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麦俊康、蔡文浩抢劫、抢夺二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0-08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5)清中法刑二终字第246号
原公诉机关清远市清新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麦俊康,男,汉族。因本案于2015年3月6日被清远市公安局清新分局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10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清远市清新区看守所。
辩护人胡继刚、黎国柱,分别是广东远大永恒律师事务所律师、实习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蔡文浩,男,汉族。因本案于2015年3月6日被清远市公安局清新分局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10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清远市清新区看守所。
辩护人黄卫国、方思华,均是广东明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荣,男,汉族。因本案于2015年3月7日被清远市公安局清新分局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10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清远市清新区看守所。
清远市清新区人民法院审理清远市清新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麦俊康、蔡文浩犯抢劫罪、抢夺罪,被告人李某荣犯抢夺罪一案,于2015年10月15日作出(2015)清新法刑初字第203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麦俊康、蔡文浩、李某荣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通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决定以不开庭的方式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5年3月2日22时许,被告人麦俊康、蔡文浩、李某荣驾乘一辆白色女装摩托车驶至清远市清新区太和镇龙苑路湖景湾门前路段,见被害人廖某杭打着电话独自行走,三人经商量决定实施抢夺,后由被告人麦俊康驾车、李某荣动手抢夺了被害人廖某杭的一台iphone6plus手机。事后销赃得款2500元,赃款三人均分。破案后起回被抢手机发还给被害人。经鉴定,被抢的iphone6plus手机价值人民币(下同)5655元。
2015年3月4日19时许,被告人麦俊康、蔡文浩驾乘一辆白色女装摩托车驶至清远市清新区太和镇笔架路31号洛富园路段,见被害人黎某丽手拿一个深蓝色手提包独自行走,二人便驾车尾随至洛富园h栋102聚一聚美食门前附近路段,被告人蔡文浩强行扯走黎某丽的手袋,手袋内有现金约700元、身份证、驾驶证、银行卡等财物,拉扯中将被害人黎某丽拉倒在地受伤。经法医鉴定,被害人黎某丽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2015年3月7日19时许,被告人李某荣主动到清远市公安局太和派出所投案,并如实供述参与抢夺的犯罪事实。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被告人麦俊康、蔡文浩、李某荣庭审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抓获经过、户籍证明、扣押决定书、扣押笔录、扣押清单、发还清单、物证照片制作说明、提取笔录、视听资料复制制作说明、调取证据通知书、手机通话清单、诊断证明书等书证,证人谭业东的证言,被害人廖某杭、黎某丽的陈述,辨认笔录,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清远市清新区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价格鉴定结论书,视听资料,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等证据证实。
原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麦俊康、蔡文浩的行为已构成抢劫罪、抢夺罪,被告人李某荣的行为已构成抢夺罪。被告人李某荣具有自首情节。公诉机关建议判处被告人麦俊康、蔡文浩判处四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判处被告人李某荣六个月以上一年六个月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三被告人均表示同意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
原判认为,被告人麦俊康、蔡文浩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结伙驾驶机动车夺取他人财物过程中,当被害人发现后仍公然抢劫他人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被告人麦俊康、蔡文浩、李某荣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结伙驾驶机动车,乘人不备,公然夺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抢夺罪。被告人麦俊康、蔡文浩犯数罪,依法应当数罪并罚。三被告人驾驶摩托车实施抢夺,依法应予以从重处罚。鉴于被告人麦俊康、蔡文浩归案后坦白认罪,被告人李某荣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全部犯罪事实,是自首,依法对三被告人犯抢夺罪予以从轻处罚;依法对被告人麦俊康、蔡文浩犯抢劫罪予以从轻处罚。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符合法律规定,予以采纳。根据被告人麦俊康、蔡文浩、李某荣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以及其悔罪表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百六十九条、第二百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四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六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人麦俊康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犯抢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5000元。二、被告人蔡文浩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犯抢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5000元。三、被告人李某荣犯抢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
上诉人麦俊康上诉提出,在抢夺被害人黎某丽手提包的过程中没有强行将被害人拉倒在地,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害人黎某丽抢夺过程中当场受伤,其行为不构成抢劫罪。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从轻或减轻处罚。
