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栾志许与青岛市城阳区夏庄街道夏庄村村民委员会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01-2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青民一终字第198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栾志许。
委托代理人黄越青,山东海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付董董,山东海之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青岛市城阳区夏庄街道夏庄村村民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栾同意,村主任。
委托代理人张新萍,山东海乐普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瑞屏,山东海乐普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栾志许因与被上诉人青岛市城阳区夏庄街道夏庄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夏庄村委会)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2013)城民初字第2964民事判决,于2013年8月21日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9月1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代理审判员徐镜圆担任审判长并主审本案,代理审判员马喆、代理审判员迟金铜参加评议的合议庭。于2013年10月9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栾志许的委托代理人黄越青、付董董,被上诉人夏庄村委会的委托代理人张新萍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夏庄村委会在原审中诉称,夏庄村委会与栾志许于2001年7月10日签订土地反包合同,约定由夏庄村委会反包栾志许坐落于青王公路东,水库路以北的承包土地0.73亩。合同签订后,夏庄村委会已按约定将青苗、果树补偿及土地补偿支付给栾志许,栾志许至今未腾出土地,为维护夏庄村委会合法权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栾志许履行土地反包合同,立即腾出所占用的夏庄村委会的土地,诉讼费由栾志许承担。
栾志许在原审中辩称,所谓的土地反包合同是无效非法的合同,且未经栾志许同意及签字。反包合同约定的承包土地流转主体不合法,程序不合法,用途不合法。本案夏庄村委会主张已远超诉讼时效,2001年所谓签订的反包合同至今已达12年,夏庄村委会从未主张过权利,因此夏庄村委会的诉请已超诉讼时效,依法应驳回。
夏庄村委会举证及栾志许质证情况:1,夏庄村委会与栾志许双方于2001年7月10日签订的土地反包合同一份,证明夏庄村委会与栾志许双方签订的土地反包合同情况。栾志许对该证据真实性无异议,该合同没有栾志许的签字,合同上栾志许的印章系栾志许专项用于领取村集体发放福利所用,该章并不具备签订土地反包合同的效力。该合同第3条第2款约定可以办理其他工业用地,与土地承包法的相关法律规定的耕地或基本农田不得改变用途相违背。以夏庄村委会作为反包方违反了国家的相关规定,夏庄村委会依法不具有另行流转土地的资格;2,赔偿明细表四份,证明夏庄村委会依据证据1的约定,支付给栾志许土地补偿费情况。2000年至2004年以每年1460元计算共支付7300元。栾志许对该证据真实性无异议,栾志许确实领取了7300元钱,但该证据表格上方界定的是青啤工业园占地赔偿,以基本农田反包建设工业园系改变了土地用途,为非法的,所依据的所谓反包合同同样是无效的,同时在赔偿表中有签字的领取的,对于栾志许仅以印章形式加盖,进而说明夏庄村委会是在私自加盖反包合同后又没有告知栾志许领取的款项系青啤工业园的土地补偿款,因此该表并不能证明栾志许领取的是反包合同的补偿款;3,占地果树青苗补偿表一份,证明土地反包合同中青苗果树补偿款219元已于2000年8月份付清。栾志许对该证据质证意见同证据2质证。另,该组证据形成时间是在2000年8月份,证据2中的第一次的1460元的领取也是在2000年8月份,根据夏庄村委会的举证尚没有签订土地反包合同,进而证明栾志许在领取相关款项时并不知道该土地应归夏庄村委会反包所有,进而证明所谓反包合同是在栾志许不知情的情况下签订的,该组证据并不能证明土地反包合同是栾志许真实意思的表示。
栾志许为反驳夏庄村委会主张提交夏庄村委会于2000年7月21日就青啤工业园致全体村民的一封信一份,证明该土地征用系改变土地用途是违法的;该所谓征用以所谓村民代表大会及党员大会通过决议来取代与土地承包者签订具体合同,进而证明没有与栾志许签订具体合同;证明以胁迫方式要求栾志许等村民服从决议,否则取消“今后一切福利待遇及在企业就工的资格”。该证据证明所谓反包是违法的。夏庄村委会对该证据真实性有异议,该证据并没有加盖夏庄村委会的印章,不予认可,不能证明栾志许的上述主张。
原审查明,2001年7月10日,夏庄村委会(甲方)与栾志许(乙方)签订土地反包合同一份,合同约定:“根据《山东省农村集体经济承包合同管理条例》第三十二条的规定,经甲乙双方同意签订本合同。反包地坐落、面积和反包期限:甲方反包乙方坐落在青王公路东、水库路以北的承包地0.73亩。期限从2000年8月至2027年9月。土地的四至以乙方的承包合同书为准。二、补偿费的支付办法:甲方给乙方的青苗、果树补偿已于2000年8月一次性付齐,土地按每亩1万元人民币补偿,分五年付清。即从2000年至2004年每年每亩付2000元。甲方在每年的八月份前一次付齐。三、其他规定:1、乙方应得的补偿费,甲方不得以任何借口抵顶任何款项。上级政策规定的农民应负担的费用,农民要以法上交。2、对反包的土地,甲方有权发包、租赁及办理其它工业用地。乙方不得阻挠。3、本合同一经签订,甲乙双方都必须认真履行,不得单方终止合同。四、本协议一式三份,甲方、乙方和镇农村集体经济合同管理站各执一份。五、本合同未尽事宜,按《山东省农村集体经济承包合同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办理。六、本协议自签订之日起生效。”夏庄村委会与栾志许均在该合同上盖章予以确认,青岛市城阳区夏庄镇农业承包合同管理站作为签证机关盖章予以确认。
