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赵军与杨高文寻衅滋事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03-2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山西省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p t ” > 刑 事 裁 定 书

(2017)晋05刑终425号

原公诉机关高平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赵军,绰号”豆豆”,男,1985年12月5日生,汉族,小学文化,农民,山西省高平市人。捕前住山西省高平市XX街62号。2017年7月26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高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21日经高平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高平市公安局于当日依法对其执行逮捕。现押高平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杨高文,男,1985年6月23日生,汉族,大专文化,高平市XX公司工人,现停薪留职,捕前住山西省高平市XX小区11号楼2单元401室。2017年7月24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高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21日经高平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高平市公安局于当日依法对其执行逮捕。现押高平市看守所。

高平市人民法院审理高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杨高文、赵军犯寻衅滋事罪一案,于2017年11月3日作出(2017)晋0581刑初319号刑事判决。判后,被告人赵军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高平市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7年7月22日23时许,被告人杨高文酒后在高平市城内XX饭店门口东侧的台阶上躺着,经营XX饭店的店主王某1及其妻子孙某见状担心发生意外,欲帮助杨高文,王某1便上前拍打杨高文身体让其醒醒回家,或为其联系家人,被告人杨高文却在醒来后对王某1进行谩骂,并跟随王某1进行纠缠,不让王某1离开,争吵中,杨高文用拳将王某1左耳部打伤,此时,被害人孙某上前劝阻,杨高文又用拳击伤孙某面部等部位,致二人受伤。被告人赵军给杨高文打电话,叫杨高文到小吃街吃饭,杨高文在电话中告知自己被人打了,让其过来看一下。期间,王某1的朋友赵某1及焦某、尹某、缑某等人路过此处,见到王某1被打受伤,上前询问王某1,杨高文仍对王某1摸头,说:”我打的,要干什么?”,进行言语挑衅,被害人焦某与杨高文理论,被杨高文用拳击伤面部。被告人赵军在与杨高文电话联系后,驾驶摩托车带其朋友张某到达杨高文、王某1等人所在的九龙大酒店门口,赵军下车持随身携带的铁制甩棍上前对尹某、赵某1、缑某等人身体乱打,导致尹某、赵某1受伤。

当晚,被害人王某1在高平市中医院治疗,检查见其左耳后约3cm不规则裂伤,伤口深,出血较多,诊断为左耳后皮肤裂伤;被害人孙某在高平市中医院诊断为:额面部软组织损伤;尹某在高平市中医院治疗,检查见其头顶部约2×2cm血肿,诊断为头部血肿;赵某1在高平市中医院治疗,检查见其头枕部约4cm较整齐裂口,诊断为头皮裂伤;焦某于当晚在高平市中医院治疗,诊断为右侧面部擦伤。

经高平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王某1左耳上端耳根部皮肤裂伤为轻微伤;孙某左眼下睑及鼻根部皮肤损伤为轻微伤;尹某左顶部头皮血肿为轻微伤;赵某1后枕部头皮裂伤及右肩部软组织损伤为轻微伤;焦某右侧面部皮肤损伤为轻微伤。

审理中,被告人杨高文、赵军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1、孙某、焦某、尹某、赵某1达成协议,二被告人一次性赔偿五原告人经济损失共计20000元,并取得了各被害人的谅解。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受案登记表及立案决定书证实:2017年7月22日23时11分,被害人王某1向高平市公安局东城派出所电话报警称,王某1等多人在长平街TH精品酒店门口被两名男子殴打。2017年7月24日移送至高平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同日决定立案侦查。

