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牟铁辉故意伤害罪一审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5-2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白城市洮北区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吉0802刑初289号
公诉机关:吉林省白城市洮北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
委托代理人岳晶伟,初中文化。系原告之夫。
委托代理人刘宝立,系吉林亚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牟铁辉,吉林省白城市人。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2016年4月11日被白城市公安局洮北分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白城市看守所。
辩护人郭兴文,系吉林车彦伟律师事务所律师。
吉林省白城市洮北区人民检察院以白洮检刑检刑诉(2016)24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牟铁辉犯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8月10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0月2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洮北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亚静出庭支持公诉,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岳晶伟、刘宝立,被告人牟铁辉及其辩护人郭兴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吉林省白城市洮北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6年4月11日11时30分许,被告人牟铁辉的岳母刘某与被害人陈某因砌大棚一事发生冲突,陈某将刘某鼻子打出血,被告人牟铁辉持铁锹将陈某头部砍伤。事发后被告人牟铁辉主动打”120”请求救人和打”110”要求投案自首。经鉴定,被害人陈某损伤程度属重伤二级。
白城市洮北区人民检察院指控上述事实所列的证据有被告人供述、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法医鉴定结论等证据,并认为被告人牟铁辉之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之规定,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诉称,依法追究被告人牟铁辉的刑事责任,要求牟铁辉赔偿医疗费78,698.74元,护理费9,554.16元,误工费5,102.24元,伙食补助费5,200.00元,复印费91.00元,后续住院治疗费用等各项费用137,691.60元。
委托代理人岳晶伟、刘宝立代理意见是依法追究被告人牟铁辉的刑事责任,并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
被告人牟铁辉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供认,无辩解意见。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所要求医疗费等经济损失同意赔偿,但是没有经济能力赔偿。
辩护人郭兴文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牟铁辉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成立,被告人牟铁辉在案发后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属自首,其系初犯、偶犯,无前科劣迹,被害人又有严重过错,望法院对被告人牟铁辉给予从轻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6年4月11日11时30分许,被告人牟铁辉的岳母刘某与被害人陈某因砌大棚一事发生冲突,陈某将刘某鼻子打出血,被告人牟铁辉持铁锹将陈某头部砍伤。事发后被告人牟铁辉主动打”120”请求救人和打”110”要求投案自首。经鉴定,被害人陈某损伤程度属重伤二级。