另查明,栾志许曾领取占地果树青苗补偿费219元、占地赔偿7300元。
原审认为,夏庄村委会与栾志许双方签订的土地反包合同系按照《山东省农村集体经济承包合同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签订的合同,双方均在合同上盖章确认,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双方在签订合同前已履行相关款项的支付义务,该合同经青岛市城阳区夏庄镇农业承包合同管理站作为签证机关盖章予以确认,不违反法律规定,原审予以确认。双方均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因此栾志许应按照合同约定返还坐落在青王路东,水库路以北的承包土地0.73亩。栾志许辩称签合同其不知情、未经栾志许同意夏庄村委会私自加盖印章,但未提交充分的证据予以证实,原审不予采信。栾志许主张合同签订距今已达12年,夏庄村委会从未主张过权利,因此夏庄村委会的诉请已超诉讼时效。原审认为,诉讼时效仅适用于债权请求权,而本案夏庄村委会主张的标的系物权,物权请求权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因此对栾志许辩称夏庄村委会的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的主张不予支持。据此,原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四条之规定,判决:栾志许履行与夏庄村委会签订的土地反包合同,并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腾出坐落于青王公路东,水库路以北的0.73亩承包土地。案件受理费100元,由栾志许负担。
宣判后,栾志许不服原审判决,上诉至本院。上诉人栾志许上诉称,一、原审法院认定栾志许已在反包合同上签字与事实不符。从证据看,栾志许的印章是用于领取福利的,夏庄村委会仅以有栾志许印章的反包合同来证明合同系栾志许真实意思表示与事实不符。栾志许领取所谓补偿时间早于合同签订时间,可以证明反包合同系事后在未告知栾志许的前提下制作的;二、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土地反包合同明显违反了福利、法规关于土地流转的强制性规定,应自始无效。土地流转的主体、用途、程序均不合法;三、本案已过诉讼时效。对于栾志许而言,其依法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是用益物权。但对于反包方的夏庄村委会而言,反包合同实质为承包租赁关系,即使反包合同有效,夏庄村委会也不是用益物权的所有人,其只是使用人,不具有物权所有人的全部权利。根据合同约定的土地交付时间,本案已过诉讼时效。综上,请法院依法判决:一、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夏庄村委会的诉讼请求;二、本案诉讼费由夏庄村委会承担。
被上诉人夏庄村委会辩称,栾志许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原审判决正确,应维持。
二审经审理查明,二审中,栾志许提交原夏庄村委会主任栾存业的所写证明一份,证明涉案反包合同所涉土地要用作建设工业园。对此,夏庄村委会不予认可。庭审中,栾志许承认其印章平时不存放在村委会。原审查明的其他事实属实
本案经调解,双方未能达成协议。
本院认为,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问题是:涉案土地反包合同是否有效。
栾志许主张其与夏庄村委会所签涉案反包合同无效。对此,本院认为,栾志许的主张不能成立,理由如下:
1、《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二条规定:“通过家庭承包取得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可以依法采取转包、出租、互换、转让或者其他方式流转。”第三十四条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主体是承包方。承包方有权自主决定土地承包经营权是否流转和流转的方式。”根据上述规定,本案双方当事人所签反包合同符合法律规定。2、栾志许主张其未在合同上签字,所盖印章为领取福利所用。本院认为,庭审中,栾志许承认其印章平时不存放在村委会,由其自己掌控。本案审理中,栾志许不能提交充分证据证明合同上所盖印章系夏庄村委会非法加盖,故,本院对栾志许的相关上诉主张不予采信。3、对于合同约定的补偿栾志许已全部领取,虽然领取时间早于合同签订时间,但该时间与合同约定的起始时间相吻合,因此,栾志许领取补偿款的行为应视为是栾志许对合同内容的认可。4、栾志许主张涉案合同的主体及流转程序不合法,但其并未提交充分证据予以证实,对其该主张,本院亦不予采信。5、栾志许主张涉案土地用于建设工业园,用途不合法。对此,夏庄村委会不予认可。栾志许提交了原夏庄村委会主任栾存业的所写证明一份,证明其主张。因栾存业并未出庭作证,本院对该证据依法不予采信。在涉案土地一直由栾志许占有使用的情况下,栾志许的该主张明显与事实不符,本院对栾志许的该主张亦不予采信。
综上,本院确认夏庄村委会与栾志许于2001年7月10日签订的《土地反包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双方已经实际履行。在栾志许已领取约定补偿款的情形下,其应将合同约定的涉案土地腾让给夏庄村委会。栾志许主张夏庄村委会的诉讼请求已过诉讼时效,因双方在合同中并未约定履行期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第(四)规定:“履行期限不明确的,债务人可以随时履行,债权人也可以随时要求履行,但应当给对方必要的准备时间”,故,夏庄村委会的诉讼请求并未超过诉讼时效。
综上,上诉人栾志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上诉人栾志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徐镜圆
代理审判员  马 喆
代理审判员  迟金铜

二〇一三年十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王瑶瑶
书 记 员  孔 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