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李晓东与桂林恒泰电力建设有限责任公司、桂林市中汇劳务派遣代理事务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9-2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桂林市叠彩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叠民初字第878号原告李晓东,无业。委托代理人张磊,广西桂安泰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桂林恒泰电力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桂林市象山区上海路南巷14号。法定代表人肖辉,该公司总经理。委托代理人李怀奇,广西理邦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代理人陈红梅,广西理邦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被告桂林市中汇劳务派遣代理事务有限公司(原桂林市劳务派遣(代理)事务中心),住所地桂林市叠彩区鹦鹉路18号2栋2-2。法定代表人廖国荣,该公司财务总监。委托代理人李启念,该公司法务。委托代理人蒋勇,该公司副总经理。原告李晓东诉被告桂林恒泰电力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恒泰公司)、桂林市中汇劳务派遣代理事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汇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2014年8月11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同年9月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晓东及其委托代理人张磊,被告恒泰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怀奇、陈红梅以及被告被告中汇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启念、蒋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告李晓东诉称:2001年4月,原告到被告恒泰公司处工作,担任野外电力电线安装工。2005年6月与被告恒泰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继续从事野外电力电线安装工工作。2010年1月原告与被告中汇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并被中汇公司派遣到恒泰公司处工作。2014年2月1日,恒泰公司以原告严重违反劳动纪律为由,将原告退回中汇公司处。同日,中汇公司解除了双方的劳动合同,并拒绝给予任何补偿。2014年4月23日,原告向桂林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委员会经审理,做出桂林市劳人仲字(2014)350号仲裁裁决书。原告认为该裁决虽部分支持了原告的合理请求,但部分事实认定错误,故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判决两被告支付最低工资标准差额3600元,100%赔偿金3600元,共计7200元;判决两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49386.24元;判决两被告支付失业赔偿金20160元;本案诉讼费由两被告承担。原告李晓东对其陈述事实在举证期限内提供以下证据:1.仲裁裁决书,证明仲裁委认定了最低工资差额、两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被告需要支付失业赔偿金;2.劳动合同2份,证明原告与中汇公司先后两次签订劳动合同,存在劳动关系至2014年12月31日;3.工资单,证明2013年3月至2013年11月原告每月工资为800元,低于最低工资1200元标准;原告解除劳动合同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1829.17元;4.电脑咨询单,证明两被告的基本情况;5.桂林市医疗保险管理中心出具的医保费的缴纳记录,证明恒泰公司从2006年3月起为原告缴纳医保,直到2009年12月为止;6.仲裁委调取的说明一份,证明原告在2005年5月起至2010年1月止在广西电网公司桂林供电局参加社保(企业基本养老保险、失业保险)的事实;7.仲裁委的庭审笔录,证明原告与恒泰公司从2001年4月起至2005年6月存在劳动关系。被告恒泰公司辩称:2001年至2005年恒泰公司只是临时雇佣原告,原告主张2005年与恒泰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与事实不符。根据桂林市劳动仲裁委调取的证据证明2005年5月至2010年1月原告系广西电网公司桂林供电局的职工,因此,与恒泰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本案中与原告解除劳动合同的是中汇公司,恒泰公司作为用工单位与原告不存在劳动关系,因此,恒泰公司不应就中汇公司与原告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承担责任。根据相关规定,原告要求恒泰公司承担的赔偿已经超过仲裁时效,因为劳动仲裁是劳动合同纠纷诉讼的前置程序,故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对被告恒泰公司的诉求。被告恒泰公司在举证期限内没有提供证据。被告中汇公司辩称:1.原告要求双倍支付2013年最低工资标准差额双倍是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中汇公司每月依据用工单位的考勤制度按时、足额为原告发放工资,原告工资是按用工单位薪酬制度执行。原告的平均工资明显超过法律规定的最低工资。由于原告未向劳动行政部门进行投诉,依据相关规定,被告没有支付双倍最低工资标准差额的义务;2.中汇公司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合同是合法的,2014年2月1日,用工单位向中汇公司出具《退工通知书》,以原告严重违反用工单位劳动纪律为由退回中汇公司。