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行与东莞市奥朗化工商贸有限公司、魏仁富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3-1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东中法民二终字第168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东莞市奥朗化工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万江区简沙洲社区商业街*期**号铺。
法定代表人:魏仁富,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邱建辉,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何春强,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辅助人员。
上诉人(原审被告):魏仁富。
委托代理人:邱建辉,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何春强,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辅助人员。
上诉人(原审被告):魏仁发。
委托代理人:邱建辉,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何春强,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辅助人员。
上诉人(原审被告):魏桂梅。
委托代理人:邱建辉,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何春强,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辅助人员。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运。
委托代理人:邱建辉,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何春强,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辅助人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行。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南城区莞太路胜和路段兴业金融大厦首层*****号。
诉讼代表人:刘永革,该分行行长。
委托代理人:陈志坚,系该分行员工。
上诉人东莞市奥朗化工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奥朗公司)、魏仁富、魏仁发、魏桂梅、李运因与被上诉人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行(以下简称为兴业银行东莞分行)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2015)东一法松民二初字第14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兴业银行东莞分行向原审法院起诉称,2013年11月21日,兴业银行东莞分行与奥朗公司签订了壹份编号为兴银粤借字(东莞)第201311111024号《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约定兴业银行东莞分行向奥朗公司提供1000万元贷款,由魏仁富、魏仁发、魏桂梅、李运提供连带保证,并由魏仁富以其所有的位于东莞市万江区共联社区居民委员会华美新村3××号房产提供抵押担保,为此兴业银行东莞分行分别与魏仁富、魏仁发、魏桂梅、李运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与魏仁富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合同签订后,兴业银行东莞分行依约向奥朗公司发放了贷款,贷款发放后,现奥朗公司未能按时偿还借款本息,资信状况已经严重恶化,清偿能力明显减弱,因此兴业银行东莞分行依据《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约定要求奥朗公司偿还全部借款本息,截止2014年12月30日,尚欠本金9982659.7元,利息、罚息及复利共计46845.13元,已违反了合同约定,兴业银行东莞分行因此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奥朗公司偿还兴业银行东莞分行款项9982659.7元及至清偿之日止的利息、罚息及复利(暂计至2014年12月30日为46845.13元,之后按《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约定计算);2.魏仁富、魏仁发、魏桂梅、李运对奥朗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兴业银行东莞分行对魏仁富所有的位于东莞市万江区共联社区居民委员会华美新村3××号房产享有抵押权,就其拍卖、变卖的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4.本案诉讼费由奥朗公司、魏仁富、魏仁发、魏桂梅、李运承担。
奥朗公司、魏仁富、魏仁发、魏桂梅、李运经原审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也未向原审法院提交证据及答辩状。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11月13日,兴业银行东莞分行与魏仁富签订了壹份《最高额抵押合同》[合同编号为兴银粤抵字(东莞)第20131111024号],合同约定魏仁富以其名下的位于东莞市万江区共联社区居民委员会华美新村3××号房产(房产证号为03××17)为奥朗公司与兴业银行东莞分行在一定期限内连续发生的债务提供最高额本金限额为10000000元的最高额抵押担保,抵押担保的范围为抵押最高限额项下的所有债权余额(包括但不限于本金、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抵押权人实现债权的费用等),前述抵押物依法办理了抵押登记手续,他项权证号为粤房地他项权证莞字第0300271425。
