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周某犯职务侵占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6-01-14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5)鄂武汉中刑终字第01028号
原公诉机关湖北省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周某,原系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软件学院下属“学一”超市店长。因涉嫌犯职务侵占罪,于2014年8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汉市第四看守所。
辩护人刘锟,湖北忠三律师事务所律师。
湖北省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审理湖北省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周某犯职务侵占罪一案,于2015年7月30日作出(2015)鄂武东开刑初字第00197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周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听取辩护人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下设三个超市,分别为“学一”、“学二”、“学三”超市。2013年11月至2014年7月间,时任“学一”超市店长的被告人周某利用其经营管理“学一”超市,且负责收缴“学一”、“学二”、“学三”超市营业款并将营业款交存至公司指定银行账户的职务之便,多次采取向公司指定的银行账户少交存收缴的营业款的手段,截留上述三个超市营业款累计人民币73270.79元;多次采取假造共计16张银行存款回单的手段,截留上述三个超市营业款累计人民币314449.10元。以上共计截留营业款人民币387719.89元,并将所截留的营业款用于装修房屋及结婚所用。
2014年8月5日,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向公安机关报案。
2014年8月21日,被告人周某在公司领导向其询问是否侵占公司财产时即如实供述了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且在明知公司已报警的情况下在公司等候,后公安人员前往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将被告人周某传唤至公安机关,被告人周某对上述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在公诉机关审查起诉期间,被告人周某的亲属代为退赔了被害单位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的全部经济损失,被害单位对周某予以谅解。
原审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公安机关出具的抓获、破案经过、补充侦查报告书及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证明:2014年8月5日,公安机关接被害单位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报案称其公司员工周某利用其负责收银超市营业款的便利,侵占公司营业款。同年8月21日上午,被告人周某在其上级领导询问其是否侵占公司财产后,如实向该领导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实。该领导告知被告人周某,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被告人周某在明知公司已报警的情况下在公司等候民警前来处理,后公安人员前往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将被告人周某传唤至公安机关接受讯问。
2、被害单位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报案材料及该公司财务经理陈某的证言,证实: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以前是属于华工的,2003到2005年左右,已经完全从华工脱离出来了,现在和华工没有任何关系,是个独立的公司。我公司于2014年7月查账的时候发现账目有问题,继而用对账的方式。一笔笔的对,就发现公司的账目和周某经手的相关经营部有着很大的出入,账目相差30余万元。公司把周某经手的存款单拿到银行进行核对,经银行工作人员证实,周某用于交账的银行存款单是伪造的,并且存款单上的部分柜员号和银行的工作人员是假的。
2013年10月份开始,周某负责我公司下属的怡城副食经营部下属三个小超市每天营业款的存款任务和“学一”(又称一部)超市的经营销售业务,周某要将营业款存到指定的银行账户。指定的银行账户有两个,都是工行凤凰支行的。公司的交款和存款以及中间交接的过程是:收款机上的电脑根据每天的收款情况,显示具体的应收现金款,营业结束后就把应收的现金款打包,然后填写上缴单,上缴单上有具体的上缴时间、上缴人以及上缴金额。一部是周某负责,二部和三部是另外两个人负责,另外两个也是这样填写上缴单。三个超市打包好的营业款都一起交给周某,再由周某将营业款存到工行凤凰支行。周某有时一天一存,有时几天一存,周某到银行存款后,把银行存款的存款单和每个营业部的上缴单交给公司的会计刘某做账,但和会计没有交接手续,而且这个营业一、二、三部(三个超市)的手续只有周某一个人做。我公司交的银行存款单是周某交给刘某的。
3、证人证言
(1)证人刘某的证言,证实:我是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会计,具体负责怡诚副食的超市和食堂的核算。怡诚副食的超市有三个,超市的所有银行存款单都是周某提供的,月报表和上缴单是超市的负责人提供的,周某是一超市的负责人,二超市是张某,三超市是许某。他们把这些资料给我没有签字之类的手续。2014年6月份,经我从2014年6月往前仔细核对,一直对到2013年9月,发现2013年12月到2014年6月,发现有16笔银行的存款单在流水上找不到,其他的银行回单都在流水上找到了。这16张银行回单都是周某交给我的,上面都有周某的名字,应该是周某负责的三个超市的账目有问题。我把情况反映给陈经理了,我们一起去银行核对,银行说这16张银行回单是伪造的。
