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王应海故意杀人罪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6-0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贵州省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黔02刑初76号
公诉机关贵州省六盘水市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1,女,1955年11月03日出生,汉族,贵州省盘州市人,文盲,农民,住贵州省盘州市。系被害人徐某5之妻。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1,女,1978年03月06日出生,汉族,贵州省盘州市人,小学文化,农民,住贵州省盘州市。系被害人徐某5之长女。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2,女,1982年02月08日出生,汉族,贵州省盘州市人,小学文化,农民,住云南省昆明市嵩明县。系被害人徐某5之次女。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3,男,1987年08月21日出生,汉族,贵州省盘州市人,初中文化,农民,住贵州省盘州市。系被害人徐某5之长子。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徐某4,女,1989年06月22日出生,汉族,贵州省盘州市人,初中文化,农民,住贵州省盘州市。系被害人徐某5之三女。
诉讼代理人余胜,云南胜境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代理。
被告人王应海,又名王小龙,男,1961年12月21日出生,汉族,贵州省盘州市人,初中文化,农民,住贵州省盘州市,2017年02月17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03月0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贵州省盘州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吴仕云,贵州贵达(六盘水)律师事务所律师。
指定辩护人冉纯,贵州贵达(六盘水)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贵州省六盘水市人民检察院以六盘水检公诉刑诉[2017]7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王应海犯故意杀人罪,于2017年08月0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于2017年08月03日立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09月06日公开开庭合并审理了本案。贵州省六盘水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某1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1、徐某1、徐某2、徐某3、徐某4及其诉讼代理人余胜,被告人王应海及其辩护人吴仕云、冉纯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贵州省六盘水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2017年02月16日14时许,盘州市鸡场坪镇哒啦村七组的网格员徐某5(本案被害人,殁年62岁)和哒啦村六组网格员顾某1来到该村”大坪子”(小地名)为村民丈量土地,在走到哒啦村七组”土瓜塘”(小地名)时,因是否该丈量被告人王应海家土地的事情,王应海与徐某5发生口角,王应海盛怒之下用随身携带的砍刀朝徐某5头部、颈部连砍数刀,随后,王应海还用砍刀将徐某5的头颅砍下,并将徐某5头颅提着放到距案发现场西南侧300米左右王应海家萝卜地里。案发后,王应海逃到附近山林里躲藏,后经工作,被告人王应海在同日22时20分许投案自首。经贵州省盘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死者徐某5系被他人持锐器砍击头颈部致颅脑损伤及颈部离断死亡。
公诉机关就起诉书指控的上述事实,向法庭出示了物证、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和辩解、鉴定意见、现场勘验检查、辨认笔录及照片等证据,认为被告人王应海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王应海的刑事责任。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1、徐某1、徐某2、徐某3、徐某4诉称,因为被告人王应海将被害人徐某5杀死,给我们造成巨大的经济和精神上的损失,要求其被告人王应海赔偿死亡赔偿金132948元、丧葬费23733元、亲友参加丧葬食宿费6000元、被抚养人杨某1抚养费29902元,精神抚慰金30000元,共计人民币222583元。
为主张以上权利,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1、徐某1、徐某2、徐某3、徐某4及其诉讼代理人余胜提供了证明等相应的证据加以证实。
被告人王应海辩称,我的土地不是灌木林,我一直都在种,应当属于丈量范围,但是被害人说我家土地不属于丈量范围,我家庭困难,加上被害人还骂我,我一怒之下就砍了他一刀,砍着脖子,我杀人是剥夺他的生命权利,我的生命我也不想活了。一命抵一命,要求枪毙我;对于民事赔偿,我没有钱,赔偿不了,我拿命抵。其辩护人提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的犯罪事实及罪名不持异议,对被告人在本案存在的特殊情节及原因发表意见,被告人的行为是因为受到强烈刺激下才实施,被告人曾患冲动性人格障碍,患冲动型人格障碍的人,常常因为一点刺激而爆发,情感不稳定,比普通人更容易被激怒,加之在案发前被告人与被害人因为丈量土地发生矛盾,故被告人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实施了杀害被害人的行为,被告人虽然将被害人头颅砍下不是为了分尸,是为了让被害人看自己土地是否属于丈量范围;被告人具有自首情节、具有坦白情节;被害人具有过错,被害人不是丈量员,案发之前被害人与被告人多次发生矛盾,案发时被害人用过激的言语刺激被告人,从而产生了不良后果,产生了砍杀被害人的行为;被告人系初犯、偶犯,没有犯罪前科,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家庭困难,女儿读书需要被告人经济支持,还有一个残疾的儿子也需要被告人经济支持,家中还有年迈的父母,请求对其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
