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林绍娜与罗仕芳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1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文书内容
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0306民初5950号
原告林绍娜,女,汉族,1981年9月19日出生,户籍地址广东省普宁市,
委托代理人王巧如,广东德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罗仕芳,男,汉族,1961年12月3日出生,住址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
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住所地深圳市福田区深南中路1019号万德大厦18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300738847419F。
负责人黄国栋。
委托代理人陈凡帆,女,汉族,1992年1月9日出生,户籍地址江西省九江市武宁县,系该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欧赛,女,汉族,1985年1月14日出生,户籍地址湖南省宁乡县,系该公司员工。
上列原、被告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原告请求判令:1、判令二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的损失合计169025.3元(医疗费2410.94元、误工费11400元、伤残赔偿金89266.6元、被扶养人生活费50156.7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营养费3000元、交通费1000元、鉴定费1800元)。2、判令二被告连带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本院受理后依法公开进行审理,原告林绍娜、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以下简称为天安保险公司)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罗仕芳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按其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案相关情况
一、事故责任划分。
2016年5月24日,被告罗仕芳驾驶粤B×××××号车辆在西乡鸣乐东街行驶至鸣乐东街共××二小学路段停车开门时,左前门与同方向相邻车道行驶由原告驾驶的电动自行车车头发生碰撞,造成两车部分损坏,原告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经深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局认定,此事故由被告罗仕芳负全部责任,原告不负责任。上述事故责任认定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当事人未提出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二、车辆情况。
粤B×××××号车辆登记所有人为被告罗仕芳,事故发生时,驾驶员系被告罗仕芳。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承保了粤B×××××号车辆的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商业三者险限额为1000000元,购买了不计免赔。
三、原告医疗及鉴定情况。
事故发生后,原告于2016年5月24日在深圳市中心医院就诊,初步诊断为:1、左踝、足背挫伤;2、左外踝骨折,医嘱建议休息1个月。2016年6月18日,原告在深圳市中心医院复诊,临床诊断左外踝骨折,医嘱建议休息1个月。2016年7月2日,原告在深圳市中心医院复诊,临床诊断左外踝骨折,医嘱建议休息1个月。2016年7月30日,原告在深圳市中心医院复诊,临床诊断左外踝骨折,医嘱建议休息1个月。2016年11月29日,经广东华泰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评定,原告伤残等级为十级。
被告天安保险公司对上述鉴定结论存有异议主张:根据法医学《临床检验规范》4.10.7,当一侧肢体损伤时,在测量伤侧关节活动度时,应同时测量健侧进行对照,根据《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二十三条规定,按照国家标准即《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标准》进行评定伤残等级,若根据踝关节正常活动度计算,原告未达一肢丧失功能10%以上,明显不符合4.10.10.i的标准;广东省司法鉴定协会粤鉴协指【2014】12号《<道标>有关颅脑、脊髓及周围神经损伤与肢体功能丧失程度评残条文的理解与规定》也只是对肢体功能丧失程度评定标准部分未明确规定的情形与条款进行细化及补充,并未对《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标准》予以修改或否认,而广东华泰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提到的四肢六大关节内线性骨折,经外固定或保守治疗后,仍遗留关节功能障碍(其中腕关节或踝关节功能丧失程度≥50%,并未指明是六大关节中的一个关节线性骨折就可评定十级伤残,其只是更细化了关节内线性骨折的评定条件,其遗留关节功能障碍还得遵循一肢丧失10%以上的这一特定条件。据此,被告天安保险公司向本院提交重新鉴定申请。针对被告天安保险公司所提异议,本院依法向原鉴定机构发函复核,广东华泰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复函称:涉案鉴定引用的标准与《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标准》(GB18667-2002)标准无矛盾,且符合《道标》附则5.1的相关规定。《行标》是对《道标》中相关损失未明确规定情形与条款进行了细化与补充。《行标》的制定是为了提高司法鉴定意见的科学性及可操作性,保险公司对《行标》条款的理解与适用存在一定误区。
本院认为,广东华泰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已就被告天安保险公司提出的异议进行了合理解释,被告天安保险公司也未能提交充分证据证明广东华泰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所作的鉴定结论存在程序违法或鉴定结论依据明显不足等应予重新鉴定的情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规定,本院对被告天安保险公司的重新鉴定申请不予准许,并依法采信广东华泰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所作的鉴定结论作为本案定案依据。
四、原告的各项损失及赔偿项目。
1、医疗费2401.94元。
原告主张因本案交通事故产生医疗损失2401.94元,并提供了医疗发票、病历予以证明,被告天安保险公司对此没有异议,故本院予以支持。
2、误工费11400元。
原告主张误工天数根据医嘱建议休息天数合计为90天,被告天安保险公司对误工时间没有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原告主张误工损失按3800元/月标准计算并提交了工作证明和劳动合同予以证明。被告天安保险公司对上述误工标准有异议,主张原告工资2030元/月,原告受伤后发放了工资,故应当按差额计算实际损失。经查,原告提交的2016年5月份至2016年10月份的深圳农村商业银行对账单和中国工商银行流水账单显示,上述期间并无工资发放的记录,被告天安保险公司亦未能就其主张提交证据予以证明,故本院对被告天安保险公司的上述主张不予采信。原告提交的劳动合同和工作证明可证实原告月平均工资为3800元/月,因此,本院对原告主张的误工费11400元(3800元/月÷30天×90天)予以支持。
3、残疾赔偿金89266.6元。
原告为农业户籍,原告主张残疾赔偿金应按城镇标准计算为89266.6元,并提交了社保缴纳记录、劳动合同和居住证予以证明。被告天安保险公司对此没有异议,故本院予以支持。
4、被扶养人生活费50156.76元。
依据原告提交的出生医学证明,可确认原告有扶养义务人林永强(1949年7月9日生,需赡养13.17年)、林楠(2010年10月14日生,需抚养12.42年)、林壬秀(2004年7月14日生,需抚养6.17年)均由两人共同扶养。经核算,被抚养人生活费计为51386.41元[32359.2元/年×(13.17+12.42+6.17)×10%÷2人]。原告诉求被扶养人生活费50156.76元系其对自身权利的合法处分,故本院判如所请。
5、精神损害抚慰金酌定10000元。
6、营养费本院酌定为1000元。
7、交通费本院酌定为1000元。
8、鉴定费依鉴定票据确认1800元。
判决理由结果
根据前述认定的事实,原告损失共计167025.3元。被告天安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限额内赔付原告112401.94元,原告诉请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限额内优先偿付,符合法律的规定,本院予以支持。超过交强险限额部分54623.36元应被告罗仕芳承担,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的规定,超过交强险限额由被告罗仕芳承担的部分,可由被告天安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直接赔付受害人。故被告天安保险公司实际共应赔付原告167025.3元(112401.94元+54623.36元)。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林绍娜167025.3元;
二、驳回原告林绍娜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840元,由原告林绍娜承担22元,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承担1818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黄 海 涛
二〇一七年十月十日
书记员 王   琼
书记员 梁格(兼)
附本案相关法律条文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二十二条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