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杨某某、吴某某、吴某某与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邛崃市、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市人身保险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03-1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n四川省邛崃市人民法院
\ n 民 事 判 决 书
\n(2013)邛崃民初字第1157号\n原告杨奇蓉。\n原告吴倩。\n原告吴之邦。\n委托代理人古芝贵,邛崃市临邛地区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n被告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市分公司,住所地:成都市锦里东路。\n负责人郭建春,经理。\n委托代理人张渊,四川路石律师事务所律师。\n委托代理人杨航宇,公司员工。\n上列原、被告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5月24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曹林适用简易程序于2013年6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三原告委托代理人古芝贵,被告委托代理人张渊、杨航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n三原告诉称,三原告分别系吴登君妻子、女儿、父亲。2010年5月4日,被告销售人员周茂群向吴登君销售了一份《天府吉祥卡》保险,保险单上所有内容均由周茂群填写,保险单上“吴登君”的姓名并非吴登君所签,被告也未对免责条款向吴登君履行明确说明义务,相应免责条款无效。保险合同约定:一般意外伤害保额100000元、意外伤害医疗保额6000元、意外伤害住院津贴保额30元/天。2011年3月8日,吴登君驾驶川AH**号摩托车回家途中与何曦驾驶的川AF**号小型客车相撞,致吴登君受伤。吴登君住院治疗184天,处于植物人状态,于2011年6月7日出院,支出医疗费118174.2元。吴登君于2011年10月20日被评定为一级伤残,后于2012年3月8日死亡。后原告提出理赔申请,但被告予以拒绝。现诉请法院判决:被告立即给付三原告一般意外伤害保险金100000元、意外伤害医疗保险金6000元、意外伤害住院津贴5520元。\n被告辩称,其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向吴登君履行了明确说明与提示义务,吴登君在事故发生时驾驶的摩托车已达到报废标准,属于驾驶无有效行驶证的摩托车,该情形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免责范围,被告不应当承担保险责任,故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n经审理查明,一、三原告分别系吴登君妻子、女儿、父亲。2010年5月4日,吴登君作为被保险人在被告处投保了1份保险期限为2010年5月7日至2011年5月6日的《天府吉祥卡》所含的国寿综合意外伤害保险、国寿附加绿舟意外住院定额给付医疗保险等险种。投保单保险金额栏载明:一般意外伤害保额100000元、意外伤害医疗保额6000元、意外伤害住院津贴保额30元/天等保额。投保单投保人及被保险人声明栏内的投保人签名处与被保险人签名处均签有“吴登君”姓名。国寿综合意外伤害保险利益条款第四条保险责任条款对保险人给付身故保险金、残疾保险金、意外医疗保险金的情形进行了约定。第五条责任免除条款的字体为加粗黑体字,与一般条款字体相区别,该条款约定,因下列情形之一,导致被保险人身故、残疾或支付医疗费用的,本公司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五、被保险人酒后驾驶、无合法有效驾驶证驾驶或驾驶无有效行驶证的机动车;……。第十二条释义条款约定,无有效行驶证指下列情形之一:(1)机动车被依法注销登记的;(2)未依法按时进行或通过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国寿附加绿舟意外住院定额给付医疗保险系国寿综合意外伤害保险的附加险,该保险利益条款第四条保险责任条款对保险人给付意外伤害住院津贴的情形进行了约定。第五条责任免除条款约定,因下列情形之一,导致被保险人住院治疗的,本公司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三、主合同列明的其他责任免除事项。\n二、2011年3月8日凌晨,何曦驾驶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川AF98**普通客车沿邛崃市宝林镇宝兴街由林秀街往台子坝村方向行驶至宝林镇宝兴街22号外,将车顺向停驻于道路右侧后下车开门。0时10分许,何曦返回该车实施左转弯往宝兴街22号内行驶时,遇同方向吴登君未戴安全头盔驾驶已达报废标准且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川AH**号摩托车由后驶至同一地点,两车相撞造成两车损坏,吴登君受伤。原告住院治疗184天,处于植物人状态,于2011年6月7日出院,支出医疗费118174.2元。吴登君于2011年10月20日被评定为一级伤残,后于2012年3月8日死亡。\n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天府吉祥卡》保险单、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驾驶证、医疗费发票及清单、司法鉴定书、(2011)邛崃民初字第2220号民事判决书、(2012)成民终字第2952号民事判决书经质证,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n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被告主张的“被保险人驾驶无有效行驶证机动车致被保险人人身损害时,保险人不承担保险责任”的免责条款是否有效并适用于本案。\n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保险人将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情形作为保险合同免责事由,保险人对该条款作出提示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以保险人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为由主张该条款不生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之规定,在无证据证明保险人已对免责条款进行明确说明的情形下,但该免责条款在具备以下要件时可认定为有效:免责事由属于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情形;保险人对该免责事由进行了提示。\n二、吴登君驾驶达到报废标准的摩托车是否属于驾驶无有效行驶证机动车的情形?该情形是否为法律禁止性规定情形?\n《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四条规定:“国家实行机动车强制报废制度,根据机动车的安全技术状况和不同用途,规定不同的报废标准。应当报废的机动车必须及时办理注销登记。达到报废标准的机动车不得上道路行驶。”根据该规定,吴登君事故发生时所驾驶的摩托车已达到报废标准,必须办理注销登记,其行驶证应一并注销,由此可知其当时属于驾驶无有效行驶证的机动车的情形。同时该规定禁止达到报废标准的机动车上道路行驶,亦可知吴登君上述驾驶该无有效行驶证的摩托车的情形为法律所禁止。\n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第一款规定:“保险合同订立时,保险人在投保单或者保险单等其他保险凭证上,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以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体、符号或者其他明显标志作出提示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履行了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提示义务。”本案中,被告已在保险合同中通过将免责条款的字体加粗、加黑明显区别于其他一般条款字体的方式向吴登君进行了提示,该提示方式足以引起吴登君的注意,故根据上述规定应认定被告对免责条款进行了提示。\n综上,被告主张的“被保险人驾驶无有效行驶证机动车致被保险人人身损害时,保险人不承担保险责任”的免责条款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之规定,依法有效,并与本案情形相符。同时该免责条款适用于国寿附加绿舟意外住院定额给付医疗保险,故被告根据该条款约定不承担保险责任,本院对原告诉讼请求不予支持。至于双方存在争议的吴登君是否亲笔签名及相关证据已不影响本案的处理,本院不予分析认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条、第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n驳回原告杨其蓉、吴倩、吴之邦的诉讼请求。\n案件受理费1265元,由三原告负担。\n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n审判员曹林\n二〇一三年十月十六日\n书记员杨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