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陶蓉梅、强某某与强晟共有物分割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6-0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浦民一(民)初字第23168号
原告陶蓉梅。
委托代理人张玲,北京市京大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崔小晓,北京市京大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原告强某某。
法定代理人陶蓉梅。
委托代理人张玲,北京市京大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崔小晓,北京市京大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被告强晟。
委托代理人沈菊林,上海市复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陶蓉梅、强某某与被告强晟共有物分割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6月2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8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后本案转为普通程序,于2014年10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陶蓉梅、强某某共同的委托代理人张玲和崔小晓、被告强晟的委托代理人沈菊林到庭参加了两次庭审,被告强晟到庭参加了第二次庭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陶蓉梅、强某某共同诉称,原告陶蓉梅与被告强晟于2007年8月28日登记结婚,育有一女,即原告强某某。婚后,因被告沾染赌博、吸毒等不良嗜好导致婚姻关系难以维持。2010年6月1日,双方办理协议离婚手续,原告强某某随原告陶蓉梅共同生活。2009年8月13日,原告陶蓉梅与被告强晟购买了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民雪路XXX弄XXX号XXX室的房屋(以下简称民雪路房屋),登记在原、被告三人名下,为共同共有。2010年8月22日,原告陶蓉梅与被告强晟共同将房屋出售给他人,转让款为人民币(以下币种同)1,295,000元。被告收取房款后未将原告应有的部分支付给原告。原告多次催讨,被告始终拒绝支付。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已经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故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向两原告支付售房款扣除贷款后的余额645,758.86元中的2/3,即430,571.90元。
被告强晟辩称,原、被告于2010年8月22日共同将系争房屋出售,转让款为1,295,000元。原告没有向被告主张过权利,本案已过诉讼时效。此外,原告陶蓉梅与被告在离婚时签订了合法有效的离婚协议,协议第三条明确约定双方没有共同财产,故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民雪路房屋系向被告的舅舅购买,为了避税双方约定买卖房屋的合同价为950,000元,实际成交价为1,100,000元。为了支付该房屋和另案涉诉宝马车的首付款,被告母亲将其名下的一套房屋出售给其当时的男友刘某某,套取了银行贷款650,000元,并由刘某某将该款出借给被告。此后,由被告母亲和刘某某向被告的舅妈支付了房款中的260,000元,被告则通过银行贷款的方式支付了660,000元,欠被告舅舅180,000元没有付清。后因丧失还贷能力,被告经营的汽配厂又负有外债,故最终出售了民雪路房屋以及另案涉诉的宝来和宝马车用于还贷及还债。民雪路房屋出售得款1,295,000元,其中650,000元左右归还了贷款,180,000元用于归还了尚欠舅舅的房款,被告方还支付了中介费13,000元并承担了买受方的税费100,000元。原告陶蓉梅本人亲自参与了房屋出售的全过程,对上述情况也都是明知的。因此,陶蓉梅与被告在签署离婚协议时,明确约定了没有夫妻共同财产,陶蓉梅为避免债务波及自身,也要求写清了个人名下的债务由各自承担。此后双方并无纠纷。直至2014年2月,陶蓉梅的家人通知被告前去房产交易中心办理放弃被告在原告家动迁安置中所得房屋产权的手续时被告才得知,陶蓉梅及其家人隐瞒了被告在原告家动迁过程中享有动迁利益一事。被告不同意弃权,双方由此发生矛盾,原告遂提起了民间借贷、抚养费、售房款和售车款分割等一系列诉讼。
经审理查明,原告陶蓉梅与被告强晟原系夫妻,双方自2005年起开始共同生活,于2006年生育一女名强某某,2007年8月登记结婚。2010年6月1日,陶蓉梅与强晟签署了《自愿离婚协议书》(以下简称《协议书》),在民政部门协议离婚。《协议书》约定:……三、婚后无共同财产;四、夫妻无共同债务,男女方各人名下债务由各自承担。
另查明,2009年8月左右,被告父母及被告将其三人名下的一套房产出售给案外人刘某某,刘某某贷取了贷款650,000元。
2009年8月左右,原、被告及强某某作为买受人向被告的舅舅张耀脐、舅妈沈彩云一家购买了民雪路房屋,合同价为950,000元,房屋贷款为660,000元。2009年10月,刘某某、张耀妹分别向沈彩云支付了房款200,000元和60,000元。2010年9月,原告陶蓉梅与被告强晟共同将民雪路房屋出售,合同价为1,295,000元,实际成交价为1,379,700元,售房款由被告收取。被告还缴纳了税费104,167.35元,缴清了房屋剩余贷款及利息649,142.14元。
2014年3月左右,陶蓉梅的家人通知被告前去房产交易中心办理放弃被告在陶蓉梅家动迁安置中所得房屋产权的手续,遭被告拒绝。
2014年5月,陶蓉梅作为强某某的监护人提起了(2014)浦少民初字第232号抚养费诉讼,要求强晟支付自2010年6月起的抚养费。同月,陶蓉梅的父亲陶明德提起了(2014)浦民一(民)初字第17325号民间借贷诉讼,要求被告强晟根据2010年5月31日出具的债务协议归还借款60,000元。6月,陶蓉梅同时提起了(2014)浦民一(民)初字第22650号共有纠纷、本案共有物分割及(2014)浦民一(民)初字第23169号离婚后财产纠纷三起诉讼,分别要求对动迁利益、民雪路房屋售房款及车辆售车款进行分割。