2、被害人王某1陈述:2017年7月22日晚上11点50分许,我和我老婆孙某从自己经营的酸菜鱼饭店出来锁门,看见饭店外面躺了个人,喝多酒了,我就过去劝这个男的起来,或者让他朋友把他弄走,这个男的不听劝,还骂骂咧咧的,我当时想管不了就不管了,就往车跟前走,这个男的还起来一直跟着我,我走到H酒店门口,他追住我就用拳头朝我左耳部打了一拳,我用手挡开他,他还是打我,他自己摔倒后起来还接着打我,我老婆看见想拉开我们,这个人朝我老婆鼻子处打了一拳,把我老婆鼻子打肿了。我让这个人走他不走,中间,好几次打电话叫人。这时我的朋友焦某、赵某1、缑某、尹某从新钱柜KTV出来路过,看见我被打了,就想打这个人,我一直拦着不让他们动手,醉酒男子还指着我朋友骂,焦某说了句你怎么这么嚣张,他就朝焦某脸部打了两拳,那个喝醉的人还打电话,过了一会,我看见一个穿黑色衣服戴眼镜的人过来了,手里拿着甩棍,嘴里还问谁打来,拿着甩棍就朝赵某1、缑某、尹某乱打,赵某1、缑某、尹某都被甩棍打伤了。

3、被害人孙某陈述:2017年7月22日晚上11点多,我和我老公王某1、儿子从XX饭店出来,锁门准备回家,我去东面台阶上开车,看见躺了一个喝醉酒的人,我问这人没事吧,用不用朋友来接他,这人不让我碰他电话,然后我老公过去劝他起来,这个人就开始骂人了,说我们多管闲事。我开车走到便道上时,看到这个男的边跑边骂我老公,过去后我老公先让儿子上了车,我往西开了一会,停了车,返回去看见那个醉酒的人一直揪着我老公和我老公互相打,我老公耳朵已经被打的流血了,我过去想拉开他们,那人一拳就打在了我鼻子上,后来双方不打了,但是这个人一直跟着我们,还给别人打电话叫人。这时,我老公四五个朋友正好从长平街东面过来,看到我老公受伤了,这个喝醉酒的人一直拍我老公的头挑衅,一个朋友说离这个人远点吧。后来我回车上看孩子去了,在车跟前我看见两个骑摩托车的人来了,其中一个穿黑衣服、高个子的人手里拿了一根棍,朝我老公的几个朋友跑过去拿着棍到处打人,没多长时间三人骑着摩托跑了。

4、被害人尹某陈述:2017年7月22日23时许,我和朋友缑某、焦某、赵某1、李XX从新钱柜KTV出来,走到TH酒店门口时,碰见朋友王某1,我看见他脖子处流着血,一旁有个外地口音的男子在打电话,这个男的喝上酒了,后来王某1说那男子在其经营的XX门口躺着不走,身上的伤也是那男子打的。我们在等公安机关人员过程中,打电话那男子一直骂我们,还用手摸王某1头部挑衅,后来焦某说了句”真是个无赖”,那人就走到焦某跟前扇了焦某两巴掌,两人就互相拉扯在一起,我准备过去劝架时,感觉到头部和背部被各敲了一棍,当时懵了,看见朋友都跑开了,我也跑开了。我看见打电话那男子和一个穿黑色上衣的男子在一起站着,手里还拿一根棍子,叫嚷着:”谁敢过来,我敲死他”。

5、被害人赵某1陈述:2017年7月22日23时许,我和朋友缑某、焦某、李XX等人从新钱柜KTV出来,走到TH酒店门口时,看见缑某的朋友王某1耳朵流着血,一个陌生男子说是他打的,并报警了,在等派出所工作人员时,听见朋友叫喊,过去后没等说什么,穿黑色上衣的男子拿着棍子敲了我身上、头部几棍,我当时就感觉头部流血了,后这个男的又去打尹某他们,我用手捂着头部,就往九龙大酒店跑,朋友们也跟着跑过来了。

6、被害人焦某陈述:2017年7月22日晚上11点多,我和朋友缑某、赵某1、尹某、李XX等人从新钱柜KTV出来,走到TH酒店门口碰见王某1和孙某在路边,王某1耳朵上流血了,跟前外地口音男的说是他打的,他已经报警了。然后外地口音男的就在旁边一直骂,还用手摸王某1的头挑衅,我和朋友说和这个男的保持距离,并把他们拉开,正说的时候,这个男的就照我脸捣了两拳,随后就有个男的从我后面过来,拿着铁棍打开赵某1了,后又打我和缑某、尹某,当时我们赶紧跑开了,拿铁棍的那个男的还一直追着我们打,后来我们跑进了九龙大酒店。

