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淮安金太阳电力有限公司江苏金太阳电力有限公司与重庆重开电气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6-2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渝05民终793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淮安金太阳电力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淮安市淮阴经济开发区翔宇北道608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20804562940133W。
法定代表人:孙豪,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国平,男,汉族,1976年10月19日出生,住江苏省淮安市清河区。
原审被告:江苏金太阳电力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靖江市开发区富阳路8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212826993541517。
法定代表人:严循成,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国平,男,汉族,1976年10月19日出生,住江苏省淮安市清河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重庆重开电气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永川区凤凰湖工业园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186689243509。
法定代表人:何自坤,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邹鹏,重庆博志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廖广,重庆博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淮安金太阳电力有限公司、江苏金太阳电力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重庆重开电气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永川区人民法院(2017)渝0118民初307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11月1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淮安金太阳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淮安金太阳公司)、江苏金太阳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金太阳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国平、重庆重开电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开电气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廖广到庭参加诉讼。本案审理过程中,因江苏金太阳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内缴纳上诉案件受理费,本院当庭裁定其按撤回上诉处理,其以原审被告身份继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淮安金太阳公司上诉请求:请求依法改判过高的违约金166930元,改判其按利息损失计算违约金,改判淮安金太阳公司不承担连带责任,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审判决的违约金过高,应当按照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的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超过造成损失的百分之三十的,一般可以认定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的过分高于损失”的规定予以调减。本案中,上诉人未支付款项给被上诉人造成的损失仅是利息损失,但一审按合同总价款1669300元来判决违约金错误且显失公平。二是判决淮安金太阳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没有法律依据。合同约定“淮安金太阳公司对采购合同履行提供担保,(特别是采购合同款项支付)”,一审法院据此认定淮安金太阳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是错误的,按照担保法的规定,连带担保责任必须明确约定,约定不明的,一律按一般担保责任认定。一审认定淮安金太阳公司与江苏金太阳公司系关联企业没有依据。
重开电气公司辩称:江苏金太阳公司上诉未缴纳费用,故关于一审判决的违约金金额上诉人淮安公司无权提出上诉请求。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江苏金太阳公司述称,其同意淮安金太阳的上诉意见。
重开电气公司一审诉讼请求:重开电气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由江苏金太阳公司和淮安金太阳公司共同支付合同款166930元;2、由江苏金太阳公司和淮安金太阳公司共同支付违约金333860元;3、本案诉讼费用由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2014年8月22日,与淮安金太阳公司签订《焉耆100兆瓦一期20兆瓦并网光伏发电项目110升压站高压开关柜采购合同》,约定向提供1669300元电气设备。2014年11月19日。与江苏金太阳公司和淮安金太阳公司三方签订《合同变更协议》,约定与淮安金太阳公司签订的合同采购方变更为江苏金太阳公司,合同其余内容不变。按合同约定交付了相关电气设备,但仍拖欠合同款166930元未付。江苏金太阳公司和淮安金太阳公司系关联企业,故起诉要求江苏金太阳公司和淮安金太阳公司共同承担责任。江苏金太阳公司一审辩称:尚欠合同款166930元未付是事实,但主张的违约金过高,请求法院依法调低违约金。淮安金太阳公司一审未提供答辩意见。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4年8月22日,淮安金太阳公司与重开电气公司于重庆市永川区签订《焉耆100兆瓦一期20兆瓦并网光伏发电项目110升压站高压开关柜采购合同》,双方约定,重开电气公司向淮安金太阳公司提供合同总金额为1669300元的电气设备,交货日期为2014年11月25日,交货地点为新疆焉耆县光润焉耆一期20兆瓦110升压站施工现场。货款的支付方式为:买方于本合同签署之日起3个工作日内支付500790元给卖方,作为合同首付款,首付款由新疆巴电建设安装有限公司垫付,当买方向卖方支付90%后,卖方再将新疆巴电建设安装有限公司垫付的首付款退还给新疆巴电建设安装有限公司。卖方在2014年11月25日将设备运送至指定地点后,买方7日内支付卖方合同总金额的90%即1502370元,买方在合同设备通过30天带负荷运行后,在7日内出具验收通知书,买方于出具验收通知书之日起七日内支付83465元给卖方,买方于合同设备安装完毕,整个项目运行届满一年内,或卖方将合同设备交付到指定地点后届满18个月内(两者时间以先到为准),合同设备符合合同约定的技术规范,不存在质量问题,买方于质保期届满后的7日内支付83465元给卖方。关于违约责任,双方约定如果不是由于买方原因,卖方未能按合同规定的交货期交货,买方有权按总货值金额计算向卖方收取违约金,迟交货的违约金总额不超过合同总价的20%;如果由于买方原因,未能按合同规定的付款方式支付相应的款项,则卖方有权按总货值金额计算向买方收取违约金,迟付款的违约金总额不超过合同总价的20%,违约金计算公式为:违约金数额=2000元X(n-1),即延迟天数n减去1天等于实际延迟天数,以2000元/日作为基数进行计算违约金。2014年11月19日。淮安金太阳公司(甲方)、重开电气公司(乙方)、江苏金太阳公司(丙方)签订《合同变更协议》,三方约定:甲乙双方于2014年8月22日签订的采购合同,现经双方协商,将合同中淮安金太阳公司的权利与义务转让于江苏金太阳公司。