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省分公司与河南顺源宇祥铝业科技有限公司、河南红旗煤业股份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1-05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豫01民初1619号
原告: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省分公司,住所地郑州市红专路82号。
负责人:赵宇,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田孝礼,河南法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田丰硕,该公司员工。
被告:河南顺源宇祥铝业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巩义市回郭镇科技园区顺源路1号。
法定代表人:刘平均,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双红,河南魁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河南红旗煤业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巩义市大峪沟镇。
法定代表人:王春来,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史琳娜,河南崇迪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晶晶,河南崇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河南顺凯彩钢有限公司,住所地巩义市回郭镇顺源路。
法定代表人:李淑玲,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现通,该公司员工。
被告:徐顺卿,男,1966年4月20日出生,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现通,系河南顺凯彩钢有限公司员工。
被告:李伟峰,男,1983年8月19日出生,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文波,河南魁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李淑玲,女,1966年6月23日出生,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现通,系河南顺凯彩钢有限公司员工。
被告:王彦春,女,1983年8月15日出生,汉族。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文波,河南魁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省分公司(以下简称长城资产公司)诉被告河南顺源宇祥铝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源公司)、河南红旗煤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旗公司)、河南顺凯彩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凯公司)、徐顺卿、李伟峰、李淑玲、王彦春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长城资产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田孝礼、田丰硕,顺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孙双红,红旗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晶晶,顺凯公司、徐顺卿、李淑玲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现通,李伟峰、王彦春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文波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长城资产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顺源公司偿还截止2017年3月5日的欠款本息共计人民币97573778.19元,其中本金8000万元,利息17573778.19元,2017年3月5日之后的利息、罚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及合同的约定计算至顺源公司实际还款之日;2.判令红旗公司、顺凯公司、徐顺卿、李伟峰、李淑玲、王彦春在担保债权的最高额度内对顺源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3.判令顺源公司、红旗公司、顺凯公司、徐顺卿、李伟峰、李淑玲、王彦春承担本案诉讼费、保全费、律师费等实现债务的费用。
事实和理由:2014年11月19日顺源公司为购货,与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分行(以下简称中信银行郑州分行)签订《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合同编号:2014豫银贷字第1408034号)。借款合同约定:顺源公司贷款金额20000000元,贷款期限:2014年11月19日至2015年5月19日,贷款年利率7.28%,按月还息到期还本还款法。如贷款逾期之后,在贷款利率(年)为7.28%的基础上加收50%罚息利率计收利息,并以罚息利率计收复利。
2014年11月20日顺源公司为购货,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签订《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合同编号:2014豫银贷字第1408035号)。借款合同约定:顺源公司贷款金额20000000元,期限6个月,贷款期限:2014年11月20日至2015年5月20日,贷款年利率7.28%,按月还息到期还本还款法。如贷款逾期之后,在贷款利率(年)为7.28%的基础上加收50%罚息利率计收利息,并以罚息利率计收复利。