(2)证人张某的证言,证实:我是公司二超市的负责人,负责超市的经营和日常管理。超市员工会把每天的营业款清理好,我核对无误后,按照公司的规定用报纸包起来封好,并在上面写上具体的时间、金额,然后和一店的店长周某进行交接。交接时,双方都有一个签字登记的本子,他拿了我的营业款会在我的登记本上签字,我把钱给他就在他的本子上签字,都是注明日期、金额和交接人。
(3)证人许某的证言,证实:我负责怡诚副食第三超市的经营和管理、营运。2013年11月份开始把每天的营业款打包后交给周某,并填上上缴单交财务。营业款一般是每天打包给周某,但是有其他情况时,一般不会超过三天。我们双方在对方的本子上互相签字,会注明是哪天的营业款,多少钱,经手人。我用的是一个灰色的软面抄,上面写有三店的字样,并且注明是上缴营业款。
(4)证人李某的证言,证实:我是工行凤凰支行业务经理,主要负责业务方面的管理和授权。民警向我出示的16张由周某提供给华工后勤做账的工行存款回单,我查过银行流水记录的,这16张回单根本没有在我行交易。我肉眼观察了这16张存款回单的字体,与我行的存款回单上的字体是有区别的,上面的一部分柜员号在我行是没有的。
(5)证人项某的证言,证实:我是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商业营运部负责人,主要负责我公司所属超市的日常管理,周某是我公司一超市的经理。2014年8月20日下班前,我公司的财务经理陈某给我打电话说“你通知周某,明天到公司来,有些账目上面的问题要对接一下”。我回到家后打电话给周某,说“你明天早点过来,找财务部的陈经理有事”。他说:“好的”。
(6)证人陈某的证言,证实:2014年8月21日8时许,我公司以账目有问题为由将周某通知来公司(因我公司此前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要我们通知周某于当天到公司来)。周某来到我的办公室后,我跟他谈工作和管理方面的事情。他跟我谈了他侵占公司财产的事,他还说拿了公司的钱,后来警察就来公司将周某带走了。
4、企业法人营业执照、餐饮服务许可证、组织机构代码证及税务登记证,证明: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的公司类型是有限责任公司。
5、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出具的员工录用审批表、登记表、劳动合同,证明:被告人周某系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的聘用人员。
6、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出具的超市店长岗位职责表,证明: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的超市店长负责门店收银及门店营业款的存款。
7、公安机关协助查询财产通知书、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出具的16张中国工商银行存款回单及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凤凰支行出具的账户历史明细清单,证明:被告人周某上交公司财务的16张中国工商银行存款回单均系伪造。
8、湖北三德会计师事务有限公司出具的鄂三师鉴字(2015)01003号鉴证报告书及公安机关出具的鉴定聘请书,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出具的16张中国工商银行存款回单,2013年11月至2014年7月的上缴单、涉案的三个超市记账本、应缴现金明细、未回款明细、对账清理确定表、长短款汇总凭证,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凤凰支行出具的2013年11月至2014年7月间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指定存款账户历史明细清单,证明:
(1)被告人周某涉案资金查证情况为假造银行存款回单,截留超市营业款人民币314449.10元,有2013年11月2日至2014年7月9日间,被告人周某假造的16份“中国工商银行《个人业务凭证》”相印证。
(2)被告人周某向公司指定的银行账户少交存资金,截留超市营业款(现金)人民币73270.79元,被告人周某应向华工后勤公司指定的银行账户交存2013年11月份的营业款(现金)人民币414723.09元,但实际只向华工后勤公司指定的银行账户交存营业款人民币341452.30元,截止案发日止,尚有人民币73270.79元的营业款(现金)没有交存,由此截留了应交存华工后勤公司的超市营业款人民币73270.79元。
综上,被告人周某共计截留超市营业款人民币387719.89元。被告人周某当庭表示对上述鉴证意见等证据均没有异议。
9、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出具的退款情况说明、谅解书,证明:在公诉机关审查起诉期间,被告人周某的亲属代为向被害单位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退赔人民币395596.6元,被害单位对周某予以谅解。
10、湖北省适用非监禁刑审前社会调查表,证明:在本院审理期间,武汉市江汉区司法局向本院出具了愿意对被告人周某进行非监禁刑监管的证明材料。
11、被告人周某的基本身份信息材料,证明:被告人周某犯罪时已成年。
12、被告人周某的供述:2013年11月始,我任“学一”超市的店长,主要负责“学一”超市的日常运行、管理,另外还负责“学一、二、三”超市的营业款上缴和银行存款,以及把这些单据交给财务刘某做账。“学一”超市是我自己收的营业款,“学二”是张某收,“学三”是许某收,我向“学一、二”超市收当天营业款的时候,与“学一、二”的店长会有交接的手续。“学一”是我自己负责的,我自己直接签字就行了。“学二”和“学三”是我直接去店里收营业款,并在“学一、二”店长的登记本上签自己的名字,证明是我收的营业款,然后再把钱存到软件学院对面的工行凤凰支行,存了以后把银行的存款回单和电脑数据拿回公司做账。存款回单和电脑数据是每一个月交一次,这是公司规定的。民警向我出示的三个登记本中小一点的蓝色登记本是“学二”店的,上面是我签的字;大点的深蓝色登记本是我负责的“学一”店的登记本,上面是我记录的,也是我签的字。小点的灰色的登记本是“学三”店登记本,上面是我交接的时候签的字。