上诉人麦俊康的辩护人辩护提出,对原判认定麦俊康犯抢夺罪、抢劫罪无异议,麦俊康在共同犯罪中负责开车所起的作用较小,在抢劫过程中没有采取暴力手段,未使用犯罪工具,主观恶性较小,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有悔罪表现,主动要求家属联系被害人,赔偿被害人的损失取得被害人的谅解。依法应从轻处罚。
上诉人蔡文浩上诉提出,其2015年3月2日没有参与抢夺手机,是犯罪中止,依法应从轻或减轻处罚。在抢夺被害人黎某丽手提包时黎某丽当场没有察觉也没有跌倒在地,其行为不构成抢劫罪。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依法改判其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上诉人蔡文浩的辩护人辩护提出,蔡文浩驾驶摩托车抢夺被害人黎某丽的手袋时只有夺取财物的故意,没有侵犯被害人人身安全的故意,拉扯财物致被害人倒地受伤是抢夺的连贯动作,不应以抢劫罪论处。蔡文浩在抢夺被害人廖某杭财物的犯罪中,没有直接实施抢夺行为,只负责“望风”,是从犯,依法应从轻或减轻处罚。
上诉人李某荣上诉提出,其具有自首情节,是初犯,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被抢夺的手机已起获发还被害人,其行为社会危害性较小。请求依法从轻或减轻处罚。
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证据与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一致。原审判决所依据的证据,经查,来源合法,并经庭审出示、经控辩双方辨认、质证,能够证明案件的事实情况,本院对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和证据予以确认。
二审审理期间,上诉人麦俊康的辩护人向本院提交赔偿协议书、收据、谅解书等证据,证明上诉人麦俊康、蔡文浩的家属主动代为赔偿了被害人黎某丽的经济损失,被害人黎某丽表示谅解上诉人麦俊康、蔡文浩。经本院核查,被害人黎某丽谅解上诉人麦俊康、蔡文浩的情况属实。
对上诉人麦俊康及其辩护人、上诉人蔡文浩及其辩护人和上诉人李某荣提出的上诉理由,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1、对于上诉人麦俊康、蔡文浩提出的不构成抢劫罪的意见。经查,蔡文浩归案后多次供述在抢被害人黎某丽的包时,被害人发现后双手拉住包,蔡文浩与被害人对拉,强行抢走被害人的手提包。被害人黎某丽陈述在其发现蔡文浩、麦俊康抢其手提包时,双方对拉僵持,后麦俊康、蔡文浩把其拉到在地抢走了其手提包。上述证据相互印证,足以认定麦俊康、蔡文浩驾驶摩托车抢夺被害人黎某丽的手提包时,在被害人发觉后仍强行拉扯被害人的手提包,致被害人摔倒在地后抢得被害人的手提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之规定驾驶机动车、非机动车夺取他人财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以抢劫罪定罪处罚:(一)夺取他人财物时因被害人不放手而强行夺取的;……。上诉人麦俊康、蔡文浩的行为应以抢劫罪定罪处罚。
2、对于上诉人蔡文浩上诉提出在抢夺被害人廖某杭手机的共同犯罪中其是犯罪中止的意见。经查,根据刑法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在犯罪过程中,自动放弃犯罪或者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的,是犯罪中止。蔡文浩与麦俊康、李某荣共同商量抢夺被害人廖某杭的财物,虽未直接实施抢夺行为,但负责“望风”,并在同案人抢得财物后共同商量销售赃物,平均分配赃款。上诉人蔡文浩不属于自动放弃犯罪,不构成犯罪中止。
3、对于上诉人蔡文浩、李某荣在抢夺共同犯罪中是否从犯的问题。经查,麦俊康、蔡文浩、李某荣三人共同商量抢夺,在抢夺共同犯罪中,根据分工不同,由麦俊康负责驾驶摩托车,李某荣直接实施抢夺他人手机的行为,蔡文浩负责“望风”,三人分工合作相互配合,共同完成抢夺行为,平均分配赃款,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相当。上诉人蔡文浩的辩护人提出蔡文浩是从犯,上诉人李某荣上诉提出其是从犯的理由不充分,不能成立。
4、上诉人李某荣上诉提出其具有自首情节,所抢得的财物已发还被害人属实,原判已准确认定并在量刑时予以考虑。上诉人李某荣再以相同的理由请求从轻或减轻处罚不予采纳。
5、对于上诉人麦俊康、蔡文浩的量刑问题。二审审理期间,麦俊康、蔡文浩的家属主动代为赔偿被害人黎某丽的损失。被害人黎某丽表示谅解麦俊康、蔡文浩,要求本院对二人从宽处罚符合法律规定,予以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麦俊康、蔡文浩驾驶机动车抢夺他人财物过程中,因被害人发觉后紧抓财物不放手强行夺取他人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上诉人麦俊康、蔡文浩、李某荣驾驶机动车,乘人不备,公然夺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抢夺罪。上诉人麦俊康、蔡文浩犯数罪,依法应当数罪并罚。上诉人麦俊康、蔡文浩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依法可以从轻处罚。上诉人李某荣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原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对上诉人李某荣的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鉴于二审审理期间,上诉人麦俊康、蔡文浩取得被害人黎某丽的谅解,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根据上诉人麦俊康、蔡文浩、李某荣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以及悔罪表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百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四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六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清远市清新区人民法院(2015)清新法刑初字第203号刑事判决第一项中对上诉人麦俊康犯抢劫罪的定罪和犯抢夺罪的定罪量刑、第二项对中上诉人蔡文浩犯抢劫罪的定罪和犯抢夺罪的定罪量刑以及第三项对上诉人李某荣的定罪量刑。
二、撤销清远市清新区人民法院(2015)清新法刑初字第203号刑事判决第一项中对上诉人麦俊康犯抢劫罪的量刑和第二项中对上诉人蔡文浩犯抢劫罪的量刑。
三、上诉人麦俊康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6000元;犯抢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11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3月6日起至2019年3月5日止。罚金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四、上诉人蔡文浩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6000元;犯抢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11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3月6日起至2019年3月5日止。罚金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胡巧玲
代理审判员  罗立兵
代理审判员  管宋英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邵其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