上述事实,在庭审中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一、视听资料
光盘一张,证实被告人牟铁辉于2016年4月11日持铁锹伤害陈某事实经过。
二、鉴定结论
白城市洮北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的(白洮)公(司法)鉴(损伤)字[2016]036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陈某被他人致伤,造成”开放性颅脑损伤、,创伤性休克,左侧脑挫裂伤,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左侧硬膜下血肿,颅内积气,左侧颞骨、顶骨粉碎性骨折,左侧枕骨骨折,左侧额颞部头皮挫裂伤,左侧顶枕部头皮挫裂伤,左侧颅骨缺损”。经住院手术及抗炎对症治疗,创口愈合良好后出院。依据2014年1月1日两院、三部《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5.1.2f、5.1.2g、5.1.2h、5.1.2d条款之规定,陈某损伤程度属重伤二级。
三、书证
1、常住人口信息表,证实被告人牟铁辉于1981年5月29日出生。
2、2016年4月12日的白城中医院诊断书,证实被害人陈某的临床诊断为开放性颅脑损伤、创伤性休克、左侧脑挫裂伤、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左侧硬膜下血肿、颅内积气、左侧颞骨顶骨粉碎性骨折、左侧枕骨骨折、左侧额颞部头皮挫裂伤、左侧顶枕部头皮挫裂伤。
3、证人刘某于2016年4月3日向白城市洮北区东风乡大青山村民委员会申请盖暖棚的申请书,村民委员会同意刘某在自己承包地内建暖棚,决不能超面积。
4、大青山村土地承包使用合同,证实刘某具有该土地承包使用权。
5、2016年3月31日白城中医院诊断书,证实刘某枕部头皮挫伤。
6、2016年4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二一医院的诊断证明书,证实刘某鼻出血(左)、高血压病。
7、2016年4月5日、4月6日、4月11日东风司法所出具的东风乡大青山村五社村民刘某与岳喜臣因建大棚一事发生纠纷的调解情况说明,证实刘某是在自家耕地面积范围内建暖棚,没有超面积,岳家不要再干涉刘家建大棚。
8、2016年6月23日东风派出所出据的情况说明,证实被害人陈某目前已经脱离危险期,但是仍无法说话,暂时取不了陈某的笔录。
9、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证实被告人牟铁辉打伤被害人陈某现场相应概况。
10、2016年6月23日东风派出所出据的办案说明,证实被告人牟铁辉系投案自首。
四、证人证言
1、证人刘某的证言:2016年3月末,我家亲戚要给我盖个暖棚,让我种点菜卖钱,盖棚前我向村里写过申请书,村里也同意了,我雇人在我地里的北侧砌大棚墙,砌到陈某老婆婆家门口时,陈某和她婆婆出来不让砌墙,说我家大棚占道了,她家过不了车,让我家让出11米宽的道,我们找村里,村干部核实完说那没有道,让我们继续砌大墙,我们砌一次她们就扒一次,已经扒我家大墙五次了。2016年4月11日早上8点多钟,我们家开始砌大棚墙,陈某的老婆婆又来扒墙,我家向派出所报警了,警察来后将我们都带回派出所调解,后我们一起叫到现场去对我家地测量,我家大棚墙确实砌在我家地里,村干部让我家继续干活。陈某的老婆婆说砌一次扒一次,还要告派出所、司法所和土地所的人。等村干部和各个所的人走后,陈某的老婆婆把陈某叫来,她俩人一边骂一边扒墙,我就过去拦着陈某,我俩互相撕扯,陈彦萍还把我的鼻子打出血了。我姑爷牟铁辉看见我鼻子出血了,对陈某说这不是第一次扒墙,已经第五次扒墙了。陈某说就不让我们砌墙,我们砌她就扒,我姑爷牟铁辉拎着一个板锹就过来了,我看见我姑爷拿着板锹就拦着他,他拿着板锹冲着陈某打了一下,我和我姑爷面对面没看见打哪。这时候陈某的老婆婆过来,我怕我姑爷打到陈某的老婆婆,我推了一下我姑爷后,奔陈某的老婆婆去了,陈某的老婆婆看见我去拦她,她就回家院里了,等我回身就看见陈某在地上躺着,我姑爷在那打110和120,就是这么个经过。
