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桂林分行与吴春京信用卡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7-27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桂林市象山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象民初字第824号
原告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桂林分行,住广西桂林市南环路8号。
法定代表人黄梅,该行行长。
诉讼代理人潘耀华,广东昆吾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代理人谭德福,广东昆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吴春京。
原告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桂林分行(以下简称交行桂林分行)与被告吴春京信用卡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4月2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周浩担任审判长,人民陪审员宋铁玲、陈晓玫参加的合议庭,于2015年6月1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代书记员阳燕担任记录。原告交行桂林分行的诉讼代理人潘耀华,被告吴春京均出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交行桂林分行诉称,2012年5月9日,被告通过PDA(PersonalDigitalAssistant,又称为掌上电脑)向原告提供其个人信息资料用于申领交通银行标准卡一张(卡号:62×××83),授信额度为23000元。原告根据被告的申请,向被告出示其申请的信用卡的相应信息银行留存联及《交通银行太平洋个人贷记卡领用合约》,被告明确已了解清楚该信用卡产品的相关信息,同意遵守该领用合约的约束,并予以签字确认。按照合约约定,被告依约向原告贷款后,应在月结单账单日起的第25天前向原告清偿欠款及各项收费。
2012年5月29日开始,被告向原告连续借贷,但未能按照合约的约定履行还款义务。截止到2015年3月2日,被告共欠原告透支本金23212.21元,滞纳金、手续费等信用卡费用共60元,利息3743.04元。原告于2014年8月11日冻结了本案所涉的信用卡,停止了该卡的支付及取现功能,同时为减轻被告的负担,从当日起停止计算该卡的滞纳金。原告通过多种方式向被告催要欠款,但被告至今未还款,原告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向原告支付透支本金23212.21元,信用卡费用60元,利息3743.04元(利息暂计至2015年3月2日,之后的利息继续计付至被告还清透支本金之日止);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交行桂林分行对其陈述事实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有:
1、信用卡申请表、《交通银行太平洋个人贷记卡领用合约》原件,拟证实双方存在借贷合同关系;
2、交易记录,拟证实被告透支信用卡及欠款的事实。
被告吴春京辩称,原告的起诉不符合事实。2014年5月10日中午,被告在家中接到一位号码为9501320796849女性的电话,其自称是交通银行信用卡部的客服工作人员,她准确报出被告的信用卡号码、身份证号码以及信用卡的最近10次刷卡消费的金额、时间、场所,称被告用卡的记录良好,可以把原来18000的额度提至23000元,问是否办理。被告当时相信了她的身份,答应办理。在之后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她共四次拨入被告的手机,问被告要了信用卡背后的三位数、卡的使用期限时间,并称要验证被告的身份会发几次有验证码的短信过来,让被告再报给她进行验证来完成提升额度的操作,被告当时都按她的要求照做了。10分钟后,被告到附近的一台交行柜员机查了一下卡,发现余额少了20000元。被告马上拨打95559人工服务台,并立即赶到桂青路的交行营业厅,查询后发现刚刚发生了4次每笔5000元的转帐操作。被告立即向交行明确表明这四笔交易非被告操作,并要求交行马上取消这四笔交易并追缴被骗子盗刷的款项,交行工作人员说先冻结和挂失这张信用,会有专门部门的人员调查处理事情经过,三天后再告知调查处理结果。被告以为交行能追缴回被盗刷的款项。从银行出来后被告马上到将军桥派出所报了案。三天后交行工作人员告知,称已转帐的交易已经发生,是无法逆转的,要求被告承担被盗刷的款项。被告向原告表示不会承担这四笔转帐的款项,并要求原告尽义务去追缴被转帐的款项。但此后原告将被盗刷的20000元也列入信用卡帐单并多次催款。被告多次与警方联系想了解报案后的情况,警方也未有回复。