经(2014)浦民一(民)初字第23169号离婚后财产纠纷诉讼中查明,被告于2007年3月20日购买宝来车一辆,牌号为沪EKXXXX,于2012年7月18日将该车出售。
2009年6月23日,被告购买宝马车一辆,含税车价为470,000元,牌号为沪A3XXXX。2012年7月,被告以250,000元的价格将该车及牌照一同出售。
审理中,原告称签署《协议书》系受被告强势所迫,内容未经双方协商,均系被告个人的意思,原告提出的意见也未被采纳;被告则称《协议书》虽由被告执笔,但双方在去民政局之前已经协商一致,签署当日也有民政局的工作人员逐一询问双方的意见。原告陶蓉梅与被告强晟确认,双方在协议离婚后曾考虑复婚并继续共同生活过一段时间,但对共同生活时间的说法不一。另,原告表示,民雪路房屋的实际售价为1,400,000元左右,若需要区分两原告的份额,两原告各主张售房款扣除贷款部分的1/3。
以上事实,由原告提交的户口簿、《婚姻登记记录证明》、出生医学证明、离婚证、《自愿离婚协议书》、《上海市房地产登记簿》、《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上海市房地产权证》,被告提交的《上海银行个人贷款结清证明》、《上海银行个人住房贷款(纯商业性)已还款情况》、《个人住房借款担保合同》、《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上海市房地产登记证明》、《(个人商业性贷款)借款凭证》、《上海银行(商业贷款)还款凭证(回单)》、《中国建设银行上海市分行银行汇(本)票申请书》、本院经被告申请调取的(2014)浦少民初字第232号案件第一次庭审笔录,以及本案和(2014)浦民一(民)初字第23169号案件中的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首先,陶蓉梅虽称系受强晟强势所迫无奈签署了《协议书》的情况,但本院认为,其一,陶蓉梅称被告强势,但并无相关证据证明;其二,强势并不等同于胁迫,在民政部门自行协议离婚的情况下也基本排除了胁迫的可能性;其三,即便确实存在胁迫的情况,陶蓉梅也应在事后及时申请撤销《协议书》,然其非但未申请撤销,还在离婚后继续与强晟共同生活,并考虑复婚;其四,强晟在离婚前日还向陶蓉梅的父亲出具了借条。从以上情况判断,陶蓉梅称所签协议非属自愿、乃属受迫的意见本院难以采纳。因此,应当认为《协议书》是协议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其次,民雪路房屋是陶蓉梅与强晟离婚时明确存在的财产,并非被强晟隐匿、转移,经陶蓉梅事后查证才发现的财产。因此,强晟辩称系因陶蓉梅明知无可供分割的夫妻共同财产,且为了避免背负强晟所欠外债故与强晟作出了无夫妻共同财产、无夫妻共同债务、个人名下的债务由各自负担的约定的辩称意见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再有,在强晟与陶蓉梅及其家人因动迁安置利益发生争议之前,陶蓉梅未提起过诉讼要求主张分割车辆或房屋,在车辆和房屋出售后的二到四年不等的时间里也未主张过分割售车款、售房款。陶蓉梅虽称系因考虑复合,且双方在离婚后还共同生活至2013年2月,故未及时提起分割诉讼,但陶蓉梅与强晟对共同生活时间的陈述不一,陶蓉梅也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其主张,且陶蓉梅的此节陈述又与其称强晟有屡教不改的种种恶习、急于与其离婚的说法相互矛盾。由此,进一步说明了陶蓉梅对双方签署的《协议书》是认可的,对无夫妻共同财产可供分割也是明知的,被告强晟的辩称意见应予采纳。2014年5月起陶蓉梅及其家人提起的一系列针对强晟的诉讼,均是因强晟拒绝放弃动迁安置利益所致。综上,本院认为,原告陶蓉梅要求取得售房款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无法支持。至于强某某要求取得售房款的诉讼请求,系争房产登记在原、被告三人名下,强某某系受赠与人,现陶蓉梅与强晟并未就强某某获赠的房屋产权如何处理作出约定,强某某要求取得部分售房款合法有据,理应支持,具体金额由本院考虑其所作贡献等因素后酌情判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强晟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原告强某某支付售房款150,000元。
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6,455元,由原告陶蓉梅负担6,170.50元,原告强某某负担4,114元,被告强晟负担6,170.5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李桔英
代理审判员  骆恩卿
人民陪审员  尹瑗芳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余晨曦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九十九条共有人约定不得分割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以维持共有关系的,应当按照约定,但共有人有重大理由需要分割的,可以请求分割;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份共有人可以随时请求分割,共同共有人在共有的基础丧失或者有重大理由需要分割时可以请求分割。因分割对其他共有人造成损害的,应当给予赔偿。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八条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
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
第九十条在共同共有关系终止时,对共有财产的分割,有协议的,按协议处理;没有协议的,应当根据等分原则处理,并且考虑共有人对共有财产的贡献大小,适当照顾共有人生产、生活的实际需要等情况。但分割夫妻共有财产,应当根据婚姻法的有关规定处理。
四、《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三条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