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沧州中心支公司、李某交通肇事二审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8-09-05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冀09刑终165号
原公诉机关河北省献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沧州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沧州市经济开发区东海路20号10楼。
负责人李小诗,职务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欧阳静、王旭,河北来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女,1975年4月6日出生,住献县,系死者程博雅之母,亦系本案受害人。
被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程某1,男,1970年2月8日出生,住献县,系死者程博雅之父。
被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程某2,男,2008年2月24日出生,住献县,系本案受害人。
法定代理人程某1,男,1970年2月8日出生,住献县,系程某2之父。
法定代理人李某,女,1975年4月6日出生,住献县,系程某2之母。
以上附带民事诉讼三原告人委托代理人姜海英,河北林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郜南南,男,1986年8月20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农民,群众,户籍地献县,现住。2017年1月9日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献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月20日经献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当日由献县公安局执行逮捕,2017年8月11日被献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河北省献县人民法院审理河北省献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郜南南犯交通肇事罪,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程某1、程某2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2017年11月8日作出(2017)冀0929刑初141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原审被告人郜南南未提出上诉,检察机关亦未抗诉,原判刑事部分的判决在上诉期满后即发生法律效力。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沧州中心支公司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阅卷,讯问被告人,询问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以及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并听取了诉讼代理人的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决认定,2016年12月3日21时许,被告人郜南南驾驶牌照为冀J×××××的轿车沿106国道由南向北行驶至献县子牙河大桥时,撞上前方顺行李某驾驶的电动自行车,导致李某及乘车人程某2受伤、程某3死亡、双方车辆损坏,事故发生后郜南南驾车逃离现场。经献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认定,郜南南承担该事故的全部责任。
2017年1月8日,被告人郜某被被害人的亲友扭送到公安机关,如实供述了上述事实。
另查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因本案损失情况如下:1、雅死亡损失:238380元(11919元/年×20年=238380元)、丧葬费28493.5元(56987元/年÷12个月/年×6个月=28493.5元)、处理交通事故的误工费及交通费1000元(酌定)。2、程某2受伤损失:医药费77353.63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100元(100元/天×41天=4100元)、营养费2700元(30元/天×90天=2700元)、伤残赔偿金50059.8元(11919元/年×20年×21%=50059.8元)、护理费13920元(116元/天×120天=13920元)、交通费800(酌定)、伤残鉴定费1600元。3、李某损失:医药费11059.61元、伙食补助费3400元(100元/天×34天=3400元)、营养费1500元(30元/天×50天=1500元)、伤残赔偿金23838元(11919元/年×20年×/10%=23838元)、误工费8800元(80元/天×110天=8800元)、护理费5800元(116元/天×/50天=5800元)、交通费500元(酌定)、伤残鉴定费1600元。以上损失共计474904.54元。
认定以上事实的证据有:
1、被告人的供述,2016年12月3日21时许,我驾驶牌照为冀J×××××的轿车沿106国道由南向北行驶至献县子牙河大桥中段时,与前方孙兴的电动自行车相撞,造成一死两伤。事故发生后,我驾车至大桥北头在大提上过夜,第二天到黄骅港打工,直至2017年1月8日晚被他人扭送至献县。我有A2驾驶证。
2、被害人李某陈述,2016年12月3日21时许,在106国道子牙河大桥我骑着电动自行车带着程某2、程某3被一辆汽车撞了。
3、证人程某1证言,证实其于2016年12月3日20时30分许,骑电动自行车带着大女儿程志佳去泰昌商场接妻子李某下班,李某骑电动自行车带着我儿子程某2和小女儿程某3,我在李某右后侧,行驶至106国道子牙河大桥中段时,从我们后面过来一辆轿车,直接撞上李某的电动自行车,之后轿车又撞上了东面的桥墩和西面的护栏才停下车,我把妻子和俩个孩子抱到桥东侧边,我打了120电话,这时我发现轿车上下来一个20多岁的男子跟我要手机,说用我的手机打电话叫人来帮着救人,我告诉他已经拨打了120,之后我又打了122电话报警,我用手机拍下了那辆轿车的牌照,是一辆黑色长城轿车,牌照号是冀J×××××,救护车到达后向车上抬伤者的过程中,那辆轿车开走了。
4、证人于某证言,证实其在黄骅港一个加油站发现了郜南南,他是撞死程某3的司机,现将其扭送到献县公安局交警大队。
5、现场勘查笔录及事故照片,证实该交通事故现场的情况。
6、尸检报告,死者程某3年龄6岁,于2016年12月3日21时0分死亡。
7、痕迹鉴定,沧州科技事务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沧科司鉴【2016】痕字第160号痕迹鉴定意见书,证实冀J×××××号小型汽车前侧面左端与“彪”牌电动自行车后侧面相接触。
8、事故责任认定书,经献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作出献公交认字【2016】第0268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郜南南承担该事故的全部责任,李某、程某2、程某3无责任。
9、驾驶证信息,证实被告人郜南南具备驾驶资格。有效起始日期为2016年5月11日,准驾车型为B2。
10、肇事车辆信息,证实该肇事车辆冀J×××××号小型汽车登记的所有人为郜南南。
11、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的出生日期及住址。
12、无前科证明,证实被告人无违法犯罪记录。
