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吉县支公司、安吉通成竹制品有限公司、刘金龙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5-17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浙江省安吉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浙0523民初289号
原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吉县支公司,住所地安吉县昌硕街道天荒坪北路1、3、5、7、9、11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305235505106896。
负责人:章洪亮。
委托代理人:汪建海,浙江策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安吉通成竹制品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吉县孝丰镇狮古桥村,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305230528065752。
法定代表人:徐敏芳。
委托代理人:戴先顺,浙江振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黄梦瑶,浙江振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金龙,男,1986年12月9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
原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吉县支公司(以下简称“安吉人寿保险公司”)与被告安吉通成竹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成公司”)、刘金龙保险人代为求偿权纠纷一案,于2016年12月29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2017年1月4日立案受理,并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7年2月15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安吉人寿公司负责人章洪亮的委托代理人汪建海,被告通成公司法定代表人徐敏芳的委托代理人戴先顺、黄梦瑶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刘金龙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5年1月,被告通成公司与刘金龙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通成公司将其位于安吉县孝丰镇狮古桥村2幢厂房的一部分,出租给刘金龙开办木屑加工厂使用,租期从2015年1月10日至2017年1月9日。浙江能之火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能之火公司”)于2016年1月向原告投保财产保险基本险。2016年8月18日0时35分许,刘金龙租用的厂房发生火灾,造成能之火公司原料仓库及部分原料烧毁、刘金龙木屑加工厂房及部分设备及原材料烧毁、安吉昊泽食品贸易有限公司部分厂房设备及立冷冻食品烧毁。该火灾经安吉县消防大队认定:起火点为能之火公司原材料仓库南侧刘金龙投资的木屑加工厂北侧;火灾原因为可以排除雷击、放火、遗留火种引起火灾的可能,不排除电气线路故障引发火灾。事故损失经能之火公司与原告共同委托的上海恒亮保险公估股份有限公司进行公估。原告于2016年12月16日先行支付能之火公司保险赔偿款100万元。原告认为被告刘金龙因管理不善引发火灾,存在侵权事实,对能之火公司的财产损失应当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被告通成公司是出租厂房的所有人,明知出租厂房没有经过消防验收、消防设施不齐全的情况下出租给刘金龙从事危险程度较高的木屑加工,且对厂房的电气线路未能履行危险排查义务,是典型的不作为侵权人,应当对事故承担赔偿责任。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条的规定提出诉请如下:一、判令二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的保险预付赔偿款损失100万元,并按照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支付从2016年12月17日起至实际赔偿款全部付清之日止的利息损失;二、本案诉讼费由二被告承担。
被告通成公司辨称:对原告诉称能之火公司要求通成公司、刘金龙赔偿的事实不符,能之火公司未要求过通成公司进行赔偿。原告要求被告通成公司、刘金龙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不符合法律规定,被告通成公司对此次火灾的发生不存在过错。原告诉称起火地点是刘金龙加工厂,起火原因不排除厂里电器泄露故障而引发,而刘金龙加工厂电器是由刘金龙自行安装,通成公司出租时只提供水电的接口,起火原因与通成公司没有因果关系。通成公司与火灾损失结果没有关联性,不存在侵权。通成公司只是将厂房出租给刘金龙,该出租的行为与火灾的发生没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故不构成原告所陈述的侵权行为。综上,请求驳回原告对被告通成公司的诉讼请求。
被告刘金龙未作答辩。
原告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院举证如下:
证据一,财产保险基本险保险单一份。
证据二,安公消火认字[2016]第0014号火灾事故认定书一份。
证据三,厂房租赁合同一份。
证据四,火灾现场勘验笔录一份。
证据五,安吉县公安局消防大队对刘金龙询问笔录一份。
证据六,上海恒量保险公估有限公司的公估报告一份,用以证明能之火公司火灾损失2714417元,残值122465元,免赔率30%,应支付的保险赔偿款为1622019元。
证据七,原告付款凭证一份,用以证明原告向能之火预付保险理赔款100万元。
被告通成公司质证对证据一至五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证据六、七的三性不予认定。
被告通成公司向本院举证如下:
证据一,火灾报告表一份,用以证明被告通成公司出租给被告刘金龙的厂房基本消防设施齐全。