经审理查明,2017年02月16日14时许,贵州省盘州市鸡场坪镇哒啦村七组的网格员被害人徐某5(殁年62岁)与哒啦村六组网格员顾某1来到该村”大坪子”(小地名)为村民丈量土地,在走到哒啦村七组”土瓜塘”(小地名)时,被告人王应海与徐某5因是否应该丈量王应海家土地的事情发生口角,王应海盛怒之下用随身携带的砍刀朝徐某5头部、颈部连砍数刀,随后,王应海还用砍刀将徐某5的头颅砍下,并将徐某5头颅提着放到距案发现场西南侧300米左右王应海家萝卜地里以”示众”。案发后,王应海逃到附近山林里躲藏,后经做工作,王应海在同日22时20分许投案自首。经鉴定,死者徐某5系被他人持锐器砍击头颈部致颅脑损伤及颈部离断死亡。
经云南鼎丰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被告人王应海患冲动性人格障碍;1988-1989年曾有过精神障碍发作,已治愈。王应海作案时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2017年02月16日14时许,被告人王应海在贵州省盘州市鸡场坪镇哒啦村故意杀人一案的发案、立案情况。
2、砍刀1把证实,本案的作案凶器。
3、扣押笔录、扣押决定书及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2017年02月17日,民警依法从王应海处提取、扣押深灰色外套一件;2017年02月18日,民警根据王应海的供述,在贵州省盘县滑石乡七棵树村七组何维林家地里杉树下依法提取砍斧一把并带回盘县看守所经王应海辨认为作案工具随即扣押。
4、随案移送清单证实,2017年07月07日,盘州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将砍刀一把随案移送盘州市人民检察院案件管理办公室。
5、常住人口登记表证明,被告人王应海的基本身份信息与判决书所列一致。
6、到案经过证明,2017年02月16日下午22时20分,盘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通过对王应海家属做思想工作,让其家属劝王应海投案自首,电话联系后王应海同意投案自首,并在”丫巴某”(小地名)接到王应海,在并未发现异常的情况下,将王应海带至盘县公安局办案区。王应海系投案。
7、常住人口登记表、死亡证明书、户口注销证明及盘县鸡场坪镇哒啦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安葬证明证实,被害人徐某5出生于1955年03月05日,2017年02月17日死亡,2017年03月07日注销户口、尸体安葬于盘县鸡场坪镇黄泥村营盘山(小地名)。
8、被监管人员体检表、盘县戒毒康复教育中心数字化DR诊断报告、超声医学影像报告单、检验报告单、盘县看守所在押人员体表检查表证实,王应海入所体检身体情况正常,无异常。
9、贵州省盘县鸡场坪哒啦专业合作社出具的证明证实,关于贵州省盘县鸡场坪哒啦村六组村民王应海家位于贵州省盘县鸡场坪镇哒啦村六组”萝卜地”种植刺梨树的土地,经贵州省盘县鸡场坪哒啦专业合作社核实,王应海家位于盘县鸡场坪镇哒啦村六组”萝卜地”种植刺梨树的土地,原来全部属于荒山,后有三分之一的面积被王应海开荒种玉米,有三分之二的面积还是荒山,全部不符合丈量条件。根据当时贵州省盘县鸡场坪哒啦专业合作社核实丈量种植刺梨树土地的规定,种植刺梨树的土地丈量条件存在争议的,暂不给予丈量,等村委会和合作社核实清楚是否符合丈量条件后再决定是否给予丈量。
10、盘县鸡场坪哒啦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证实,关于盘县鸡场坪哒啦村六组村民王应海家位于该村六组”萝卜地”种植刺梨树的土地,经盘县鸡场坪哒啦村村民委员会核实,王应海家位于盘县鸡场坪镇哒啦村六组”萝卜地”种植刺梨树的土地,原来全部属于荒山,后有三分之一的面积被王应海开荒种玉米,有三分之二的面积还是荒山,全部不符合丈量条件。根据当时贵州省盘县鸡场坪哒啦专业合作社核实丈量种植刺梨树土地的规定,种植刺梨树的土地丈量条件存在争议的,暂不给予丈量,等村委会和合作社核实清楚是否符合丈量条件后再决定是否给予丈量。兹有贵州省盘州市鸡场坪镇(原盘县滑石乡)哒啦村七组徐某5,身份证号码:,原是盘州市(原盘县)鸡场坪镇(原滑石乡)哒啦村七组组长,2015年04月01日盘县实行购买服务,徐某5因年龄和文化不符合规定的60岁以下初中以上文化水平的要求,没有被再聘用为鸡场坪镇(原滑石乡)哒啦村七组网格员,而是改聘其(哒啦村与徐某3签有聘用合同)长子徐某3担任鸡场坪镇(滑石乡)哒啦村七组网格员,但徐某3长期外出务工,没有履行哒啦村七组网格员的职责,鸡场坪(原滑石乡)哒啦村七组网格员实际工作仍是徐某5在做。
11、盘县鸡场坪哒啦村村民委员会的会议记录证实,合作社的树苗、土地的清点和丈量、特惠贷款的转账,凡存在争议的暂不丈量,核实准后再丈量。
12、盘州市鸡场坪镇哒啦村村民委员会情况说明证明,在贵州省盘州市鸡场坪(原盘县滑石乡)哒啦村刺梨种植项目中,工作人员徐某5和顾某1在丈量王应海家位于萝卜地(小地名)的土地时,有村民反映王应海家位于萝卜地(小地名)的土地是荒山,所以当时徐某5未给予丈量,但此事徐某5和顾某1并未向哒啦村村委会反映过,哒啦村村委会并不知情。
13、贵州省盘州市鸡场坪哒啦专业合作社情况说明证明,在贵州省盘州市鸡场坪哒啦专业合作社刺梨种植项目中,工作人员徐某5和顾某1在丈量王应海家位于萝卜地(小地名)的土地时,有村民反映王应海家位于萝卜地(小地名)的土地是荒山,所以当时徐某5未给予丈量,但此事徐某5和顾某1并未向贵州省盘州市鸡场坪哒啦专业合作社反映过,贵州省盘州市鸡场坪哒啦专业合作社并不知情。
14、盘州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情况说明证明,在贵州盘县王应海涉嫌故意杀人一案中,犯罪嫌疑人王应海将徐某5杀死之后逃离现场,后盘州市公安局副局长钱某、刑侦大队长王兴学、滑石派出所所长何某等人到王应海家中,找到王应海的家属,通过做王应海家属的思想工作,让王应海的女儿王某2以用手机给王应海打电话,电话接通后,由盘州市公安局副局长钱某在电话中跟王应海对话,王应海在电话中说愿意向公安局机关投案自首,但是他怕回去被受害人徐某9的家属看见会打他,他不敢回家去,让公安机关的到滑石乡七棵树村”丫巴某”附近接他,后滑石派出所所长何枫带领侦查人员曾启俊等人赶往滑石乡七棵树村,到达滑石乡七棵树村”丫巴某”时,犯罪嫌疑人王应海主动走到警车旁,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后由侦查员将犯罪嫌疑人王应海传唤至盘州市公安局办案区接受讯问。
15、盘州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情况说明证明,在贵州省盘县王应海涉嫌故意杀人一案中,经侦查员调查走访,询问证人,证实犯罪嫌疑人王应海曾在20多年前患过精神病,并到盘县(现盘州市)安宁医院住院治疗过,为此,侦查员曾某、潘某于2017年04月26日到盘州市安宁医院调取犯罪嫌疑人王应海的住院病历,但因年代久远,且盘州市安宁医院已从盘州市城关镇搬迁至盘州市亦资街道办事处,侦查员并未找到犯罪嫌疑人王应海在盘州市安宁医院的住院登记记录及住院病历,侦查员曾某、潘某于2017年09月29日再次到盘州市安宁医院与管理病历的工作人员一起仔细查找犯罪嫌疑人王应海的住院病历,依然未找到关于犯罪嫌疑人王应海在盘州市安宁医院的住院登记记录及住院病历。
