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佛山市福睿达电力技术有限公司与梁少娟、梁文聪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9-04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0605民初13238号
原告:佛山市福睿达电力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法定代表人:徐正福。
委托代理人:甘秀香,广东金石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之洋,广东金石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梁少娟,女,汉族,××年××月××日出生,住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
被告:梁文聪,男,汉族,××年××月××日出生,住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
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吴绍锋,广东粤胜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佛山市福睿达电力技术有限公司与被告梁少娟、梁文聪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8月2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7年10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甘秀香、刘之洋,被告梁少娟、梁文聪及其委托代理人吴绍锋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如下:1.两被告连带向原告赔偿177569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庭审中,原告增加诉讼请求:两被告赔偿2017年3月至6月原告为员工交纳的社保费用47077.43元。事实和理由:原告与两被告之间不存在任何的关系。2017年年初,两被告在不能提供任何合法授权文书和有效联系方式的情况下,打着公司原股东林××(早在2015年10月22日通过工商登记退出股东身份)的名义,到原告处要求退股清算。自2017年3月开始,两被告强行封闭了原告的财务档案室,非法占有原告承租的场地,导致原告停业损失177569元。
两被告辩称,被告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要求赔偿的理由是被告曾经在3月、5月锁了办公室大门导致其无法经营,但实际上被告锁门的时间很短暂。根据徐正福及被告梁文聪在公安的报案笔录中陈述的事实,因原告、××公司等是徐正福与林××共同经营的,类似合伙性质的经营主体,林××占股45%,徐正福占股55%,林××不参与经营,所有的经营由徐正福控制把持,但账目不透明、非常混乱,林××认为继续合作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其在2017年年初要求对合伙进行清算并退伙,但徐正福一直以各种理由拖延,拒绝聘请审计公司进行审计。在此情况下,被告梁文聪在2017年3月10日与徐正福交涉无结果的情况下,扣留了原告公司的公章且锁了门,但该时间仅持续了2-3天,公章就还给徐正福,也开了公司的门,该事实在双方的报警笔录中有反映,之后原告正常经营,不存在任何损失。第二次锁门发生在2017年5月26日至6月5日,该次锁门是因为徐正福向两被告出示的欠条承诺在2017年5月26日前付清退伙款项60万元,但徐正福并未按期支付,同时之前徐正福与梁少娟、林××协商确定2017年3-6月期间的租金交由梁少娟收取,扣除人工、管理费等相关费用的盈余归梁少娟所有,但在5月26日,徐正福不但没有支付60万元,还否认承诺过3-6月的租金盈余是归梁少娟的,这是导致梁文聪锁门的原因。6月4日徐正福报警,6月5日警方找到梁文聪了解情况并做了相关笔录,6月5日当天梁文聪已经打开了公司的门,锁门的时间持续了不到9天。原告没有资质承揽相应工程,相当部分工程是挂靠在其他有资质的公司进行施工,在被告提交的证据工程开工竣工报告中,该工程是徐正福承接后挂靠广东××电力建设有限公司进行施工的,该工程的开工时间为2017年3月26日,竣工时间为2017年6月30日,验收时间为2017年7月7日,所有的工期没有拖延,其他的工程也大致相同。原告举证纳税记录主张公司停业没有依据,与事实不符。综上,梁文聪实际锁门的持续时间短暂,不足以造成原告的损失,因原告相关经营资料、电脑等已经提前转移,其聘用的员工可以继续办公,所以原告的主张并无事实依据,请法庭予以驳回。
双方围绕其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举证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当事人有异议的证据,本院分析如下:
原告举证的薪酬分配表、个人名字对账单、社保缴费证明以及纳税申报表,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原告对被告举证的林××出具的委托书不予确认,但林××、梁少娟作为原告起诉徐正福(2017)粤0605民初13949号合伙协议纠纷一案中,林××对此予以确认,徐正福在公安机关笔录中也陈述林××写了一份委托书给梁文聪,故本院对该委托书予以确认。原告对被告举证的欠条、承诺书、合伙企业合伙人清算报告、林××个人权益汇总表,认为是被迫签订,但徐正福在公安机关的笔录中也陈述是在审计结论的基础上,双方经协商而签订的协议,签订协议后并有30万元支付到梁少娟账户。现原告主张徐正福是被迫签订,本院对其质证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举证的工程开工、验收报告,与本案无关,本院不予认定。
综合本院采信的证据以及当事人的陈述,本院查明以下事实:
梁少娟与案外人林××于1997年5月14日登记结婚,于2016年2月19日登记离婚。被告梁文聪、梁少娟是兄妹关系,原告的法定代表人徐正福与被告林××存在合伙关系,双方合伙成立了佛山市南海××电力器材有限公司、佛山市福睿达电力技术有限公司(原佛山南海福睿达劳务有限公司)即本案原告、××物业(未经工商登记)。××物业即佛山市南海××××花园。该物业是林××、徐正福合伙期间,以原告名义向广州××××电务工厂承租了位于佛山市南海××××的物业(××物业),包括住宅楼两栋2866㎡、科技楼2680㎡、别墅两栋500㎡、值班室100㎡、配电房。原告与广州××××电务工厂自2010年左右签订租赁合同,并陆续续约,最后一次签约是在2017年1月3日,租赁期限于2017年6月30日届满租赁期限自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6月30日。该物业(××花园)的A号楼二楼、别墅一栋是原告的经营场所,其余部分物业出租给他人使用。
2017年3月26日,林××出具委托书,委托梁少娟及梁文聪处理其与徐正福的清算事宜及收取公司清算后相关款项。徐正福以原告名义委托广东××××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南海分所对双方合伙投资经营的企业进行审计。该所出具审计报告后,梁文聪、梁少娟与徐正福经协商,签订合伙企业合伙人清算报告,确认林××在佛山市南海××电力器材有限公司、佛山市福睿达电力技术有限公司及××物业总的个人收益为910020.65元,经清算,林××应分配金额为910020.65元。2017年5月16日,徐正福向梁少娟的银行账户转账支付310020.65元。同日,徐正福出具欠条,确认欠梁文聪、梁少娟60万元,并承诺于2017年7月15日前支付到梁少娟的个人账户。2017年4月25日,原告指派其公司员工陈××将出租的物业资料移交给梁少娟,包括出租屋租赁合同、押金收据、电子门锁匙、大门口铁闸锁匙、现金8254.79元、余额126232.51元的银行卡1张等,并约定2017年3月至6月的租金由梁少娟收取。后因徐正福与梁少娟、梁文聪发生纠纷,徐正福遂以被人敲诈勒索为由于2017年6月4日向公安机关报案。2017年9月7日,林××、梁少娟作为原告起诉徐正福,要求徐正福支付退股款项60万元及相应利息,案件号为(2017)粤0605民初13949号。
徐正福在公安机关2017年6月4日所作笔录中陈述,梁文聪于2017年3月10日找到徐正福要求分利润,徐正福要求请审计公司审计,梁文聪当场拿走了公司的公章,在3月17日强行赶走原告公司的员工,锁上办公室大门,锁门持续10天时间左右,公司一直没有办公,公司财产没有什么损失,但14名工人的工资照发,月总额4万多元;2017年5月9日,梁文聪带着梁少娟再次找到徐正福谈,梁文聪觉得自己分不到钱,又赶走工人,锁上公司门;5月13日,梁文聪带着梁少娟等过来公司开了门,双方经过协商,同意支付梁文聪、梁少娟91万元以解决纠纷;两天后徐正福将31万元通过转账方式转到梁少娟账户,其余60万元说好在7月30日前付,但梁文聪觉得签的协议没有法律效力,一直催徐正福付款,徐正福为了尽快解决问题就答应5月26日把钱给梁少娟,但梁文聪又提出额外要70万元,徐正福没有同意,梁文聪一气之下又锁门至今;第二次和第三次锁门损失也在4万元左右。
梁文聪在公安机关2017年6月5日的笔录中陈述,梁文聪等于2017年3月10日拿着林××的委托书到公司,要求徐正福清算公司财务,但徐正福一直不同意,故梁文聪拿了公司公章,将公司员工赶了出去并锁上了公司的大门,后徐正福同意结算就把公章还给了徐正福,但徐正福迟迟没有结算,2017年5月初,梁文聪又锁了公司的门;5月15日左右,梁文聪等人一起去了公司,双方签订协议,徐正福还应向林××支付910020.65元,过了两天,徐正福就给梁少娟(梁文聪妹妹)转了30万元,后徐正福还写了一张欠条,写明2017年7月15日付清,但后来梁文聪发现欠条没有落款日期及指纹,法律效力低,梁文聪又过去找徐正福,徐正福直接在欠条上写了2017年5月26日前结清;5月26日,梁文聪带着梁少娟到公司找到徐正福,徐正福又说只送梁少娟物业5月和6月收租金,双方因此发生争执,梁文聪一气之下又锁了门到现在。梁文聪在庭审中陈述,在6月5日做完笔录之后就开了门。
原告于2017年3月至6月向工人发放工资分别为45894元、47974元、46045元、36436元。
本院认为:本案为财产损害赔偿纠纷,原告主张被告非法占有原告办公场所,导致原告停业,造成原告损失224646.43元。根据徐正福和梁文聪在公安机关的陈述,两人对梁文聪锁门的次数及时间的陈述相对吻合,可知梁文聪在2017年3月17日第一次赶走原告公司员工,锁了公司的门并拿走原告公章,持续10天左右,在2017年5月9日左右第二次锁门,持续到5月13日左右,5月26日第三次锁门,持续到6月5日左右。梁文聪因受林××委托处理林××与徐正福合伙清算一事,与徐正福发生纠纷,赶走原告的员工,锁了原告办公场所的门是事实,原告据此主张被告造成其损失,但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遭受的具体损失。原告主张2017年3月至6月公司向工人发放工资及交纳社保费用的损失,被告梁文聪并非从3月至6月持续不间断占有原告办公场所,但梁文聪几次赶走原告员工,锁公司门的行为,无合法依据,确实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造成原告未能一直正常经营,使原告遭受了一定的损失,本院酌定被告梁文聪向原告赔偿损失30000元。对原告超出部分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徐正福及梁文聪均陈述是梁文聪赶走公司员工及锁公司门,无证据证明梁少娟与梁文聪共同实施了侵权行为,对原告请求梁少娟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梁文聪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佛山市福睿达电力技术有限公司赔偿损失30000元;
二、驳回原告佛山市福睿达电力技术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适用简易程序结案,受理费2334.85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负担2022.85元,由被告梁文聪负担312元并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向本院交纳,原告可于判决生效后向本院申请退回312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麦上康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十五日
书记员  黄莹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