我觉得公司在财务管理上存在漏洞,财务上只是一个月交一次存单,电脑上的数据也是一个月一交,当时也不对账,所以就想到了伪造银行存款回单交给财务做账的方法来把公司的钱据为己有。2013年11月至2014年7月,我收了超市的营业款并办完交接手续以后,没去银行存款,我在电脑上按照银行真的存款回单的样子做成模板打出伪造的银行回单来,然后把伪造的银行回单拿到刘某那里去做账。我一共伪造了16张银行存款回单,就是警察向我出示的16张银行存款回单,回单上存款金额共计人民币314449.10元,这个金额与我亲笔记录的蓝灰色软抄本中记录的营业款是一致的。另外,我还采取少交存收缴营业款的手段,截留了营业款73270.79元,具体次数。我不记得了。我对湖北三德会计事务所审计的“假造银行存款回单16份,截留超市营业款314449.10元”和“向公司指定的银行账户少交存资金,截留超市营业款73270.79元”的报告没有异议。当时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没有想过之后会被发现,只是想把钱搞出来用自己的日子就过得舒服些,在自己的朋友圈子里也有面子些。营业款我都挥霍了。公司没有拖欠我的工资。
2014年8月20日17时许,项某给我打电话说财务的反映超市的帐有点不对,要我到财务去核一下。21日9时30分许,我到了公司财务办公室,财务的领导问我是不是搞了公司的钱,我说是的。然后他就表示要报警,我说:“好”。过了不一会,警察来了就把我带走了。
原审认为,被告人周某系公司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收取公司超市营业款后,采取伪造银行回单和少交营业款的手段,侵占、截留公司钱财,共计人民币387719.89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职务侵占罪。案发后,被告人周某向其公司领导如实供述了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且在明知公司已报警的情况下,在公司等候,抓捕时不拒捕,应视为自动投案,且到案后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减轻处罚。周某的亲属代为退赔了被害单位经济损失并获得谅解,视其有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第一条的规定,认定被告人周某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上诉人周某上诉称,原审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改判缓刑。辩护人除支持其上诉理由外,还提出原审定罪不准,周某的行为构成挪用资金罪。
经审理查明,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下设“学一”、“学二”、“学三”三个超市,上诉人周某担任“学一”超市店长,且负责收缴上述三个超市营业款。在2013年11月至2014年7月间,周某利用将收缴营业款交存至公司指定银行账户的职务之便,多次采取向公司指定的银行账户少交存收缴营业款的手段,截留上述三个超市营业款累计人民币73270.79元;多次使用虚假银行存款回单16张,侵占上述三个超市营业款累计人民币314449.10元,以上款项共计人民币387719.89元,被周某用于装修房屋及结婚所用。
2014年8月21日,上诉人周某在公司领导向其询问是否侵占公司财产时即如实供述了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且在明知公司已报警的情况下在公司等候,后公安人员前往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将周某传唤至公安机关。
在公诉机关审查起诉期间,上诉人周某的亲属代为退赔了被害单位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的全部经济损失,被害单位对周某予以谅解。
认定上述事实,有公安机关出具的抓获、破案经过、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报案材料,证人陈某、刘某、张某、许某、李某、项某的证言,企业法人营业执照、餐饮服务许可证、组织机构代码证及税务登记证,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出具的员工录用审批表、登记表、劳动合同、超市店长岗位职责表,公安机关协助查询财产通知书,湖北三德会计师事务有限公司出具的鄂三师鉴字(2015)01003号鉴证报告书,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出具的16张中国工商银行存款回单、2013年11月至2014年7月的上缴单、涉案的三个超市记账本、应缴现金明细、未回款明细、对账清理确定表、长短款汇总凭证,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凤凰支行出具的2013年11月至2014年7月间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指定存款账户历史明细清单,武汉华工后勤管理有限公司出具的退款情况说明、谅解书,基本身份信息材料,上诉人周某的供述等证据证实。
以上证据能相互印证,并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查证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周某系公司人员,利用职务上经手、管理公司财产的便利,采取伪造银行回单和少交营业款的手段,侵占、截留公司钱财,其行为已构成职务侵占罪,且属数额巨大。周某伪造银行凭证行为,致使公司账面不能反映公司营业款项被侵占的事实,该行为符合职务侵占罪的构成要件,辩护人认为原审定罪不准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原审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原审根据周某的犯罪事实、有自首且取得谅解的具体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认罪态度,对周某已减轻处罚,故周某诉称原审量刑过重并请求改判缓刑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相同辩护意见,本院均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袁 锐
审判员 黄毅平
审判员 张 勇

二〇一五年十月十四日
书记员 施 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