16、盘州市安宁医院情况说明证明,2017年09年29日,盘州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潘某、曾某二人到我院调取王应海(曾用名王某4,身份证号:)的住院治疗治疗。经我院工作人员仔细查找,未找到王应海在我院的住院记录。
17、拘留证、逮捕证证实,被告人王应海被刑事拘留、逮捕的时间与判决书所列一致。
18、证人顾某1证言证明,因为鸡场坪镇哒啦村合作社要种刺梨树,每亩土地每年给老百姓500元钱补贴,所以需要核实老百姓的土地面积,2017年02月16日中午12时30分左右,徐某5用小喇叭通知滑石乡哒啦村六组和七组的村民到”大坪子”(小地名)去丈量土地,通知完之后,徐某5来到其家后面马路上喊其,说准备去丈量土地了,过了几分钟之后,王应海也来到其家后面的马路上,王应海跟我们说:”要量土地就走了,我在我家地里面等你们,”其看到王应海的后面裤带上插着一把砍刀,之后其和徐某5也出发了,是和王应海一起走的,徐某5走在前面,其背着女儿走在中间,王应海走在其后面,他们相互间隔着一米左右一起往”大坪子”走,在路上王应海跟徐某5说:”你不把我家丈量土地,你讲我家的土地是属于灌木林,我家的土地根本就不属于灌木林”,徐某5对王应海说:”不是我讲你家的土地是灌木林,不是我不把你家量,当时你讲要你们六组的组长去帮你丈量土地”,说完他们三人又往前走了十多米,走到”土瓜塘”(小地名),其说:”今天量地的人基本上都还没有来”,徐某5说:”歇个气”。徐某5话还没有说完,其看见王应海从其左边跑过去,用砍刀砍了徐某5的脖子右边一刀,之后徐某5用左手蒙着脖子上的伤口,说道:”哎哟哎哟,×你妈的”,之后徐某5就倒在地上了,其就过去抢王应海手中的砍刀,其用手握着砍刀的刀把子,其跟王应海说:”你不要激动,今天我们就是故意来量你家的地,你不要吓着我家娃娃,你快点把刀给我”,王应海将其甩开,并用刀对着其说:”你不要搞,你在搞我就要对付你”,当时其就不敢动了,之后王应海又用砍刀砍了徐某5的脚踝一刀(具体是哪只脚记不清楚了),其又过去准备拉王应海,其跟王应海说:”不要砍了,不要砍了”,其又看到王应海用砍刀砍了徐某5一刀(当时心慌了没有看清楚砍的哪里),王应海砍完之后拿着刀用眼睛瞪着其,其当时怕他会用到砍其,其背着娃娃转身就往”马鞍子地”(小地名)方向跑,一边跑一边往回看,王应海并没有追其,其跑了三十米左右,遇着徐某10在犁地,其跟徐某10说:”徐某5被王应海砍着了,你快去拉哈,我出不过王应海的手”,徐某10放下手中的犁,过去看,然后其用电话打给村支书朱家斌,跟他说徐某5被王应海砍着了,朱家斌叫其打电话报案,其说不知道派出所的电话,后来就挂电话了,之后其走过去想看看徐某5怎么样了,走了十多米的距离遇着张某1和徐某10,徐某10说:”没有人啊”,其说是在坡坡的位置,之后他们三人一起走过去看,在之前徐某5被砍着那个位置没有看到人,其跟张某1、徐某10说:”快找了看看”,之后听到张某1说找着了,其走过去看,看到徐某5是趴着的,其叫徐某10看看还有救没有,徐某10看了之后说:”脑壳已经不在了”,其跟他们说赶紧找、赶紧找,后来徐某5的媳妇杨某1就到了,她将徐某5趴着的身体翻了过来,其叫杨某1不要动着现场,等派出所的到了再说,后来派出所的就到了。徐某5是哒啦村七组的网格员,其是哒啦村六组的网格员,就是一般邻居。王应海和徐某5平时没有什么矛盾,前几天的时候,其和徐某5在”上家凹”(小地名)丈量土地,王应海找到徐某5问徐某5为什么不丈量他家的土地,徐某5说不是不量,是因为王应海家的土地牵扯着灌木林,王应海应该就是因为这个事情对徐某5不舒服。今天去量地的时候,走在路上时王应海和徐某5没有发生争吵。王应海用砍刀砍了徐某5脖子右边一刀,脚踝一刀(具体是哪只脚记不清了)、王应海后来又用砍刀砍了徐某5一刀。当时砍的时候只有其在场,后面徐某5被砍着之后有徐国云和张某1帮忙找徐某5,还有徐某6也从那里经过。王应海的砍刀刀柄是木的,大约30厘米(用手比划),刀刃宽10厘米左右,长约15厘米(用手比划)。徐某5平时性格挺好的,寨上有红白喜事都是他当管事,和寨上关系相处得可以。另一次证言证明,当天王应海是因为丈量土地的事情要用砍刀砍徐某5的。其和徐某5丈量土地其负责记录,徐某5负责拿仪器,丈量时让老百姓自己拿着仪器去走,走完以后徐某5报数据给其登记。当时去丈量土地的情况时间长了记不准确了,大概去量了四五次,第一次是从猫猫箐口(小地名)往夹槽子(小地名)方向丈量,然后又量了返回朱家地(小地名),量到朱家地的时候天快黑了,徐某5说天快黑了,回家了,改天再量,当时王应海在,他跟徐某5说跳过去把他家量了,徐某5说要挨着量过去,不能跳着量,后来他们大家就一起回家了。第二次是去小梨树(小地名)往上凹(小地名),这次王应海也跟着去的,他去帮他舅子家量土地。第三次是从杨雾地(小地名)往大坪子(小地名),王应海没有叫他们去丈量他家的土地。第四次是去萝卜地附近丈量土地,当时丈量到王应海位于萝卜地的土地附近时,王应海将仪器拿到手里,说横着翻过梁坎去把他家萝卜地的土地量了,当时有一个人说要量么就从这一片量起上去了,之后仪器就被这个人拿去量了,他们就挨着往上面丈量,就没有横翻过梁坎去,之后王应海就甩起回家了,后来因为冷得受不了,树上都结冰的,他们就回家了,在路上的时候其问徐某5为什么不丈量王应海家的土地,徐某5说村上有人反映说徐某5家位于萝卜地的土地是荒山,其跟徐某5说,是哪个讲的他要出来作证,如果他不敢出来作证就要丈量给王应海家,徐某5说等他问哈再说。下午王应海到其家去找我,他跟其说是徐某5故意整他,不给他家丈量土地,其说徐某5不可能针对他,没有丈量的土地还多得很,这两天天气太冷,等天气好点在去量。第四次去丈量土地时,当时徐某5在其家旁边的路上跟其说:”那个反映说王应海家位于萝卜地的土地是荒山的人不出来了作证,今天就去把王应海家萝卜地的土地量了,从他家那里量起上来了”,之后他们就一起去量地,走到马鞍子地时王应海说徐某5针对他不把他量地,徐某5说没有针对他,之后具体又说了些什么我记不得了,走到土瓜塘(小地名)就出事情了,王应海用砍斧把徐某5砍死了。是谁向徐某5反映王应海家萝卜地是荒山的其不知道。出事当天他们准备开始就从王应海家那里丈量上来,徐某5跟其说的时候王应海离他们比较远,王应海应该听不见他们说什么,在路上他们也没有和王应海说要去丈量他家土地。当时有人反映王应海家萝卜地的土地是荒山的事情其和徐某5没有跟村委会或合作社反映过。徐某5平时性格很好,寨上有大事小物他还当管事,他做事比较公道,对组上的人很公平,不会针对任何人。