2013年11月13日,兴业银行东莞分行与魏仁富、魏仁发、魏桂梅、李运签订了壹份《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编号为兴银粤授个保字(东莞)第201311111024号],约定魏仁富、魏仁发、魏桂梅、李运为奥朗公司与兴业银行东莞分行在一定期限内连续发生的债务提供最高额本金限额为15000000元的最高额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保证额度有效期自2013年11月23日起至2014年11月13日止,保证合同项下保证的债务发生日必须在保证额度有效期内,每笔债务但其日可以超过保证额度有效期的到期日,即不论奥朗公司单笔债务的到期日是否超过保证额度有效期的到期日,魏仁富、魏仁发、魏桂梅、李运都应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在最高额本金限额内,奥朗公司不论何种原因未按主合同约定履行到期应付的债务(包括但不限于兴业银行东莞分行因奥朗公司或魏仁富、魏仁发、魏桂梅、李运违约而要求提前收回的债务),魏仁富、魏仁发、魏桂梅、李运都应按照案涉保证合同履行连带保证责任;保证担保范围为保证额度有效期内发生的在保证最高本金限额项下的所有债权余额,包括本金、利息(含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债权人实现债权的费用等;合同项下每笔债务的保证期间均为两年,自每笔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计。
2013年11月21日,兴业银行东莞分行作为贷款人,奥朗公司作为借款人,双方签订了壹份《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合同编号为兴银粤借字(东莞)第201311111024号],合同约定,兴业银行东莞分行向奥朗公司提供流动资金贷款10000000元,贷款用于支付货款,借款期限为12个月,自2013年11月21日起至2014年11月20日止,一次性放款的,放款日以借款借据、借款凭证所记载的实际发放日为准,如实际发放日迟于欠款记载的借款发放日,则借款到期日相应顺延;借款利率执行浮动利率,年利率为同期同档次国家基准利率上浮30%,自借款实际发生之日起每满月的对应日为合同利率调整日,当月无对应日的以该月最后一天为对应日;合同借款约定每月的20日为结息日,奥朗公司应当在结息日次日向兴业银行东莞分行支付当期借款利息,在借款到期日结清其余本息;奥朗公司未按期还款且又未能就展期事宜与兴业银行东莞分行达成协议,即借款逾期,兴业银行东莞分行有权对逾期的借款计收罚息,罚息利率为借款利率上浮50%,对未按时支付的利息,兴业银行东莞分行有权按合同约定的借款逾期罚息利率计收复利;奥朗公司未按合同约定偿还贷款本息,兴业银行东莞分行有权提前收回全部贷款本息,要求奥朗公司支付逾期罚息,并有权无须经过司法程序直接从奥朗公司开立的在兴业银行东莞分行处及兴业银行东莞分行所有分支机构的任何帐户中扣收款项;兴业银行东莞分行提起诉讼或仲裁要求奥朗公司清偿借款本息,实现债权的费用由奥朗公司承担。
前述合同签订后,兴业银行东莞分行于2013年11月21向奥朗公司发放了贷款10000000元,借款借据上载明的借款期限自2013年11月21日起至2014年11月20日止,兴业银行东莞分行主张贷款发放后,奥朗公司未能按时偿还贷款本息,且贷款已到期,截至2014年12月30日,奥朗公司尚欠兴业银行东莞分行剩余贷款本金9982659.7元,利息27252.66元,罚息19571.32元、复利21.15元,兴业银行东莞分行因此诉至法院。
以上事实,有兴业银行东莞分行的营业执照、奥朗公司的营业执照、《最高额保证合同》、《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借款借据、逾期本息清单等证据及原审法院的庭审笔录附卷为证。
原审法院认为,奥朗公司、魏仁富、魏仁发、魏桂梅、李运经原审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也未提交答辩状及证据,原审法院视其放弃对兴业银行东莞分行提交的证据进行质证及对兴业银行东莞分行陈述的事实进行抗辩的权利。案涉合同内容未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该合同合法有效。兴业银行东莞分行向奥朗公司发放了贷款10000000元,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原审法院予以确认。奥朗公司未按期偿还借款本息,已构成违约,且案涉贷款已到期,兴业银行东莞分行有权收回全部贷款,故兴业银行东莞分行要求奥朗公司偿还尚欠的贷款本金9982659.7元、利息27252.66元及罚息、复利(截至2014年12月30日,罚息19571.32元、复利21.25元,罚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上浮95%计算,复利按罚息利率对应付未付的利息计收,均计至全部贷款本息清偿之日止),原审法院予以支持。
魏仁富、魏仁发、魏桂梅、李运为奥朗公司案涉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该保证责任尚在保证期间,因此魏仁富、魏仁发、魏桂梅、李运对奥朗公司案涉垫款本息在最高本金限额15000000元范围内承担连带保证责任。魏仁富、魏仁发、魏桂梅、李运承担保证责任后,可依法向奥朗公司追偿。
