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泰兴支公司与陈志刚、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迁中心支公司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17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苏1203民初1589号
原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泰兴支公司,住所地江苏省泰兴市济川路12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212837365348572。
负责人:祝辉,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美霞,女,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员工。
被告:陈志刚,男,1986年6月14日生,汉族,住江苏省沭阳县。
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迁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宿迁市宿城区发展大道西侧金陵名府34幢合77481铺、34幢南合77482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213007382677964K。
负责人:郁庆光,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燕,女,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明,男,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泰州中心支公司员工。
原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泰兴支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财险泰兴公司)与被告陈志刚、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迁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天安财险宿迁公司)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20日立案受理,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太平洋财险泰兴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美霞,被告天安财险宿迁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明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陈志刚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太平洋财险泰兴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已支付的保险赔偿金69691.2元及利息(自2016年12月12日起至偿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2、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5年12月10日,案外人金勇为其所有的苏M×××××小型轿车向原告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及机动车辆损失险(含不计免赔),保险期间自2015年12月14日至2016年12月14日止。2016年4月21日,被告陈志刚驾驶苏N×××××、苏N×××××货车与案外人霍培祥所驾驶的苏M×××××轿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两车受损。交警部门认定陈志刚负事故全部责任,霍培祥无责任。经泰兴市人民法院判决,原告方已实际赔偿金勇81619.2元,车辆残值原告变卖或12000元。依据法律规定,原告在给付上述赔偿后可依法向被告行使代位追偿权。
被告陈志刚未应诉、答辩。
被告天安财险宿迁公司辩称,对本案交通事故的发生、责任认定均无异议。苏N×××××车辆在我公司投保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及不计免赔10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本起事故另一受害人顾彪有财产损失,我公司已赔付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我公司对原告诉求的车辆进行了定损,金额42500元,我公司同意在上述定损金额范围内赔付。我公司不承担本案诉讼费。
经审理查明:2015年12月14日,案外人金勇为其名下的苏M×××××起亚牌轿车在太平洋财险泰兴公司投保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机动车损失险,并投保了不计免赔率,投保时双方约定按投保时车辆市场价值投保,保单约定新车购置价为83700元,车辆损失险保险金额为83700元,保险期限自2015年12月14日0时起至2016年12月13日24时止。
2016年4月21日22时22分,被告陈志刚驾驶苏N×××××/苏N×××××与案外人霍培祥驾驶的苏M×××××轿车在泰州市××大道与××路灯处发生交通事故,致两车受损,霍培祥及苏M×××××轿车车内乘员顾彪受伤。交警部门认定陈志刚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霍培祥、顾彪无责任。原告经查勘认为苏M×××××轿车无修理价值,应推定全损,金勇同意按全损理赔,原告要求按合同约定计算折价同意赔付51559.2元。金勇未予同意,后金勇诉至泰兴市人民法院,泰兴市人民法院于2016年8月8日作出(2016)苏1283民初476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原告依据保险合同给付金勇保险赔偿款81691.2元;苏M×××××轿车残值归原告所有。原告不服上述判决,上诉至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年11月30日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苏12民终2325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原告于2017年2月7日将保险赔款81691.2元给付被保险人金勇,后原告将苏M×××××轿车残值变卖,2017年5月4日青岛腾信汽车网络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将苏M×××××轿车车款12000元汇至原告。
苏N×××××/苏N×××××登记车主为宿迁鸿世运输有限公司,在天安财险宿迁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100万元,且投保不计免赔),涉案事故发生在保险有效期限内。本院于2017年3月31日作出的(2016)苏1203民初169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天安财险宿迁公司在交强险财产赔偿限额范围内赔偿苏M×××××轿车乘员顾彪的财产损失400元、三者险赔付顾彪损失74876.2元等,上述判决已生效。
以上事实,有事故认定书、民事判决书、付款凭证、电子回单、庭审笔录等附卷为证。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条第一款规定,因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的,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之日起,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基于保险法的上述规定,保险公司行使代位求偿权的前提为保险标的的损害基于第三者的损害行为而发生;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享有赔偿请求权;保险公司已经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本案中,涉案保险事故造成的被保险车辆的损害是由于第三者的损害行为而发生,被保险车辆的所有者金勇显然可以请求交通事故的对方当事人赔偿损失。现原告已经基于生效判决向金勇赔偿了保险金81691.2元,取得了被保险车辆的残值所有权,经变卖获车款12000元。因此,原告行使代位请求赔偿权的条件已经满足,原告可代金勇向损害被保险车辆的第三者请求赔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及相关行政法规和司法解释的规定,苏N×××××半挂牵引车在天安财险宿迁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他人人身和财产损害的,应首先由天安财险宿迁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超出交强险限额的损失,由天安财险宿迁公司根据三者险保险合同在保险限额范围内赔付100%;仍有不足的,由侵权人依据法律规定承担。涉案车辆的损失问题,天安财险宿迁公司辩称应以其定损价格作为赔偿依据,未能提供证据证明且原告亦不予认可,本院不予采信;原告主张以其赔偿额(依合同约定的事故发生时车辆实际价值)扣减车辆残值(81691.2-12000=69691.2)作为损失依据,因原告赔偿的保险金81691.2元生效判决业已确认,应予认定;原告主张以上述赔偿款扣减车辆残值为其损失,未损害被告的合法权益且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主张被告给付上述款项的相应利息,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故天安财险宿迁公司应在交强险车辆损失余额范围内赔付原告1600元(2000-400)、三者险余额范围内赔付原告68091.2元(69691.2-1600),合计69691.2元。被告陈志刚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自愿放弃诉讼权利,依法应自行承担相应法律后果。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迁中心支公司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向原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泰兴支公司给付69691.2元;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依法减半收取为810元,由原告负担40元,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迁中心支公司负担770元(此款原告已预交,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迁中心支公司应负担的诉讼费用由其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按前述方式给付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其他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1620元(户名: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中国银行泰州分行营业部,账号:47×××53)。
审判员  冀小燕

二〇一七年十月十二日
书记员  钱 琪
附:裁判所援引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
第六十条因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的,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之日起,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
前款规定的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已经从第三者取得损害赔偿的,保险人赔偿保险金时,可以相应扣减被保险人从第三者已取得的赔偿金额。
保险人依照本条第一款规定行使代位请求赔偿的权利,不影响被保险人就未取得赔偿的部分向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五条因道路交通事故造成下列财产损失,当事人请求侵权人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一)维修被损坏车辆所支出的费用、车辆所载物品的损失、车辆施救费用;
(二)因车辆灭失或者无法修复,为购买交通事故发生时与被损坏车辆价值相当的车辆重置费用;
(三)依法从事货物运输、旅客运输等经营性活动的车辆,因无法从事相应经营活动所产生的合理停运损失;
(四)非经营性车辆因无法继续使用,所产生的通常替代性交通工具的合理费用。
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四、《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