19、证人张某1证言证明,其和徐某5、王应海是寨邻关系。2017年02月16日早上九点过,其到洋屋地栽种刺梨树,到中午十二点过的时候,洋屋地的刺梨树栽种完以后,其休息了半个多小时,然后其又到集中地我家的责任地里栽种刺梨树。一直到下午两点左右,其正低着头在地里栽种刺梨树,抬头的时候看到王应海从土瓜塘他家的责任地方向下来,很匆忙地往河边方向跑去,左手提着一个黑色的物体,其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因为王应海走远了,其也没有叫他。过了二十多分钟,栽种完刺梨树,往我寨子走,走到土瓜塘的时候,遇到徐某10,徐某10叫其往回走,说徐某5和王应海打架了。其过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他们打架,找不到人,他们就继续往回走,走了大概五十米的样子,他们遇到六组的网格员顾某1,顾某1说打架了,叫他们回去找人。然后,他们转到土瓜塘王应海家的责任地哪里,顾某1说是他们打架的地方。他们就发现徐某5趴在附近埂子下面,其看着徐某5脖子部位血淋淋的,就呕吐起来了,没有过去看,其就问顾某1报警了没有,她说已经报警了,说徐某5肯定是没有命的了,他们看着徐某5没有动,就断定他已经死亡了。下午三点过,其又转到现场,听村里面的人说徐某5的头被王应海砍了拿起走了。其不确定王应海跑下去的时候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王应海是往河边方向跑的。王应海平时很老实的一个人。徐某5平时很热情的一个人,经常帮助村里面的人,有红白喜事的时候帮人家管事。其是听顾某1说徐某5是王应海杀死的,她说她当时在场。
20、证人徐某6证言证明,2017年2月16日吃完中午饭,其就到”集中地”(小地名)去犁地,其和张某1坐在我家地里玩,看到王应海从”土瓜塘”(小地名)往”上家凹”(小地名)跑,往河边跑了,当时王应海手里提着一个东西,但是隔得远没有看清楚他手里提着什么东西,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其堂哥徐国营在”土瓜塘”(小地名)那里喊其,说徐某5被砍着了,叫其赶快上去,其上去之后看到派出所的民警已经在那里了,他们不让看,之后其就拉着牛回家了,把牛关好之后其又回到”土瓜塘”(小地名)。当时王应海手里提着一个东西,但是隔得远没有看清楚他手里提着什么东西。其和王应海是邻居。徐某5是其堂哥。王应海和徐某5之前没有什么矛盾,就是王应海在他家土地旁的荒山上种了一些刺梨树,他要求徐某5去把他家丈量种刺梨树的土地,徐某5觉得不合道理,没有去丈量,所以王应海心里对徐某5不舒服。王应海是他家里的主要劳动力,近几年主要是以干农活为主,种土地和喂牛,他家喂(方言:养牛的意思)得有两头牛,主要靠种地和喂牛维持家里面的开销。王应海平时性格不算怪,但是他家有点贪心,因为土地交界的事情容易和周围的邻居吵架,王应海家和挨着他家附近的邻居都不讲话(方言:相互不来往的意思),前几年的时候喝了酒会乱,说话比较多,最近几年喝了酒乱不乱我也没有看到过。他们平时买酒就是在寨上烤酒的张某2家买。王应海的家族里面只有他自己在二三十年以前曾患过精神病住院医过,他的家族其他人没有得过精神病。王应海二三十年前得病治疗回来之后没有发过病。王应海在案发近期的精神状况没有异常。
21、证人朱某,4证言证明,2017年02月16日下午,其到鸡场坪镇里开会回来,快到滑石街上的时候,接到哒啦村的网格员顾某1给其打电话,她说徐某5被王某4(王应海)砍着脖子了,徐某5可能被砍死了,当时其听着顾某1说的情况她也不确定徐某5是否被砍死了,其也慌了就也没有细问顾某1,其就跟顾某1说这种情况要给派出所打电话,顾某1说她不知道派出所的电话,其也来不及问顾某1发生事情的地点在哪里,就直接用其的手机给滑石派出所副所长许大稳打电话讲顾某1给其打电话说徐某5被王某4(王应海)砍着脖子,顾某1说徐某5要死了,许副所长说他马上安排,就挂电话了。后面滑石派出所的协勤查中玉给其打电话问其具体是什么情况,其再打电话给顾某1问是什么情况,但是电话打了没有人接。之后其就打电话给村主任黄应统(他是顾某1的老公),黄应统说顾某1没有给他打电话,其就跟黄应统说让他赶紧联系他媳妇顾某1,问清情况,赶紧把徐某5送去医院抢救。之后其又联系上顾某1,顾某1说徐某5的脑壳不在了,地点大概就是在顾某1家后面的山垭口上,然后其就联系派出所的查中玉,将情况告诉了查中玉。其赶到现场,派出所的人也已经到现场了。其的电话是136××××1169、许副所长的电话是159××××4309。2015年以前徐某5是哒啦村七组的组长,后来因为年纪大了,村上就提出来要换组长,后来经过村上讨论后决定让徐某5的儿子来当七组的网格员,他们就报徐某5的儿子徐某3为他们村七组的网格员,但是徐某3没有到村里面上班,村里面也没有找到合适的网格员,所以徐某5就主动来替徐某3的工作。徐某5替他儿子徐某3做网格员的工作,乡里面或者村里面没有任何的委托。当时村里面报的网格员是徐某3给乡里面,但是徐某3没有在村里面上过班,徐某5一直说他儿子徐某3在外面打工一时半会回不来,然后徐某5就替他儿子来做网格员的工作,因为当时村里面也没有找到合适的网格员,他们村里面也没有向乡里面汇报过让徐某5来替徐某3做网格员的事情,但是徐某5一直做着村里面网格员的工作,所以他们村里面也就默认让徐某5替他儿子徐某3做网格员的工作。徐某5在村里面的性格、为人还可以,对村里的也是负责的,邻里关系都还可以的。平时寨上有大物小事的时候,徐某5都很热情的去帮忙,经常当管事。徐某5和王应海平时是否有矛盾或者经济纠纷其不清楚,其只是听徐某5的媳妇说在年前的两天的时候,王应海要拿着树苗要去有一家(具体是哪一家我不清楚)地里面去栽,徐某5说土地户主人自己要栽,当时王应海还骂徐某5。王应海平时在村里我们都喊他王某4,他家里现在有一个带残疾的儿子在家,但是他家的其他子女情况我不清楚,他的性格比较犟,和邻里关系不算好,经常会和他媳妇及儿子吵架,有一次他和他儿子吵架,他儿子还打电话报警。2016年6月哒啦村成立了合作社,因为合作社种刺梨需要占着老百姓的土地,凡是占着老百姓的土地每亩每年村合作社给500元的补贴,后来需要丈量土地时,村合作社的理事长石建邦说给村上各个小组的网格员带着老百姓去丈量土地,丈量结束之后给每个网格员一定的补贴,所以就由各个小组的网格员带着老百姓去丈量土地。
22、证人徐某3证言证明,其和徐某5是父子关系、和王应海是寨邻关系。其父亲徐某5是2017年02月16日下午一点半左右被王应海杀害的,在盘县滑石乡哒啦村七组,详细地点不清楚,具体原因不知道,其听说是去帮王应海量地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其当时不在场。
23、证人黄应统证言证明,其和王应海是一个寨上的。王应海平时性格比较怪,王应海和他媳妇袁某,4心有点厚,经常会因为土地交界的事和周围的人吵架,王应海家和寨上的人相处得不好,很大部分邻居都有矛盾。王应海平时喝酒的。王应海喝酒之后话比较多。王应海平时的身体好,不会生病,感冒都没听说过。听说王应海以前得过精神病,在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过,寨上的人都知道,他从精神病医院治疗回来之后,没有复发过。王应海在我的记忆中,他的精神状态是正常的,他家族中,没有其他人得过精神病。徐某5平时为人处世挺好的,寨上有红、白喜事都是他当管事,在寨上的口碑挺好的。王应海跟徐某5没有什么矛盾。
