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原告张凤敏与被告孙国斌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2-17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黑龙江省甘南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甘民初字第1226号
原告张凤敏,男,汉族。
委托代理人刘国文,黑龙江音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孙国斌,男,汉族。
委托代理人王冬军,黑龙江音河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张凤敏与被告孙国斌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6月2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分别于2015年7月23日、2015年9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第一次庭审中原告张凤敏、被告孙国斌及其委托代理人王冬军到庭参加诉讼,第二次庭审中原告张凤敏及其委托代理人刘国文、被告孙国斌及其委托代理人王冬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凤敏诉称,原告的承包地18亩旱田与被告稻田地相邻,今年6月18日下了一场大雨,在20日去承包地看地的时候,发现被告正用六寸泵往旱田地里抽水,把原告的玉米地淹了,已经绝产,故诉至法院要求被告赔偿承包费以及种地投入等各项损失共计10587.00元。
被告孙斌辩称,不同意赔偿,2015年6月18日前后,天气普遍连续降雨,使得大部分农田受灾,原告的损失是由于自然灾害导致的,被告也是农田受灾,从自己家往出放水,放了一个多小时,不是造成原告损失的原因,6月21日原告将水放回,放到被告家水田,放水量远远超过被告放出的水,原告主张的损失是不真实的,没有相关的证据支持,被告不是本地人,不熟悉原告家地块,开春的时候就有农户没有种上地,根据证据规则原告应该承担损害后果与被告放水行为是否存在因果关系的证据,原告地被淹与被告的放水行为是否有因果关系需要确认,如原告提供不了证据,应驳回原告的诉求。
原告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
一、红旗村委会证明一份,证明被告的行为导致原告土地受灾面积及受灾情况。庭审中被告质证称村委会没有证明力、没有证据证明被告的抽水行为导致原告农田受淹;
二、商品销售单复印件2份,证明种地、买种子、农药、化肥的花销。庭审中被告质证称原告的证据是销售单不是正式报销凭据;
三、录像材料一份,证明被告抽水不是一个小时。是两三天,被告质证称之前的大雨已经导致农田受灾,路面上的水不是被告放水就能造成的;
四、6组照片,证明原告土地被淹的没有一颗苗了,地里都是草,被淹的地旁边林地附近的土地苗长的很好。被告质证证明不了是原告被淹的土地,也证实不了与原告放水有因果关系;
五、证人郭岩出庭作证,证明孙国斌放水把村民的地淹了,6月20日村民打电话说地淹了,证人去的时候水泵还在地里支着呢,当时给协商了,没有结果。庭审中原告对证人出庭作证证言没有异议,被告对证人证言部分有异议,证实不了是因被告放水导致原告土地被淹,证人有虚假证言,有的是推断,被告土地外的水高于被告地里的水,也证明不了是被告放水导致的,因为当时天气有降雨;
六、证人吕伟出庭作证,证明6月19日去地里看地,听到有发动机的声音,到自己家地里看到局部有积水,岗包地没有水。庭审中原告质证称证人的地在被告地南侧,19号证人家地里还没有水呢,20号因为水田冒水把原告的地淹了,被告对证人证言有异议称证人的土地在被告的南侧,原告的地在北侧,有一定的距离,被告抽水也是在路北侧,证实不了原告土地被淹是被告抽水造成的;
七、证人徐永鑫出庭作证,证明6月18日下雨,6月19日去看地,当时平地、洼兜有水。庭审中原告对证人证言没有异议,能够证实被告放水导致原告土地受灾,被告质证称证人的地是高于原告,当时土地有积水,证人证言证明不了原告土地被淹是被告放水造成的。
被告孙国斌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
一、照片五张,原告附近的地块同样因自然灾害被淹,原告受灾与被告放水无关。庭审中原告质证称照片不是当时的情况,相片的土地是哪不知道;
二、证人国金龙出庭作证,证明孙国斌往外抽水,6月21日农民把水放回去了。庭审中原告质证称证人做的是伪证,没有把水往被告地里放,被告对证人证言没有异议。
经本院审查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一本院认为红旗村委会只能证明原告耕种土地面积无法证实原告土地受灾原因及受灾程度;对于原告提供的证据二本院认为该组证据系复印件无法核实真实性且原告提供的票据非正规发票本院不予采信;对于原告提供的证据三只能证明拍摄时间水泵抽水状况无法证明水泵具体抽水时长对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对于原告提供的证据四本院无法核实拍摄的具体地块、具体时间故本院不予采信;对于原告提供的证据五、证据六、证据七本院认为三位均能证明因降雨导致地面低洼的范围有积水,但无法证实原告土地受淹与被告排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故本院均不予采信;对于被告提供的证据一本院无法核实所拍摄地块的具体位置,故本院不予采信;对于被告提供的证据二,本院认为该份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
根据当事人举证、质证及本院对上述证据的认证意见,本院确定本案法律事实如下:
原告张凤敏与被告孙国斌均系甘南县巨宝镇红旗村农户,原告种植玉米,被告种植水稻,双方系地邻关系,原告主张2015年6月18日降雨后,被告从其耕种的水稻地向外排水导致原告耕种的玉米绝产,被告孙国斌认可向外排水,但不是导致原告土地受灾的原因。庭审中经本院询问双方均不同意对原告土地受灾原因及情况进行鉴定。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原告提交的证据五、证据六、证据七均体现降雨后地块中洼地均由存水的状况,原告主张其耕种土地受灾系被告水稻田向外排水导致,但其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其所受损害系被告行为所致,且其主张的损失亦未有相应的证据予以证实,本院无法核实被告向外排水的时长、排水量是否足以导致原告土地受损以及损害程度,故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张凤敏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64.68元,保全费126.00元,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刘春涛
代理审判员  滕 飞
人民陪审员  张海波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孙 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