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重庆市郎恪劳务有限公司与重庆建豪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劳务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4-12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中区法民初字第07393号
原告重庆市郎恪劳务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南川区西城街道办事处隆化大道12号(总商会大厦)1幢1-16-4,组织机构代码30507167-8。
法定代表人黎永波,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杨俊,重庆润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重庆建豪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渝中区中山一路181号抗建大厦七楼。
法定代表人朱武斌。
原告重庆市郎恪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郎恪公司)与被告重庆建豪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豪公司)劳务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彭重波担任审判长,与人民陪审员姚天玲、XX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徐浩然担任法庭记录。原告郎恪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杨俊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建豪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郎恪诉称,2014年10月,被告承包了重庆丰盈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江北城寰宇天下B05-3地块铝合金系统门窗安装工程。2014年12月1日,原告与被告签订合同编号为JH2014-ZHB05-3#-01的《劳务承包合同》约定:由原告为被告承包的该工程提供劳务作业,暂定铝合金门窗工程量3800平方米,铝合金门窗安装承包综合单价75元∕平方米(含辅材),暂定总价285000元。合同签订后,原告组织工人进场进行了施工,于2015年2月10日完成了合同约定的全部工作量。2015年3月5日,原告与被告又签订《补充协议》,增加了内墙胶暂定工程量5000平方米、综合承包单价5元∕平方米,铝合金百叶暂定工程量200个、综合承包单价15元∕个等工作内容。2015年4月10日,原告完成了补充协议约定全部工程。2014年4月20日,原告与被告结算,确认劳务费总金额为702550元,扣除被告已支付劳务费209305元,尚余劳务费493245元至今仍未支付。按照原、被告合同约定,扣除上述总劳务费702550元的5%质保金后,被告应支付原告劳务费458117.5元,故现原告诉至法院请求:1、判令被告立即支付原告劳务费458117.5元;2、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自2015年6月1日起至付清时止,以欠付劳务费458117.5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计付的逾期付款利息损失。
被告建豪公司未答辩。
经审理查明,2014年12月1日,建豪公司(合同中甲方)与郎恪公司(合同中乙方)签订合同编号为JH2014-ZHB05-3#-01的《劳务承包合同》,约定:甲、乙双方本着平等、互利和协商一致的原则,就《江北城寰宇天下B05-3地块铝合金系统门窗安装工程》的劳务人工费事宜,达成本合同条款如下,双方共同遵照执行;工程名称为江北城寰宇天下B05-3地块铝合金系统门窗安装工程,工程地点为重庆市江北区江北嘴,暂定铝合金门窗工程量3800平方米,铝合金门窗安装承包综合单价75元∕平方米(含辅材),暂定总价285000元;每月25号(暂定以该项目业主方合同约定的每月产值审核节点日期为准)根据合格(业主方最终核定当月形象产值为上限以我公司内审形象记录为准)形象进度计算工作量,若达不到计划节点要求工期则支付已完成合格月工程量部分的人工工资(以该项目业主方合同约定的每月产值审核节点日期30日后支付),若达不到计划工期要求或对其不合格部分,则本月暂不支付,直到赶上计划工期后或整改合格后在下月重新申报;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再计算总工作量,扣除月进度款、扣除质保金、扣除赔偿金、代付工资、罚款后,在结算书双方签字确认,提供甲方认可的验收资料,公司备案、全部交业主后甲方收回本项目工程结算款十日内付至95%,其余5%作为安装质保金(质保期两年,以甲方收回本项目工程结算款之日起计算);……等内容。合同签订后,郎恪公司进场进行了施工。2015年3月15日,建豪公司(合同中甲方)与郎恪公司(合同中乙方)签订《补充协议》,约定:甲、乙双方本着平等、互利和协商一致的原则,就《重庆市江北区江北嘴寰宇天下B05-3地块1#、2#、3#、6#、7#、8#楼铝合金系统门窗安装工程》的劳务人工费合同,达成本补充协议;补充工作内容,内墙胶暂定工程量5000平方米、综合承包单价5元∕平方米,铝合金百叶暂定工程量200个、综合承包单价15元∕个;以上内墙胶、铝合金百叶均在主合同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双方办理结算后,一次性支付乙方95%,剩余部分作为质保金,待甲方从业主方收回相应质保金时退还乙方相应质保金。2015年4月,郎恪公司完成了全部工程。2015年4月20日,郎恪公司向建豪公司提交《关于中海寰宇天下项目对账单》载明:合同金额劳务费285000元、抢工人工费分别为227600元和137350元、补充合同内墙胶承包金额25000元、补充协议铝合金百叶承包金额4200元,合计劳务费702550元;2014年12月23日已付85500元、2015年1月29日已付23805元、2015年3月2日已付50000元、2015年4月3日已付50000元,合计已付劳务费209305元;未支付劳务费493245元。同日,建豪公司员工蒲海翔签字予以认可。2015年4月24日,建豪公司将出具给重庆丰盈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指示付款函》交予给郎恪公司,该函件载明:重庆丰盈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江北城寰宇天下B05-3项目铝合金系统门窗工程由我司承建,贵司应向我司支付的工程款,即寰宇天下B05-3项目金额493245元,现对合同约定的付款方式进行变更,请贵司将上述工程款付至以下账户,即户名郎恪公司、账号3100010109100008848、开户行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川西城支行,贵公司将款项付至上述账户后,即视为贵司完成了相应工程款的支付义务,我司无权要求贵司再作支付;……等内容。嗣后,建豪公司下落不明,至今仍未支付劳务费,重庆丰盈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亦未按《指示付款函》向郎恪公司支付劳务费,郎恪公司遂以本案诉求诉至法院。
