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鲁文贤与六安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房屋拆迁裁决通知一案二审行政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5-12-24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安徽省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5)六行终字第00109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鲁文贤。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六安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住所地安徽省六安市梅山南路政务中心9楼,组织机构代码00322532-8。
法定代表人梁国金,该委主任。
鲁文贤与六安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房屋拆迁裁决通知一案,不服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10月29日作出的(2015)六金行初字第00038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5年5月27日,市住建委作出六建拆评通(2015)1号《通知》,通知鲁文贤于2015年5月29日到市住建委重新进行房地产评估机构的协商确定。
鲁文贤一审诉称:被告错误的理解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六行终字第00016号行政判决书,于2015年5月27日将六建拆评通(2015)1号通知送给原告;被告在此之前已接到裕安区人民法院关于原告所诉的拆许字(2010)第29号房屋拆迁许可证[237号延期批复]的传票后,送通知给原告违反《城市房屋拆迁行政裁决工作规程》第八条;被告核发地字第341500201000069号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已过期,送通知给原告违反《安徽省城乡规划条例》第三十三条;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六行终字第00016号行政判决书,责令被告在30日内重新作出裁决,并没有责令被告在30日内违法通知、违法裁决,被告通知送给原违反了《宪法》、《物权法》、《行政许可法》的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综上,请求法院依法判决:1、依法确认被告2015年5月27日所作的六建拆评通(2015)1号通知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并将之撤销;2、本案的所有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市住建委一审辩称:因答辩人作出的六拆裁字(2014)1号《城市房屋拆迁裁决书》被安徽省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六行终字第00016号行政判决书撤销,并且责令答辩人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答辩人依据国务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三十五条及《安徽省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作出六建拆评通(2015)1号《通知》,请被答辩人与被答辩人所在地块的开发商六安恒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共同协商确定房地产评估机构。综上,答辩人作出的《通知》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
一审法院认定:2014年8月6日,被告市住建委就原告鲁文贤与六安恒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房屋拆迁安置纠纷,作出六拆裁字(2014)1号《城市房屋拆迁裁决书》。原告鲁文贤不服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15年5月8日,安徽省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六行终字第00016号《行政判决书》,判决:1、撤销市住建委六拆裁字(2014)1号城市房屋拆迁裁决;2、责令市住建委三十日内重新作出行政行为。2015年5月27日,被告市住建委为履行判决确定的义务,向原告鲁文贤送达六建拆评通(2015)1号《通知》,通知鲁文贤于2015年5月29日到被告处,重新进行房地产评估机构的协商确定。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精神,通知行为仅仅构成行政行为的中间性程序,则一般不属于可诉行为。本案中,2015年5月27日,被告六安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为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向原告鲁文贤送达六建拆评通(2015)1号《通知》,是为通知原告鲁文贤到被告六安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处协商选定评估机构,该通知构成裁决程序中间性程序;因此,该通知不属于可诉行为。据此,案经一审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许可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的规定,裁定:驳回原告鲁文贤要求”确认被告2015年5月27日所作的六建拆评通(2015)1号通知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并将之撤销”的起诉。本案受理费50元退还原告鲁文贤。
鲁文贤上诉称:市住建委的六建拆评通(2015)1号”通知”是针对特定对象(上诉人)和特定事项作出的,其不具有反复适用性,内容具有强制性,对上诉人的合法权益产生影响,因而是可诉的具体行政行为。请求二审法院撤销金安区人民法院(2015)六金行初字第00038号行政裁定;撤销住建委六建评通(2015)1号通知;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市住建委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二审通过阅卷,查明一审法院认定案件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鲁文贤所诉的市住建委六建拆评通(2015)1号”通知”是市住建委在房屋拆迁行政裁决过程中所作的一个程序性中间环节,其目的是告知鲁文贤到场协商选定评估机构,并不是一个完全成熟的行政行为,对上诉人的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不具备可诉性,一审法院裁定驳回鲁文贤的起诉正确,本院予以维持;鲁文贤上诉称该通知是可诉的行政行为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颜 凯
审 判 员  张西湖
代理审判员  刘莹洁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牛 婧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原审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需要改变原审判决的,应当同时对被诉行政行为作出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