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闵坤林与刘红、浙江中屹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5-28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浙0503民初3345号
原告:闵坤林,男,1950年10月5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云锋,浙江浔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红,男,1997年5月5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阜南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体龙,浙江锦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浙江中屹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湖州市创业大道111号1幢。
法定代表人:凌泉根,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韩建明,男,该公司职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郝建新,男,该公司职员。
被告:湖州市南浔区善琏镇人民政府,住所地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善琏镇。
法定代表人:姚永平,该镇镇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穆方平,浙江南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杭州路畅土石方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星桥街道汤家锦绣公寓二区2-8号。
法定代表人:李亚,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继辉,杭州市华达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斌,杭州市华达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闵坤林与被告刘红、浙江中屹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屹公司)、湖州市南浔区善琏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善琏镇政府)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8月1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7年8月28日第一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吴云锋、被告刘红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体龙、被告中屹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韩建明、被告善琏镇政府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穆方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在审理过程中,依原告的申请,本院于2017年9月26日依法追加杭州路畅土石方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路畅公司)为本案共同被告,同时各方当事人向本院两次申请庭外和解,2017年10月20日至2017年12月19日为庭外和解期间。本案于2017年10月20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吴云锋、被告刘红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体龙、被告中屹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韩建明、被告善琏镇政府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穆方平、被告杭州路畅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继辉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闵坤林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变更后):1.判令被告刘红赔偿原告医疗费15703.51元、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720元、后续治疗费20000元,合计36423.51元(其余后续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交通费及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待确定后另作主张);2.判令被告中屹公司、善琏镇政府、杭州路畅公司对上述赔偿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7年3月17日19时10分,原告驾驶海马牌电动三轮车沿三新公路由北往南行驶,途经三新公路20KM路段时,与被告刘红所操作的挖掘机发生碰撞,造成车辆受损、原告受伤的交通事故。该事故经交警认定,被告刘红负事故主要责任,原告负事故次要责任。原告受伤后即被送往医院住院治疗,被告刘红除已付部分医疗费外,尚余15703.51元未付。原告认为,被告刘红系交通事故侵权人,应为原告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刘红受被告中屹公司、杭州路畅公司雇佣,故被告中屹公司、杭州路畅公司应对被告刘红的赔偿责任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同时被告善琏镇政府未经合法审批将工程发包给被告中屹公司,亦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被告刘红辩称,对事故的发生无异议,但认为,一、对本次交通事故的责任认定有异议,原告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而驾驶电动三轮车,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是事故发生的重要原因;事故发生时,被告刘红的挖掘机已处于静止状态,事发时在被告刘红的挖掘机后面五、六米处还停放两辆车辆,均打着双跳灯,原告有足够的时间可以采取减速、避让等措施,但由于原告自己的原因导致事故的发生,况且原告的车辆前轮制动失效,因此请求法院判决由原告对本次事故负同等责任,即便赔偿,被告刘红亦应承担40%的赔偿责任。二、本案中,道路两侧的绿化工程系被告杭州路畅公司承包施工,被告刘红受雇于被告杭州路畅公司为其公司工地提供劳务,同时在本次交通事故中无任何过错,无需承担赔偿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相关规定,本案应由其他三被告按各自的过错承担。三、对原告已花费医疗费60703.51元无异议,但认为其已垫付了48579.40元,对住院期间伙食费无异议,后续治疗费20000元,仅是主治医生的个人意见,不具有客观性和合理性,应待实际发生后另行主张。
被告中屹公司辩称,对事故的发生无异议,但认为三新公路的工程已合法分包给被告杭州路畅公司,本案应由被告刘红和杭州路畅公司承担赔偿责任,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对其公司的诉请。
被告善琏镇政府辨称,对事故的发生无异议,但认为本案是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其人民政府不是本案侵权的主体,原告未有证据证明其存在违法审批工程的事实,本案属原告滥用诉权,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对其的诉请。
被告杭州路畅公司辨称,对事故的发生事实无异议,认为在本案中其公司不是直接的侵权人,被告刘红并非受其公司雇佣,承认只是将卸土工程发包给刘怀堂,同时还认为被告中屹公司将部分装卸业务发包给其公司,整个工程管理归被告中屹公司,因此原告诉请将其公司列为被告不符合法律规定,请求驳回对其公司的诉请。
原告为支持其诉请,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1.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1份,用以证明事故发生的事实及责任认定。
2.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八医院医疗门诊收费票据2份、证明1份,用以证明原告受伤后治疗并花去医疗费的事实。