2014年11月21日顺源公司为购货,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签订《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合同编号:2014豫银贷字第1408038号)。借款合同约定:顺源公司贷款金额20000000元,期限6个月,贷款期限:2014年11月21日至2015年5月21日,贷款年利率7.28%,按月还息到期还本还款法。如贷款逾期之后,在贷款利率(年)为7.28%的基础上加收50%罚息利率计收利息,并以罚息利率计收复利。
2014年11月28日顺源公司为购货,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签订《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合同编号:2014豫银贷字第1408039号)。借款合同约定:顺源公司贷款金额20000000元,期限6个月,贷款期限:2014年11月28日至2015年5月28日,贷款年利率7.28%,按月还息到期还本还款法。如贷款逾期之后,在贷款利率(年)为7.28%的基础上加收50%罚息利率计收利息,并以罚息利率计收复利。
借款合同生效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依约于2015年11月19日、20日、21日、28日分别发放了2000万元,共计8000万元的贷款。借款到期后,顺源公司未偿还中信银行郑州分行的贷款本息,截止到2017年3月5日的中信银行郑州分行欠款本息共计人民币97573778.19元。
红旗公司于2014年11月14日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编号:2014信豫银最保字第1408034-1号),合同约定,为确保顺源公司对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债务的履行,红旗公司为顺源公司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在2014年11月14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发生的债务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合同项下担保的债权最高额度为人民币壹亿零肆佰万元整,保证期间为主合同项下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
顺凯公司于2014年11月14日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编号:2014信豫银最保字第1408034-2号),合同约定,为确保顺源公司对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债务的履行,顺凯公司为顺源公司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在2014年11月14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发生的债务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合同项下担保的债权最高额度为人民币壹亿零肆佰万元整,保证期间为主合同项下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
徐顺卿和李淑玲于2014年11月14日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编号:2014信豫银最保字第1408034-3号),合同约定,为确保顺源公司对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债务的履行,徐顺卿和李淑玲为顺源公司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在2014年11月14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发生的债务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合同项下担保的债权最高额度为人民币壹亿零肆佰万元整,保证期间为主合同项下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李淑玲在该保证合同上内容为“配偶确认:已知晓上述合同约定,并对于甲方依据本合同承担担保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处分夫妻共同财产)不持任何异议,甲方送达地址(含变更后)即为本人送达地址”处签字确认。
李伟峰、王彦春于2014年11月14日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编号:2014信豫银最保字第1408034-4号),合同约定,为确保顺源公司对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债务的履行,李伟峰和王彦春为顺源公司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在2014年11月14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发生的债务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合同项下担保的债权最高额度为人民币壹亿零肆佰万元整,保证期间为主合同项下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王彦春在该保证合同上内容为“配偶确认:已知晓上述合同约定,并对于甲方依据本合同承担担保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处分夫妻共同财产)不持任何异议,甲方送达地址(含变更后)即为本人送达地址”处签字确认。
