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番禺支行与广州番禺××工业公司、广东省广州番禺××经济发展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7-15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穗番法民三初字第342号
原告××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番禺支行,住所:广州市番禺区。
负责人文××,职务行长。
委托代理人夏金莱,该行职员。
委托代理人牛怡静,该行职员。
被告广州番禺××工业公司(原名称:番禺市××工业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
法定代表人孔××,职务经理。
被告广东省广州番禺××经济发展公司(原名称:广东省番禺市××经济发展总公司),住所地:广州市番禺区。
法定代表人孔××,职务经理。
以上两被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陈峰、梁菁,系广东华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番禺市××电器厂,住所地:××中路145号。
法定代表人黄××。
被告番禺××电子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番禺区。
法定代表人谭××。
原告××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番禺支行诉被告广州番禺××工业公司,广东省广州番禺××经济发展公司,番禺市××电器厂,番禺××电子有限公司房屋抵押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番禺支行的委托代理人夏金莱、牛怡静、被告广州番禺××工业公司及广东省广州番禺××经济发展公司的共同委托代理人陈峰、梁菁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番禺市××电器厂、番禺××电子有限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逾期无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番禺支行诉称,1998年6月30日,原告与被告广州番禺××工业公司(以下称××工业公司)签订了98年番×银字第026号《借款合同》,约定原告向被告××工业公司提供流动资金贷款人民币叁佰万元,月利率为7.26‰。贷款期限自98年6月30日至1999年5月30日止。被告番禺市××电器厂(以下称××电器厂)及被告番禺××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称××电子公司)为被告××工业公司提供抵押担保,被告广东省广州番禺××经济发展公司(以下称××经济发展公司)为被告××工业公司所欠原告债务提供最高额连带责任担保。2009年5月5日,被告××工业公司及××经济发展公司向原告出具了《还款计划申请书》,被告××工业公司承诺2013年12月31日前还清所欠原告的所有本息,被告××经济发展公司对该还款计划承担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其中所欠原告的贷款利息计算至2009年4月1日为778593.43元。2009年7月,原告向番禺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上述债权,但因笔误缘故,起诉时误将计算至2009年7月7日的788779.03元利息额写成了78877.03元,后来在诉讼中原告向法庭提出了更正申请,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后于2012年12月9日作出(2012)穗中法民二终字第1366号《民事判决书》,没有采纳原告的更正申请,仅仅支持了78877.03元的债权,对剩余部分,二审法官告知原告另行起诉主张,截至2012年12月4日,原告在上述借款合同项下未受偿的利息债权数额为827390.59元。为维护原告的权益,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被告××工业公司立即清偿所欠原告贷款利息(含正常利息、罚息、复息,利息截至2012年12月4日为827390.59元,自2012年12月5日以后的利息按原、被告间的约定以及国家法律法规和央行的相关规定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2、被告××经济发展公司对被告××工业公司所欠原告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原告对被告××电器厂提供位于番禺区××镇××中路×号的两栋房屋(粤房字第××号、32××05号)和被告××电子公司提供位于××镇××路段自建房屋(粤房字第××号)抵押物优先受偿;4、四被告承担本案有关的全部费用。
被告广州番禺××工业公司及××经济发展公司辩称,本案纠纷属于借款合同纠纷,是由于被告借款的原因产生利息导致的,但是原告在(2009)番法民三初字第1639号案件中已经起诉过两被告,但是当时原告已经明确贷款产生的利息为78877.03元,当时原告也对此利息数额进行确认,但是原告现在向我方起诉追偿利息,属于重复起诉,原告在(2009)番法民三初字第1639号案件中只是起诉78877.03元的利息,应视为其放弃其余的利息部分;二、即使原告可以起诉主张其他的利息,但是其主张已经超过了诉讼期限,因为原告在(2009)番法民三初字第1639号案件中已经起诉了,原告当时已经明确确认利息只是计算至2009年4月1日,共78877.03元,当时庭审结束后,原告变更诉讼请求,要求把利息数额变更,但是当时变更请求没有得到法院的支持,故也不属于诉讼请求的法律中断的情况,故诉讼时效的起算时间应从两被告没有按照原告提供证据3《还款计划申请书》中支付利息和本金的时间开始计算;三、我方认为即使贷款利息的诉讼时效没有问题,原告也不应重复计算利息,原告起诉的诉讼请求按照所欠利息计算罚息和复息依据不充分,因为我方已经偿还了本金,故不应支付罚息和复息,利息应从原告起诉本案之日开始计算。
