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广州傲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邵智华单位行贿罪2016刑终499二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2-27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1刑终499号
原公诉机关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单位(原审被告单位)广州傲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傲星公司”),住所地广州市天河区车陂祠堂大街2号全部(部位:309房)。
诉讼代表人岑某甲,系上诉单位傲星公司销售经理。
原审被告人邵某,出生地广州市,系上诉单位傲星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户籍所在地广州市黄埔区。因涉嫌犯行贿罪,于2014年5月15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30日被逮捕,同年6月23日被取保候审。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审理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单位傲星公司、原审被告人邵某犯单位行贿罪一案,于2015年10月20日作出(2015)穗越法刑初字第577号刑事判决。傲星公司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单位傲星公司,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被告单位傲星公司成立于2008年6月2日,公司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经营范围包括信息技术、计算机软硬件开发,计算机网络技术服务,批发和零售贸易等。被告人邵某是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2009年至2014年期间,邵某代表傲星公司在承接业务过程中,为谋取不正当利益,分别向麦志敏、温某、胥某、胡某乙、伍某志、张某等多名国家工作人员贿送款项共计44万元,非法获利50万元。具体事实分述如下:
(一)2009年到2013年间,被告单位傲星公司在承接广州市天河区沐陂小学相关信息化建设及采购业务过程中,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由被告人邵某经手,先后三次将现金共8万元贿送给时任广州市天河区沐陂小学总务处主任麦志敏。
(二)2011年到2013年间,被告单位傲星公司在承接广州市天河区农业和园林局办公设备采购项目过程中,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由被告人邵某经手,先后三次贿送时任广州市天河区农业和园林局办公室主任温某现金共6万元。
(三)2011年到2014年间,被告单位傲星公司在承接广州城市职业学院相关信息化建设项目过程中,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由被告人邵某经手,先后四次贿送现金共14万元给时任广州城市职业学院财务处招标采购办公室工作人员胥某。
(四)2012年到2013年间,被告单位傲星公司在承接广州市医药职业学校相关建设项目过程中,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由被告人邵某经手,先后两次贿送时任广州市医药职业学校实训中心主任胡某乙现金共8万元。
(五)2013年到2014年间,被告单位傲星公司在承接广州城市职业学院相关建设和购置业务过程中,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由被告人邵某经手,先后两次贿送时任广州城市职业学院艺术设计系主任伍某志现金共6万元。
(六)2013年,被告单位傲星公司在承接广州市天河区民政局管理的相关街道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信息化项目建设过程中,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由被告人邵某经手,贿送给广州市天河区民政局社区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张某共现金2万元。
2014年5月15日,被告人邵某到检察机关投案,供述了上述事实,并退缴全部违法所得。
原审法院以公诉人当庭宣读、出示并经质证的受贿人麦志敏、温某、胥某、胡某乙、伍某志、张某的供述,证人黄某、岑某甲、谢某的证言,被告单位傲星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注册基本资料,广州市医药职业学校的组织机构代码证、该校出具的情况说明、胡某乙的干部履历表,广州市城市职业学院的组织机构代码证、该校的聘用合同、该校出具的情况说明及胥某、伍某志的干部履历表,广州市天河区沐陂小学的组织机构代码证、该校教职工情况登记表、麦志敏的聘用合同,广州市天河区农业和园林局的组织机构代码证、该局出具的情况说明、任职通知、温某的干部履历表,广州市天河区民政局的组织机构代码证、该局的职务聘任协议书、该局出具的情况说明、张某的干部履历表,各受贿人所在单位与傲星公司之间的合同,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出具的破案报告,广东省暂时扣留财物收据,被告人邵某的户籍资料,邵某的供述等作为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单位傲星公司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情节严重,该行为构成单位行贿罪;被告人邵某是被告单位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并具体实施行贿行为,是被告单位直接负责主管人员,其行为构成单位行贿罪。邵某案发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综合考虑本案犯罪事实、情节,决定对傲星公司及邵某从轻处罚,并对邵某适用缓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单位傲星公司犯单位行贿罪,判处罚金二十万元;二、被告人邵某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三、扣押在案的违法所得人民币五十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上诉单位傲星公司上诉称:1、涉案项目均经规范的政府采购流程以最低价格中标并实施,其所剩利润远远没有50万元之多,并且不存在任何非法所得。原审被告人邵某为尽快脱离看守所之苦,受侦查机关游说而以类似罚金处理的50万元缴付给侦查机关,其并不确认是违法所得。故此,原审判决认定其违法所得50万元并处以没收是错误的。2、其通过总经理邵某主动向检察机关投案自首,如实交代犯罪事实。邵某是其主管人员,邵某的行为代表其的意志,是履行职务行为。原审判决既已认定邵某具有自首情节,那么其作为决策者亦应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应当对其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而原审判决并无作出认定。
本院经审理认为,原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单位傲星公司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钱款,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单位行贿罪;原审被告人邵某作为傲星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为傲星公司谋取不正当利益,具体实施行贿行为,属于傲星公司犯单位行贿罪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其行为构成单位行贿罪。邵某犯罪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其罪行,是自首。邵某作为傲星公司的主管人员自首,依法应当认定傲星公司自首。傲星公司、邵某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傲星公司关于其具有自首情节的上诉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关于上诉单位傲星公司提出的原判决认定其违法所得50万元并处以没收有误的上诉意见,经查,涉案的50万元款项在侦查阶段以原审被告人邵某的名义交由侦查机关暂扣;邵某在侦查阶段供述自愿上缴违法所得50万元,在原审法院庭审时亦供述傲星公司因行贿而获利了50万元,并确认向侦查机关缴交的50万元款项是傲星公司的违法所得;傲星公司在原审法院庭审时确认其向侦查机关退缴了违法所得50万元。故此,原审法院认定前述50万元是傲星公司的违法所得的证据确实、充分,判决没收该笔款项正确。傲星公司的前述上诉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定罪、认定原审被告人邵某自首、没收违法所得均正确,对邵某量刑适当,但未认定傲星公司自首不当,以致量刑不当,本院依法应当予以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1997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及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财产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第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5)穗越法刑初字第577号刑事判决的第一项的定罪部分、第二项、第三项。
二、撤销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5)穗越法刑初字第577号刑事判决的第一项的量刑部分。
三、上诉单位广州傲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犯单位行贿罪,判处罚金十万元(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第二日起一个月内向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缴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胡 鹏
审 判 员  边 龙
代理审判员  许媛媛

二〇一六年六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宿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