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江秋雄与罗国展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4-12-2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深中法民终字第211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江秋雄,男,汉族。
委托代理人杨新发,广东万乘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涛,广东万乘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罗国展,男,汉族。
委托代理人周小松,广东四骏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江秋雄为与被上诉人罗国展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2014)深福法民一初字第137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被告于2013年6月25日向原告出具了一份《借条》,内容为:“今江秋雄向罗国展借美金壹拾万元整(usd100000-)特立此据。”被告在落款处签名。2013年6月27日,原告通过香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公司)的汇丰香港分行账户(账户:81×××38)向被告名下汇丰香港分行账户(账号:17×××33)转入10万美元。原告提交一份香港×××公司于2014年3月28日出具的《关于10万美金款项的说明》,内容为:“受罗国展先生的委托,我司于2013年6月27日向江秋雄在汇丰香港分行账号17×××33汇入了10万美元,该款项的汇出与我公司所开展的任何业务均无关,纯属罗国展先生私人事务(我司在银行汇款备注一栏就该款的用途也注明了为借款)”。香港×××公司在落款处盖章。香港×××公司通过股东会决议,确认了上述说明内容的真实性。被告向法庭申请证人彭某出庭作证。证人与被告系夫妻关系。证人称邮箱“×××@aierson.cn”向证人发送的邮件中有“黄色是之前的28.4万美金分配进去已经支付的…”字样,认为该28.4万美元包含了涉案10万美元。证人亦确认,在往来邮件中,并没有明确写明,将涉案10万美元用以抵扣货款等字样,亦没有一笔订单是刚好10万美元。原告起诉之日的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汇率美金/人民币为6.15。
原告诉讼请求:1、被告立即归还原告借款10万美金(按起诉之日的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汇率美金/人民币元6.15计算,折合人民币为:61.5万元,但要求按归还之日的汇率折合人民币计算)利息损失1万元(从借款之日2013年6月25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暂计算至起诉之日,但要求计算至全部归还完毕之日止);合计为:62.5万元;2、由被告承担本案所有诉讼费用。
原审认为,原、被告之间的借款关系有涉案《借条》、银行转账明细、香港×××公司的情况说明及股东会决议等为证,没有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应为合法有效。被告实际收取了原告10万美元借款,应向原告返还借款10万美元(原告起诉之日的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汇率美金/人民币为6.15,经计算,1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61.5万元)并支付利息。原告主张利息从借款之日2013年6月25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全部归还完毕之日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的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对支付利息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视为不支付利息。本案原、被告并没有就是否支付利息进行约定,应视为不支付利息。但被告逾期还款,原告有权从起诉之日(2014年4月3日)起要求被告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逾期利息。被告主张涉案款项已经抵扣了香港×××公司、深圳×××公司所欠深圳市××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的货款。但根据被告提供的往来邮件,并不能确认发件人的身份,邮件上也无明确提及以涉案款项10万美金用以抵扣货款。且退一步讲,即使被告提交的往来邮件中的发件人确实系香港×××公司的股东张某梅,其又确实在邮件中明确以涉案款项抵扣××公司的货款,该意思表示也不能代表原告的意思表示。根据涉案《借条》的内容,涉案款项系原告与被告之间的私人借款。原告作为债权人,对其债权享有充分的处分权。如香港×××公司及其股东张某梅在不征得原告同意或追认的情况下,将原告的债权用以抵扣××公司的货款,则属于无权处分,该抵扣行为无效。因本案系借款合同纠纷,法院对案外人香港×××公司、深圳×××公司与××公司的买卖合同关系在本案中不做处理,如被告的该主张真实,案外人××公司可另寻法律途径解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二百一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江秋雄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罗国展偿还借款人民币61.5万元并支付逾期利息(利息以人民币61.5万元为本金,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4年4月3日起计算至判决确定的应还款之日止);二、驳回原告罗国展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案件受理费10050元,法院依法收取5025元,由原告负担25元,由被告负担5000元。