24、证人袁某,4证言证明,王应海用砍刀砍徐某5是因为丈量其家位于”萝卜地”的土地的事情。其家”萝卜地”有点土地,是老人家以前分给其家的,后来又开荒了一部分,今年合作社要栽种刺梨,以每亩地每年500元的补助给老百姓,他们哒啦村六组和七组是由徐某5和顾某1负责丈量,第一次是从河边开始量地,量到其家地旁边的时候,其跟徐某5水:”浩哥,请你把我家地量了”,徐某5说:”今天不量了,明天再来量了”,第二次量地是从”朱家地”量着下去的,没有量到其家”萝卜地”的位置,第三次是接着第二次往下量,量到其家”萝卜地”旁边的时候,王应海请徐某5去量土地,徐某5说其家”萝卜地”的土地是灌木林,不能量,王应海回家来跟其说这个事,其去到徐某5家找徐某5,他没在家,在”大坪子”(小地名)遇着徐某5,其跟他说:”请你把我家的地量了”。徐某5说:”你家的是灌木林,不能量”,之后其就回家了,在路上其一直和徐某5说其家的地不是灌木林,过了几天,徐某5用喇叭喊去量地,他们听到之后,其和王应海说:”你在家里面待着了,我和他们去山上量地”,讲完之后,其就走路出门了,走到公路里面王应海跟其说:”我们萝卜地的土地徐某5说是灌木林,不给我们量,其他的地也不想量,×你妈的,你去量,量出祸来你要抵着”其听王应海这么说,就不敢去量地了,当时其儿子王某2令跟王应海说,你讲什么你好好讲,不要总是骂人,王应海就打了其儿子一耳巴,其过去拉他不让他打,然后王应海又打其,其小姑娘王某2以去拉他也被他打,之后王应海就冲着去量地了,走到对面的山上的时候,王应海还在山上骂:”哪个讲我家的地是灌木林,你们现在和我去看,到底是不是灌木林”。后面他就上山去了,其和儿子女儿就在家里哭,过了一个多小时,其就看到有警车来了,之后其打电话给顾某1,顾某1跟其说王应海砍着徐某5了。王应海平时性格不怪,生气的时候和其吵架,但是吵架时其都会让着他点。王应海平时身体比较好,王应海在二十多年前疯过,在盘县安宁医院医了将近一年。王应海回家之后其还到医院买药给他吃过,后来也会去买些中药给他吃,有时候王应海会讲胡话,从其儿子王某2令出车祸后,王应海的情绪就不稳定,他们家人看到他性格烦躁的时候都会避开他,只要跟他搭话他就会打他们,但是只要避开不理他过一会就会好了。王应海平时会喝一到二两酒,一般不会喝醉,偶尔喝醉了他就睡觉,不会发酒疯。王应海偶尔会和寨上的人吵架,但是一般情况别人不逗他不会去逗别人。王应海和徐某5之前没有什么矛盾,就是因为徐某5讲其家位于”萝卜地”(小地名)的土地是灌木林,不把其家丈量土地,所以才和他有矛盾的。王应海是其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年轻的时候王应海会到煤窑去挖煤挣钱,近几年主要是以下农活为主,种土地和喂(方言:养牛的意思)牛,主要靠种地和喂牛卖维持家里面的开销,王应海平时性格不怪,因为其家门前的水塘哪里的土地的事情,和其家旁边的邻居吵过架,因为其他的土地交界的事情也和邻居吵过架,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周围的邻居都欺负其家。王应海的家族里面只有王应海自己1998年曾经患过精神病在盘县安宁医院住院过,从盘县安宁医院出院回来的时候还没完全好,还会把床单用剪刀剪个洞顶在头上,后面我又到医院买药给他吃,吃了半年左右才吃好了,后来就没有出现过这些症状过。王应海在案发近期的精神状况没有异常,就是2011年其儿子王某2令在贵阳出车祸后,王应海的心情就不好,别人惹着他他就不忍气。
25、证人王某2以证言证明,当天(时间我记不清楚了)早上八点过,其爸爸王应海上山砍了一背柴回来,中午吃饭时喝了一点酒,听到村上的小组长用喇叭通知去丈量土地,其妈说她去丈量,叫村上的小组长去把”萝卜地”(小地名)的土地丈量了,其爸爸就跟其妈说:”你去量得好就量,量不好出什么事情就自己兜到,”其妈听他这么说就没有去,之后爸爸就跟他们去量地了,走在其家旁边上的公路上时,其听爸爸大声地说:”哪个讲我家萝卜地的土地是灌木林,站出来讲,”之后他们就去量地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其妈说顾某1打电话给她讲其爸爸用砍刀砍着徐某5了,到天快黑的时候,滑石乡派出所的所长和几个人来到其家,他们叫其用其的电话打电话给其爸爸,打通后其爸爸在电话里面跟其讲:”小洪以,你好好读书,我犯错了,我要去自首。”其说自首是好事,之后派出所所长把其的电话接过去,问其爸爸:”你是不是王应海,我现在在你家,是喊你女儿用她的电话打给你的,你现在是不是要来自首,来自首是好事,可以减轻处罚,你要到什么地方来自首?”大概就讲了这些,其当时听滑石派出所的领导说他已经和其爸爸约好了自首的地点了,过了一两个小时,派出所的工作人员来到其家跟他们说其爸爸已经到公安机关自首了。
26、证人王某3证言证明,王应海是其亲侄儿。王应海的脾气怪很,其是他亲叔他都会乱骂,他与寨上的大部分人关系都不好,因为土地交界的事经常会和周围的人闹矛盾。王应海身体比较好,就是二十多年前曾经疯过,到盘县安宁医院医过,医了多久记不得了。从盘县安宁医院医病回来没有再发过病,他家族里面没有其他人疯过(有神经病史)。
27、证人黄某1、黄某2、张某2、林某,4、徐某7证言证明,五人与王应海是邻居、寨邻关系,王应海和徐某5平时没有什么矛盾,就是在案发前的一段时间,因为丈量土地的事情,王应海平时在路上遇着徐某5会骂徐某5,王应海说徐某5不把他家量土地。王应海是他家里面的主要劳动力,平时以做农活为主,偶尔也在寨上打点零工维持家里面的开销,王应海平时心要贪心点,因为土地交界的事情容易和周围的邻居发生争吵,因为王应海喜欢争地,所以他跟寨上大部分邻居都不和,寨上有哪家有事情的时候他会去帮忙,但是基本上是去喝酒,喝了酒之后很不做事情,所以寨上的人不喜欢他,王应海平时性格有点怪,平时说话不多,喝了酒之后说话比较多,会去乱骂平时和他家有矛盾的人。王应海喝酒之后偶尔会打他的家人,不会打周围的邻居。王应海的家族里面只有他自己在二三十年前曾经患过精神病住院过,他的家族其他人没有得过精神病。王应海二三十年前得病治疗回来之后没有发过病。王应海在案发近期的精神状况没有异常。
28、证人敖某,4、张某3、兰某,4证言证明,三人均与王应海同监室,王应海平时在监室搞劳动挺认真的,在接到劳动任务后他都去做的,他们通常都是做一些电子元件,还有打扫卫生,王应海都认真去做的;王应海平时会和跟他年龄差不多的室友说说话,拉拉家常,和年轻人讲话比较少,不会和室友吵架,有时候分给他的劳动任务他没有完成,被管劳动的说了王应海会发火,会跟管劳动的顶嘴。平时他遵守监室的规章制度的。王应海平时没有异常言行,晚上睡觉会说梦话,会吼,但是他们听不清他在吼些什么。