根据法律规定,严重违反用工单位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被告中汇公司不需要支付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3、原告提出支付双倍失业保险是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的。原告提出的失业金争议不属于法院受理范围。从2010年1月1日起,被告中汇公司依法为原告缴纳了失业保险。终止劳动关系后,原告已领取了失业金。原告要求办理2010年1月1日之前的失业保险已明显超过诉讼时效,且与被告中汇公司没有关系,所以请求法院不予支持。被告中汇公司为其辩解在举证期限内提供以下证据:1.营业执照,证明中汇公司经工商部门依法登记成立,具备合法的企业资质;2.劳动合同书2份,证明中汇公司与原告从2010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签订劳动合同并履行了相关义务;3.《退工通知书》,证明用工单位依据规定将原告退回中汇公司公司,中汇公司公司依据相关法律、法规与原告解除了劳动合同;4.解除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证明依法与原告解除、终止劳动合同的事实;5.解除终止劳动关系办理失业保险登记通知书,证明中汇公司依据规定为原告办理了失业保险手续;6.签收单,证明原告已经依法领取了失业材料,享受失业保险待遇并签字认可;7.解聘说明,证明原告在用工单位已经严重违反了公司劳动纪律;8.工资单,证明中汇公司支付原告在退工前12个月的工资情况。经过开庭质证,被告恒泰公司对原告李晓东提供的证据2、4、6真实性及证明内容均认可;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真实性认可,证明内容不认可,因为仲裁裁决没有生效,所以不能证明两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需要支付失业赔偿金;对原告提供的证据3真实性认可,证明内容不认可,该证据证明原告的工资已经达到1829.17元,超过最低工资标准;对原告提供的证据7真实性无异议,但是该证据不能证明原告的证明内容;对原告提供的证据5真实性不认可,证明内容不认可。被告中汇公司对原告李晓东提供的证据2、4真实性及证明内容均认可;对原告李晓东提供的证据1真实性认可,证明内容不认可,仲裁委的裁决书中原告100%的赔偿金的诉请是没有得到仲裁委裁决的支持;对原告提供的证据3真实性认可,证明内容不认可,该证据证明原告的工资已经达到1829.17元,超过最低工资标准;对原告提供的证据5、6、7认为与中汇公司无关。原告李晓东对被告中汇公司提供的证据1、2、5、8真实性认可,证明内容认可;对被告中汇公司提供的证据3真实性认可,证明内容不认可,因为原告没有严重违反劳动纪律;对被告中汇公司提供的证据4真实性认可,证明不了原告严重违反劳动纪律;对被告中汇公司提供的证据6真实性认可,原告签收只是为了享受失业保险。对被告中汇公司提供的证据7真实性不认可,被告没有充分证据能够证明原告违反劳动纪律。被告恒泰公司对被告中汇公司提供的证据1、2、3、8真实性证明内容均认可;对被告中汇公司提供的证据4、5、6、7认为与恒泰公司无关,不与质证。本院结合双方举证和质证,认证如下:对双方确认的书证予以采信;对双方提出异议的书证,因各自无相反证据予以否定,且该类书证确与双方诉辩事由具有一定关联性,故本院亦作为定案的参考依据。综合全案证据及庭审记录,本院确认以下法律事实:2010年1月1日,原告与桂林市劳务派遣(代理)事务中心签订了一份为期两年的劳动合同书,起止日期为2010年1月1日至2011年12月31日。2010年12月23日桂林市劳务派遣(代理)事务中心变更为中汇公司。2012年1月1日原告继续与被告中汇公司签订了一份为期三年的劳动合同书,起止日期为2012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原告的工资报酬是按用工单位薪酬制度执行;原告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被告可以解除本合同:。2、严重违反用工单位规章制度的;。从2010年1月起,原告一直在被告恒泰公司处工作至2014年2月1日。2014年2月1日恒泰公司以原告严重违反劳动纪律为由将原告退回中汇公司。同日,中汇公司解除了与原告的劳动合同。原告于2014年4月23日向桂林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2014年8月3日桂林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向李晓东送达了桂林市劳人仲案字(2014)350号仲裁裁决书。李晓东不服,于2014年8月11日向法院提起诉讼。另查明:2005年5月至2009年12月,原告的基本养老保险费是由广西电网公司桂林供电局缴纳。2010年1月起至2014年1月止,中汇公司为原告李晓东缴纳了各项社会保险费。2014年2月15日中汇公司为原告办理了失业登记手续,原告于2014年3月起开始领取失业金,共计领取了12个月,失业金标准为840元/月。原告从未就工资低于桂林市最低工资标准的问题向劳动行政部门进行投诉。原告李晓东2013年2月至2014年1月应发工资分别为1400元、800元、800元、800元、800元、700元、1000元、1000元、800元、800元、1600元、1600元。2013年年终奖金8750元。原告解除劳动合同前12个月的月平均工资为(1400元+800元/月×6个月+700元+1000元/月×2个月+1600元/月×2个月+8750元)÷12个月=1737.5元/月。2013年2月起桂林市最低工资标准为1200元/月。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恒泰公司是否为适格的被告;原告李晓东要求两被告支付2013年3月至11月期间最低工资标准差额3600元及100%赔偿金3600元是否有事实及法律依据;被告中汇公司是否违法与原告解除劳动合同,是否应支付赔偿金;失业赔偿金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关于恒泰公司是否为适格被告的问题。在本案当中,原告李晓东按照用人单位中汇公司的派遣,到恒泰公司从事工作。原告与恒泰公司虽无合同关系,恒泰公司却是劳务派遣中的用工单位。