证据二,厂房租赁合同二份,用以证明被告通成公司租赁给被告刘金龙及能之火公司的合同第5.3条均约定被告通成公司只提供电线接头到厂房。
原告质证对证据一的三性有异议,认为消防部门没有该证据,即使有,也无法证明消防设施已经达标,而消防设施的不合格与本案的火灾发生及扩大有关联;对证据二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该合同明确被告通成公司对消防安全具有协作及监督义务,即不排除通成公司的消防安全管理责任。
被告刘金龙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放弃举证质证权利。
本院认证认为,原告举证的证据一至五,到庭被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且符合有效证据的形式要件,本院予以认定;证据六的公估报告为保险合同纠纷应认证的证据,本案为保险代位求偿纠纷,对该证据不予认定,但可以认定火灾损失的客观存在;证据七盖有天津集中代收代付中心的业务专用章印戳,其真实性可以认定。被告通成公司举证的证据一,经本院到安吉县公安局消防大队取证,调取的火灾报告表与该举证一致,本院予以认定;证据二,经原告质证对其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
本院依据上述认证,认定本案事实如下:
2015年1月10日,被告通成公司与刘金龙签订厂房租赁合同一份,将其位于安吉县狮古桥工业园区约1150平方米厂房出租给刘金龙,租期自2015年1月10日起至2017年1月9日止;2015年11月30日,被告通成公司与能之火公司签订厂房租赁合同一份,将其位于安吉县狮古桥工业园区约6150平方米厂房出租给能之火公司,租期自2015年12月5日起至2021年12月4日止,二份合同第五项第2条均约定:租赁期间,被告通成公司有权督促并协助承租方做好消防、安全工作;第3条均约定:被告通成公司提供水、电接头到厂房内供承租方使用。
2016年1月29日,能之火公司向原告投保财产保险基本险,对其机器设备、原材料、半成品、成品进行了投保,保险标的总额为15000250元,保险期限自2016年1月30日零时起至2017年1月29日二十四时止。2016年8月18日0时35分许,被告刘金龙租用的厂房发生火灾,造成能之火公司原料仓库及部分原料烧毁、刘金龙木屑加工厂房及部分设备及原材料烧毁、安吉昊泽食品贸易有限公司部分厂房设备及立冷冻食品烧毁。该火灾经安吉县公安局消防大队作出安公消火认字[2016]第0014号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起火点为能之火公司原材料仓库南侧刘金龙投资的木屑加工厂北侧;火灾原因为可以排除雷击、放火、遗留火种引起火灾的可能,不排除电气线路故障引发火灾。安吉县公安局消防大队作出的火灾报告表显示:“室内消火栓系统-是否安装-局部安装”、“室内消火栓系统-是否启动-已启动-有效”、“疏散通道:设置、管理等符合规定”、“紧急出口:设置、管理符合规定”、“应急疏散照明:设置、管理符合规定”。事故发生后,就能之火公司所造成的损失,保险合同双方共同委托上海恒亮保险公估股份有限公司进行公估,该公估报告显示原告应赔偿能之火公司的保险金为1622019元。原告于2016年12月16日先行支付能之火公司保险赔偿款100万元。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以下简称“《保险法》”)第六十条第一款规定“因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的,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之日起,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本案原告向案外人能之火公司出具《财产保险基本险保险单》及在保险范围内先行赔付,原告即取得向侵权的第三者代位请求赔偿的权利。
本案中,谁为侵权的第三者?经安公消火认字[2016]第0014号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起火地点在被告刘金龙租赁的厂房北侧,起火原因为不排除电气线路故障引发火灾。即“电气线路故障”的责任问题是本案的争议焦点之一。原告与被告通成公司均举证了厂房租赁合同,该合同约定被告通成公司提供水、电接头到厂房内供承租方即刘金龙使用,在刘金龙租赁的厂房北侧发生电气线路故障,为刘金龙在厂房内自行安装的电气线路发生故障,责任在被告刘金龙。
原告同时认为被告通成公司存在对消防设施不作为的债权责任,即被告通成公司的厂房是否存在消防设施不合格而导致火灾损失的扩大是本案的争议焦点之二。庭审中,被告通成公司未能举证其出租的厂房已取得消防安全合格证书,然,是否申请办理消防安全合格证属行政管理范畴,与民事责任的承担不存在必然联系,安吉县公安局消防大队出具的火灾报告表中未见刘金龙承租厂房存在消防设施不符合规定的认定,即被告通成公司出租厂房不存在火灾损失发生及扩大的消防因素,原告以被告通成公司的出租厂房未取得消防安全合格证书而要求其承担消防设施不作为的侵权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综上,本院对原告代位要求被告刘金龙赔偿火灾损失先行给付部分及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的诉请予以支持;其余诉请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刘金龙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付原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吉县支公司保险理赔损失100万元脏及利息(自2016年12月17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六个月贷款利率计算至款清之日止)。
二、驳回原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吉县支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6900元(已减半预交),财产保全费5000元,合计诉讼费11900元,其中,受理费由被告刘金龙负担;财产保全费由原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吉县支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马琴芳

二〇一七年四月十四日
书记员  费丹枫
·?PAGE?8?·
·?PAGE?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