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朱喜荪、朱甲、朱乙、朱桂桂与新干县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12-12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江西省新干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干民一初字第158号
原告朱喜荪,男,1976年11月29日出生,汉族,新干县人,住新干县。
原告朱甲,女,2003年12月4日出生,汉族,新干县人,学生,住址同上。
法定代理人朱喜荪,系原告朱甲父亲。
原告朱乙,男,2007年2月5日出生,汉族,新干县人,学生,住址同上。
法定代理人朱喜荪,系原告朱乙父亲。
原告朱桂桂,女,1954年8月27日出生,汉族,新干县人,住新干县。
四原告委托代理人帅航平,新干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被告新干县人民医院。住所地:新干县金川镇滨阳路。
负责人李建成,该院党委书记。
委托代理人肖敏,该院内一科副主任医生。
委托代理人朱新根,江西赣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朱喜荪、朱甲、朱乙、朱桂桂诉被告新干县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朱喜荪及原告方委托代理人、被告委托代理人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方诉称,2014年1月13日,患者周秀梅(系原告朱喜荪之妻,朱甲、朱乙之母,朱桂桂之女)因胸闷、腹泻到被告门诊就诊,医师告知患甲亢,开了西药,患者服药后又呕又泄还咳嗽。1月17日下午,患者再次到被告门诊就诊,接诊医师说肺部有积液,建议住院治疗,后来被安排在被告内一科37床住院。主治医师根据有关检查诊断为肺部感染、甲亢、心功能不全,并在当晚下达病危通知书。被告明知患者患有重病,既不将病人安排到重症监护室,也不安排医护人员监护,随时掌握病情的变化情况,就连每日的查房、会诊也没有,只是给患者挂瓶、输液,任凭患者病情自行发展。至20日早晨6点左右,患者家属便发现患者不明不白的死在病床上,医师查看情况后也说不清原因。22日,尸体送往南昌大学医学院进行医学解剖,最后结论是患者因患小叶性肺炎导致急性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上述检验报告说明被告在对患者进行诊疗的过程中存在过失,一、未准确诊断病情,对症下药;二、对患者不负责任,明知患者是重症病人,却不采取相应的观察、监护措施,把患者当普通病人对待,麻痹大意,玩忽职守。患者的死亡完全是被告的医护人员未尽到相应的诊疗义务而导致的,存在明显过错,应承担原告全部的赔偿责任。特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2984.9元、死亡赔偿金175620元、误工费373.20元、办理丧葬事宜误工费5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80元、陪护费373.2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70675元(其中朱甲5654元/年×6年÷2=16962元、朱乙5654元/年×9年÷2=25443元、朱桂桂56**元/年×15年÷3=28270元)、丧葬费21791元、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0元、鉴定费7000元,合计323897.3元。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一、身份证、户口簿、南头村村民委员会证明,用以证明原告的身份情况及各原告与周秀梅的身份关系;
二、新干县人民医院的病历资料、南昌大学医学院尸检报告书,用以证明周秀梅在被告处的治疗经过、病情变化及死亡原因;
三、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意见书,用以证明被告对周秀梅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过错参与度为40-50%;
四、鉴定费发票、农医保报销凭证,用以证明原告花费鉴定费7000元,周秀梅的医疗费报销了1887.68元。
被告新干县人民医院辩称,我院认可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鉴定意见,但我院仅同意赔偿原告方40%的合法损失。对于原告的损失,医疗费是被告为治疗周秀梅疾病所产生的正常、合理的费用,不应列入赔偿范围;误工费不应计算;办理丧葬事宜误工费5000元过高;伙食补助费、陪护费亦过高;被扶养人生活费年赔偿总额不得超过上一年度人均消费性支出总额;精神损害抚慰金不应超过20000元,且应考虑过错程度。
被告新干县人民医院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上述证据经庭审质证,被告对原告方提交的证据一中的身份证、户口本无异议,对南头村村民委员会的证明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证明的证明效力不高,原告朱桂桂是否生育了三个子女应由当地派出所出具相应的证明;对证据二无异议;对证据三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认为鉴定结论中称被告对患者的病情危险性预见性不够表示异议,患者在死亡当晚还能正常谈话,患者死亡应为猝死;对证据四中鉴定费发票无异议,对农医保报销凭证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关联性有异议,认为医疗费属治疗所产生的正常、合理的费用,不属于原告的损失列入赔偿范围。
本院对上述证据评析如下:对原告方提交的证据一、二、三、四的真实性均无异议,本院均予以采信。被告认为原告证据一中南头村村民委员会的证明不能证实原告朱桂桂生育子女的情况,因被告对该证明的真实性无异议,且被告未能提交证据推翻原告朱桂桂生育了三个子女,故对南头村村民委员会的证明本院予以采信。被告对原告证据三鉴定结论中称被告对周秀梅的病情危险性预见性不够有异议,被告认为周秀梅属猝死,而被告对南昌大学医学院的尸检报告书无异议,该尸检报告书的尸检意见为周秀梅符合小叶性肺炎导致急性呼吸循环功能衰竭而死亡,故被告的异议不成立,本院对该证据亦予以采信。被告对原告证据四中农医保报销凭证的关联性有异议,因医疗费系被告为周秀梅治疗所产生的正常的治疗费用,不属于原告方的损失,故被告认为该证据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支持。
根据上述质证情况,并结合当事人的庭审陈述,本院认定本案法律事实如下:
