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云南中发石化有限公司香格里拉市中发加油站、香格里拉市佳鑫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1-28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云34民终8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云南中发石化有限公司香格里拉市中发加油站。住所地:香格里拉市仁安路**号。
负责人:潘二发,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和桃,云南润泽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香格里拉市佳鑫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市康珠大道***号。
法定代表人:徐赞,总经理。
诉讼代表人:王保达,男,汉族,1983年6月17日生,河北省邢台市人,住邢台市清河县。
诉讼代表人:杨军,男,哈尼族,1978年2月28日生,云南省绿春县人,住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绿春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由,合发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一般授权代理。
上诉人云南中发石化有限公司香格里拉市中发加油站(以下简称中发加油站)因与被上诉人香格里拉市佳鑫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鑫汽修)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云南省香格里拉市人民法院(2018)云3401民初10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8月1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中发加油站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和桃、被上诉人佳鑫汽修的诉讼代表人王保达、杨军及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中发加油站上诉请求:撤销(2018)云3401民初107号《民事判决书》,改判驳回佳鑫汽修的诉讼请求,并由佳鑫汽修负担案件受理费。事实和理由:1.一审法院认定中发加油站的油品型号规格及质量是否存在问题与本案无关是错误的,中发加油站出售的油品质量是否合格与佳鑫汽修诉称所维修的车辆受损之间具有因果关系。佳鑫汽修诉称是因为加了中发加油站出售的不合格汽油导致了车辆受损,但没有相关证据证实,其出售的汽油不会也不可能导致佳鑫汽修诉称所维修的车辆受损,一审时中发加油站提交了所售汽油质量合格的相关证据,一审法院却认为与本案无关,不予采纳是错误的。2.一审法院认定中发加油站与佳鑫汽修之间构成事实上的承揽合同关系是错误的。根据《合同法》第二百五十一条规定,承揽合同关系成立的前提是定作人委托,但中发加油站从未委托佳鑫汽修完成任何工作,要求佳鑫汽修修理车辆的主体是付志刚、康阿生、陈建学,并非中发加油站,付志刚、康阿生、陈建学无权代理中发加油站或以中发加油站名义从事任何民事行为。3.一审法院认定本案构成表见代理是错误的。根据《合同法》第四十九条规定,佳鑫汽修是否有理由相信付志刚、康阿生、陈建学的行为代表中发加油站,应当由佳鑫汽修进行举证,一审的法庭调查、中发加油站提交的答辩状、会议记录并不能证实佳鑫汽修有理由相信付志刚、康阿生、陈建学的行为代表中发加油站。中发加油站己明确拒绝追认,佳鑫汽修明知付志刚、康阿生、陈建学无授权委托书,明知其无权代理,还与其订立合同,根据《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一条规定,应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4.本案一审时,中发加油站提交的加盖中发加油站公章的证据可证实中发加油站的公章并非佳鑫汽修提交证据所盖的章,对该事实佳鑫汽修无异议。5.中发加油站从未授权任何人把任何车辆送至佳鑫汽修处维修,未经中发加油站同意,任何人均无权代理中发加油站与他人签订任何形式的合同,即使签订,则该行为为无效民事法律行为。根据《合同法》第六条、第八条规定,付志刚、康阿生、陈建学实施行为产生的法律后果应当由其自行承担,而非中发加油站。根据《民法总则》第一百四十三条第二款规定,付志刚、康阿生、陈建学委托佳鑫汽修修理汽车并非中发加油站的真实意思表示,故该行为为无效民事法律行为。又根据《民法总则》第六十一条规定,中发加油站的负责人为潘二发,不是康阿生、陈建学、付志刚,因中发加油站从未委托任何人与佳鑫汽修签订任何形式的合同,故中发加油站与佳鑫汽修之间是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合同关系。
佳鑫汽修辩称,1、一审法院认定油品型号规格及质量是否存在问题与本案无关的评判正确。一审时中发加油站提交的《检验报告》,没有相关检验机构、检测人员的资质证书,合法性存在质疑。从事实法律关系来讲,中发加油站的不合格汽油使加油车辆受损进而有了维修的事实,但从案由法律关系即基础法律关系来讲,本案是合同纠纷案件而非产品质量纠纷案件,油品质量问题与本案的合同纠纷无关;2.中发加油站的上诉理由不成立。佳鑫汽修在一审时提交的重要证据欠条上,有中发加油站的公章,并且有相关结算单予以佐证。首先,根据《民法通则》第43条的规定:“企业法人对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经营活动,承担民事责任”。中发加油站的《会议记录》(P15-20页)证明了在欠条上盖章的人是其公司的员工,虽然没有公司的授权委托书,但行为人拿着公司的公章,答辩人有理由相信他们是公司员工能代表公司,那么根据《合同法》第49条的规定就构成了“表见代理”。其次,关于公章的真伪问题。