13、诊断证明,证实伤者李某、程某2的具体伤情;程某3院前车祸外伤死亡。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交了以下证据:
1、李某、程某1身份证复印件、程某2、程某3户口登记薄复印件各一份,以证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身份情况。
2、程某3诊断证明一份,证实其院前车祸外伤死亡。
3、交通事故认定书一份,证实郜南南承担该事故的全部责任,李某、程某2、程某3无责任。
4、保险单二分,证实肇事车辆在附带民事诉讼被告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沧州中心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50万元。
5、住院病历及用药明细、医药费单据,证实程某2受伤后在沧州市中心医院先后住院治疗各一次,共住院41天,花去医药费77353.63元;李某受伤后在献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34天,花去医药费11059.61元。
6、诊断证明,证实李某、程某2的受伤情况。
7、鉴定意见书,证实程某2伤残被鉴定为九级、十级,护理期120元,营养期90天(包括二次手术期间)。李某伤残被鉴定为十级,误工期110天,护理期50天,营养期50天。
8、李某劳动合同、营业执照、误工证明、三个月工资表,证实李某因受伤住院治疗误工和停发工资情况。
9、程某1劳动合同、营业执照、误工证明、三个月工资表,证实其因护理程某2误工和停发工资情况。
10、王清香劳动合同、营业执照、误工证明、三个月工资表,证实其因护理李某误工和停发工资情况。
11、交通费票据九张,证实因本案发生的部分交通费用。
12、因与被告人郜南南已经达成调解并实际履行,现撤回对郜南南的诉讼请求,请求保险公司赔偿482755.94元。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郜南南驾驶机动车辆,违反交通管理法规,忽视交通安全发生交通事故,致一人死亡、二人受伤,事故发生后郜南南驾车逃离现场,其行为已触犯刑法,构成交通肇事罪(逃逸),应予处罚。献县人民检察院的指控,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罪名成立。被告人自愿认罪,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取得谅解,酌情从轻处罚。因被告人郜南南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损失474904.54元,应予赔偿。又因郜南南所驾驶的车辆在附带民事诉讼被告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沧州中心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故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损失,应当由被告保险公司首先在交强险赔偿限额范围内承担,不足部分由被告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内承担。对于被告保险公司主张的伤残鉴定费3200元属于间接损失,不应当由保险公司承担的辩解意见,本院予以支持,该损失应当由被告人郜南南承担。但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与被告人郜南南达成调解并履行,庭审中撤回了对被告人郜南南的附带民事诉讼请求,应视为是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对自己民事权利的放弃,且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准许。被告保险公司辩称被告人郜南南犯交通肇事罪(逃逸),属于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范围内的免赔事由,经本院审查涉案的保险合同,该保险合同后面虽然附有保险条款并将免责条款加黑,但没有投保人的签字,不能证实该保险公司在签订保险合同时对投保人尽到了明确说明和提示义务,该辩解与现行的法律规定相悖,故本院不予支持。对于保险公司辩解的应扣除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非医保用药费用,因其未提交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亦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郜南南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二、附带民事诉讼被告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沧州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程某1、程某2各项损失471704.54元。
上诉人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沧州中心支公司上诉主要提出,1、郜南南在本次事故中存在逃逸的行为,属于商业三者险的免赔范围,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不应承担赔偿责任;2、被上诉人李某、程某1、程某2已经得到被上诉人郜南南的赔偿,应在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范围内予以扣除。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一致。认定事实的证据有经一审庭审质证、认证的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上诉人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沧州中心支公司的上诉意见。经查,1、冀J×××××车辆保险单后虽然附有保险条款并将免责条款加黑,但该保险单上没有投保人郜南南的签字。本案现有证据并不足以证明上诉人在签订保险合同时就免责条款向投保人郜南南尽到了提示以及明确说明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该免责条款不产生效力。2、本案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与郜南南的家属达成赔偿协议,该赔偿协议约定:“郜南南的父亲愿意与郜南南共同承担赔偿与补偿义务,一次性给付李某、程某1二十五万元,李某、程某1对郜南南的行为表示谅解。”以及“李某、程某1有权起诉冀J×××××车辆投保的保险公司要求保险公司赔偿其因交通事故所发生的全部损失,包括医疗费、死亡赔偿金、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等一系列损失。保险公司是否赔偿以及赔偿数额多数均与郜南南一方无关。”因此,被告人家属支付给受害人的款项与上诉人应承担的赔偿责任无关。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
本院认为,上诉人郜南南违反交通管理法规,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一人死亡、二人受伤,且肇事后驾车逃离现场,负事故全部责任,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附带民事赔偿合理合法。上诉人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沧州中心支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百三十三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刘 超
审判员 王春利
审判员 张 蕾

二〇一八年四月十七日
书记员 潘艳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