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中关于用工单位的规定,用工单位应当按照同工同酬原则,为原告提供与工作岗位相关的福利待遇。同时,恒泰公司在无充分证据证明原告严重违反公司劳动纪律的情况下将原告退回中汇公司,严重侵害了原告权利。因此,恒泰公司是本案适格的被告,应依法承担连带责任。二、原告李晓东要求被告恒泰公司、中汇公司支付2013年3月至11月期间最低工资标准差额3600元及100%赔偿金3600元是否有事实及法律依据。2013年3月至2013年11月,原告每月的工资833元/月,2013年2月起桂林市最低工资标准为1200元。根据《最低工资规定》第十二条之规定,原告的工资低于桂林市最低工资标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五条之规定,应当支付原告最低工资标准差额部分[(1200元-833元)×9个月]=3303元。故原告要求两被告支付最低工资标准差额3600元的请求合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根据相关规定,由于原告未就工资低于桂林市最低工资标准问题向劳动行政部门进行过投诉,原告要求被告恒泰公司、中汇公司支付100%的赔偿金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三、被告中汇公司是否违法与原告解除劳动合同,是否应支付赔偿金。2010年1月起原告与被告中汇公司先后签订的两份劳动合同均合法有效,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在本案中,作为用工单位的恒泰公司仅提供了一份原告旷工及请霸王假的情况说明,未能提供其出勤记录。作为劳动派遣单位的中汇公司仅凭恒泰公司的退工单就认定原告违反劳动合同规定,作出与原告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因此,二被告以原告违反用工单位规章制度而解除劳动合同的抗辩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故应当对原告支付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对于赔偿金的具体数额,原告因未能提供证据证明从2001年起就与被告恒泰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且考虑到2005年5月至2009年12月广西电网桂林供电局为原告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的事实,故两被告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八十七条的规定支付原告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737.5元/月×4.5个月×2)=15637.5元。四、失业赔偿金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由于原告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与两被告的劳动关系起始于2010年,故依据双方认可的劳动合同,原告与被告中汇公司的劳动关系起于2010年1月1日,止于2014年1月31日。在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原告所在单位为其缴纳了失业保险金,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保险办法》第十八条、第二十条之规定,原告可以领取12个月的失业金,每月840元。本案中,原告于2014年3月起开始领取失业金,按照每月840元的标准,共领12个月。故原告对于要求两被告支付失业金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根据《最低工资规定》第十二条、第二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六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八十七条,《广西壮族自治区失业保险办法》第十八条、第二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桂林恒泰电力建设有限责任公司、桂林市中汇劳务派遣代理事务有限公司支付原告最低工资标准差额3303元;二、被告桂林恒泰电力建设有限责任公司、桂林市中汇劳务派遣代理事务有限公司支付原告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5637.5元;三、驳回原告李晓东的其他诉讼请求。原告李晓东预交的本案案件受理费10元,由原告李晓东承担5元,另5元由被告桂林恒泰电力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与桂林市中汇劳务派遣代理事务有限公司共同负担。上述应付款项,被告应于本案判决书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逾期则应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原告可在本案生效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最后一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或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同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10元(收款单位: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帐号:30×××16,开户行:农行桂林高新支行),上诉于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上诉状上诉期届满后七天内未预交上诉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代理审判员陈文馨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六日书记员将轮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