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余少娥、博罗县石湾品佳服装玩具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1-29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惠中法民三终字第38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余少娥,女,汉族,1972年8月15日出生,住河南省商城县,
委托代理人:袁立鹏,系北京市惠诚(东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博罗县石湾品佳服装玩具有限公司。住所地:博罗县石湾镇。
法定代表人:范正浩,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温雪珍,系博罗县石湾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上诉人余少娥不服惠州市博罗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惠博法湾民初字第30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在受理该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余少娥于2013年6月20日向博罗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其非终局仲裁请求为:1、被申请人支付自2004年2月7日至2013年6月8日经济补偿金28500元;2、被申请人支付自2012年6月9日至2013年6月8日未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补偿36000元;3、被申请人支付自2004年2月7日至2013年6月8日法定假加班工资27310元;7、被申请人返还自2004年2月7日至2013年6月8日的公司应交付社保费3600元。其终局仲裁请求为:4、被申请人支付自2008年1月1日至2013年6月8日带薪年休假工资10344元;5、被申请人支付自2007年9月6日至2013年6月8日的高温补贴4600元;6、被申请人支付自2004年2月7日至2013年6月8日的夜班津贴4500元;8、被申请人支付2013年5月份未发工资2500元、6月份未发工资833元。
博罗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博劳人仲案非终字【2013】346号非终局仲裁裁决,裁决如下:一、由被申请人在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五日内一次性支付申请人经济补偿金14328元;二、驳回申请人的其他非终局仲裁请求。作出博劳人仲案终字【2013】346号终局仲裁裁决,裁决如下:一、由被申请人在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五日内一次性支付2012年、2013年带薪年休假劳动报酬差额1216元,2012年6月1日至2013年6月8日高温津贴805元、2013年6月份工资164元,合计:2185元。二、驳回申请人其它终局仲裁请求。
余少娥不服仲裁裁决,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被告支付原告自2007年7月12日至2013年6月8日的经济补偿金21000元。2、判令被告支付自2012年6月9日至2013年6月8日的末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补偿42000元。3、被告支付自2007年7月12日至2013年6月8日的法定假加班工资21241元。4、判令被告支付自2008年1月l日至2013年6月8日的带薪年休假工资14482元。5、判令被告支付自2007年9月6日至2013年6月8日的高温津贴4600元。6、判令被告支付自2007年7月12日至2013年6月8日夜班津贴4500元。7、判令被告返还自2004年2月7日至2013年6月8日的公司应向社保局缴纳的社保费3600元。8、判令被告支付2013年五月份未发工资2500元、六月份未发工资833元。
原审法院经审理后,判决如下:一、被告博罗县石湾品佳服装玩具有限公司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之日起七日内一次性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14328元,2012年、2013年带薪年休假劳动报酬差额1216元,2012年6月1日至2013年6月8日高温津贴805元、2013年6月份工资164元,合计16513元给原告余少娥。二、驳回原告余少娥的其它诉讼请求。
上诉人余少娥不服原审判决提起上诉,上诉请求与起诉请求一致,另请求撤销原审判决。
主要事实和理由:(一)原审法院将上诉人的入职时间问题的举证责任以“谁主张,谁举证”推给上诉人一方,明显偏袒被上诉人。1、根据《民事合同法》和《民事证据举证规则》及相关法律规定,用人单位做出的开除、除名、辞退、解除民事合同、计算工作年限等发生争议,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证明工人的入厂时间的入厂登记表,是每一公司的必备之物,所以被告应对此举证,如举不出相应证据,将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2、被告在仲裁阶段,提出了部分人员的登记表,足可以说明被告是留有入厂登记的。试想一个公司连最工人基本的入厂时间也不知道,让法庭去猜,明显与常理不符。我方有权利怀疑并质疑被告的动机及目的。3、关于被告提出提供不了被告的入职登记等相关资料问题。被告主张2013年6月5日报警称:被告公司丢失了人事资料、用工合同,我方认为原告所主张的事实,并未为公安机关立案,也就是说被告所主张的丢失一说,并未为公安机关所认定,报警回执,只是公安机关受理案件的证明,并不是存在被告所主张事实的证据,所以被告以报警方式企图回避原告入厂时间的做法是极端可笑的。(二)原审法院以未按时发放工资、无正当理由克扣工资等缺乏法律和事实依据,予以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明显违背事实。与判决结果自相矛盾。