证据规则第二条的规定:“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而中发加油站没有提供任何公安机关出具的签定结论来证明欠条上的公章是“私刻”的。因香格里拉县改市,公司名称及公章都需要更换,中发加油站不能以更换了的公章来否定原来公章的效力。最后,合同成立的条件是:“签字或盖章时生效”。这是选择性条款,包涵①有签字没有盖章,②有公章但没有签字,③签字且盖了公章三种情况且均有法律效力,本案中欠条上有中发加油站的公章,虽然没有法人代表的签字,但在没有证据证明公章是伪造的情况下,一审法院并没有否定其法律效力是有事实与法律依据的。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请求二审法院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佳鑫汽修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请求中发加油站支付修理费共计人民币108430.00元;2.请求中发加油站支付自2017年11月13日起至执行之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6%支付利息;3.判令中发加油站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10月,中发加油站站长付志刚将故障车辆送至佳鑫汽修处维修,但未支付维修费用。2017年11月13日,付志刚安排中发加油站员工康阿生在佳鑫汽修出具的维修费用欠条及结算单上盖章(印章内容为“云南中发石化有限公司香格里拉县中发加油站”)。欠条写明中发加油站欠佳鑫汽修修理费用共计103630.00元。中发加油站至今未支付佳鑫汽修该笔维修费用。另查明,佳鑫汽修提交的结算单中除了盖有“云南中发石化有限公司香格里拉县中发加油站”印章、签有康阿生的签名之外,还均有一个名为“陈建学”的签名。根据一审法院2018年4月23日到中发加油站所做调查,陈建学在本案结算单上签名之时仍是中发加油站的员工。
一审法院认为,一、佳鑫汽修、中发加油站双方构成了事实上的承揽合同关系,该合同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理由如下:1.本案构成事实上的承揽合同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五十一条规定:“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做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做人给付报酬的合同。承揽包括加工、定做、修理、复制、测试、检验等工作”。本案中,中发加油站站长付志刚以公司名义要求佳鑫汽修维修故障车辆,佳鑫汽修按照要求维修了车辆,双方构成了事实上的承揽合同关系;2.本案构成表见代理。《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九条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根据法庭调查情况及中发加油站提交的答辩状、会议记录证实:①佳鑫汽修出具的欠条上所盖的章系付志刚安排康阿生所盖;②在2018年3月10日时,付志刚和康阿生仍然是中发加油站的员工,且盖章时付志刚为中发加油站站长。虽然中发加油站提交的会议记录证实潘二发曾告知过付志刚和康阿生所有文件不得盖公司的任何章,但在本案维修结算单上盖章、签名之时,付志刚仍然是中发加油站的站长,康阿生仍然是中发加油站的员工,佳鑫汽修有理由相信付志刚、康阿生的行为代表中发加油站。故付志刚、康阿生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双方之间成立合法、有效的承揽合同关系。3.中发加油站未能举证证明印章为付志刚私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中发加油站虽在审理过程中提出佳鑫汽修提交的证据上所盖的内容为“云南中发石化有限公司香格里拉县中发加油站”的章系付志刚私刻的辩解意见,但中发加油站未能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故中发加油站提出的印章为付志刚私刻、是假章的意见,一审法院不予采纳;二、合法的债务应当偿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第一百零七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如上所述,佳鑫汽修、中发加油站之间构成事实上的承揽合同关系,该合同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佳鑫汽修依约履行了维修义务,则中发加油站应当依约履行付款义务。佳鑫汽修要求中发加油站支付维修费用共计108430.00元。其中103630.00元维修费用有欠条及结算单予以印证,一审法院院予以支持;另外的4800.00元系佳鑫汽修在欠条及结算单出具后所加,无其他证据予以证实,一审法院不予认可;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佳鑫汽修主张中发加油站自2017年11月13日起至执行之日止支付利息,但佳鑫汽修出具的欠条中约定中发加油站应在2017年11月30日之前结清欠款。因此,佳鑫汽修要求中发加油站自2017年11月13日起计算利息,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中发加油站应自约定期限届满的次日起予以赔偿,故佳鑫汽修自2017年12月1日始至执行之日止的利息,应予保护。佳鑫汽修主张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6%计算利息并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一审法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四十九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判决一、中发加油站于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给佳鑫汽修车辆维修费用103630.00元;二、中发加油站自2017年12月1日起至执行之日止按照银行年贷款利率6%支付佳鑫汽修利息。