长城资产公司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于2017年8月14日签订《中信银行不良资产批量转让协议》,长城资产公司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于2017年9月8日在《河南法制报》上刊登《中信银行郑州分行与长城资产公司债权转让暨债务催收联合公告》,该协议约定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将其对顺源公司、红旗公司、顺凯公司、徐顺卿、李伟峰、李淑玲、王彦春享有的主债权及担保债权等全部权利转让给长城资产公司。
长城资产公司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第一组证据:1.顺源公司、红旗公司、顺凯公司营业执照副本复印件各一份;2.徐顺卿、李伟峰、李淑玲、王彦春身份证复印件各一份。证明:证明顺源公司、红旗公司、顺凯公司、徐顺卿、李伟峰、李淑玲、王彦春主体适格。第二组证据:3.中信银行郑州分行与长城资产公司债权转让暨债务催收联合公告一份;4.中信银行郑州分行不良资产批量转让协议一份。证明:出借人中信银行郑州分行与长城资产公司签订了债权转让协议,协议约定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将其对顺源公司、红旗公司、顺凯公司、徐顺卿、李伟峰、李淑玲、王彦春享有的主债权及担保债权等全部权利转让给长城资产公司,且该转让行为已经通过公告的方式通知顺源公司、红旗公司、顺凯公司、徐顺卿、李伟峰、李淑玲、王彦春,故长城资产公司诉讼主体适格。第三组证据:5.《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2011业务试点版)》四份(合同编号分别为:(2014)豫银贷字第1408034号、第1408035号、第1408038号、第1408039号);6.《提款申请书》四份;7.《借款凭证(借据)》四份(即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将涉案借款支付至顺源公司账户内的凭证);8.对公活期账户明细一份(即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受顺源公司委托,向其交易对手转款的凭证)。证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与顺源公司间的金融借款合同关系成立生效,根据贷款合同的约定,顺源公司向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借款8000万元,借款年利率为7.28%,逾期罚息在贷款利率的基础上加收50%,双方还对还款期限、借款担保、贷款支付方式等事项作了明确约定。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已履行贷款合同约定义务向顺源公司发放8000万元贷款。第四组证据:9.中信银行郑州分行与红旗公司签订的《最高额保证合同》一份;10.中信银行郑州分行与顺凯公司签订的《最高额保证合同》一份;11.中信银行郑州分行与徐顺卿、李淑玲签订的《最高额保证合同》一份;12.中信银行郑州分行与李伟峰、王彦春签订的《最高额保证合同》一份。证明:红旗公司、顺凯公司、徐顺卿、李伟峰、李淑玲、王彦春应当对顺源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还款责任。第五组证据:13.贷款欠款明细表四份(表上所显示的欠息计算至2017年3月5日)。证明:顺源公司未按照贷款合同的约定按期足额还本付息,除偿还全部借款本息外还应当承担违约责任,截止2017年3月5日顺源公司拖欠贷款本息共计97573778.19元。
顺源公司对长城资产公司提交的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借款事实无异议,但无偿还能力。
红旗公司对长城资产公司提交的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借款担保是系采取欺诈手段,虚构贷款用途,用新贷偿还中信银行郑州分行旧贷,违背了红旗公司真实意思表示,系恶意串通骗取保证,红旗公司不应履行担保责任。
顺凯公司、徐顺卿、李淑玲辩称:同意红旗公司答辩意见。
李伟峰、王彦春辩称:本案四笔借款均为借新还旧,李伟峰、王彦春对借款真实用途并不知情,李伟峰、王彦春不应承担担保责任,李伟峰签订的最高额担保合同免除了中信银行的法定义务,加重了李伟峰的责任,根据该合同,也证明王彦春不是担保人。
红旗公司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第一组证据:1.本案资金流向汇总,2.转账凭证42张,3.2012年4月至2014年5月资金流向汇总,4.转账凭证17张;证明:顺凯公司在贷款合同中一直用购买原材料来隐瞒其以新贷还旧贷的真实目的,红旗公司是在被欺骗的情况下才签订了保证合同。
长城资产公司对红旗公司提交的证据的质证意见为:贷款先转入顺源公司,再根据顺源公司要求,把资金转入昕月公司,昕月公司如何使用该笔款项与中信银行郑州银行无关,根据涉案合同6.2款约定,无论贷款用途是何红旗公司都要承担担保责任。
顺源公司、顺凯公司、徐顺卿、李伟峰、李淑玲、王彦春对红旗公司的证据无异议。
李伟峰、王彦春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第一组证据:1.合同编号为:2014豫银贷字第1408015号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一份,2.合同编号为:2014豫银贷字第1408016号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一份,3.合同编号为:2014豫银贷字第1408017号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一份,4.合同编号为:2014豫银贷字第1408018号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一份;证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分别于2014年5月16日、2014年5月19日、2014年5月21日、2014年5月23日向顺源公司发放四笔贷款,贷款期限为六个月,每笔为2000万元共计8000万元的贷款。