被告认为原告的安全管理存在严重漏洞,对客户的信息管理没有尽到应尽的安全义务,其主观上存在重大过错,泄露了客户信息,致使骗子能冒用交行信用卡部工作人员的身份进行诈骗,所以对被盗刷转帐的损失应由原告自已承担。被告自始自终并未向骗子及其他人泄露信用卡交易密码,在办理信用卡时与原告签订的合同里双方均明确认可交易密码是发生交易的唯一密码。而骗子居然在没有交易密码的情况下盗刷,说明银行的安全系统有漏洞,银行存在重大过错。原告的工作人员处置不及时,在盗刷发生后的20分钟左右,被告就与交行工作人员取得联系,告知了所发生的事情,明确要求取消交易并追缴转帐的款项,这20000元非提现的转账,在发生转帐之后的48小时内,原告是有责任和能力追缴款项的,但原告以交易无法逆转或无权限、请示上级为由,迟迟不采取得力措施,致使钱被转走。被告银行卡一直在身上,也从未借给他人或授权他人使用,这20000元即没有被告的签字认可,也没有双方认可的交易密码,原告也没有任何形式的短信提示,原告无任何证据显示这20000元是被告消费使用的。综上,被告认为原告在此次盗刷事件中,存在重大过错,所有的损失应由原告自已承担。
被告为其辩解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有:
1、桂林市公安局象山分局将军桥派出所受案回执,拟证明被告已于2014年5月13日就银行卡被盗刷向公安机关报案;
2、通话记录,拟证明被告就银行卡被盗刷与银行多次沟通;
3、交易记录,拟证明被告银行卡被盗刷的事实。
经过开庭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上述当事人均无异议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
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2的证明内容有异议,认为2014年5月10日发生的20000支出是被别人盗刷,不是被告的欠款;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2、3的关联性不予认可,认为是被告自身漏露信息给诈骗集团才导致信用卡被盗刷,产生的损失应由被告自行承担,其在信用卡被盗刷后采取的措施不足以说明其无过错。
本院结合双方举证和质证,认证如下:对双方确认的证据予以采信;对双方提出异议的证据,将结合全案证据及其与双方诉辩事由存在的关联性,作为本案定案的参考依据。
综合全案证据,本院确认以下法律事实:
2012年5月9日,被告通过PDA(PersonalDigitalAssistant,又称为掌上电脑)向原告提供其个人信息资料用于申领交通银行标准卡一张(卡号:62×××83),授信额度为18000元。被告在粘贴于信用卡申请合约表上的个人信息银行留存联的骑缝处签名,并在申请合约表中以书面形式确认已阅读全部申请材料,充分了解并清楚、知晓该信用卡产品相关信息,愿意遵守领用合约的各项规则,同时在该领用合约的借记卡申请人栏签字确认。该申请表为正反两面,背面印有《交通银行太平洋个人贷记卡领用合约》,合约中申请人为乙方,交通银行为甲方,双方在该合约中约定:乙方的应付款项包括乙方在甲方核定的信用额度内及超信用额度使用太平洋卡的本金、利息和各项费用等;甲方对乙方应付款项自甲方记账日起按日计收透支利息,透支利率为日利率万分之五,并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对此项利率的调整而调整;如果乙方对交易有疑问,有权要求甲方协助查询,在查询过程中乙方如委托甲方索取有关交易单据证明的,还须支付相应的手续费。乙方如在甲方向乙方发出月结单之日起60天内,未对月结单所列交易提出异议,则视同乙方认可全部交易;乙方到期还款日为月结单账单日起的第25天,如乙方在到期还款日前未能全额偿还应付款项,乙方有权选择甲方规定的最低还款额进行还款。乙方累计两次(含)以上在到期还款日前未能足额偿还最低款额的,甲方有权停止乙方太平洋卡的使用;乙方如未在到期还款日前全额偿还应付款项的,包括但不限于按最低还款额还款的,甲方将对乙方所有应付款项按收费表规定的利率计收从甲方记账日起至还款日止的透支利息,并按月计收复利;乙方未能在到期还款日前偿还最低还款额的,甲方有权对最低还款额未还部分按收费表的规定收取滞纳金(收费表规定滞纳金按最低还款额未还部分的5%收取,最低人民币10元或1美元)。
申请合约表正面左上角“重要提示”栏第三条规定:为加强用卡安全,推荐选取用密码来确认交易;无论是否选取用密码,在非银联商户的消费、在贴有含“仅受理信用卡“或”仅支持签名“字样标识的银联境外商户的消费(暂不支付准贷记卡),或者邮购、商旅订购、电话或网络订购等非面对面交易,仍可能仅凭签名或者卡号、有效期、校验码、压花名或其他个人信息即可完成交易;请严格保管信用卡卡面信息和持卡人个人信息。