2、证人李某的证言:2016年4月11日9时许,我大姑姐家刘某准备砌墙,因前段时间砌墙与邻居陈某家发生纠纷,所以刘某家特意赶在上班时砌墙,有事好找人解决。刚砌没几块砖时,邻居陈某的老婆婆过来拦着不让砌,刘某家给派出所打电话报警,不长时间土地所、派出所还有村干部来到现场,经过丈量告诉陈某的老婆婆刘某家砌的墙没有违规,不准再阻拦施工,随后派出所和相关部门的人就走了。刘某家以为没事了,就告诉瓦匠接着砌墙,砌了几层到午饭时间,瓦匠就回屋吃饭了。刘某和她老姑娘在墙旁边看着,我在离墙边60米左右的道边上和别人说话,我看见陈某和她老婆婆从自家出来就奔刘某刚砌的墙去了,她们到跟前就开始用脚踹,刘某和她姑娘去阻拦。我到跟前看见刘某脸上有血,我急忙劝阻,这时牟铁辉出来看见了,最近砌墙牟铁辉家损失了好几千块钱,估计他当时很生气,拿起车上的铁锹就过来了,我当时正推刘某和她姑娘别打了,就听陈某的老婆婆喊唉呀妈呀。我回头看时陈某趴在地上,她老婆婆在离陈某有十米的地方喊呢,随后牟铁辉就用自己的手机打了110和120,我就去道边等120了。
五、被害人陈述
被害人陈某的陈述:2016年3月29日6点多钟,我老婆婆王玉珍打电话说她又去跟砌墙的家人商量让他们把道让出来,那家人还跟我老婆婆吵起来,我老婆婆心脏病犯了,我就从家赶到大青山村五社我老婆婆家。我到了之后看见那家人还在砌墙,我就对老刘太太的姑爷说怎么还砌呢,把我老婆婆气出心脏病了。他说就砌了,我说他要是砌一颗我就扒一颗,他说就砌,愿意去哪告去哪告。我走到墙边拿脚踹,踹掉一两块砖,老刘太太的姑爷就走了,我从我老婆婆家院里仓房内拿出一个镐,回到他家砌的墙边上,用镐头砸,这时候老刘太太的姑爷把老刘太太找来了,老刘太太跟说我要是敢扒就整死我。我说我就扒了,老刘太太过来拽我衣服,还用手怼我胸口,我怕镐头碰到老刘太太就对她说我不用镐头砸墙了,我把镐头拿回去她才松手,我把镐头扔到我老婆婆家院里后又回到他家墙边上用脚踹了两下墙,我就坐在墙上了。老刘太太家人说我坐这里干啥,我说这是大道,你家墙砌道上了,我就坐这。老刘太太又过来拽我衣服,把我拽起来,她用手怼我说她五十多岁啥也不怕。我说她活够了我还没活够呢,我也不能打她。然后老刘太太就往地上一趴,他家人就报警了,我和警察来派出所了,老刘太太去医院看病了。老刘太太家的墙确实占道了,我家找过村委会,村干部让老刘太太家拿合同量地,他家不拿。只有老刘太太一直拽我衣服,还用手怼我胸,我没看见老刘太太有明显外伤,我前胸被老刘太太用手怼的疼点不用看病。
六、被告人供述
被告人牟铁辉的供述:我岳母刘某一个人在大青山村五社居住,有三亩多口粮地,没有什么生活来源,今年家里亲戚在一起商量凑一点钱帮她在自家地里建一栋大棚,种点蔬菜挣点钱。我岳母先向村里请示,并打了申请大棚的报告,村里同意了。2016年3月末,我家亲属着手准备帮我岳母建大棚,等大棚墙从西往东砌到岳晶伟家门前时,岳晶伟的母亲和他媳妇出来阻拦我们砌墙,我们砌起来的墙她们就扒倒,算今天已经扒倒五次,我们先后找村里、派出所、司法所和土地所的人调解好几次,岳晶伟的母亲和他媳妇就是不让砌墙,说我岳母的大棚占道。2016年4月11日8点多钟,我岳母再次雇人砌大棚墙,岳晶伟的母亲又出来阻挡不让干活,再次把墙扒倒,我岳母报警了,派出所的人到现场后调解不成,把我们双方都带到派出所调解,为了进一步确定我岳母家的大棚墙是否建在自家的地里,派出所又找来村里的干部、司法所和土地所的人,把我们双方都带到现场进行实地测量,测量完之后确定我岳母的大棚墙确实建在自家的地里,派出所和司法所的人当场告知了岳晶伟母亲,岳晶伟母亲还强词夺理说要告派出所和司法所、土地所的人,村干部当场让我们继续干活。我们家亲属和雇来的人继续砌墙,岳晶伟的母亲打电话把岳晶伟媳妇找来阻挡我们砌大墙,把我们砌好的墙又扒倒了,我岳母不让她们推,和她们俩讲理,岳晶伟的媳妇把我岳母的鼻子打出血了,我看她们太欺负人了,我隔着新砌的墙对岳晶伟的媳妇说你们都扒五次墙了,还动手打人。派出所和乡里的干部都同意我家砌大墙,岳晶伟媳妇说谁说也不好使,砌大墙必须留出11米宽的道。我说你太熊人了,她说熊的就是我,还说她黑社会有人,还说我要是再砌就把我们全家都整死。我一时冲动拿起旁边的一把铁锹奔她娘俩过去了,到跟前我说你们咋还打人呢,岳晶伟的媳妇说打人了,还想杀人呢。岳晶伟媳妇说话时就奔我过来,我举起铁锹就朝她身体上拍了过去,她一躲就拍到她脑袋上了,她还骂我说要整死我,把我全家杀了。我生气又抡起铁锹朝她身体拍过去,她冲上来抢铁锹,铁锹又拍到她脑袋上了,把她拍倒了,我看她脑袋出血了就赶紧打120和110了。我拿的铁锹有1米长的木把,头是平头的铁质的板锹。
本院对被告人牟铁辉及其辩护人郭兴文与公诉机关就有关犯罪事实和证据提出的控辩意见审查后认为:被告人牟铁辉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供认,并有被害人的陈述、证人证言、鉴定结论、书证和视听资料等证据证实,足以证明被告人牟铁辉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牟铁辉犯故意伤害罪的公诉意见本院予以支持。辩护人郭兴文认为被告人牟铁辉有自首情节,系初犯、偶犯,无前科劣迹,被害人又有严重过错,望法院给予从轻处罚的观点予以采纳。