一审宣判后,上诉人江秋雄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一、争议款项不属于被上诉人支付给上诉人的借款。1、上诉人虽然于2013年6月25日向被上诉人出具了一份“借条”,但被上诉人当天和之前、之后并未亲自支付10万美元借款。2、上诉人于2013年6月27日收到了一笔10万美元的款项,但该款是案外人香港×××公司支付的。3、从2013年6月18日至2013年7月27日之前,香港×××公司向上诉人支付了6笔款项总计28.4万美元(包括争议的10万美元),其付款水单均体现为香港×××公司对称××公司的借款。4、在本案进入诉讼之前,香港×××公司从未提出争议款项属于被上诉人,而是始终认为争议款项属于香港×××公司对××公司的借款。这一点可以通过张某梅女士发给彭某女士的多份邮件得到证实。5、在本案进入诉讼之前,被上诉人也认为争议款项属于香港×××公司,理由是张某梅女士发给彭某女士的多份对账邮件均同时发给了被上诉人,被上诉人从未提出任何异议。6、香港×××公司以包括争议款项在内的28.4万美元借款冲抵其对××公司的应付货款,得到了上诉人、被上诉人和××公司的同意。显然,在本案诉讼之前,无论是香港×××公司还是××公司,也无论是上诉人还是被上诉人,均认为争议款项属于香港×××公司而不属于被上诉人。鉴于争议款项不属于被上诉人,而被上诉人并未另外支付10万美元,则不能认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存在借款事实。二、原审对法律关系和事实的认定方面犯了逻辑错误,颠倒了因果关系,从而导致错误的结论。原审认为,“原告作为债权人,对其债权享有充分的处分权。如香港×××公司及其股东张某梅在不征得原告同意或追认的情况下,将原告的债权用以抵扣××公司的货款,则属于无权处分,该抵扣行为无效”。显然,原审的逻辑是混乱的,也颠倒了因果关系,把“被上诉人擅自处分香港×××公司财产的行为”颠倒为“张某梅擅自处分被上诉人的债权”。1、争议款项属于香港×××公司,被上诉人以“借条”的形式对该款予以处分,属于对他人财产的处分。如果未征得香港×××公司同意或追认,则该处分行为无效。2、张某梅是香港×××公司的股东、董事和业务负责人,其提出以争议款项抵扣货款属于职务行为,系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得到了公司全体股东的同意),何况被上诉人对该行为并未提出异议。充分说明香港×××公司对被上诉人擅自处分公司财产的行为并不知情,也不予追认。3、香港×××公司以争议款项抵扣货款,系对自身财产(债权)的处分,不是对被上诉人财产的处理,无需得到被上诉人的同意或追认。4、既然香港×××公司以争议款项抵扣了货款,则基于争议款项发生的债权债务就已经结清。香港×××公司于2014年3月28日出具的《关于10万美金款项的说明》就没有任何意义,其属于单方的法律行为,除非上诉人和××公司同意,否则对上诉人和××公司不产生约束力。三、即使争议款项能认定属于被上诉人支付的“借款”,基于该“借款”产生的债权债务关系也已清结,上诉人无需再履行还款义务。1、假定上诉人、被上诉人、香港×××公司、××公司均一致认定争议款项属于被上诉人支付的“借款”,如果没有香港×××公司与××公司的对账结算行为,则上诉人当然负有偿还借款的义务。2、张某梅在与彭某对账结算时,提出以包括争议款项在内的28.4万美元抵扣香港×××公司应付××公司货款。张某梅的三份邮件均同时发给了上诉人、被上诉人和××公司,上诉人、被上诉人和××公司均未表示异议,香港×××公司与××公司按张某梅提出的方案进行了结算。3、上述结算行为产生以下法律后果:(1)表明在被上诉人与香港×××公司之间发生了债权转让,被上诉人将其对上诉人享有的10万美金借款债权转让给了香港×××公司;(2)被上诉人将债权转让事宜以书面形式通知了上诉人和××公司,上诉人和××公司均予以同意,债权转让发生了法律效力;(3)被上诉人对上诉人享有的债权已让渡给香港×××公司,被上诉人丧失对上诉人的债权;上诉人对香港×××公司负有债务。(4)××公司同意承接上诉人对香港×××公司的债务;(5)香港×××公司对××公司负有支付货款的债务,××公司对香港×××公司负有偿还借款的债务,两项债务进行抵消。可见,即使争议款项属于被上诉人对上诉人支付的借款,基于该借款产生的债权债务关系也因为香港×××公司、××公司、上诉人、被上诉人四方之间的债权转让及债权抵消而归于消灭,上诉人无需向被上诉人偿还借款。四、原审违反审判程序,遗漏了必要的当事人,损害了他人合法权益。鉴于争议款项是香港×××公司支付,且香港×××公司、××公司之间以争议款项抵扣了货款,原告本不应该再主张权利。既然原告对属于他人的财产主张权利,则本案的判决结果就一定对他人的权益产生实质性影响,甚至侵害他人的合法权益。因此,上诉人书面申请追加香港×××公司为本案第三人,庭审后也多次要求追加,但原审法院置之不理,导致判决结果不但损害了香港×××公司的合法权益,也损害了××公司的合法权益。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错误,逻辑关系混乱,违反审判程序、判决不当,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罗国展共同答辩称:一、被上诉人有直接证据证明上诉人收到的10万美金就是借款而不是预付款。二、“上诉人已用其货款进行了抵扣,无须偿还10万美金”,上诉人的这一说法也不能成立。三、上诉人的意思表示不真实,把借款当成了预付货款,上诉人的这一说法不能成立。综上,原审判决正确,请求维持。
本院经审理查明,本案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为民间借贷纠纷。上诉人上诉主张,本案争议的款项不属于被上诉人支付给上诉人的借款,原审对本案的法律关系和事实认定犯了逻辑错误,即使争议款项能认定属于被上诉人支付的“借款”,但基于该“借款”产生的债权债务关系已清结,上诉人无需再履行还款义务。本案中,上诉人向被上诉人借款美金壹拾万元整,有《借条》、银行转账明细、香港×××公司的情况说明证实,本院予以确认。因《借条》未约定还款时间和利息,被上诉人依法可随时向上诉人主张债权。原审根据被上诉人的诉请,认定上诉人向被上诉人偿还借款人民币61.5万元并支付逾期利息(利息以人民币61.5万元为本金,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4年4月3日起计算至本判决确定的应还款之日止),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鉴于上诉人称“已用其货款进行了抵扣,无须偿还10万美金”,被上诉人对此不予确认,故本院对上诉人该辩解不予采信。对此,上诉人该上诉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上诉人上诉主张,其在原审中已书面申请追加香港×××公司为本案第三人,原审违反审判程序,遗漏了必要的当事人,损害了他人合法权益。由于本案的案由为借款关系,双方关于借款的法律关系明确、借款事实清楚,故原审未追加香港×××公司为本案的第三人,符合法律规定。对此,上诉人该上诉主张,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9950元,由上诉人江秋雄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李 飞
审判员 李君贤
审判员 李小丽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
书记员 聂 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