1、民事局仲裁庭已经确认:被告未经同被告商量于2013年5月30日单方做出克扣原告4月份工资的行为,使克扣工资成为既成事实。2、根据民事局民事仲裁委员调取的被告会计魏战松的询问笔录,魏已承认被告自2010年年底就有保底工资的做法,且管理人员在员工出现保底工资的情况下,管理人员采用底薪加上员工保底工资是双方默认在特殊情况下做为计算当月工资的方式,并已形成惯例,所以被告克扣工资,未及时足额支付民事报酬已成事实,被告克扣后又告知原告可以领取工资,是原告顶不住压力所做出的无奈之举。不管被告之后如何做,被告克扣工资已成事实。举一例:甲打乙一巴掌致乙轻伤,事后甲承认错误,但是甲致人轻伤已成既成事实。所以被告未同原告商量于2013年5月30日克扣4月份工资的行为是单方做出的,被告克扣工资已构成既成事实。(三)关于博罗石湾荣华玩具有限公司和中村毛绒玩具有限公司成立时间。根据我方到博罗县工商局调取的被告工商内档登记材料。《外商投资企业核准登记通知书》中明确写明博罗石湾荣华玩具有限公司已于1993年2月4日获准登记。博罗中村毛绒玩具厂已于1996年4月1日获准登记。博罗石湾荣华玩具有限公司于1996年4月1日变更为中村毛绒玩具有限公司,以上三方的关联关系,已为民事仲裁庭庭审笔录和被告工人魏战松所确认,所以被告妄图以自己的工商登记成立时间否认三家公司的关联关系,并达到隔断原告入职时间和工龄的图谋是站不住脚的。因此,基于以上事实,依据《民事争议调解仲裁法》、《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等法律的相关规定,特提出申请,请求依法保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并准如所请。
被上诉人博罗县石湾品佳服装玩具有限公司答辩要点为:一、上诉人诉称的事实依据及一审认定的事实有异议的是:1、答辩人与博罗石湾荣华玩具有限公司、博罗石湾中村毛绒玩具厂没有任何关系,它们只是在同一场所经营,但企业名称、类型、法定代表人和经营范围也不同,博罗石湾荣华玩具有限公司经批准变更为博罗石湾中村毛绒玩具厂,但并没有不能证明答辩人是由博罗石湾中村毛绒玩具厂变更而来的。而魏战松因伪造证据、盗窃答辩人资料已逃匿,其口供不能作为判案依据。另答辩人一审时已确认被答辩人的入职时间。2、关于李祖良、陈秋华“病假工资”及“25%经济补偿金”。答辩人从未收到李祖良、陈秋华的病假申请,更没有扣减过其任何的工资。根据一审时答辩人提供的工资汇总表,李祖良2012年10月实发工资总额2625元,2012年11月实发工资总额1176元;陈秋华2012年10月实发工资总额3758元,2012年11月实发工资总额2986元,工资不但全额发放,陈秋华还拿全勤奖30元。由此可见,上诉人称李祖良、陈秋华休病假与事实不符,一审判决答辩人支付李祖良2012年10月20日至2012年11月10日期间医疗期工资655元、陈秋华2012年10月18日至2012年11月10日期间医疗期工资830元没有事实依据。3、关于高温津贴。被答辩人工作场所都是在室内而且都配备有空调、风扇等降温设施,即使是炎热的夏季室内温度也没有达到33℃,不存在高温津贴,一审法院没有经过实地调查而判令支付高温津贴,请求二审法院查清事实作出公平裁决。二、原审法院对其他事实的认定清楚,适用法律准确无误,请求驳回被答辩人的上诉请求,理由如下:1、阳红菊已于2010年6月19日辞职,并于2010年6月20日离厂,其与答辩人此后再无建立过劳动关系,因此答辩人并无向其支付任何费用的义务。2、其他21名被答辩人所主张诉求的答辩:(一)关于经济补偿金。首先,被答辩人主张经济补偿金缺乏事实依据。答辩人已经足额支付被答辩人的劳动报酬,且从未安排过被答辩人夜班加班,没有克扣过工人工资,没有打骂员工,更没有辞退员工,被答辩人自愿申请辞职,却故意以克扣工资、打骂员工等提出终止劳动关系请求经济补偿金,没有事实依据。其次,答辩人已为丁佳军、钟祥福、余少松、江桂财、王喜、蒋名军、易川、易炳辉、吴硕林、占少旭、阳社初、吕红军、王莉、李祖良、陈秋华等人缴纳社保,以上等人主张经济补偿金缺乏法律依据。而刘新娥、颜香平、朱淑平、余少娥、詹秀荣、刘文玉等人,也仅能就其2008年1月1日后在答辩人处的连续工作年限主张经济补偿金。(二)关于“无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补偿”。因答辩人失窃无法提供与被答辩人有签订劳动合同,依照《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有关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满一年不与劳动者订立劳动合同,视为已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无需再支付用工之日起满一年后未订立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三)关于法定假加班工资。答辩人并没有安排被答辩人在双休日、法定节假日加班,根本不存在法定假工资。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明确规定,劳动者主张加班费的,应当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被答辩人没有对法定节假日加班提供相关证据,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四)带薪年休假工资。答辩人在年休假期间照常发工人工资,且《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明确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时效期间为一年,因此超过一年期限的诉讼请求不应得到支持。(五)关于夜班津贴。首先,答辩人从未安排被答辩人夜班;其次,我国现有法律中并无“夜班津贴”的规定,因此被答辩人该主张缺乏法律依据,不应得到支持。(六)关于社保费。社保费是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依法向国家社保部门缴纳的费用。对于用人单位缴纳的部分不存在用人单位未向社保部门缴纳的情况下需向劳动者“退还”的问题。被答辩人在没有先行垫付社会保险费的情况下,要求答辩人返还社保费,没有法律依据。(七)关于“克扣工资”及“25%经济补偿金”。答辩人从未克扣过被答辩人的工资,被答辩人如认为有克扣事实的应举证证明。而所谓“25%经济补偿金”是自《劳动合同法》颁布实施后就已经不再适用的失效规定。(八)关于未发工资。2013年5月份工资已经支付完结,双方在劳动仲裁庭上也都确认。2013年6月的工资因被答辩人离职确实未领取,但其数额应以财务核算为准。综上所述,答辩人严格履行劳动合同法的用工要求,非常注重对劳动者的权益保护,曾因合法用工、依法纳税受到劳动、工商税务部门的肯定,也受到广大员工的一直好评。对于被答辩人的诉称完全是无中生有、颠倒是非,其诉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为保障和谐稳定的劳动关系,希贵院查明事实,作出公正裁决。