被告××电器厂无答辩亦无提供证据。
被告××电子公司无答辩亦无提供证据。
经审理查明,本院(2009)番法民三初字第1639号民事判决书中已查明:原告是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金融许可证的金融机构。1998年6月30日,原告与被告××工业公司签订《借款合同》(编号:98年番招银字第026号),约定被告××工业公司向原告贷款3000000元作为属下企业购买原材料之用;贷款期限为十一个月,自1998年6月30日至1999年5月30日止;贷款利率为月息7.26‰,贷款期间,若遇到中国人民银行调整贷款利率,则按中国人民银行调整贷款利率的有关规定执行;合同项下的贷款本息及其他一切相关费用由被告××工业公司指定的被告××经济发展公司作为保证人,该公司须向原告出具不可撤销担保书;合同项下的贷款由被告××电器厂、××电子公司以其所有或依法有权处分的房产作抵押,双方另行签订抵押合同;原告有权在被告××工业公司不履行合同规定的各项义务时,按照合同规定,要求被告××工业公司提前归还贷款或停止支付尚未使用的贷款;如被告××工业公司不按合同约定按时足额偿还贷款本金和利息的,原告有权依照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规定对逾期未付的部分或全部贷款改按月息12‰计收利息。
其后,被告××经济发展公司向原告出具了《不可撤销担保书》,约定被告××经济发展公司自愿为被告××工业公司向原告的贷款承担无条件不可撤销的连带保证责任,保证范围为借款合同项下的贷款本金3000000元整和利息及其他一切有关费用;保证期限为自担保书签字之日起至借款合同履行期限届满后另加两年,即1998年6月30日至2001年5月30。
1998年6月30日,原告与被告××电子公司签订《抵押合同》,约定被告××电子公司将位于××镇××路的自建房屋(证号:粤房地证字第××号)抵押给原告,作为被告××工业公司向原告贷款3000000元的担保;担保范围包括但不限于借款合同的本金、利息、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保险费、实现抵押权的费用。
1998年6月30日,原告与被告××电器厂签订《抵押合同》,约定被告××电器厂将位于××镇×中路×号的自建的2幢房屋(证号分别为:粤房地证字第3××18××号、32××05号)抵押给原告,作为被告××工业公司向原告贷款3000000元的担保;担保范围包括但不限于借款合同的本金、利息、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保险费、实现抵押权的费用。
1998年6月30日,原告向被告发放了3000000元的贷款。被告××工业公司则分别于2000年1月17日还款1000000元、2003年6月30日还款50000元、12月24日还款1000000元、2004年3月5日还款300000元、3月31日还款300000元、4月29日还款300000元、6月29日还款50000元。至此,贷款本金已偿还完毕。
在该案庭审中,原告表示由于在庭前提交的一份《还款计划申请书》(被告××工业公司与××经济发展公司于2009年5月5日共同提交,以下简称《计划一》)是提交错误,故当庭提交了另一份《还款计划申请》(同为被告××工业公司及××经济发展公司于2009年5月5日向原告提交,以下简称《计划二》)。《计划一》载明“我公司(即××工业公司)于1998年6月30日向贵行借款人民币300万元(借款合同编号为:98年番招银第026号),目前该借款本金金额为0,欠息人民币778593.43元(利息算至2009年4月1日,2009年4月1日以后的利息另算)。1998年9月30日向贵行借款人民币300万元(借款合同编号为:98番招银第037号),目前该借款本金余额为100万元,欠息人民币1257601.98(利息算至2009年4月1日,2009年4月1日以后的利息另算)。上述贷款由广州番禺××经济发展总公司提供承担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现我公司提出以下的还款计划:2013年12月31日前还清所欠贵行全部借款本息(其中2009年9月前归还贵行10万元借款本金,2009年12月31日前归还贵行20万元借款本金,2010年12月31日前归还贵行50万元利息,2011年12月31日前归还贵行20万元借款本金及50万元利息,2012年12月31日前归还贵行100万元借款利息,2013年12月31日前还清贵行所有的借款利息)。保证人广州番禺××经济发展总公司对上述我司还款计划承担连带责任保证担保。”。《计划二》还款计划部分载明“2009年12月31日前归还100万元借款本金(即2009年6月起至2009年12月分期还清借款本金,每月还款本金不低于10万,且保证2009年12月31日前还清100万元借款本金)。在我公司及保证人按上述还款计划按时足额还清100万元借款本金后,我司及保证人申请减免编号为98年番招银第026号及98年番×银第037号两借款合同项下所欠贵行全部利息(含复息罚息等)。保证人广州番禺××经济发展总公司对上述我司还款计划承担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原告在庭审中表明,原告是批准同意被告提交的《计划二》,因被告未按《计划二》的期限履行义务,故此提起诉讼。