贷款分别于2014年11月16日、2014年11月19日、2011年5月21日、2014年5月23日到期。第二组证据:1.来帐业务回单三份,证明:2014年11月19日从李彦涛的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郑州陇西支行转入河南华晶超硬股份有限公司的中信银行郑州市农业路支行2000万元。2.网银业务回单及客户收付款入账通知,证明:河南华晶超硬材料有限公司2014年11月19日收到2000万元,当日即将款项转入顺源公司的农行巩义支行账户。3.来账业务回单及跨行转账交易回单,证明:顺源公司将收到的2000万元从农行账户转入中信银行账户,同时从农行账户转入中信银行账户25万元。4.特种转账借方凭证四张,证明:2014年11月19日顺源公司将转入中信银行账户的2025万元用于偿还2014年5月16日的贷款2000万元及利息220323.12元。第三组证据:1.单位借款凭证,证明:2014年11月19日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向顺源公司发放贷款2000万元。2.网银业务回单,证明:顺源公司将借款2000万元从中信银行郑州航海路支行转入郑州市昕月贸易有限公司中信银行郑州航海路支行账户。3.进账单,证明:郑州市昕月贸易有限公司2014年11月19日收到2000万元,当日即将款项转入河南顺源宇祥铝业科技有限公司的中信银行郑州航海路支行账户。4.特种转账借方凭证一张,证明:2014年11月19日顺源公司将转入中信银行账户的2000万元用于偿还2014年5月19日的贷款2000万元。5.贷款利息清单两张,证明:顺源公司偿还中信银行利息123822.22元。第四组证据:1.单位借款凭证一张,证明:2014年11月20日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向顺源公司发放贷款2000万元。2.网银业务回单,证明:顺源公司将借款2000万元从中信银行郑州航海路支行转入郑州市昕月贸易有限公司中国银行巩义市支行账户。3.客户收付款入账通知两张,证明:郑州市昕月贸易有限公司收到2000万元后分别于2014年11月20日将1600万元和2014年11月21日将400万元转入顺源公司的中国农业银行巩义市支行账户。4.来账业务回单及跨行转账交易回单,证明:顺源公司将收到的2000万元中的1975万元从农行账户转入中信银行账户。5.定期存款利息单及特种转账借方凭证各一张,证明:2014年11月21日顺源公司将转入中信银行账户的1975万元和存款所得的利息28万元中的25万元用于偿还2014年5月21日的贷款2000万元。第五组证据:1.单位借款凭证一张,证明:2014年11月21日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向顺源公司发放贷款2000万元。2、网银业务回单,证明:顺源公司将借款2000万元从中信银行郑州航海路支行转入郑州市昕月贸易有限公司中信银行郑州航海路支行账户。3.客户收付款入账通知,证明:郑州市昕月贸易有限公司收到2000万元后于2014年11月24日将19524000元转入顺源公司的中国农业银行巩义市支行账户。4.来账业务回单及跨行转账交易回单,证明:顺源公司将1970万元从农行账户转入中信银行账户。5.定期存款利息单及特种转账借方凭证各一张,证明:2014年11月24日顺源公司将转入中信银行账户的1970万元和存款所得的利息280233.33元用于偿还2014年5月23日的贷款2000万元及利息11200元。第六组证据:1.单位借款凭证,2.网银业务回单,3.电子银行交易回单(收款方),4.跨行转账交易回单四张;证明:2014年11月28日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向顺源公司发放贷款2000万元,顺源公司将该贷款用于偿还李彦涛的借款2000万元,能够证明是借新贷款用于偿还旧贷款。
长城资产公司对李伟峰、王彦春提交的证据的质证意见为:1.真实性无法核实,与本案无关,恰能够证明贷款是通过自然人偿还的借款,李伟峰、王彦春所提到的华晶公司与本案无关,昕月公司的所为不是中信银行所能控制的,不存在串通的情形,李彦涛与本案无关,不能证明偿还李彦涛的借款就是借新还旧。
顺凯公司、徐顺卿、李伟峰、李淑玲、王彦春对李伟峰、王彦春提交的证据无异议。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于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2014年11月19日顺源公司为购货,与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分行(以下简称中信银行郑州分行)签订《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合同编号:2014豫银贷字第1408034号)。借款合同约定:顺源公司贷款金额20000000元,贷款期限:2014年11月19日至2015年5月19日,贷款年利率7.28%,按月还息到期还本还款法。如贷款逾期之后,在贷款利率(年)为7.28%的基础上加收50%罚息利率计收利息,并以罚息利率计收复利。
2014年11月20日顺源公司为购货,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签订《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合同编号:2014豫银贷字第1408035号)。借款合同约定:顺源公司贷款金额20000000元,期限6个月,贷款期限:2014年11月20日至2015年5月20日,贷款年利率7.28%,按月还息到期还本还款法。如贷款逾期之后,在贷款利率(年)为7.28%的基础上加收50%罚息利率计收利息,并以罚息利率计收复利。
2014年11月21日顺源公司为购货,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签订《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合同编号:2014豫银贷字第1408038号)。借款合同约定:顺源公司贷款金额20000000元,期限6个月,贷款期限:2014年11月21日至2015年5月21日,贷款年利率7.28%,按月还息到期还本还款法。如贷款逾期之后,在贷款利率(年)为7.28%的基础上加收50%罚息利率计收利息,并以罚息利率计收复利。