7、证人缑某证实:2017年7月23日凌晨,我和朋友尹某、焦某、赵某1、李XX从新钱柜KTV出来,走到TH酒店门口碰见XX的老板王某1,看见他左耳后面在流血,后面有一个男子在打电话,王某1说他报警了,你们别乱。在等警察的时候,焦某和这名男子理论,这名男子上前朝焦某脸上打了两巴掌,两人就扭打起来,我和尹某、赵某1就上前劝架,这时突然从西边走来一名手拿甩棍的男子,过来就对我们四个人抽打,我的右手被敲了一棍,然后我们就跑进了九龙大酒店院子里,赵某1头上、脖子上流的都是血。

8、证人赵某2证实:2017年7月22日晚上11点30分左右,在我门市部西边的新华保险的台阶上躺了一个喝醉酒的男的XX店的老板王某1的老婆就走过去叫这个躺着的男人,叫了一会后又把我和王某1叫过去帮忙。王某1问这个人手机号,想联系他家人把他送回家,这人没说完手机号,后来就骂开了,王某1和他吵了起来,我告诉王某1赶快走,王某1带他儿子向西走了20米左右让他儿子上了车,自己往回走了几步,两个人在九龙大酒店停车场入口附近碰上之后就打起来了,因为这个男的喝上酒了,我也不敢上去拉架,关了我的烟酒店就走了。

9、证人王某2证实:我是XX的厨师。2017年7月22日晚上12点左右,我和老板王某1、老板娘孙某从饭店出来,看见路上躺着一个醉酒男子,老板和老板娘就走过去问这个人是什么情况,在说话的过程中,这名醉酒男子就和饭店老板和老板娘发生了争吵,之后老板和老板娘走开了,这名男子就起来跑了过去,用拳头打了老板的耳朵,老板耳朵就出血了,老板被打后就一直和那名男子拉车,我上去拉架,那名男子就骂我,还用拳头捣了我肩膀、头部几拳,老板娘拉架,那名醉酒男子还朝老板娘的脸部捣了一拳,然后老板就让我先回了。

10、证人侯某证实:2017年7月22日晚上12点左右,我骑着电动车从七佛山下来准备回家,路过九龙大酒店的时候,看见一个外地男的一直骂一个本地男的,骂的很难听,本地男的在路沿石上坐着左耳朵还流着血不吭气,我告诉本地男的该报警就报警,正说话的时候,本地男的过来三四个朋友,本地男的和他们说了被打的情况,安顿他们不要动手,外地男的还打电话叫了人来,边骂边往本地男的这边凑,本地男的和他的朋友把他推开,外地男的骂了一会就开始打本地人的几个朋友,打的过程中,从东边跑过来个穿黑短袖的男的手里拿着棍子把本地人和他朋友打散了,本地人和他朋友都跑到了九龙大酒店里面。

11、证人李某证实:2017年7月22日晚上11点多,我和朋友缑某、赵某1、尹某、焦某从新钱柜KTV出来,路过”本塘我家酸菜鱼”门口,我们看见缑某朋友耳朵受伤了,一名醉酒的外地男子在旁边站着,正在打电话,我当时和赵某1在TH酒店门口的台阶上坐着,看见这名醉酒的外地男子突然拿手捣了焦某的头部几拳,然后旁边的人开始拉醉酒的男子,拉架过程中,突然有个戴眼镜的男子朝焦某他们冲了过去,手里拿了一根棍子,用棍子打开了缑某、尹某、焦某,赵某1过去拦这个拿棍的男子,结果也被打了几棍,被打之后我的这几个朋友跑进了九龙大酒店的院子。