双方在二审期间均未提交新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一致。
本院经审理认为,关于劳动者对入职时间的异议问题。本案中,由于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入职时间,对于主张入职时间在用人单位成立之后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及一审法院均以劳动者主张的入职时间为准。对于主张入职时间在用人单位成立之前的劳动者,用人单位亦同意以用人单位成立之日作为劳动者的入职时间,原审法院亦予以确认。至于劳动者提出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五条的规定,请求将原用人单位的工作年限合并计算为新用人单位工作年限,属于劳动者提出的新主张,该主张的举证责任应在提出请求的主体——劳动者。另,原审法院已对工作地点同一的三家公司的关联性予以确认,关键在于劳动者是否能提供证明其在前两家公司工作过的证据。为此,对于劳动者能提供于1998年领取饭票的证据的,原审法院认定该领取饭票的时间为入职时间。对于能提供工作证或暂住证的劳动者,入职时间的认定亦以证据所能证明的最早时间为准。对于劳动者未能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在前两家公司工作过的事实的,以用人单位成立的时间作为入职时间并无错误,原审法院对举证责任的分配无误,认定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双方争议焦点为:(一)用人单位是否应向劳动者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二)用人单位是否应向劳动者支付未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三)用人单位是否应向劳动者支付加班工资、带薪年休假工资、高温津贴、夜班津贴。(四)用人单位是否应向劳动者返还应缴纳的社保费。(五)用人单位是否应向劳动者支付2013年5月、6月工资。
关于第一个焦点问题,劳动者于2013年6月9日以用人单位未缴纳社保、未按时足额发放工资、2013年4月份无正当理由扣取工资、未签订正式劳动合同、打骂普通员工为由,向用人单位提出解除劳动关系。用人单位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为劳动者购买社保,依据2008年1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规定用人单位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劳动者以此为由提出解除劳动关系要求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金有事实与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予以支持,由于双方均确认原审确认的月平均工资数额,至于计算年限自2008年1月1日起计算至离职之日依法有据,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第二个焦点问题,在双方未提供书面劳动合同证明已经签订劳动合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四条第三款规定视为自2009年1月1日起双方已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上诉人的请求缺乏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依法有据,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第三个焦点问题,至于加班工资,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九条的规定,劳动者未能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提供证据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上诉人的请求缺乏事实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依法有据,本院予以维持。至于带薪年休假工资、高温津贴,双方对计算基数均无异议,原审法院已依照法律规定支持2012、2013两个年度,依法有据,本院予以维持。至于夜班津贴,上诉人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其请求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亦不予支持。
关于第四个焦点问题,上诉人并未提交其先行垫付社会保险金的证据,其请求用人单位返还相应的社会保险费用缺乏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依法有据,本院亦予以维持。
关于第五个焦点问题,上诉人在一审庭审中当庭确认2013年5月份工资已经足额支付完毕,2013年6月份工资仍未支付事实清楚,原审法院予以支持,且双方均确认该数额,本院依法予以维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余少娥上诉无理,其上诉请求本院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为劳动争议案件,免收二审案件受理费。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朱莉娜
代理审判员  李旭兵
代理审判员  刘宇慧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林友材
附:相关裁判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