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顺德分行与佛山市进阳贸易有限公司、佛山市一展贸易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8-28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606民初6610号
原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顺德分行,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大良街道办事处金榜居委会鉴海北路326号,组织机构代码89383502-0。
负责人:程飞沫。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鑫莹,广东至高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佳娜,广东至高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佛山市进阳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乐从镇第二工业区9号地8号,组织机构代码77784723-5。
法定代表人:岑永江。
被告:佛山市一展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乐从镇道教商业区道教大道以西三排西1号B3,组织机构代码79931422-9。
法定代表人:郭淑霞。
被告:佛山市顺德区乐从镇百迎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乐从镇道教商业区道教大道以西三排西1号A1铺,组织机构代码79460782-3。
法定代表人:张伟显。
被告:岑永江,男,1980年3月6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
被告:张火梅,女,1979年11月9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
被告:岑三妹,男,1950年2月5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
被告:陈瑞好,女,1951年2月20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
被告:黄海涛,男,1987年12月1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河源市源城区,
被告:郭淑霞,女,1976年11月10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
被告:黎乃福,男,1974年8月4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化州市,
被告:郭森棠,男,1950年12月14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
被告:黄咏泉,男,1973年12月24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河源市源城区,
被告:张伟显,男,1983年8月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
被告:张伟光,男,1980年11月5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
被告:何毅婉,女,1983年3月17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
原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顺德分行与被告佛山市进阳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进阳公司)、佛山市一展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展公司)、佛山市顺德区乐从镇百迎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迎公司)、岑永江、张火梅、岑三妹、陈瑞好、黄海涛、郭淑霞、黎乃福、郭森棠、黄咏泉、张伟显、张伟光、何毅婉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5月4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6年12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鑫莹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进阳公司、一展公司、百迎公司、岑永江、张火梅、岑三妹、陈瑞好、黄海涛、郭淑霞、黎乃福、郭森棠、黄咏泉、张伟显、张伟光、何毅婉没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顺德分行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进阳公司返还贷款本金10826501.04元及利息、罚息、复利;2.十五被告承担律师费6000元;3.被告一展公司、百迎公司、岑永江、张火梅、岑三妹、陈瑞好、黄海涛、郭淑霞、黎乃福、郭森棠、黄咏泉、张伟显、张伟光、何毅婉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按延迟付款金额每日万分之五计算);4.被告一展公司、百迎公司、岑永江、张火梅、岑三妹、陈瑞好、黄海涛、郭淑霞、黎乃福、郭森棠、黄咏泉、张伟显、张伟光、何毅婉对本案全部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5.本案诉讼费由十五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4年10月14日,原告与被告进阳公司签订3份《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均约定原告向被告进阳公司发放贷款3650000元。同日,原告分别与被告一展公司、百迎公司、岑永江、张火梅、岑三妹、陈瑞好、黄海涛、郭淑霞、黎乃福、郭森棠、黄咏泉、张伟显、张伟光、何毅婉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被告一展公司、百迎公司、岑永江、张火梅、岑三妹、陈瑞好、黄海涛、郭淑霞、黎乃福、郭森棠、黄咏泉、张伟显、张伟光、何毅婉为案涉债务提供保证担保,如保证人未在原告要求的期限内支付全部应付款项,应根据迟延付款金额按每日万分之五的标准向原告支付违约金。根据合同约定,原告为实现债权而支付费用,包括律师费等由被告承担。案涉贷款到期后,被告进阳公司没有依约还本付息。