3.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八医院诊断证明书1份,用以证明原告后续治疗费为20000元的事实。
4.湖州市国土资源局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1份,用以证明被告善琏镇政府未经合法审批将工程发包等的事实。
5.照片1组,用以证明被告刘红的挖掘机撞在原告车辆尾部的事实。
被告刘红为支持其抗辩意见,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1.住院押金收据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八医院医疗门诊收费票据各2份,用以证明被告刘红已垫付原告医疗费43579.40元的事实。
2.微信转账记录1份,用以证明被告刘红转账给原告亲属5000元的事实。
3、车辆鉴定报告1份,用以证明原告驾驶的车辆前轮制动失效的事实。
4.照片1组,用以证明被告刘红的车辆处于静止状态,后面两辆车辆打着双跳灯,原告有足够的时间可以采取减速、避让措施的事实。
被告中屹公司为支持其抗辩意见,向本院提交了协议书1份和被告善琏镇政府收件凭证1份,用以证明其公司将承包的三新线公路绿化工程合法发包给被告杭州路畅公司和根据协议书的约定如发生安全事故与其公司无关的事实。
被告杭州路畅公司为支持其抗辩意见,向本院提交了收款收据1组,用以证明其将卸土工程发包给刘怀堂的事实。
被告善琏镇政府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对原告提交的上述五组证据,经被告刘红质证,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的三性表示无异议,但认为双方应负事故的同等责任。对证据2表示无异议。对证据3认为不具有证明力,仅是医生的个人意见,不具有客观性。对证据4认为与本案无关联性。对证据5认为有异议,不能证明原告所主张的待证事实。
经被告中屹公司质证,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表示无异议。对证据4与本案无关联性。对证据2、3、5认为其公司对本案不应承担连带民事赔偿责任,故不发表质证意见。
经被告善琏镇政府质证,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原告的上述五组证据的1、2、3、4真实性、合法性均无异议,但对关联性均持有异议,认为与其政府不具有关联性。对证据5的三性均有异议。
经被告杭州路畅公司质证,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部分内容有异议,认为该认定书上所认定的车辆的所有人应是刘怀堂,对事故经过、责任认定无异议。对证据2认为因其公司不是适格的被告,不是交通事故的侵权人,与其公司无关。对证据3,因与被告杭州路畅公司无关联,不予认可。对证据4认为与本案无关联。对证据5的三性有异议,不能证明本案事故的关联性。
对被告刘红提交的上述四组证据,原告经质证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2均表示无异议。对证据3、4认为系复印件,对三性均有异议,不能证明被告刘红所主张的事实。
被告中屹公司、善琏镇政府、杭州路畅公司对被告刘红提交的上述四组证据经质证,均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2、3、4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持有异议,均认为与各被告无关。
对中屹公司提交的两组证据,经原告质证,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上述两组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但认为被告中屹公司作为发包人,对工程具有监督管理的义务,本案事故发生未设立警示标志,故分包方被告杭州路畅公司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
经被告刘红质证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的三性均无异议,但根据协议己约定,施工期间的施工安全由被告杭州路畅公司负责。
经被告善琏镇政府质证,认为对上述两组证据均无异议。
经被告杭州路畅公司质证,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的三性无异议,但不能回避被告中屹公司对整个工程的监督管理责任。
对被告杭州路畅公司提交的证据,经原告质证认为,无法证明关联性,请求法庭核实。
经被告刘红质证认为,与本案无关联性,同时认为无法证明分包给刘怀堂,并不能证明被告杭州路畅公司主张的事实。
经被告中屹公司质证认为,对真实性无异议,对待证事实无法予以证明。
经被告善琏镇政府质证,认为与本案无关联性。
原告提交的上述五组证据,本院经审查后认为,对证据1、2均符合有效证据要件,本院予以认定。对证据3,因被告刘红对该证据持有异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原告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主张,因此本院不予认定;对证据4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不予认定;对证据5无法证明原告所主张的事实,本院不予认定。
对被告刘红提交的上述四组证据,本院经审查后认为,证据1、2因原告不持异议,且其余被告对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对证据3、4系复印件,本院不予认定。
对被告中屹公司提交的上述两组证据,本院经审查后认为,因各方当事人对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
对被告杭州路畅公司提交证据,本院经审查后认为,不能证明其公司所待证的事实,本院不予认定。
本院根据当事人的陈述,结合上述有效证据,认定本案事实如下:
2017年3月17日19时10分,原告驾驶海马牌电动三轮车沿三新公路由北往南行驶,途经三新公路20KM路段时,与被告刘红所操作的挖掘机发生碰撞,造成车辆受损、原告受伤的交通事故。该事故经交警认定,因原告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故由原告负事故次要责任,被告刘红负事故主要责任。原告受伤后即被送往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八医院住院治疗24天出院,共花去医疗费计62282.91元。期间,被告刘红已支付原告医疗费等48579.40元。
另查明,2016年12月20日,被告中屹公司与被告杭州路畅公司签订了协议书一份,约定被告中屹公司将善琏镇三新线绿化工程中土方回填工程发包给被告杭州路畅公司。
经本院核算,原告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损失如下:
1、医疗费,根据发票和证明,为62282.91元;
2、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30元×24天=720元。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刘红发生交通事故致使原告受伤,虽被告刘红对该起事故的责任认定有异议,但因其未提供充分证据加以证实,故对其抗辩的在本次事故中原告与其均应负事故同等责任之意见,本院不予采信。为此,本院认为,湖州市公安局南浔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的事故认定书认定事实清楚,符合法律规定,应予以确认。对原告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损失的合理部分之诉请,本院应予以支持。根据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被告刘红对本次事故负主要责任,故应由被告刘红对本案承担70%的赔偿责任。关于原告主张的后续治疗费20000元的诉请,因属后续治疗费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原告可待实际发生后再另行主张。经本院核算,被告刘红应赔偿原告的损失(62282.91元+720元)×70%为44102.04元,扣除被告刘红已支付原告48579.40元,原告应返还被告刘红4477.36元,因此对原告向本院提出的诉请,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法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闵坤林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711元,减半收取计356元,由原告闵坤林负担(准予免交)。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此页无正文)
审判员  鲁凯霖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五日
书记员  金凯琳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