庭审中,郎恪公司自认其与建豪公司于2015年4月20日结算之日,系其向建豪公司交付所施工工程之日。
上述事实,有合同编号为JH2014-ZHB05-3#-01的《劳务承包合同》、《补充协议》、《关于中海寰宇天下项目对账单》、《指示付款函》、公告费发票等证据材料以及原告郎恪公司的陈述载卷为凭,并经当庭质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规定“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本案中,被告将其承接的门窗安装工程中的人工安装事务交予原告组织工人施工,双方签订的劳务承包合同及补充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并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应受法律保护。合同双方当事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现针对本案原告的诉请作如下评析:
一、关于原告要求被告立即支付劳务费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一条规定“合同生效后,当事人就质量、价款或者报酬、履行地点等内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可以协议补充;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按照合同有关条款或者交易习惯确定。”第六十二条规定“当事人就有关合同内容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适用下列规定:……(四)履行期限不明确的,债务人可以随时履行,债权人也可以随时要求履行,但应当给对方必要的准备时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规定“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第七条规定“在法律没有具体规定,依本规定及其他司法解释无法确定举证责任承担时,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综合当事人举证能力等因素确定举证责任的承担。”本案中,原告进场施工完成了合同及补充协议约定的工作量,并经双方结算一致确认被告尚欠原告劳务费493245元,明确了双方债权债务的具体支付金额。虽原告与被告签订的劳务承包合同及补充协议,约定在被告收回业主方支付本项目工程结算款十日内支付原告95%的劳务费,但从该条款文字理解,可视为系被告对支付原告劳务费的条件进行的约定,而履行期限并不明确,结合被告向业主方出具的指示付款函载明的内容,能够确认被告有同意按其与原告结算劳务费金额向原告支付劳务费的意愿,鉴于原告所施工工程已交付给被告,业主方也实际使用,按照交易习惯,原告将按照合同约定完成的施工工程交付给被告验收合格后,被告理应向原告支付劳务费,且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综合当事人的举证能力,被告对业主方是否与其结算及付款应承担举证责任,而被告下落不明,经本院合法传唤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放弃其抗辩的权利,自应承担不利后果。据此,现原告按合同约定扣除总劳务费5%的质保金后,要求被告立即支付原告劳务费458117.5元的请求,符合上述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二、关于原告要求被告支付逾期付款利息损失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对欠付工程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第十八条规定“利息从应付工程价款之日计付。当事人对付款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下列时间视为应付款时间:(一)建设工程已实际交付的,为交付之日;(二)建设工程没有交付的,为提交竣工结算文件之日;(三)建设工程未交付,工程价款也未结算的,为当事人起诉之日。”本案中,原告与被告签订的劳务承包合同约定“被告不按时支付原告劳务费,超过30天,从31天起按银行同期贷款利息计算”,而对付款时间约定不明,根据原告于2015年4月20日与被告对原告所施工工程劳务费造价进行了结算和交付的事实,按照上述法律规定,该结算交付日应视为付款之日。据此,现原告要求被告向其支付自2015年6月1日起至付清时止,以欠付劳务费458117.5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标准计付的逾期付款利息损失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及合同约定,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重庆建豪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立即支付原告重庆市郎恪劳务有限公司劳务费458117.5元;
二、被告重庆建豪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立即向原告重庆市郎恪劳务有限公司支付自2015年6月1日起至付清时止,以欠付劳务费458117.5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计付的逾期付款利息损失。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8807元,公告费500元,合计9307元,由被告重庆建豪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双方当事人在法定上诉期内均未提出上诉或仅有一方上诉后又撤回的,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应自觉履行判决的全部义务。一方不履行的,自本判决内容生效后,权利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该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
审 判 长  彭重波
人民陪审员  姚天玲
人民陪审员  张 平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徐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