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李长书与湖州骥春纺织品有限公司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12-05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湖州市吴兴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湖吴民初字第991号
原告:李长书。
委托代理人:张可全。
被告:湖州骥春纺织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沈莉。
委托代理人:宋世红。
委托代理人:刘文晓。
原告李长书与被告湖州骥春纺织品有限公司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一案,原告于2014年8月5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李元光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9月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长书及其委托代理人张可全,被告湖州骥春纺织品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宋世红、刘文晓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起诉称:原告于2014年2月22日到被告公司上班,从事挡车工,月均工资3300元,被告包吃包住。2014年3月2日11时左右,原告在工作中受伤,被送往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八医院治疗,诊断为左肩关节脱位伴肱骨大结节骨折。原告于2014年4月22日申请劳动仲裁,请求确认原、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后被裁决驳回仲裁请求。原告不服仲裁裁决,具体理由如下:陈红民系被告车间主任,代表被告从事管理工作,原告并不知晓被告与陈红民之间的关系。即使被告将车间印花生产线租赁给陈红民自主经营,根据劳社部发(2005)12号《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之规定:“建筑施工、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业务)或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本案被告与陈红民的业务范围完全一致,被告未在企业大门或者车间大门明确标注该部分生产不属于被告公司范围,原告有理由认为该车间是被告企业的一部分,陈红民是无用工主体资格的自然人,应由被告承担用工主体责任。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特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1、确认原、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2、本案诉讼费及其他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1.吴兴区劳动争议事件调解建议书一份,以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事实。
证据2.湖州市12345政府阳光热线交办单(复印件)一份,以证明原告受伤后,被告不支付医疗费,原告拨打12345投诉,被告支付医疗费用的事实。
证据3.吴兴区织里镇轧村街道办事处人民调解委员会出具的情况说明一份,以证明原、被就本案纠纷调解未达成协议的事实。
证据4.湖州市公安局织里分局织东派出所出具的报警证明一份,以证明原告、被告因为工伤问题曾报警的事实。
证据5.湖州市医疗机构门(急)诊病历(复印件)一组,以证明原告受伤后进行治疗的事实。
证据6.吴劳人仲案字(2014)第87号仲裁裁决书一份,以证明本案纠纷经仲裁前置程序的事实。
证据7.王燕、胡德兵、杨兴德出具的证明一组,以证明原告在被告车间工作时受伤及原告月工资3300元的事实。
证据8.照片一组,以证明被告车间和大门没有标明车间出租给案外人,不属于被告公司生产范围的事实。
被告答辩称:原、被告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被告与案外人陈红民系租赁关系,陈红民为独立的纳税主体,原告作为案外人陈红民处的员工,与陈红民存在劳动关系。劳社部发(2005)12号《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规定的主体是建筑施工、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被告为印染企业,属于主体不适格;本条规定工程(业务)或经营权发包,被告与案外人陈红民仅仅是租赁关系,不是工程(业务)或经营权发包。案外人陈红民独立经营,他的业务部分不是被告的业务组成部分。原告称被告在公司大门、车间无陈红民的相关标识,被告已将厂房及相关设备租赁给陈红民,不标注是陈红民的原因,被告无权管理。综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为支持其答辩意见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1.2011年8月18日签订的租赁合同一份,以证明被告与陈红民系租赁关系,陈红民是独立经营的个人,与被告单位不存在管理和被管理的关系。
证据2.缴税发票三份,以证明陈红民是独立经营的个人,陈红民独立纳税。
证据3.租金收据五份,以证明被告单位与陈红民之间系租赁关系的事实。
原告与被告提交的上述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认证如下:
原告提交的证据1调解建议书,被告质证对证据关联性及证明内容有异议,认为该证据仅能证明仲裁委员会建议原告先行调解的事实;本院审核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确认,但该证据仅能证明吴兴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对原告与被告因劳动关系产生的争议建议由织里劳动争议调解委员会先行调解的事实。原告提交的证据2政府阳光热线交办单,被告质证认为该证据恰好证明原、被告之间没有劳动关系的事实;本院审核对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但该证据仅能证明一“陈先生”曾对李长书发生工伤及工伤认定事宜进行投诉的事实。原告提交的证据3情况说明,被告质证认为该证据只能证明原告与陈红民之间存在关系;本院审核对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确认,但该证据仅能证明织里镇轧村街道办事处就原告工资、工伤赔偿及确定劳动关系事宜与陈红民进行协商未达成一致意见的事实。原告提交的证据4报警证明,被告质证认为该证据恰好证明原、被告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的事实;本院审核对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确认,但该证据仅能证明原告与陈红民因工伤问题引发纠纷而报警的事实。原告提交的证据5病例资料,被告质证认为与本案无关联性,本院审核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予以确认,该证据能证明原告受伤在解放军第九八医院住院治疗的事实。原告提交的证据6仲裁裁决书,被告质证对证据无异议,本院对该证据的证据效力予以确认。原告提交的证据7王燕、胡德兵、杨兴德出具的证明,被告质证认为三证人虽未出庭,但在仲裁时出庭所陈述的内容恰能证明原、被告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本院审核认为,王燕、胡德兵、杨兴德虽未出庭,但被告对三人身份及证明上的内容未作明确否认,结合原告提交的证据5的病例资料及被告提交的租赁合同内容及本院对陈红民询问笔录内容,本院对三份证明中原告在被告厂区内西车间上班及受伤的事实予以确认。原告提交的证据8照片,被告质证认为该证据仅能反映被告厂区的状况,不能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被告提交的证据1租赁合同,原告质证认为该合同为被告与他人串通制作的假合同,陈红民未办理营业执照,应由被告承担责任;被告提交的证据2缴税发票,原告质证认为缴税发票上未注明增值税的具体类型及注明是否属于被告公司车间产品所缴纳的税款;经本院向承租方陈红民询问调查,确认该租赁合同及缴税发票的真实性,同时结合原告庭审中陈述向陈红民领取工资,受陈红民及下属人员的管理,及原告与陈红民就相关劳动争议事宜的协商的事实,本院对租赁合同及缴税发票的证明效力予以确认,该两组证据能证明被告与案外人陈红民存在厂房及部分机器的租赁关系的事实。被告提交的证据3租金收据,原告质证对证据真实性有异议,本院审核认为该证据与被告提交的证据1、证据2相印证,本院对该证据的证据效力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本院对本案事实作如下认定:2011年8月18日,被告与案外人陈红民签订《租赁合同》,被告将公司厂区内西车间及部分机器出租给陈红民使用。2014年2月22日,原告到陈红民租赁的西车间工作,接受陈红民及其下属人员的管理,向陈红民领取工作报酬。2014年3月22日,原告受伤入住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八医院治疗,后原告因受伤赔偿等事宜与陈红民协商未果。原告向吴兴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确认原、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该委于2014年6月12日作出吴劳人仲案字(2014)第87号仲裁裁决书驳回了原告的仲裁请求。原告不服,遂诉至本院。
本院认为:劳动关系是指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为其成员,劳动者在用人单位的管理下提供有报酬的劳动而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劳动者实际接受用人单位的管理,遵守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用人单位向劳动者支付劳动报酬。本案中,被告将其车间及部分机器租赁给案外人陈红民,由陈红民自主经营、独立纳税,原告由陈红民招用,接受陈红民的管理,由陈红民支付劳动报酬。原告与被告之间不存在建立劳动关系的合意,原告也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与被告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故对于原告诉请确认与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主张适用的劳社部发(2005)12号《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之规定适用主体仅限于建筑施工、矿山企业及与这两种类型相同的用人单位,不应无限扩大该条适用主体,被告为纺织印染企业,并不适用该条之规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条、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李长书的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原告李长书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上诉于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李元光

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陶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