被告进阳公司、一展公司、百迎公司、岑永江、张火梅、岑三妹、陈瑞好、黄海涛、郭淑霞、黎乃福、郭森棠、黄咏泉、张伟显、张伟光、何毅婉没有提出答辩意见。
原告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质证。被告进阳公司、一展公司、百迎公司、岑永江、张火梅、岑三妹、陈瑞好、黄海涛、郭淑霞、黎乃福、郭森棠、黄咏泉、张伟显、张伟光、何毅婉经本院合法传唤,没有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其放弃抗辩和质证的权利,对原告提供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根据确认的证据,结合原告的陈述,本院查明事实如下:
2014年10月14日,原告与被告一展公司(作为保证人)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编号:2014年顺小企最高保字第538号),与被告百迎公司(作为保证人)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编号:2014年顺小企最高保字第539号),与被告岑永江、张火梅(作为保证人)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编号:2014年顺小企最高保字第540号),与被告岑三妹、陈瑞好(作为保证人)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编号:2014年顺小企最高保字第541号),与被告黄海涛(作为保证人)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编号:2014年顺小企最高保字第542号),与被告郭淑霞、黎乃福(作为保证人)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编号:2014年顺小企最高保字第543号),与被告张伟显(作为保证人)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编号:2014年顺小企最高保字第544号),与被告张伟光、何毅婉(作为保证人)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编号:2014年顺小企最高保字第545号),与被告郭森棠、黄咏泉(作为保证人)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编号:2014年顺小企最高保字第549号),上述9份《最高额保证合同》均约定保证人为原告与被告进阳公司在2014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期间签订的借款合同等主合同项下的债务提供最高额保证,最高额保证担保范围为主合同项下全部债务,包括但不限于全部本金、利息(包括复利和罚息)、原告实现债权与担保权利而发生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等),最高额保证项下保证责任的最高限额为17000000元,保证人在本合同项下提供的保证为连带责任保证,如果保证人未在原告要求的期限内全部支付应付款项,应自逾期之日起至保证人向原告支付全部应付款项之日止,根据迟延付款金额按每日万分之五的标准支付违约金,无论原告对主合同项下债权是否有其他担保,保证人在本合同项下的保证责任均不因此减免,原告可直接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
同日,原告与被告进阳公司签订《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合同编号:2014年顺成字第186号),约定被告进阳公司向原告借款3650000元,借款期限为12个月,从2014年10月21日起至2015年10月20日;原告与被告进阳公司签订《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合同编号:2014年顺成字第187号),约定被告进阳公司向原告借款3650000元,借款期限为12个月,从2014年10月22日起至2015年10月21日;原告与被告进阳公司签订《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合同编号:2014年顺成字第188号),约定被告进阳公司向原告借款3650000元,借款期限为12个月,从2014年10月22日起至2015年10月21日;上述3份《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均约定本合同项下借款期限起始日与贷款转存凭证(借款借据)不一致时,以凭证所载实际放款日期为准,合同约定借款到期日作相应调整;贷款利率为固定利率,即起息日基准利率上浮10%,逾期罚息利率为贷款利率上浮50%,基准利率是指起息日当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施行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未按照合同约定的结息日付息,则自次日起计收复利,合同项下贷款按月结息,结息日固定为每月的第20日,原告有权将还款首先用于偿还合同约定应由被告进阳公司承担的费用,剩余款项按照先还息后还本、利随本清的原则偿还,但对于本金逾期超过90天仍未收回的贷款、利息,被告进阳公司的还款在偿还上述费用后按照先还本后还息的原则偿还;被告进阳公司违反合同约定义务的构成违约,原告有权宣布贷款立即到期,要求被告进阳公司立即偿还所有到期及未到期债务的本金、利息和费用,借款逾期的,对未按时还清的借款本金和利息,自逾期之日起按罚息利率和本合同约定结息方式计收利息和复利,借款到期前,对未按时还清的利息按合同约定贷款利率和结息方式计收复利,被告进阳公司违反合同约定导致的律师费等由被告进阳公司承担。