在该案中,原告在本院指定的期限内未提供有关被告××电子公司及××电器厂所提供担保物的抵押登记证明。经本院核实,被告××电器厂提供的位于广州市番禺区××镇×中路×号两幢房屋的抵押物(证号分别为:粤房地证字第32×××04号、32××05号)的抵押登记于2000年6月19日业经注销;而被告××电子公司提供的位于广州市番禺区××镇××路的房屋(证号为:××号)于1998年6月30日办理了抵押登记,抵押权人为原告。
(2009)番法民三初字第1639号案民事判决书中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工业公司签订《借款合同》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无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是合法有效的合同,对合同当事人均具有法律约束力。原告按约向被告××工业公司发放了贷款,被告××工业公司虽未按约定,于1999年5月30日前清偿贷款,但已于2004年6月29日将借款本金3000000元还清,至今尚欠原告贷款利息未归还。据原告提供的证据显示,被告××工业公司在借款后,最早的一期还款时间发生在2000年1月17日,并陆续延至2004年6月29日,其后,被告××工业公司未再还款。现原告要求被告××工业公司偿还利息,被告××工业公司则抗辩原告的该债权已超过诉讼时效,庭审中原告未提供其向××工业公司催收的证据,故此,原告该债权的诉讼时效应自被告最后一次向原告还款之日(2004年6月29日)的次日起,计算两年,即至2006年6月29日止,而今原告起诉之日为2009年8月17日,其主张已超过诉讼时效。但由于被告××工业公司及××经济发展公司于2009年5月5日向原告提出了还款计划《计划二》,原告对该计划也予以认可,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当事人达成的还款协议是否应当受法律保护问题的批复》“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当事人双方就原债务达成的还款协议,属于新的债权、债务关系”的规定,虽原告的上述债权已超过诉讼时效,但原债权、债务关系基于原告与被告××工业公司已达成新的还款协议而成为新的债权、债务关系。故此,被告××工业公司应按《计划二》的约定履行还款义务,然而,虽《计划二》规定的最后还款期限未到,但因该还款计划约定的是分期还款,而被告××工业公司则至今未按计划清偿欠款,已构成违约,而且被告××工业公司未提供证据证实其已向原告申请减免利息并已获得批准,因此,现原告起诉要求被告××工业公司偿还利息78877.03元,被告××工业公司及××经济发展公司均予以确认,本院予以准许,即被告××经济发展公司则应对被告××工业公司的以上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而原告于2009年10月29日向本院提出《更正申请》,要求将上述的利息请求从78877.03元变更为788779.03元,但因原告在庭审时的法庭调查及辩论阶段已多次提及被告××工业公司拖欠利息的数额为78877.03元,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55条“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的,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三十四条第三款“当事人增加、变更诉讼请求或提起反诉的,应当在举证期限届满前提出”的规定,原告提出的该《更正申请》已超过法律规定的允许期限,故此,本院对原告庭后提供的该份申请不予准许。对于原告起诉被告××电器厂及××电子公司承担抵押担保义务的问题。首先,被告××电器厂提供作为抵押物的两幢房产的抵押登记于2000年6月19日业经注销。其次,因原告与被告××工业公司在《借款合同》的约定贷款期限至1999年5月30日,但被告××工业公司却是自2000年1月17日起至2004年6月29日的期间向原告采取分期偿还贷款的方式归还了全部贷款本金,而原告亦收取了被告××工业公司的还款,可见原告对被告××工业公司的以上还款行为未表示异议,故此,原告与被告××工业公司在实际履行《借款合同》的过程中,已变更了合同,而原告又未提供已将变更合同的事宜通知抵押人(被告)××电器厂及××电子公司,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一款第(五)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外担保合同无效……(五)主合同变更或者债权人将对外担保合同项下的权利转让,未经担保人同意和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的,担保人不再承担担保责任。但法律、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的规定,被告××电器厂及××电子公司无需再对被告××工业公司向原告的贷款承担抵押担保责任。再次,即使《借款合同》的变更是经过被告××电器厂及××电子公司的同意,但由于原告对被告××工业公司的主债务已超过诉讼时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零二条“抵押权人应当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行使抵押权,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当事人达成的还款协议是否应当受法律保护问题的批复》“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当事人双方就原债务达成的还款协议,属于新的债权、债务关系”的规定,两被告××电器厂及××电子公司均未在原、被告新的债权、债务关系中表示同意承担抵押担保责任,故此,被告××电器厂及××电子公司无需再就被告××工业公司对原告的以上债务承担抵押担保责任。