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朱以维、陈春林资源行政管理:土地行政管理(土地)二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7-18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7)鄂行终952号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朱以维,男,1981年1月18日出生,土家族,农民。住湖北省利川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XX,恩施自治州联合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春林,女,1964年1月25日出生,苗族,农民。住湖北省利川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谭维清,恩施州广源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利川市人民政府。住所地:湖北省利川市龙船大道51号。
法定代表人张涛,市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开鹤,利川市农村经济管理局工作人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廖珉,湖北圣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陈春林诉被上诉人利川市人民政府土地行政登记一案,上诉人朱以维不服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7〕鄂28行初42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陈春林之父陈长权去世前将家庭承包的部分土地及房屋分配给陈春林。陈长权去世后,陈廷斌(陈春林之弟)之妻武茂清将分配给陈春林的土地、房屋出售、转让给朱以维。2005年8月8日,利川市团堡乡安乐××组与朱以维签订农村土地承包合同(合同编号:2033513021),将上述转让土地发包给朱以维。2005年8月30日,利川市人民政府依据承包合同,向朱以维颁发了利府农地承包权(2005)第037576号《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陈春林认为该颁证行为侵犯了其权利,诉请撤销利川市人民政府为朱以维颁发的利府农地承包权(2005)第037576号《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原审法院认为,利川市人民政府具有为本辖区土地进行行政登记的法定职责,是本案的适格被告。利川市团堡乡安乐××组与朱以维于2005年8月8日签订农村土地承包合同,合同中的承包期限却为1998年10月1日至2028年12月31日,明显有误。同时,承包合同中承包方代表为朱以维,承包土地人口为3人,但“共有人情况”一栏却为空白,且“承包方签章”一栏所盖印章系朱益树,并非朱以维,又无相关委托手续,故承包合同内容前后矛盾,事实不清。利川市人民政府依据内容明显有误、事实不清的承包合同向朱以维登记颁证,未尽到合理审查义务。利川市人民政府向朱以维颁发的利府农地承包权(2005)第037576号《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权利来源依据不足,依法应予撤销。陈春林在庭审过程中,请求判令利川市人民政府给陈春林颁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的诉讼请求,系增加诉讼请求,因起诉状副本送达利川市人民政府后,陈春林才提出新的诉讼请求,该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五条规定,不予准许。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规定,判决:一、撤销利川市人民政府为朱以维颁发利府农地承包权(2005)第037576号《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二、驳回原告陈春林要求被告利川市人民政府给其颁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利川市人民政府负担。
朱以维上诉称,认定陈春林合法成为行政诉讼主体资格条件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其不具备本案原告主体资格。朱以维流转取得案涉土地承包经营权,不是初始权利。承包经营权证登记的期限泛指宗地权利的期间,即使对权利期间有异议,亦应由朱以维向利川市人民政府提出,不属于一审审查范围。权利人由2002年11月13日《契约》确定,不由一审臆想。承包方签章所盖印章系朱益树,不影响合同效力。陈春林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对案涉土地享有权利,利川市人民政府对案涉土地登记发证行为实体、程序合法,依法不能被撤销。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驳回陈春林的起诉或发回重审,判令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陈春林承担。
陈春林辩称,陈春林于2001年通过分家析产和口头遗嘱继承取得房屋、土地财产,被武荗清出售给朱以维,该房屋土地转让行为和利川市人民政府的错误发证行为明显侵害了陈春林的合法权益,陈春林有权提起本案行政诉讼。朱以维在2002年11月13日前是利川市团堡镇烽火村18组村民,其家庭无权在安乐××组承包土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
经审理查明,双方当事人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已经原审庭审质证,并随案移送本院。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本案中,陈春林弟媳武茂清将分配给陈春林的土地、房屋出售、转让给朱以维,利川市人民政府根据利川市团堡乡安乐××组与朱以维签订的《农村土地承包合同》,向朱以维颁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陈春林与利川市人民政府的上述颁证行为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陈春林有权提起诉讼。利川市团堡乡安乐××组与朱以维于2005年8月8日签订案涉《农村土地承包合同》,案涉《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中承包经营期限为1998年10月1日至2028年12月31日,时间明显有误。案涉《农村土地承包合同》中“承包方代表、共有人情况、承包方签章”等内容存在矛盾,事实不清。利川市人民政府未尽合理审查职责,在权利来源依据不足的情况下,向朱以维颁发案涉《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的相关规定。在原审法院起诉状附本送达被告后,陈春林请求原审法院判令利川市人民政府给陈春林颁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五条的规定。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撤销利川市人民政府为朱以维颁发案涉《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及驳回陈春林要求利川市人民政府给其颁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的诉讼请求均无不当。朱以维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朱以维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徐 飞
审 判 员  张辅伦
审 判 员  谢 明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法官助理  李 伟
书 记 员  王 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