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佳鑫汽修在庭审期间,将利息请求明确为要求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相应的利息,并当庭提交了付志刚的一份公告,欲证明付志刚负责办理中发加油站日常事务,其使用的刻有“云南中发石化有限公司香格里拉县中发加油站”的印章并非是私刻,而是到2017年12月中旬开始才进行三证合一和名称等的变更,到当月28日将才公章名称变更为“云南中发石化有限公司香格里拉市中发加油站”。中发加油站对该份证据的三性均不予认可,认为此证据属于证人证言,证人应出庭接受询问。本院采纳中发加油站的质证意见,对该证据不予采信。2018年4月23日,一审法院到中发加油站所做的证实陈建学为其员工的两份调查笔录,没有在法庭上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质证,二审庭审中本院组织各方当事人对该份证据予以质证。综合全案证据,佳鑫汽修通过付志刚、康阿生知晓了陈建学亦是中发加油站员工,在结算单上签字的除了陈建学还有康阿生且欠条上加盖了中发加油站的印章。中发加油站提交印章鉴定申请,本院认为该申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予以驳回。对一审中各方当事人无异议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一、本案佳鑫汽修依据合同纠纷主张其权益,重点在于双方合意修理车辆的事实是否成立以及佳鑫汽修是否已经履行了维修的合同义务,油品质量问题是否导致车辆进行维修与佳鑫汽修主张的基础法律关系缺乏关联性;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五十一条第一款:“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本案中,双方间虽没有签署书面的合同,但付志刚等人将受损车辆交至佳鑫汽修要求维修,佳鑫汽修按要求做了维修,之后康阿生、陈建学等人在维修结算单据上签字确认并对欠付的维修款进行了明确,在佳鑫汽修追要车辆维修款而未付款的情况下,又出具加盖中发加油站公章的欠条,确认了欠款总额和付款时间,故双方间已构成了事实上的承揽合同关系;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九条:“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中发加油站在其法人设定的营业范围内对外以分公司名义从事经营活动,付志刚作为中发加油站的实际负责人,康阿生等人亦为中发加油站员工,中发加油站的员工在维修结算单上签字并出具加盖公章欠条的行为,已明确表明中发加油站愿意为受损车辆的维修费承担付款责任,也让佳鑫汽修完全有理由相信员工的职务行为再在欠条上加盖中发加油站的公章足以代表中发加油站,对公司印章的审慎妥善保管既是中发加油站的权利亦是其义务,如管理不当也不应由善意相对方承担不利后果,而应由其自身承担法律后果;四、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当事人一方未支付价款或报酬的,对方可以要求其支付价款或报酬”。本案中,佳鑫汽修按中发加油站要求完成了受损车辆的维修,中发加油站在欠条中明确了欠付款项和付款时间,但至今未支付相应的维修费,故佳鑫汽修要求中发加油站支付车辆维修费的诉请应予支持;一审法院认定中发加油站支付佳鑫汽修车辆维修费利息损失正确,但利息支付标准包含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和年利率6%两个标准,佳鑫汽修庭审中明确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主张其权利,相关判项应予以更正。故中发加油站的上诉请求没有法律及事实依据,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中发加油站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认定基本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但判决内容错误应予更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云南中发石化有限公司香格里拉市中发加油站的上诉;
二、维持(2018)云3401民初107号民事判决书第一项,即“被告云南中发石化有限公司香格里拉市中发加油站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给原告香格里拉市佳鑫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车辆维修费用103630.00元”;
三、变更(2018)云3401民初107号民事判决书第二项“被告自2017年12月1日起至执行之日止按照银行年贷款利率6%支付原告利息”为“云南中发石化有限公司香格里拉市中发加油站自2017年12月1日起至实际履行之日止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就所欠款项向香格里拉市佳鑫汽车服务有限公司支付利息”。
二审案件受理费2468.00元,由云南中发石化有限公司香格里拉市中发加油站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阿史木
审判员  赵云川
审判员  耿晓燕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日
书记员  李圳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