2014年11月28日顺源公司为购货,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签订《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合同编号:2014豫银贷字第1408039号)。借款合同约定:顺源公司贷款金额20000000元,期限6个月,贷款期限:2014年11月28日至2015年5月28日,贷款年利率7.28%,按月还息到期还本还款法。如贷款逾期之后,在贷款利率(年)为7.28%的基础上加收50%罚息利率计收利息,并以罚息利率计收复利。
借款合同生效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依约于2015年11月19日、20日、21日、28日分别发放了2000万元、共计8000万元的贷款。借款到期后,顺源公司未偿还中信银行郑州分行的贷款本息,截止到2017年3月5日的中信银行郑州分行欠款本息共计人民币97573778.19元。
红旗公司于2014年11月14日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编号:2014信豫银最保字第1408034-1号),合同约定,为确保顺源公司对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债务的履行,红旗公司为顺源公司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在2014年11月14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发生的债务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合同项下担保的债权最高额度为人民币壹亿零肆佰万元整,保证期间为主合同项下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
顺凯公司于2014年11月14日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编号:2014信豫银最保字第1408034-2号),合同约定,为确保顺源公司对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债务的履行,顺凯公司为顺源公司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在2014年11月14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发生的债务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合同项下担保的债权最高额度为人民币壹亿零肆佰万元整,保证期间为主合同项下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
徐顺卿于2014年11月14日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编号:2014信豫银最保字第1408034-3号),合同约定,为确保顺源公司对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债务的履行,徐顺卿为顺源公司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在2014年11月14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发生的债务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合同项下担保的债权最高额度为人民币壹亿零肆佰万元整,保证期间为主合同项下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李淑玲在该保证合同上内容为“配偶确认:已知晓上述合同约定,并对于甲方依据本合同承担担保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处分夫妻共同财产)不持任何异议,甲方送达地址(含变更后)即为本人送达地址”处签字确认。徐顺卿与李淑玲系夫妻关系。
李伟峰于2014年11月14日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编号:2014信豫银最保字第1408034-4号),合同约定,为确保顺源公司对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债务的履行,李伟峰为顺源公司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在2014年11月14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发生的债务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合同项下担保的债权最高额度为人民币壹亿零肆佰万元整,保证期间为主合同项下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王彦春在该保证合同上内容为“配偶确认:已知晓上述合同约定,并对于甲方依据本合同承担担保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处分夫妻共同财产)不持任何异议,甲方送达地址(含变更后)即为本人送达地址”处签字确认。李伟峰与王彦春系夫妻关系。
中信银行郑州分行与顺源公司、红旗公司、顺凯公司、徐顺卿、李伟峰、李淑玲、王彦春等有关合同生效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依约于2015年11月19日、20日、21日、28日各自发放2000万元贷款,合计8000万元贷款。到期后,顺源公司未偿还贷款本息,截止2017年3月5日,尚欠本息共计人民币97573778.19元。