2014年10月21日,原告向被告进阳公司发放贷款3650000元;2014年10月22日,原告向被告进阳公司发放2笔贷款,金额均为3650000元;上述3笔贷款的《借款借据》均记载利率为年利率6.6%。对上述3笔贷款,被告进阳公司从2015年8月21日起欠息,原告遂于2016年4月27日向本院提起诉讼。
另查,被告进阳公司于2016年1月13日、6月30日、7月5日、7月12日分别归还2014年顺成字第186号《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项下贷款本金123498.96元、564.11元、8元、215.38元。
又查,2016年8月23日,原告与广东至高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协议》(协议编号:2016建顺法委字第030号),约定原告委托广东至高律师事务所处理原告与被告进阳公司、一展公司、百迎公司、岑永江、张火梅、岑三妹、陈瑞好、黄海涛、郭淑霞、黎乃福、郭森棠、黄咏泉、张伟显、张伟光、何毅婉之间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工作范围包括一审、二审诉讼及执行阶段的全部事务,实行部分风险代理付费,原告根据广东至高律师事务所的工作成效支付律师代理费。2016年12月13日,广东至高律师事务所开具广东增值税专用发票(号码:00577346),金额为13000元。
本院认为,原告按约定向被告进阳公司发放贷款,被告进阳公司没有按约定期限还本付息,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原告请求被告进阳公司返还所欠贷款本息理由充分,本院予以支持,但本息金额以本院确认为准,超出部分不予支持;其中案涉3份《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项下贷款利率为固定利率年利率6.6%,罚息利率为贷款利率上浮50%,即年利率9.9%(6.6%×150%),合同约定对未按时还清的借款本金和利息,自逾期之日起按罚息利率和本合同约定结息方式计收利息和复利,借款到期前,对未按时还清的利息按合同约定贷款利率和结息方式计收复利,故借款到期前的复利利率为年利率6.6%,贷款到期后的复利利率为年利率9.9%;2014年顺成字第186号《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项下贷款到期日为2015年10月20日,被告进阳公司从2015年8月21日起欠息,仅于2016年1月13日、6月30日、7月5日、7月12日分别返还贷款本金123498.96元、564.11元、8元、215.38元,故尚欠贷款本金3525713.55元(3650000元-123498.96元-564.11元-8元-215.38元),利息应从2015年8月21日起至2015年10月20日止,以3650000元为基数按年利率6.6%计算,罚息应按年利率9.9%,从2015年10月21日起至2016年1月12日止以3650000元为基数,从2016年1月13日起至2016年6月29日止以3526501.04元(3650000元-123498.96元)为基数,从2016年6月30日起至2016年7月4日止以3525936.93元(3526501.04元-564.11元)为基数,从2016年7月5日起至2016年7月11日止以3525928.93元(3525936.93元-8元)为基数,从2016年7月12日起至贷款本金清偿之日止以实际尚欠贷款本金金额为基数计算,对未按时支付的利息,从2015年9月21日起至2015年10月20日止按年利率6.6%计算复利,从2015年10月21日起至利息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9.9%计算复利;2014年顺成字第187号、2014年顺成字第188号《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项下贷款到期日均为2015年10月21日,均从2015年8月21日起欠息,故合并计算尚欠贷款本金7300000元(3650000元+3650000元),利息从2015年8月21日起至2015年10月21日止,以7300000元为基数按年利率6.6%计算,罚息从2015年10月22日起至贷款本金清偿之日止,以实际尚欠贷款本金金额为基数按年利率9.9%计算,对未按时支付的利息,从2015年9月21日起至2015年10月21日止按年利率6.6%计算复利,从2015年10月22日起至利息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9.9%计算复利;双方约定逾期罚息已有惩罚性质,故原告请求对罚息计算复利的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
案涉的《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均约定被告进阳公司违反合同约定导致的律师费等由被告进阳公司承担,原告请求被告新球星公司支付律师费6000元理由充分,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一展公司、百迎公司、岑永江、张火梅、岑三妹、陈瑞好、黄海涛、郭淑霞、黎乃福、郭森棠、黄咏泉、张伟显、张伟光、何毅婉在本案中承担的是保证责任,案涉《最高额保证合同》均约定担保范围包括律师费,故被告一展公司、百迎公司、岑永江、张火梅、岑三妹、陈瑞好、黄海涛、郭淑霞、黎乃福、郭森棠、黄咏泉、张伟显、张伟光、何毅婉应在合同约定担保责任的范围内对律师费承担担保责任,原告请求被告一展公司、百迎公司、岑永江、张火梅、岑三妹、陈瑞好、黄海涛、郭淑霞、黎乃福、郭森棠、黄咏泉、张伟显、张伟光、何毅婉在担保责任外承担律师费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