29、被告人王应海供述和辩解证明,今天到盘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来是因为其在滑石乡哒啦村”土瓜塘”(小地名)用砍柴刀将徐某5砍死了,来自首。2017年02月16日12时左右,哒啦村七组的网格员用喇叭喊,在”董家大凹子”有土地准备去量土地了,其听到了徐某5喊了之后,其就往我家”土瓜塘”(小地名)有土地的那里走,走到”马鞍子地”(小地名),其跟徐某5说:”浩哥(徐某5小名叫徐小浩),请你们两个去把我家萝卜地哪里的土地量了”,徐某5说:”不量,你家萝卜地的土地是灌木林,不能量”,其说:”大家开荒的都不是灌木林,唯独我家开荒的就是灌木林了”,徐某5说:”有证人证实你家萝卜地的土地是灌木林”其骂道:”就只有你爹讲我家的是灌木林,你把你爹喊起来讲清楚”,徐某5说:”你妈的,不量就是不量,你要怎个整”,然后其就和徐某5打了起来,其从腰间拔出砍柴刀,迎着就砍了徐某5头部一刀,徐某5被我砍了之后身体就开始歪了,其又用砍柴刀砍了徐某5脖子一刀,这时顾某1来封其的刀,顾某1跟其说:”不要砍了,现在我们就下去帮你丈量你家的土地”,其把顾某1甩开,这时其看到徐某5跌在地埂下面去了,其跟着下去,其看到徐某5的脖子被其砍了一多半了,其就用刀将徐某5的头割下来,将徐某5的头拎了放在其家萝卜地里面去了,放在那里,等着人民政府和寨上的老百姓去看看,其我家萝卜地的土地是不是灌木林,后来其就往”摸鼻岭”去了,在那里躲了几个小时,到了天黑的时候,其将电话开机,接到家里面人打的电话,他们问其在哪里,其跟家人说其犯罪了,准备去自首,家人还说有警官在其家,其让他们把电话拿给警察,其跟警察说其要自首,让警察在其家那里等着,后来警察在保庆”岔角田”(小地名)那里其看见警车了,其把砍柴刀踩了埋在路面一颗杉树下面,后来就被带到盘县公安局来了。被其用砍柴刀砍着的人是哒啦村七组的网格员徐某5。用砍柴刀砍徐某5是因为徐某5讲其家位于”萝卜地”(小地名)的土地是灌木林,不给其丈量,其要报复他。其开始砍了徐某5头部一刀,身体就开始歪了,刚好他身体在转的时候其又用砍柴刀砍了他的脖子右边一刀,后面其下去看到徐某5的脖子被其砍了一半多了,其用刀将徐某5的头割下来,将徐某5的头拎了放在其家萝卜地里面去了。徐某5讲其家位于”萝卜地”的土地是灌木林。不给予丈量,其将徐某5的头割了放到其家地里去,是想让人民政府和寨上的老百姓去看看,证实其家位于”萝卜地”的土地不是灌木林。其是用平时砍柴的砍刀砍的,砍刀是几年前其在滑石街上买的,刀柄是木的,有30厘米左右长,被其用铁丝捆过的;刀刃有15厘米左右长,刀刃有15厘米左右宽,有点像斧头,刀背约有3厘米厚,平时上山都要带着砍刀去砍柴。除了量地的事情,其和徐某5没有其他矛盾。其用砍刀砍徐某5时顾某1背着她家娃娃在场,离砍人哪里100米左右的地方有徐某6和另外一个人(不知道是谁)在。当时是一时冲动,下手重了点,现在想起来很后悔。
30、云南鼎丰司法鉴定中心云鼎司法鉴定意见书证实,被鉴定人王应海患冲动性人格障碍;1988-1989年曾有过精神障碍发作,已治愈;王应海作案时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31、贵州省盘县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及法医学检验照片证实,死者徐某5系被他人持锐器砍击头颈部致颅脑损伤及颈部离断伤死亡。
32、六盘水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生物物证鉴定意见书证实,(1)送检的标记为”徐某5躯干血样”、”徐某5头颅血样”的物证上检出同一男性DNA分型。(2)在排除双胞胎和近亲的前提下,不排除徐某5、杨某1是徐某3生物学父母。(3)送检的标记为”1号红色痕迹物证”、”2号皮鞋”、”3号红色痕迹物证”、”砍刀”刀刃处、”嫌疑人王应海衣服”的物证上检出人血,支持该人血为徐某5所留,不支持为其他随机个体所留。(4)送检的标记为”徐某5左手拭子”的物证上检出人DNA分型,支持该生物检材为徐某5所留,不支持为其他随机个体所留。(5)送检的标记为”4号电话记录本”、”徐某5右手拭子”、”砍刀”刀柄处的物证上未检出人DNA分型。(6)送检的标记为”5号红色痕迹物证”、”6号红色痕迹物证”的物证上未检出人血及DNA分型。
33、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2017年03月09日盘县公安局将死者徐某5系被他人持锐器砍击头颈部致颅脑损伤及颈部离断伤死亡的鉴定意见通知被害人家属徐某3、被告人王应海。2017年06月29日盘县公安局将生物物证鉴定意见书的鉴定意见通知被害人家属徐某3,被告人王应海。2017年06月30日盘县公安局将(1)被鉴定人王应海患冲动型人格障碍;1988-1989年曾患过精神障碍发作,已治愈。(2)被鉴定人王应海作案时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鉴定意见通知被害人家属徐某3、被告人王应海。
34、现场勘查检查工作记录、现场方位示意图、中心现场比例图及现场照片证实,中心现场位于贵州省盘县滑石乡哒啦村土瓜塘山上,在山上一条小路东侧7.4米、南侧距悬崖边3米草地上有一男尸躯干,无头,在尸体躯干西南侧300米,盘县滑石乡七棵树村保庆寨子东侧1200米萝卜地王应海家田地内有一个头颅。现场提取地上红色痕迹、皮鞋、皮鞋上血迹、地上遗落电话本等依次编为1至6号物证。
35、人身检查笔录证实,2017年02月16日,民警在见证人杨某2的见证下检查王应海身上未发现有伤,身上其他部位未见异常,并对其作指纹、DNA提取录入贵州省标准化信息采集系统。
36、提取笔录及提取痕迹证实,2017年02月17日公安民警在见证人的见证下在盘县公安局尸检中心依法提取徐某3的血样,送检使用。
37、提取笔录及提取痕迹、物证登记表证实,2017年02月17日公安民警在见证人的见证下在盘县公安局办案区依法提取王应海的血样,送检使用;在盘县公安局办案区依法提取王应海的深灰色外套一件。2017年02月18日公安民警在见证人的见证下在盘县公安局滑石派出所办案区依法提取杨某1的血样,送检使用。
38、提取笔录及照片证实,2017年02月17日,公安民警在见证人的见证下在滑石乡七棵树村七组”丫巴某”一棵杉树下依法提取被告人王应海埋着的作案工具砍刀一把。
39、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2017年02月18日,被告人王应海辨认出作案工具砍刀一把;2017年04月11日,王应海辨认杀伤被害人徐某5、砍下其头颅的现场盘县滑石乡哒啦村七组”土瓜塘”及丢弃其头颅的现场盘县滑石乡哒啦村六组”萝卜地”、王应海辨认杀死被害人徐某5后藏匿作案工具砍刀的现场盘县滑石乡七棵树村”丫巴某”;2017年06月30日,王应海辨认被其杀死的被害人徐某5;2017年02月17日,徐某3辨认出被害人尸体系其父亲徐某5。
另查明,被告人王应海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1、徐某1、徐某2、徐某3、徐某4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
为主张自己的权利,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1、徐某1、徐某2、徐某3、徐某4及其诉讼代理人余胜提供了以下证据:
1、盘县鸡场坪镇哒啦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关系证明证实,徐某5生前住哒啦村七组,于2017年02月16日被杀害,其配偶杨某1、长子徐某3、长女徐某1、二女徐某2、三女徐某4。
2、身份证复印件证实,杨某1,女,1955年11月03日出生,公民身份号码,汉族,住贵州省盘州市鸡场坪镇哒啦村七组。
3、身份证复印件证实,徐某1,女,1978年03月06日出生,公民身份号码,汉族,住贵州省盘州市刘官镇黄泥沟村一组8号。
4、身份证复印件证实,徐某2,女,1982年02月08日出生,公民身份号码,汉族,住云南省昆明市嵩明县小街镇五条沟村委会积足矣村33号。
5、身份证复印件证实,徐某3,男,1987年08月21日出生,公民身份号码,汉族,住贵州省盘州市鸡场坪镇哒啦村七组。