12、证人陈某证实:我陌陌名叫”皇后”。2017年7月22日晚上11点多,我和”流氓”、”豆豆”还有4个朋友在高平市交通宾馆那里的小吃街吃饭,我让”豆豆”打电话叫杨高文过来吃饭,打通电话后,我听见杨高文说在九龙大酒店门口被几个人围着打,我和”豆豆”说带我过去看看,”豆豆”没让我去,带着”流氓”骑着摩托去找杨高文了。2017年7月23日凌晨0点多,”豆豆”、”流氓”、杨高文三人回到了我们吃饭的地方,杨高文还说”流氓”过去没有帮他打人,不是他兄弟这类埋怨的话。

13、证人张某证实:我陌陌名叫”流氓”。2017年7月22日晚上快12点的时候,我和”皇后”、”豆豆”还有几个朋友在高平市交通宾馆那里的小吃街吃饭,”皇后”让”豆豆”打电话叫”空城”(杨高文)过来吃饭,后”豆豆”就说”空城”在九龙那的”本塘我家酸菜鱼”饭店门口被人打了,我和”豆豆”就骑摩托车去了,到了以后,”豆豆”从腰上掏出甩棍冲了过去,过了2、3分钟,”豆豆”和”空城”就从九龙大酒店门口出来了。后来,我们骑摩托车回到了小吃街吃饭,吃饭过程中,”空城”还一直埋怨我没有过去帮他打架。

14、辨认笔录

①经杨高文辨认,一组照片中的6号(赵军)就是陌陌名为”豆豆”的男子。

②经王某1辨认,一组照片中的3号(杨高文)就是对其和其妻子进行殴打的醉酒男子。

③经孙某辨认,一组照片中的6号(杨高文)就是对其和其丈夫王某1进行殴打的醉酒男子。

④经侯某辨认,第一组照片中的9号(杨高文)就是在九龙大酒店门口骂人的外地男子;第二组照片中的4号(王某1)就是耳朵受伤的本地男子。

15、扣押物品清单及照片证实:被告人赵军的作案工具为黑色金属制品,长25厘米的甩棍,被高平市公安局扣押。能够与当庭出示的物证相印证。

16、张某”陌陌”聊天信息记录。

17、高平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高)公(物)鉴(法临)字【2017】206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王某1左耳上端耳根部皮肤裂伤为轻微伤;

高平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高)公(物)鉴(法临)字【2017】207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孙某左眼下睑及鼻根部皮肤损伤为轻微伤;

高平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高)公(物)鉴(法临)字【2017】208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尹某左顶部头皮血肿为轻微伤;

高平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高)公(物)鉴(法临)字【2017】209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赵某1后枕部头皮裂伤及右肩部软组织损伤为轻微伤;

高平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高)公(物)鉴(法临)字【2017】210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焦某右侧面部皮肤损伤为轻微伤;

18、归案情况说明及抓获证明证实:被告人杨高文经传唤到案,被告人赵军在沁水火车站被抓获到案。

19、被告人杨高文、赵军的常住人口基本信息。

20、被告人杨高文供述:2017年7月22日晚上8点半左右,我和同事在长平街XX饭店吃饭,吃饭期间有点喝多了,10点多同事们都走了,我一个人蹲在XX门口东边的便道上打电话,打了快1个小时,XX饭店的老板和老板娘出来问我话,当时喝多了,只记得我和他们发生了口角,然后我打了饭店的老板和老板娘,之后老板的四五个朋友路过,对方两个人准备打我,我起来后看谁离我近我就打谁,打了一会对方的其他人劝开我们了。后我接到一名绰号叫”皇后”的女子的电话,我告诉她我在XX饭店门口被人打了,叫她快过来看看,撑撑场面,不知过了多久,”豆豆”和”流氓”来了,”流氓”在旁边站着,”豆豆”手里拿着东西冲过去打对方的那五个人,我看见把人都打散了,之后我们就骑摩托车离开了。