被告一展公司、百迎公司、岑永江、张火梅、岑三妹、陈瑞好、黄海涛、郭淑霞、黎乃福、郭森棠、黄咏泉、张伟显、张伟光、何毅婉自愿为案涉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案涉9份《最高额保证合同》均约定保证责任的最高限额为17000000元,保证担保范围包括贷款本金、利息、罚息、复利、律师费等,原告请求被告一展公司、百迎公司、岑永江、张火梅、岑三妹、陈瑞好、黄海涛、郭淑霞、黎乃福、郭森棠、黄咏泉、张伟显、张伟光、何毅婉对被告进阳公司案涉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理由充分,本院予以支持,但被告一展公司、百迎公司、岑永江、张火梅、岑三妹、陈瑞好、黄海涛、郭淑霞、黎乃福、郭森棠、黄咏泉、张伟显、张伟光、何毅婉的保证担保责任以合同约定最高限额17000000元为限,超出部分不予支持。根据有关法律规定,被告一展公司、百迎公司、岑永江、张火梅、岑三妹、陈瑞好、黄海涛、郭淑霞、黎乃福、郭森棠、黄咏泉、张伟显、张伟光、何毅婉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被告进阳公司追偿。
关于原告主张被告一展公司、百迎公司、岑永江、张火梅、岑三妹、陈瑞好、黄海涛、郭淑霞、黎乃福、郭森棠、黄咏泉、张伟显、张伟光、何毅婉向其支付违约金的请求,本院认为,本案中被告一展公司、百迎公司、岑永江、张火梅、岑三妹、陈瑞好、黄海涛、郭淑霞、黎乃福、郭森棠、黄咏泉、张伟显、张伟光、何毅婉的担保范围为被告进阳公司欠原告的债务,即以担保范围为限对借款人的债务承担担保责任,且我国合同法规定的违约金具有补偿性和惩罚性双重属性,以补偿性为主,原告对被告进阳公司按照罚息利率计收罚息,已是对债务人违约行为的惩罚,并可以弥补其损失,如果再要求保证人另行支付违约金,意味着对违约行为的双重处罚,与合同法的立法精神不符,故对于原告要求被告一展公司、百迎公司、岑永江、张火梅、岑三妹、陈瑞好、黄海涛、郭淑霞、黎乃福、郭森棠、黄咏泉、张伟显、张伟光、何毅婉支付违约金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六条、第十二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第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缺席判决如下:
一、被告佛山市进阳贸易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原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顺德分行返还贷款本金3525713.55元并支付利息、罚息、复利(利息、罚息、复利计算方法:利息从2015年8月21日起至2015年10月20日止,以3650000元为基数按年利率6.6%计算;罚息按年利率9.9%,从2015年10月21日起至2016年1月12日止以3650000元为基数,从2016年1月13日起至2016年6月29日止以3526501.04元为基数,从2016年6月30日起至2016年7月4日止以3525936.93元为基数,从2016年7月5日起至2016年7月11日止以3525928.93元为基数,从2016年7月12日起至贷款本金清偿之日止以实际尚欠贷款本金金额为基数计算;对未按时支付的利息,从2015年9月21日起至2015年10月20日止,按年利率6.6%计算复利,从2015年10月21日起至利息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9.9%计算复利);
二、被告佛山市进阳贸易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原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顺德分行返还贷款本金7300000元并支付利息、罚息、复利(利息、罚息、复利计算方法:利息从2015年8月21日起至2015年10月21日止,以7300000元为基数按年利率6.6%计算;罚息从2015年10月22日起至贷款本金清偿之日止,以实际尚欠贷款本金金额为基数按年利率9.9%计算;对未按时支付的利息,从2015年9月21日起至2015年10月21日止,按年利率6.6%计算复利,从2015年10月22日起至利息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9.9%计算复利);
三、被告佛山市进阳贸易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原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顺德分行支付律师费6000元;
四、被告佛山市一展贸易有限公司、佛山市顺德区乐从镇百迎贸易有限公司、岑永江、张火梅、岑三妹、陈瑞好、黄海涛、郭淑霞、黎乃福、郭森棠、黄咏泉、张伟显、张伟光、何毅婉对被告佛山市进阳贸易有限公司上述第一、二、三项债务,在17000000元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佛山市一展贸易有限公司、佛山市顺德区乐从镇百迎贸易有限公司、岑永江、张火梅、岑三妹、陈瑞好、黄海涛、郭淑霞、黎乃福、郭森棠、黄咏泉、张伟显、张伟光、何毅婉在承担相应的担保责任后,有权向被告佛山市进阳贸易有限公司追偿;
五、驳回原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顺德分行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90361.74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公告费3500元,合共98861.74元,由被告佛山市进阳贸易有限公司、佛山市一展贸易有限公司、佛山市顺德区乐从镇百迎贸易有限公司、岑永江、张火梅、岑三妹、陈瑞好、黄海涛、郭淑霞、黎乃福、郭森棠、黄咏泉、张伟显、张伟光、何毅婉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梁 斌
审 判 员  江健怡
人民陪审员  孔梓君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周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