6、身份证复印件证实,徐某4,女,1989年06月22日出生,公民身份号码,汉族,贵州省盘州市人,初中文化,农民,住贵州省盘州市刘官镇黄泥沟村一组。
上述证据已经庭审举证、质证,符合证据的合法性、客观性、关联性,且能相互印证,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针对被告人王应海所提的辩解理由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1、徐某1、徐某2、徐某3、徐某4的诉讼请求及其诉讼代理人余胜提出的代理意见,根据本案的事实和证据,依照法律规定,本院评判如下:
(一)关于被告人王应海所提”我的土地不是灌木林,我一直都在种,应当属于丈量范围,但是被害人说我家土地不属于丈量范围,我家庭困难,加上被害人还骂我,我一怒之下就砍了他一刀,砍着脖子,我杀人是剥夺他的生命权利,我的生命我也不想活了。一命抵一命,要求枪毙我”的辩解理由及辩护人提出”被害人具有过错,被害人不是丈量员,案发之前被害人与被告人多次发生矛盾,案发时被害人用过激的言语刺激被告人,从而产生了不良后果,产生了砍杀被害人的行为”的辩护意见。经查,收集盘县鸡场坪哒啦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盘县鸡场坪哒啦村村民委员会的会议记录、贵州省盘县鸡场坪哒啦专业合作社出具的证明与现场目击证人顾某1的证言、王应海的供述和辩解、其他证人证言能够相互印证,涉案的王应海的土地属于盘县鸡场坪哒啦村村民委员会、贵州省盘县鸡场坪哒啦专业合作社所议定的”凡存在争议的暂不丈量,核实准后再丈量”中的有争议的土地,需要进一步核实后才能丈量,被害人徐某5虽然已退休,但其代其子徐某3行使网格员的职责村民委员会、专业合作社是知晓的也是同意的,其按照村民委员会、专业合作社的要求履行职责并无过错,故王应海的辩解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二)关于被告人王应海的辩护人提出”对被告人在本案存在的特殊情节及原因发表意见,被告人的行为是因为受到强烈刺激下才实施,被告人曾患冲动性人格障碍,患冲动型人格障碍的人,常常因为一点刺激而爆发,情感不稳定,比普通人更容易被激怒,加之在案发前被告人与被害人因为丈量土地发生矛盾,故被告人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实施了杀害被害人的行为,被告人虽然将被害人头颅砍下不是为了分尸,是为了让被害人看自己土地是否属于丈量范围”的辩护意见。经查,收集盘县鸡场坪哒啦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盘县鸡场坪哒啦村村民委员会的会议记录、贵州省盘县鸡场坪哒啦专业合作社出具的证明与现场目击证人顾某1的证言、云南鼎丰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能够相互印证”王应海患冲动性人格障碍;1988-1989年曾有过精神障碍发作,已治愈;王应海作案时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其作案时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应当负刑事责任,王应海仅因口角、自己认为徐某5不丈量自己的土地便持砍刀杀害徐某5并割断人头、公然示众,属罪行极其严重,故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三)关于被告人王应海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具有自首情节、具有坦白情节”的辩护意见。经查,王应海犯罪后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具有自首情节,但不能再重复评价其还具有坦白情节,故辩护人提出”具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成立,予以采纳;但提出的”具有坦白情节”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四)关于被告人王应海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系初犯、偶犯,没有犯罪前科,依法可以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初犯、偶犯,没有犯罪前科”均系酌情从轻处罚情节,而非法定从轻处罚情节,王应海虽系初犯、偶犯,没有犯罪前科,但其王应海持砍刀杀害徐某5并割断人头、公然示众,属罪行极其严重,不能酌情对其从轻处罚,故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五)关于被告人王应海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家庭困难,女儿读书需要被告人经济支持,还有一个残疾的儿子也需要被告人经济支持,家中还有年迈的父母,请求对其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虽然”被告人家庭困难,女儿读书需要被告人经济支持,还有一个残疾的儿子也需要被告人经济支持,家中还有年迈的父母”,但不能成为王应海从轻处罚的理由,故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六)关于被告人王应海所提”对于民事赔偿,我没有钱,赔偿不了,我拿命抵”的辩解理由、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1、徐某1、徐某2、徐某3、徐某4提出”要求王应海将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亲友参加丧葬食宿费、被抚养人杨某1抚养费,精神抚慰金共计人民币222583元”的诉讼请求及其诉讼代理人提出相同的代理意见。经查,王应海的犯罪行为确实给杨某1、徐某1、徐某2、徐某3、徐某4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杨某1、徐某1、徐某2、徐某3、徐某4及其诉讼代理人余胜提出的合法请求部分,因其已经向法庭提供了经济损失的相关依据,予以酌情赔偿;对于不合理请求部分,不予支持赔偿。杨某1、徐某1、徐某2、徐某3、徐某4及其诉讼代理人余胜要求赔偿死亡赔偿金、亲友参加丧葬食宿费、被抚养人杨某1抚养费,精神抚慰金,因不属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受理范围,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应海仅因口角、自己认为徐某5不丈量自己的土地便持砍刀杀害徐某5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公诉机关指控王应海故意杀人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予以确认。