魏仁富以其名下的土地为奥朗公司的案涉贷款提供最高额抵押担保,且办理了抵押登记手续,该抵押合法有效,故兴业银行东莞分行对案涉抵押物拍卖、变卖所得价款在最高额本金限额10000000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百八十八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原审法院判决如下:一、奥朗公司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向兴业银行东莞分行清偿尚欠的贷款本金9982659.7元、利息27252.66元及罚息、复利(截至2014年12月30日,罚息19571.32元、复利21.25元,罚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档贷款利率上浮95%计算,复利按罚息利率对应付未付的利息计收,均计至全部贷款本息清偿之日止);二、魏仁富、魏仁发、魏桂梅、李运对奥朗公司的上述债务在保证范围内(即最高限额为债务本金15000000元与其相应利息、罚息、复利、律师费、诉讼费用)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兴业银行东莞分行对案涉抵押物[魏仁富以其名下的位于东莞市万江区共联社区居民委员会华美新村3××号房产(房产证号为03××17)]拍卖、变卖或折价的价款对上述款项在抵押范围内(即最高限额为债务本金10000000元与其相应利息、罚息、复利、律师费、诉讼费用)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如未能按判决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一审受理费81977.02元、保全费5000元,由奥朗公司、魏仁富、魏仁发、魏桂梅、李运负担。
上诉人奥朗公司、魏仁富、魏仁发、魏桂梅、李运均不服原审判决,共同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奥朗公司与兴业银行东莞分行签订了一份《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合同编号为兴银粤借字(东莞)第201311111024号,合同约定,兴业银行东莞分行向奥朗公司提供流动资金贷款10000000元,贷款用于支付货款,借款期限为12个月,自2013年11月21日起至2014年11月20日止,一次性放款的,放款日以借款借据所记载的实际发放日为准,如实际发放日迟于欠款记载的借款发放日,则借款到期日相应顺延,借款利率执行浮动利率,年利率为合同期同档国家基准利率上浮30%自借款实际发生之日起每满月的对应日为合同利率调整日,当月无对应日的以该月最后一天为对应日;合同借款约定每月的20日为结息日,奥朗公司应当在结息日次日向兴业银行东莞分行支付当期借款利息,在借款到期日结清其余本息;奥朗公司未按期还款且又未能就展期事宜与兴业银行东莞分行达成协议,既借款逾期,兴业银行东莞分行有权对逾期的借款计收罚息,罚息利率为借款利率上浮50%,对未按时支付的利息,兴业银行东莞分行有权按合同约定的借款逾期罚息利率计收复利;奥朗公司未按合同约定偿还贷款本息,兴业银行东莞分行有权提前收回全部贷款本息,要求奥朗公司支付逾期罚息,并有权无需经过司法程序从奥朗公司开立的在兴业银行东莞分行及其分支机构的任何账户中扣收款项;兴业银行东莞分行提起诉讼或仲裁要求奥朗公司清偿借款本息,实现债权的费用由奥朗公司承担。但原审法院查明以上事实时,认为罚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上浮95%计算有误。综上,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第一项中奥朗公司向兴业银行东莞分行支付罚息19571.32元,改判奥朗公司不需要支付罚息19571.32元;2.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由兴业银行东莞分行承担。
被上诉人兴业银行东莞分行向本院答辩称:罚息应按照双方签订的借款合同计算,原审判决依法有据,请求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奥朗公司、魏仁富、魏仁发、魏桂梅、李运确认对原审判决的本金、利息、复利均没有异议,本院对此予以确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的规定,本院针对奥朗公司、魏仁富、魏仁发、魏桂梅、李运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归纳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在于:奥朗公司、魏仁富、魏仁发、魏桂梅、李运是否应当向兴业银行东莞分行支付罚息以及罚息的计算方式。
案涉《流动资金借款合同》、《最高额抵押合同》、《最高额保证合同》是各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其中,案涉《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第五条“借款利率与利息计收”第一点“人民币借款利率”及第四点“罚息和复利”约定,案涉借款适用浮动利率,即年利率为同期同档次国家基准利率上浮30%予以计算,借款人未按期还款且又未就展期事宜与贷款人达成协议,即借款逾期,贷款人有权依照借款利率上浮50%的罚息利率对逾期借款计收罚息。奥朗公司逾期归还本金即构成违约,兴业银行要求按照同期同档次国家基准利率上浮95%计收罚息具有合同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奥朗公司、魏仁富、魏仁发、魏桂梅、李运的上诉没有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正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受理费289.28元,由上诉人东莞市奥朗化工商贸有限公司、魏仁富、魏仁发、魏桂梅、李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祁晓娜
代理审判员  邹凤丹
代理审判员  殷莉利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谢翠婷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第11页共1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