21、被告人赵军供述:2017年7月23日凌晨0点多,我和陈某、张某还有几个朋友在小吃街吃饭,陈某让我打电话叫杨高文过来一起吃饭,杨高文接到电话说他在九龙大酒店门口被人打了,陈某央求我过去看看,我就骑着摩托带着张某到了九龙大酒店那里,我看见杨高文被六七个陌生男子按在地上,一个体型较胖的男子扇了杨高文身上一下,我以为杨高文被打了,就拿着甩棍冲过去朝那个胖子身上打了几棍,对方的人就散开了,然后那个胖子过来抢我棍,对方的人都朝我围过来,之后我就用棍乱甩开了,谁离我近我打谁,之后对方的人退到九龙的院子里了,我骑着摩托带着杨高文、张某离开了。

二被告人的辩护人提交并出示的协议书、谅解书及收据证实:2017年10月19日,被告人杨高文、赵军与被害人王某1、孙某、焦某、尹某、赵某1达成赔偿协议,一次性赔偿五人经济损失20000元,五人对二被告人的行为表示谅解。

据此,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杨高文酒后在公共场所随意殴打王某1、孙某、焦某,后又纠集被告人赵军在公共场所随意殴打赵某1、尹某,致五人轻微伤,破坏社会秩序,情节恶劣;被告人赵军听说杨高文”被打”,驾驶摩托车到达现场,用随身携带的铁制甩棍随意殴打他人,致赵某1、尹某二人轻微伤,破坏社会秩序,情节恶劣,二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寻衅滋事罪,依法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杨高文、赵军犯寻衅滋事罪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杨高文随意殴打他人,致三人轻微伤,后又电话联系赵军到场,赵军持械随意殴打他人,致二人轻微伤,杨高文应对其和赵军随意殴打的五人轻微伤的后果承担责任;被告人赵军中途参与寻衅滋事,持铁制甩棍殴打尹某、赵某1,致二人轻微伤,应对其参与后实施的寻衅滋事行为承担刑事责任。被告人杨高文、赵军案发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审理中主动赔偿了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并取得了谅解,量刑时可酌情对二被告人从轻处罚。辩护人赵雁平、李志亮所提,二被告人当庭自愿认罪、悔罪,平时一贯表现好,主动赔偿被害人损失并取得谅解,请求从轻处罚的意见成立,予以采纳。但杨高文的辩护人赵雁平及赵军的辩护人李志亮所提二被告人不属共同犯罪的意见与庭审查明的事实不符,与法律规定相悖,该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杨高文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7月24日起至2018年4月23日止。)二、被告人赵军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7月26日起至2018年2月25日止。)三、对扣押在案的作案工具铁制甩棍予以没收。

上诉人赵军上诉意见:其是在尹某、赵某1对杨高文实施殴打的情况下才殴打他人,将杨高文救出后并未进行不当行为,并阻止了杨高文继续追赶的行为,李某和焦某的证言严重不符合事实。

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同一审一致,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已在一审开庭审理时经当庭举证、质证、认证,本院审查属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原审被告人杨高文酒后无事生非,在公共场所随意殴打他人,后又纠集上诉人赵军持凶器殴打他人,致五人轻微伤,破坏社会秩序,情节恶劣;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赵军听说杨高文”被打”,驾驶摩托车到达现场,用随身携带的铁制甩棍随意殴打他人,致二人轻微伤,破坏社会秩序,情节恶劣。二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寻衅滋事罪,依法应予惩处。原审判决认定被告人杨高文、赵军犯寻衅滋事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关于上诉人赵军所提”其是在尹某、赵某1对杨高文实施殴打的情况下才殴打他人,将杨高文救出后并未进行不当行为,并阻止了杨高文继续追赶的行为,李某和焦某的证言严重不符合事实”的上诉意见,经查,被告人杨高文的供述,被害人王某1、孙某、尹某、赵某1的陈述,以及证人缑某、赵某2、王某2、侯某、陈某、张某的证人证言均能证实赵军随意殴打他人的事实,上诉人该上诉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杨小斌

审判员秦树杰

审判员王婵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四日

法官助理李鑫鑫

书记员豆露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