本院还查明,被害人陈某于1981年8月24日出生,农民,现住白城市洮北区东风乡大青山村一社。2016年4月11日11时30分许,被告人牟铁辉用铁锹将被害人陈某头部砍伤。被害人陈某于2016年4月11日至6月2日在白城中医院住院治疗52天,1级护理25天,2级护理27天。白城中医院的住院收费票据1张,费用为78,698.74元,吉林鹤城司法鉴定所鉴定费用票据2张,费用为1,800.00元,复印费票据3张,费用为91.00元。
上述事实,在庭审中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白城中医院的住院医疗费票据和门诊费票据1张,证实被害人陈某在白城中医院住院治疗费为78698.74元。
2、白城中医院的住院病历,证实被害人陈某在白城中医院住院治疗52天,一级护理25天,二级护理27天。
3、吉林鹤城司法鉴定所的吉鹤司[2016]临鉴字第88号鉴定意见书,证实被害人陈某后续治疗费用为30,000.00元,误工天数为30天,后续住院护理等级为2级,护理天数为23天。
经审查附带民事诉讼原被告双方就附带民事部分的意见后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的规定,应保护被害人陈某医疗费78,698.74元;误工费9,344.72元(按2015年度农、林、牧、渔业每日113.96元×82天=9,344.72元);护理费12,082.00元(按2015年度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每日120.82元计算,一级护理费:120.82元×25天×2人=6,041.00元,二级护理费:120.82元×50天×1人=6,041.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8,200.00元(按每人每天100.00元计算,100.00元×82天×1人=8,200.00元),后续治疗费用为30,000.00元,复印费91.00元,鉴定费1,800.00元,故总费用为140,216.46元。被害人陈某在事情的起因上负有一定责任,关于被告人牟铁辉的岳母刘某家砌大棚经村委会、派出所、司法所、土地所的相关人员进行调解,已经确认刘某家砌大棚在自家耕地面积范围内建的,被害人陈某不应再干涉刘家建大棚,可陈某还继续干涉继而发生牟铁辉用铁锹将被害人陈某头部砍伤,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二十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故确定被告人牟铁辉赔偿被害人陈某80%的损害赔偿责任,即总额140,216.46元的80%即112,173.16元。
本院认为,被告人牟铁辉持锹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重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予以惩处。被告人牟铁辉未被公安机关发觉而主动直接投案构成自首,案件引发过程中被害人有过错的,相应减少被告人的刑事处罚,本院量刑时给予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牟铁辉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二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4月11日起至2019年6月10日止。)
二、被告人牟铁辉赔偿被害人陈某医疗费、后续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等各项经济损失112,173.16元,此款待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给付。
三、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的其它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次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吉林省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张恩友
人民陪审员  时濛濛
人民陪审员  陈书琴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刘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