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唐晚珍与泰康人寿保险有限责任公司湖北咸宁中心支公司保险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2-04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鄂1202民初2038号
原告唐晚珍,女,1962年7月27日出生,汉族,住咸宁市咸安区。
委托代理人李莹、林安迪,湖北开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泰康人寿保险有限责任公司湖北咸宁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
负责人陈建敏,保险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勇,北京市京师(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廉伟,保险公司员工。
原告唐晚珍与被告保险公司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唐晚珍委托代理人林安迪,被告保险公司委托代理人李勇、廉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唐晚珍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被保险人李有葆的身故保险金50000元;2、本案全部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告于2012年8月2日为被保险人李有葆在被告处投保了泰康如意通意外保障计划(保单号25822340)。该保险合同约定:如被保险人身故。则赔付保险金50000元。并约定该保险期间为一年,一年期届满后,如投保人愿意继续投保,且经被告同意续保的,在保险期满后60天内被告收到投保人缴纳的保险费,则本保险合同继续有效。原告每次一年期届满后都按期缴纳保费续保,最后一次缴纳保费的时间为2017年9月1日。2018年1月3日19时26分许,被保险人李有葆在贺胜路与旗鼓大道十字路口处发生交通事故,随后送咸宁市中心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咸宁市中心医院出具了死亡医学证明书。事故发生后,原告及时向被告报案,并作为法定受益人向被告提出申请,要求支付被保险人李有葆意外伤害身故保险金50000元。2018年2月12日被告向原告发出《理赔决定通知书》,以因被保险人属于酒后驾驶机动车所致,依据保险合同免责条款为理由,拒绝支付意外伤害身故保险金。原告认为,根据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被保险人李有葆酒后驾驶正三轮摩托车,与合同约定的免责条款相符,但被保险人李有葆在此次交通事故中负次要责任。由于本案是人身保险合同,采取的是格式合同,根据《合同法》规定,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责任的条款,按照对方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被告该免责条款的目的在于使被保险人在驾驶车辆时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尽量减少保险事故,降低理赔率。因此,被保险人在发生交通事故后,造成人身伤害,应当根据事故发生的原因以确定被保险人是否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确定是否理赔。被保险人李有葆对交通事故的发生负次要责任的情况下,被告一律免责,显然有失公平。综上所述,原告认为和被告签订了保险合同,根据合同的约定,被告应当履行支付保险金义务,但被告单方做出拒绝理赔的决定,其行为实属违约。为此,原告依据相关法律规定,特向贵院起诉,请求依法公正判决。
被告保险公司辩称,此次交通事故我公司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应由原告自行承担全部责任。根据《机动车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内垫付抢救费用,并有权向致害人追偿:(一)驾驶人未取到驾驶资格或者醉酒的;。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的,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九条,被保险机动车在本条(一)至(四)之一的情形下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受伤需要抢救的,对符合规定的抢救费用,保险人在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垫付。对于其他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垫付和赔偿。(一)驾驶人为取得驾驶资格的;(二)驾驶人醉酒的。对于原告所遭受的损失,原告应当向事故的相对方索赔。从上述条文足可以看出,驾驶人醉酒驾驶的,保险公司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保险合同中最主要的内容是保险责任和除外责任。保险责任是约定哪些情况是这份保险合同赔偿范围,而除外责任是前面所述的保险责任剔除一些保险公司觉得无法承保的部分。从另一个角度讲,对于保险公司来说,保险是一种损失的分摊方法,以多数单位和个人缴纳的保险费建立保险基金,使少数成员在遭到风险时,损失由全体被保险人分担,因此买保险公司承担的是一种有限责任。如驾驶员违法行为所造成的损失也由保险公司来承担,那么保险公司承担的责任就不仅仅是有限责任,同时也是在无限加大保险公司责任。综上,无论从现有的法律规定以及原告与被告之间签订的保险合同,还是从社会角度来看,醉酒驾驶均在保险公司免责范围内,因此,保险公司不应当在约定和法律规定之外承担保险责任。请求法院查清事实,依法裁判。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2年8月2日,原告唐晚珍向被告保险公司投保,购买了泰康如意宝意外伤害保险(保险单号码:25822340),投保人为唐晚珍,被保险人为李有葆。保险合同约定:保险费为73元,保险金额为50000元;本保险合同的保险期间为一年,一年期届满后,如投保人愿意继续投保,经本公司审核同意续保的,本公司为您提供60天的继保合同交费宽限期(即自保险合同终止次日起的60日),如本保险期满后60天内本公司收到投保人交纳的保险费,则本合同继续有效。《泰康如意宝意外伤害保险条款》第2.4条,保证责任,被保险人遭受意外伤害事故,并因该次意外伤害直接导致被保险人在该意外伤害事故发生之日起180日内身故,我们按保险金额向身故受益人给付意外身故保险金,本合同终止。第2.5条,责任免除,因下列情形之一导致被保险人身故、伤残或烧伤的,我们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1)投保人对被保险人的故意杀害、故意伤害;。(4)被保险人酒后驾驶,无合法有效驾驶证驾驶,或驾驶无有效行驶证的机动车;。原告唐晚珍及被保险人李有葆均在保险公司电子投保申请确认书上签名确认。每次保险期限届满后,原告唐晚珍均按期交纳保险费续保。2017年9月1日,原告唐晚珍再次向被告保险公司交纳保险费进行续保,2018年1月3日19时26分许,被保险人李有葆在贺胜路与旗鼓大道十字路口处发生交通事故,随后送咸宁市中心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咸宁市中心医院出具了死亡医学证明书。同年1月17日,经咸宁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二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当事人李有葆在夜间雨天醉酒驾驶机动车,行经无交通信号路口时,对路口来车观察不够且车辆超速行使。李有葆应承担此次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同年2月1日,原告唐晚珍向被告保险公司申请理赔。同年2月12日,被告保险公司向原告唐晚珍发出《理赔决定通知书》,以因被保险人属于酒后驾驶机动车所致,依据保险合同免责条款为理由,拒绝支付意外伤害身故保险金。为此,原告唐晚珍诉至法院,请求判如诉请。
本院认为,原、被告订立的保险合同,是当事人双方的真是意思表示,合同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合法、有效。本案中,双方当事人争议的是被保险人在醉酒情况下,驾驶机动车发生保险事故,保险公司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饮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或者患有妨碍安全驾驶机动车的疾病,或者过度疲劳影响安全驾驶的,不得驾驶机动车。”同时《泰康如意宝意外伤害保险条款》第2.5条,责任免除,被保险人酒后驾驶,无合法有效驾驶证驾驶,或驾驶无有效行驶证的机动车;。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及保险合同条款约定,醉酒驾驶属于违法行为,故被告保险公司不承担保险金赔偿责任。原告诉称,因本案是人身保险合同,采用的是格式合同,被告保险公司未尽到提示和告知义务,故免责条款不生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保险人将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情形作为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的免责事由,保险人对该条款作出提示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以保险人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为由,主张该条款不生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四条、第二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唐晚珍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25元,由原告唐晚珍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陈钢

二〇一八年七月二日
书记员  陈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