长城资产公司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于2017年8月14日签订《中信银行不良资产批量转让协议》,长城资产公司与中信银行郑州分行于2017年9月8日在《河南法制报》上刊登《中信银行郑州分行与长城资产公司债权转让暨债务催收联合公告》,该协议约定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将其对顺源公司、红旗公司、顺凯公司、徐顺卿、李伟峰、李淑玲、王彦春享有的主债权及担保债权等全部权利转让给长城资产公司。
本院认为:债务应当清偿。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中,中信银行郑州分行与顺源公司签订的编号分别为2014豫银贷字第1408034号、第1408035号、第1408038号、第1408039号等四份《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并不违反国家法律及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合法成立并生效。中信银行郑州分行与红旗公司、顺凯公司、徐顺卿、李伟峰签订的编号分别为:2014信豫银最保字第1408034-1号、第1408034-2号、第1408034-3号、第1408034-4号四份《最高额保证合同》,每份第1.1条均明确约定“最高额保证,是指甲方(保证人)就乙方(债权人)对主合同债务人享有的在一定期间内连续发生的多笔债权,在本合同约定的最高债权额限度内向乙方提供保证担保”,第2.2条约定“甲方在本合同项下担保的债权是指乙方根据与主合同债务人在2014年11月14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所签署的主合同而享有的一系列债权”,第6.2条约定“甲方充分了解并同意主合同的全部条款,且认可与主合同相关交易的真实性,甲方自愿为主合同债务人提供担保,其在本合同项下的全部意思表示是真实的。甲方承诺即使主合同债务人对授信款项的实际用途与主合同约定不符(包括但不限于以贷还贷等情形),甲方仍将按照本合同约定承担担保责任”。因此,对红旗公司、顺凯公司、徐顺卿、李伟峰、李淑玲、王彦春的抗辩理由,本院不予采信。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已依约向顺源公司发放贷款本金8000万元,顺源公司当庭表示认可但仅辩称无力偿还,即对贷款事实及实际履行情况并无争议,本院对此予以确认。中信银行郑州分行起诉时借款已经到期,且中信银行郑州分行诉请的顺源公司未按照贷款合同的约定按期足额还本付息,除偿还全部借款本息外还应当承担违约责任的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中信银行诉请依据最高额保证合同,要求红旗公司、顺凯公司、徐顺卿、李伟峰、李淑玲、王彦春对顺源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本院予以支持。王彦春抗辩称其仅应与李伟峰的夫妻共同财产对顺源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理由,与其在编号为2014信豫银最保字第1408034-4号的合同中确认意见不符,本院不予支持。关于本案诉讼费、保全费、律师费等实现债权的一切费用,是否应由顺源公司、红旗公司、顺凯公司、徐顺卿、李伟峰、李淑玲、王彦春承担的问题,除本案诉讼费529669元、保全费5000元以外,长城资产公司主张的律师费等实现债权的其他费用,未提交相关证据予以证明,根据涉案合同的约定,故本院对长城资产公司主张的诉讼费、保全费予以支持,其他部分不予支持。因中信银行郑州分行已将其对顺源公司、红旗公司、顺凯公司、徐顺卿、李伟峰、李淑玲、王彦春就涉案合同项下所享有的主债权及担保债权等全部权利转让给长城资产公司,故顺源公司、红旗公司、顺凯公司、徐顺卿、李伟峰、李淑玲、王彦春应对长城资产公司就涉案合同承担相应的清偿责任。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管理、处置国有银行不良贷款形成的资产的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二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河南顺源宇祥铝业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省分公司偿还2014豫银贷字第1408034、1408035、1408038、1408039号《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项下贷款本金共计80000000元及利息(其中以2000万元自2015年11月19日起、2000万元自2015年11月20日起、2000万元自2015年11月21日、2000万元自2015年11月28日为本金,利率按照合同约定的利息及罚息、逾期利息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
二、被告河南红旗煤业股份有限公司、河南顺凯彩钢有限公司、徐顺卿、李伟峰、李淑玲、王彦春对本判决确定的第一项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河南红旗煤业股份有限公司、河南顺凯彩钢有限公司、徐顺卿、李伟峰、李淑玲、王彦春承担清偿责任后,有权向被告河南顺源宇祥铝业科技有限公司追偿;
三、驳回原告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省分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29669元,保全费5000元,共计534669元,由被告河南顺源宇祥铝业科技有限公司、河南红旗煤业股份有限公司、河南顺凯彩钢有限公司、徐顺卿、李伟峰、李淑玲、王彦春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一式二十份,上诉于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并于上诉之日起七日内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交纳上诉费,并将交费凭证交本院查验,逾期视为放弃上诉。
审判长 成 锴
审判员 李剑锋
审判员 王 怡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韩冬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