2014年1月15日,患者周秀梅在被告新干县人民医院门诊检查诊断为:甲状腺机能亢进。1月17日,周秀梅因“畏寒、发热、咳嗽、咳痰3天,胸闷、气促1天”至被告住院治疗,查体现:心尖部闻及3/6级收缩期吹风样杂音,入院诊断为:1、肺部感染;2、甲状腺机能亢进;3、心功能不全。被告向患者下病危通知书。1月18日,周秀梅咳嗽、咳痰有所减轻,有时痰中带血,有轻度胸闷、气促症状,CT平扫示:右肺感染性病变,葡萄糖(+)考虑患有糖尿病。1月19日,咳嗽、咳痰仍较明显,痰中带血减少,仍感胸闷、气促,被告考虑糖尿病成立,因患者同时患有多种疾病,病情较危重,嘱患者转上级医院诊治,因上级医院住院部床位紧张,嘱患者可去上级医院急诊科住院,但患者及家属表示暂时仍留在被告处观察治疗。同时,被告再次告知家属患者病危。1月20日早上7时左右,患者出现呼吸停止,口唇发绀,瞳孔对光反应消失、等圆散大,脉搏无,听诊无心跳搏动,立即嘱值班护士建立静脉通道,持续吸氧,7:10给予肾上腺素1mgiv、阿托品1mgiv,持续胸外按压,患者心电图肢体导联呈一条直线,7:15再给予洛贝林3mgiv,可拉明0.375mg静推,持续按压,患者仍无呼吸、心跳活动,7:17再给予肾上腺素1mg静推,抢救5分钟后患者仍无呼吸,心电图呈一条直线,宣布死亡。2014年1月21日,经原、被告双方委托,南昌大学医学院对周秀梅进行尸体解剖,并出具了尸检报告书,尸检意见为:周秀梅符合患小叶性肺炎导致急性呼吸循环功能衰竭而死亡。2014年2月21日,原告方向本院起诉。
诉讼过程中,经本院委托,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对被告为周秀梅提供的诊疗行为是否存有过错及过错参与度进行司法鉴定,2014年7月4日,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出具赣求司(2014)医鉴字第0476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周秀梅患肺部感染、甲状腺机能亢进、心功能不全、糖尿病,病情危重、复杂,病情进展迅速。被告在为患者提供的诊疗行为中存在对病情严重性认识不足、对病情观察不仔细、未及时发现患者病情发生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延误了救治时机,未尽到特殊注意义务,病历书写不规范,与患者家属沟通欠完善,存在过错,患者死亡后果与其自身疾病及被告过错存在因果关系,拟定被告过错参与度为40-50%。原告支付了鉴定费7000元。
另查明,原告朱喜荪系周秀梅丈夫;原告朱甲、朱乙系朱喜荪与周秀梅所生育的子女;原告朱桂桂系周秀梅母亲,共生育有三个子女,均已成年。周秀梅及原告朱喜荪、朱甲、朱乙、朱桂桂均系农村居民。
经本院核定,原告方的合法损失为:死亡赔偿金8781元/年×20年=175620元、办理丧葬事宜误工费酌定为400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5654元/年×[6年+3年×(1/2+1/3)+6年×1/3]=59367元、丧葬费21791元、精神损害抚慰金酌定为18000元,合计278778元。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权受法律保护。原告方作为周秀梅的近亲属,其因周秀梅的死亡,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被告作为专业的医疗机构,应当为患者提供科学、规范的诊疗服务。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赣求司(2014)医鉴字第0476号法医学鉴定意见客观合理,本院依法予以采信。被告对周秀梅的诊疗过程中对病情严重性认识不足、对病情观察不仔细、未及时发现患者病情发生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延误了救治时机,未尽到特殊注意义务,病历书写不规范,与患者家属沟通欠完善,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结合本案的具体情况,本院依法确定被告对原告的合法损失承担45%的赔偿责任。周秀梅的医疗费属治疗周秀梅自身疾病所正常产生的费用,因周秀梅住院所产生的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陪护费均属正常治疗所发生的费用,不属本案的赔偿范围。原告方办理丧葬事宜所产生的误工费,本院根据当时生活水平等依法酌定为4000元。对于被扶养人生活费,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原告诉求的被扶养人生活费计算有误,本院依法确定该损失为59367元。综合被告的过错程度及当地居民的生活水平等因素考虑,本院依法酌定被告赔偿原告方精神损害抚慰金18000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二条、第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新干县人民医院应赔偿原告朱喜荪、朱甲、朱乙、朱桂桂各项损失合计117350.1元;
二、被告新干县人民医院应赔偿原告朱喜荪、朱甲、朱乙、朱桂桂精神损害抚慰金18000元;
三、驳回原告朱喜荪、朱甲、朱乙、朱桂桂的其它诉讼请求。
上述一、二项,均限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诉讼费6158元(原告已预交),鉴定费7000元(原告已预交),合计13158元,由原告朱喜荪、朱甲、朱乙、朱桂桂负担7158元,被告新干县人民医院负担60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西省吉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罗文小
代理审判员  吴祥考
人民陪审员  鄢飞云

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聂干华
法律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十八条被侵权人死亡的,其近亲属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为单位,该单位分立、合并的,承继权利的单位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
第二十二条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第五十四条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十七条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
第二十八条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
第二十九条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四条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判决、裁定,以及刑事判决、裁定中的财产部分,由第一审人民法院或者与第一审人民法院同级的被执行的财产所在地人民法院执行。
法律规定由人民法院执行的其他法律文书,由被执行人住所地或者被执行的财产所在地人民法院执行。
第二百三十九条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