王应海患冲动性人格障碍;1988-1989年曾有过精神障碍发作,已治愈;王应海作案时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应当负法律责任。王应海仅因口角、自己认为徐某5不丈量自己的土地便持砍刀杀害徐某5并割断人头、公然示众,其主观恶性极大、犯罪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极其严重,实属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但其在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根据本案的具体情况,对其从轻处罚,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但应限制减刑。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1、徐某1、徐某2、徐某3、徐某4及其诉讼代理人余胜提出的合法请求部分予以酌情赔偿;其他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根据王应海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条第二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王应海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对被告人王应海限制减刑。
三、被告人王应海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1、徐某1、徐某2、徐某3、徐某4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四万元。赔偿款项应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四、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1、徐某1、徐某2、徐某3、徐某4及其诉讼代理人余胜的其他诉讼请求。
五、作案凶器砍刀一把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  任天贵
审判员  石瑞勇
审判员  肖祥云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记员  严 维
附:适用的相关法律、司法解释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四十八条死刑只适用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对于应当判处死刑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可以判处死刑同时宣告缓期二年执行。
死刑除依法由最高人民法院判决的以外,都应当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缓期执行的,可以由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或者核准。
第五十条第二款对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累犯以及因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绑架、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或者有组织的暴力性犯罪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犯罪分子,人民法院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可以同时决定对其限制减刑。
第五十七条第一款对于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应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一条对于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三十六条由于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对犯罪分子依法给予刑事处罚外,并应根据情况判处赔偿经济损失。
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犯罪分子,同时被判处罚金,其财产不足以全部支付的,或者被判处没收财产的,应当先承担对被害人的民事赔偿责任。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一十九条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等费用;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老人必要生活费等费用。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九十九条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死亡或者丧失行为能力的,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如果是国家财产、集体财产遭受损失的,人民检察院在提起公诉的时候,可以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一百五十五条对附带民事诉讼作出判决,应当根据犯罪行为造成的物质损失,结合案件具体情况,确定被告人应当赔偿的数额。
犯罪行为造成被害人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康复支付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被害人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等费用;造成被害人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等费用。
驾驶机动车致人伤亡或者造成公私财产重大损失,构成犯罪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确定赔偿责任。
附带民事诉讼当事人就民事赔偿问题达成调解、和解协议的,赔偿范围、数额不受第二款、第三款规定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