江苏金太阳公司对原合同中的权利与义务予以承继,现三方达成以下协议,1、由江苏金太阳公司继续履行淮安金太阳公司与重开电气公司签订的采购合同。原淮安金太阳公司已履行部分江苏金太阳公司予以认可;2、此合同付款按照采购合同的要求予以办理。淮安金太阳公司对采购合同履行提供担保,(特别是采购合同款项支付),3、合同货物到货后。丙方支付乙方货款的60%,由丙方直接与巴州电建有限公司继续结算,乙方不在将巴州电建有限公司垫付的货款返还给巴电建,4、本协议是原合同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与原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5、除本协议变更的内容外,原合同的其他条款仍然适用对重开电气公司与江苏金太阳公司具有约束力。淮安金太阳公司不再履行原合同中的权利义务。合同签订后,重开电气公司按合同约定于2014年11月20日履行了交付电气设备义务,2014年9月,新疆巴电建设安装有限公司向重开电气公司支付了首付款500790元,2014年11月24日,江苏金太阳公司向重开电气公司支付货款1001580元,江苏金太阳公司尚欠货款166930元未支付。一审法院查明的上述事实,有《焉耆100兆瓦一期20兆瓦并网光伏发电项目110升压站高压开关柜采购合同》、合同变更协议、货物配送验收单、产品出厂装箱清单、收据、客户往来明细账、当事人的陈述在卷佐证,经一审法院审核,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一审法院认为,重开电气公司与淮安金太阳公司签订的《焉耆100兆瓦一期20兆瓦并网光伏发电项目110升压站高压开关柜采购合同》,以及重开电气公司与淮安金太阳公司、江苏金太阳公司签订的《合同变更协议》,均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重开电气公司按合同约定履行了交付电气设备义务,江苏金太阳公司应按照合同约定支付货款,其未完全履行支付义务已构成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重开电气公司要求江苏金太阳公司支付货款并承担违约金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予以支持,但其主张的违约金过高,一审法院根据本案事实,予以适当减少,一审法院按合同总价款的10%确定违约金数额。重开电气公司、淮安金太阳公司与江苏金太阳公司在签订《合同变更协议》时约定,淮安金太阳公司对合同履行提供担保,但未约定保证方式,故淮安金太阳公司在本案中应按连带责任保证承担保证责任。淮安金太阳公司未到庭参加诉讼,应视为对其诉讼权利的放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六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六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由江苏金太阳公司于判决生效后五日内支付重开电气公司货款166930元、违约金166930元,共计333860元;二、淮安金太阳电力有限公司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责任;三、驳回重开电气公司电气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已减半收取4405元,由江苏金太阳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对一审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二审中,上诉人淮安金太阳二审庭审中,淮安金太阳公司同意按合同约定以未付的金额为基数从违约之日起按年利率24%计算违约金。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当事人争议的焦点,一是淮安金太阳公司是否有权就违约金金额提出上诉请求;二是淮安金太阳公司是否应当对江苏金太阳公司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三是违约金的计算标准。关于淮安金太阳公司是否有权就违约金金额提出上诉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条“一般保证和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人享有债务人的抗辩权。债务人放弃对债务的抗辩权的,保证人仍有权抗辩”的规定,保证人享有债务人的抗辩权,江苏金太阳公司虽然因为没有缴纳上诉费用,被本院裁定按撤回上诉处理,但淮安金太阳公司作为保证人仍然依法享有江苏金太阳公司对重开电气公司的抗辩权,重开电气公司关于淮安金太阳公司无权就本案违约金数额提起上诉的意见,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淮安金太阳公司是否应当对江苏金太阳公司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的问题,本案三方当事人在《合同变更协议》中虽然没有明确约定淮安金太阳应当承担连带责任,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当事人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照连带责任保证承担保证责任”的规定,淮安金太阳公司应当对江苏金太阳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其是否是江苏金太阳公司的关联企业不影响其承担连带责任,其关于其只应承担一般保证责任而不应当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上诉请求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违约金金额问题,一审判决以合同总价款的10%计算违约金,淮安金太阳公司对此提出上诉,根据其在二审的新陈述,其同意按照合同约定以未付的金额为基数从违约之日起按年利率24%计算违约金,本院酌定以江苏金太阳公司未按合同约定付的金额为基数从违约之日起按年利率24%计算违约金。按照合同约定,买方在合同设备通过30天带负荷运行后,在7日内出具验收通知书,买方于出具验收通知书之日起七日内支付83465元给卖方;买方于合同设备安装完毕,整个项目运行届满一年内,或卖方将合同设备交付到指定地点后届满18个月内(两者时间以先到为准),合同设备符合合同约定的技术规范,不存在质量问题,买方于质保期届满后的7日内支付83465元给卖方。重开电气公司于2014年11月20日履行了交付电气设备义务,江苏金太阳公司应当在30天带负荷运行后,在7日内出具验收通知书,买方于出具验收通知书之日起七日内支付83465元给卖方,由于江苏金太阳公司未在7日内即2014年12月27日前出具验收通知书,视为支付83465元的条件已经成就,应当从2014年12月28日起承担违约责任。江苏金太阳公司在本案中未主张设备未安装运行,应当推定设备交付后满一年即2015年11月20日为整个项目运行届满一年,江苏金太阳公司应当自2015年11月21日起承担违约责任。
综上,根据淮安金太阳公司在二审的新陈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一百六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重庆市永川区人民法院(2017)渝0118民初3079号民事判决;
二、由江苏金太阳电力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五日内支付重庆重开电气有限公司货款166930元及相应的违约金(违约金均以83465元为基数,以年利率24%为标准,分别自2014年12月28日和2015年11月21日起计算至付清之日止);
三、淮安金太阳电力有限公司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责任;
四、驳回重庆重开电气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审案件受理费3638元,由江苏金太阳电力有限公司和淮安金太阳电力有限公司各自承担一半。
本案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玉妹
审 判 员  吴贵平
代理审判员  柳光洪

二○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七
书 记 员  李 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