查明:毛福亭(乙方)与三元出租汽车公司(甲方)于2010年12月20日签订《劳动合同书》及《承包营运合同书》,《劳动合同书》的主要内容为:“本合同为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合同期限自2010年12月20日至2013年11月30日终止。乙方同意根据甲方工作需要,担任出租汽车驾驶员岗位(工种)工作。乙方工作应遵守国家和北京市的相关法律法规和行业安全、运营服务管理规定,执行各项企业规章制度,履行《承包营运合同书》规定的相关责任与义务。甲方支付乙方的月工资按照《承包营运合同书》中双方约定的内容执行,但不低于北京市最低工资标准。本合同的附件如下1、《承包营运合同书》2、《运营驾驶员手册》3、公司其他相关管理制度。”《承包营运合同书》的主要内容为:“甲方向乙方提供车牌号为京BJ54**现代出租车1台;运营方式为双班;运营期限为2010年12月20日起至2013年11月30日止;乙方的承包定额为4000元,于每月8日前足额缴纳;乙方的月劳动报酬为乙方向甲方缴纳承包定额后的营运收入减去乙方合理营运成本支出的剩余部分及甲方支付给乙方的岗位补贴之和,岗位补贴为545元。”合同签订后,毛福亭开始在三元出租汽车公司担任出租汽车司机。2011年9月14日,毛福亭与乘客尹斌发生冲突,导致尹斌受伤。后尹斌诉至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该院审理后做出了(2011)通民初字第1617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毛福亭赔偿尹斌医疗费、误工费、交通费、财产损失共计4247.92元。后毛福亭与三元出租汽车公司产生劳动争议纠纷,毛福亭于2011年12月15日申请至北京市昌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昌平劳仲委)。2012年3月8日,昌平劳仲委做出了京昌劳人仲字(2012)第420号裁决书,裁决后,毛福亭不服该裁决诉至本院,要求:1、按照劳动合同原告跟被告继续履行劳动合同;2、因被告原因造成原告待工的,被告支付原告2011年12月28日至2012年2月14日的月生活费或待岗工资3150元。本院于2012年5月18日做出了(2012)昌民初字第4749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被告北京三元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毛福亭二○一一年九月十六日至二○一二年二月十四日待岗工资五千八百元。二、驳回原告毛福亭的其他诉讼请求。判决后,毛福亭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7月19日做出了(2012)一中民终字第821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维持原判。2012年4月16日,毛福亭又向昌平劳仲委提出仲裁申请,请求:1、按照劳动合同和承包营运合同书,原告跟被告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和承包运营合同;2、支付2012年2月15日至5月23日的生活费、待岗费4074元;3、支付验车费200元、车辆修理费1480元;4、归还押金10000元和车份钱1440.85元;5、支付拖欠工资50%的经济补偿金4900元。2012年11月1日,昌平劳仲委作出京昌劳人仲字(2012)第1430号裁决书,裁决:一、三元出租公司返还毛福亭押金10000元;二、三元出租公司退还毛福亭承包金1340元;三、三元出租公司支付毛福亭验车费200元;四、驳回毛福亭要求“按照劳动合同书和承包营运合同书,申请人跟被申请人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和承包运营书”的仲裁申请;五、驳回毛福亭其他申请请求。毛福亭对裁决书不服,于2012年11月5日起诉至本院,要求:1、按照劳动合同原告跟被告继续履行劳动合同;2、被告支付原告2011年2月15日至5月23日的生活费、待岗工资4074元,2011年9月16日至2012年5月23日所欠工资百分之五十的经济补偿金4900元;3、被告支付原告1480元的车辆修理费;4、要求被告返还原告承包金1340元;5、要求被告支付验车费200元。本院于2012年12月14日做出了(2012)昌民初字第1439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被告北京三元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毛福亭押金一万元;二、被告北京三元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毛福亭承包金一千三百四十元;三、被告北京三元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毛福亭车辆年检费二百元;四、驳回原告毛福亭的其他诉讼请求。判决后,毛福亭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2月20日做出了(2013)一中民终字第0123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维持原判,在该判决书的本院认为中写明:“关于毛福亭上诉请求中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和承包营运合同书的问题,因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2)一中民终字第8214号民事判决书认定:‘三元公司根据毛福亭在公司的表现及公司相关的规章制度于2011年12月27日作出《解除合同通知书》,解除双方的劳动合同并无不当。考虑到三元公司虽以挂号信的方式向毛福亭的住所地进行邮寄送达《解除合同通知书》,但该信件被逾期退回,故认定三元公司在2012年2月14日劳动仲裁开庭审理时向毛福亭提出解除双方的劳动合同。在诉讼中,毛福亭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毛福亭的该项主张在前述判决书中已经作出处理,故此,本院对于毛福亭的该项上诉请求不予支持。”2012年11月5日,毛福亭再次向昌平劳仲委提出仲裁申请,请求:1、按照劳动合同和承包营运合同书,原告跟被告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和承包运营合同;2、支付2012年5月24日至2012年11月5日的待岗生活费6804元及赔偿金3400元;3、报销因2011年9月14日交通事故产生的费用4247.92元;4、返还修车维修费730元。2013年1月30日,昌平劳仲委作出京昌劳人仲字(2013)第63号裁决书,裁决:一、驳回毛福亭要求“按照劳动合同书和承包营运合同书,申请人跟被申请人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和承包运营书”的仲裁申请;二、驳回毛福亭其他申请请求。毛福亭对裁决书不服,诉至本院,本院于2013年8月21日做出(2013)昌民初字第3168号民事判决书。2013年9月24日,北京市昌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做出昌劳人仲不字(2013)第98号不予受理通知书,该通知书写明:毛福亭要求“双方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和承包运营合同书”,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条规定的范围;由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经认定毛福亭与北京三元出租汽车有限公司的劳动合同于2012年2月14日解除,因此毛福亭要求“补发2013年4月10日至2013年9月23日的工资16300元及25%补偿金4070元”的请求,本委不予受理。现毛福亭对该通知书不符,诉至本院,要求给予解决。\n上述事实,有昌劳人仲不字(2013)第98号裁决书、(2013)一中民终字第01234号民事判决书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n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原、被告之间的劳动合同和营运承包合同已经由生效的人民法院判决书确认于2012年2月14日解除,故原告要求被告支付2012年11月5日至2013年4月10日期间工资及补偿金的诉讼请求,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和承包运营合同书的诉讼请求,已经由人民法院生效判决书做出处理,本案不再予以处理。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n驳回原告毛福亭的诉讼请求。\n案件受理费十元,由原告毛福亭负担,已交纳。\n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诉讼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n审判员张涛\n二〇一三年十一月十八日\n书记员郑晓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