被告提交该申请表后,原告根据被告申请向被告发放了信用卡,信用卡卡号为:62×××83。被告在取得该信用卡后,于2012年5月29日开始使用该卡进行交易,截止2014年5月10日之前,被告透支本息款共计为3268.27元。
2014年5月10日,被告在家中接到号码为9501320796849的诈骗电话,电话中一名女性自称是交通银行信用卡部客服工作人员,取得被告的信任后向被告索要了信用卡背面三位数的校验码、信用卡的有效期限,被告还按其要求将银行发来的几次短信验证码逐一告知了该诈骗人员。诈骗人员使用原告泄露的信用卡信息和短信验证码通过四笔网上消费盗刷了被告信用卡金额20000元。原告随后意识到被骗,立即到交行营业厅挂失了该信用卡,并数次拨打交通银行客服热线反映其被诈骗的事实。
2014年5月13日,被告就信用卡被盗用20000元向桂林市公安局象山分局将军桥派出所报案,公安机关已立案受理,目前案件暂未侦破。原告认为被告应当按照该合约的约定偿还原告透支款本金,支付利息和信用卡费用,故诉至法院提出上述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银行卡申请表、领用合约是发卡银行向银行卡持卡人提供的明确双方权责的契约性文件,上述内容没有违反国家法律和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亦不损害国家、集体和第三人的利益。被告在申请办理信用卡时签署“被告已阅读全部申请材料,充分了解并清楚知晓该信用卡产品的相关信息,愿意遵守领用合同的各项规则”,表明被告已参阅并同意信用卡领用合约的各项条款,原、被告双方均应按照信用卡领用合约的条款享有权利、履行义务。原告已在领用合约重要提示中通过书面的形式提醒被告信用卡在非面对面交易中“仍可能仅凭签名或者卡号、有效期、校验码、压花名或其他个人信息即可完成交易”,并在重要提示中用加粗黑体字提示“请严格保管信用卡卡面信息和持卡人个人信息”。原告已通过书面方式提醒被告切勿向他人泄露校验码、有效期等信息,对本案类似的电信诈骗行为采取了一定的风险控制措施。但被告由于个人主观疏忽,未尽到合理的自我防范义务,轻信非银行客服电话、泄露信用卡卡面信息、泄露短信验证码,造成信用卡被盗刷20000元。故本院认为,本案的损失应由被告自行承担。被告辩称原告安全管理存在严重漏洞,泄露客户信息,但并未提供相应证据,本院对其辩解不予采信。按领用合约规定,挂失手续生效前发生的所有交易损失由被告承担,故原告要求被告归还透支款本金23212.21元,信用卡费用60元,并按照合约约定支付利息3743.04元(利息暂计至2015年3月2日,之后的利息继续计付至被告还清透支本金之日止)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本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银行卡业务管理办法》第三十九条、第五十一条、第五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吴春京偿还原告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桂林分行信用卡透支款本金23212.21元、信用卡费用60元及利息3743.04元(利息暂计至2015年3月3日,此后的利息按《交通银行太平洋个人贷记卡领用合约》的规定继续计算至被告清偿完毕透支款本金之日止)。
本案案件受理费475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承担。
上述应付款项,义务人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逾期则应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权利人可于本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最后一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或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同时预交上诉费475元(收款单位: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帐号:20×××16,开户行:农行桂林七星支行高新支行),上诉于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上诉状后七天内未预交上诉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本判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审 判 长  周 浩
人民陪审员  宋铁玲
人民陪审员  陈晓玫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阳 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