故原告主张对被告××电器厂及××电子公司提供的抵押物优先受偿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故判决:一、被告广州番禺××工业公司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向原告××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番禺支行偿还利息78877.03元;二、被告广东省广州番禺××经济发展总公司对被告广州番禺××工业公司的以上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三、驳回原告××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番禺支行其余的诉讼请求。原告不服上述判决。提起上诉,后经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上述判决已经本院强制执行完毕。现原告称因与被告未能就尚余的利息欠款达成协议,提起本次诉讼。本次审理与该案审理查明的事实一致。在本案诉讼中,除在上一案中曾提供的证据外,原告还提供了一份《国内特快专递详情单》和《催收函》以证实其没有超过诉讼时效。
另查,原告主张的827390.59元中,有699716.4元是在还款计划中未处理的利息部分(该利息已包含复息)其余的部分,原告称为该款的利息和复利。
因本院以其他方式无法与被告××电器厂和被告××电子公司取得联系,依法向该两被告发出应诉公告,现公告期限已届满,未见上述两被告与本院联系。
本院认为,本次审理查明及本院认为的法律关系性质与已生效的(2009)番法民三初字第1639号案民事判决书中已认定的一致。被告××工业公司应按《计划二》的约定履行还款义务,被告××工业公司没有按计划清偿欠款,已构成违约,且被告××工业公司未提供证据证实其已向原告申请减免利息并已获得批准,被告××工业公司和被告××工业公司出具的还款计划申请书中均确认涉讼贷款“目前该借款本金金额为0,欠息人民币778593.43元(利息算至2009年4月1日,2009年4月1日以后的利息另算)”,现已生效的(2009)番法民三初字第1639号案民事判决书中只处理了其中的78877.03元,尚有利息699716.4元未处理,该款原告一直都有向被告追偿,因此,现原告起诉要求被告××工业公司偿还该部分利息,本院予以准许,被告××经济发展公司则应对被告××工业公司的以上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至于原告所主张的该部分的利息和复利,鉴于以上款项已包含有复利,现被告不同意支付,故对该部分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另原告主张其对被告××电器厂提供位于番禺区××镇××中路×号的两栋房屋(粤房字第××号、32××05号)和被告××电子公司提供位于××镇××路段自建房屋(粤房字第××号)抵押物优先受偿的请求,该请求已在生效的(2009)番法民三初字第1639号民事判决书中已作处理,根据“一事不再理”的法理原则,本案对此不作处理。
综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当事人达成的还款协议是否应当受法律保护问题的批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广州番禺××工业公司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向原告××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番禺支行偿还利息699716.4元;
二、被告广东省广州番禺××经济发展总公司对被告广州番禺××工业公司的以上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三、驳回原告××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番禺支行其余的诉讼请求。
如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上述款项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2074元,由被告广州番禺××工业公司负担;公告费820元,由原告××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番禺支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权利人在义务人不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时,有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的规定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审 判 长  冯静雯
人民陪审员  陈冬东
人民陪审员  何玉玲

二〇一三年十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马敏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