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于保志与太和县公安局、阜阳市公安局公安行政管理-其他一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2-2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安徽省太和县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6)皖1222行初68号
原告于保志,男,汉族,1950年6月29日出生,住安徽省太和县。
委托代理人褚中喜,北京市万博律师事务所律律师。(未到庭)
委托代理人冯力,北京市万博律师事务所律律师。
被告太和县公安局。
住所地,太和县友谊北路。单位组织机构代码:00317415-3。
法定代表人张广杰,局长。
委托代理人于华,太和县公安局开发区派出所副所长。
委托代理人李晋丽,太和县公安局法制室工作人员。
被告阜阳市公安局。
住所地,阜阳市清河东路702号。单位组织机构代码:11341200003160261F。
法定代表人刘立兵,局长。
委托代理人张晓良,阜阳市公安局法制支队民警。
原告于保志诉被告太和县公安局不履行法定职责及阜阳市公安局行政复议一案,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分别向两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1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于保志及其委托代理人冯力,被告太和县公安局的委托代理人于华、李晋丽,被告阜阳市公安局委托代理人张晓良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6年1月原告向被告太和县公安局提出保护财产权的申请。原告以被告在法定期限内未答复原告的申请、且未履行原告申请的法定职责为由,向阜阳市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阜阳市公安局于2016年6月17日,作出阜公复驳字(2016)65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驳回原告的复议申请。原告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判决被告不予答复行为和不履行法定职责行为违法。
原告诉称:2016年1月9日7点左右,有不明身份人员将原告所承包土地上的桂花树全部拔除,致使原告遭受重大损失。2016年2月1日,原告向被告太和县公安局申请履行保护原告财产权的法定职责。被告太和县公安局对原告的申请既未答复,也未履行。原告向阜阳市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阜阳市公安局于2016年6月17日,作出阜公复驳字(2016)65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驳回原告的复议申请。原告认为,被告太和县公安局未依法履行法定职责的行政行为违法,被告阜阳市公安局作出的阜公复驳字(2016)65号驳回复议决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程序违法,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太和县公安局未依法履行法定职责的行政行为违法,责令被告太和县公安局继续履行法定职责,撤销被告阜阳市公安局于2016年6月17日作出的阜公复驳字(2016)65号驳回复议申请决定。原告向法庭提举的证据有:1、依法履行法定职责申请书及EMS邮单及查询单。证明目的:向太和县公安局申请履行保护其财产的法定职责。2、行政复议申请书及EMS邮单及查询单。证明目的:原告2016年4月29日向阜阳市公安局提出行政复议申请。3、阜公复驳字(2016)65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证明目的:被诉的行政行为存在。4、耕地承包合同书。证明目的:原告享有土地承包权。
被告太和县公安局辩称,我局在收到原告的申请后,经核实原告申请的事项不属于公安机关的法定职责,我局依法责令原告辖区派出所对原告的申请进行了口头答复,并告知原告拆迁和拔除桂花树属于政府的行政行为,不属于公安机关受案范围,有问题可以向县拆迁指挥部和有关部门反映。综上,被告依法对原告的申请口头答复行为合法、合理,不存在不履行法定职责的情形,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太和县公安局在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法庭提供的证据有:1、接处警登记。2、开发区管委会对于保志的桂花树的评估报告及现场照片。3、开发区管委会打给于保志的中国建设银行进账单。证明目的:我局已经对诉讼人的诉讼请求履行法定职责。原告的其他请求不属于我局的法定职责范围。
被告阜阳市公安局辩称,我局作出的阜公复驳字(2016)65号行政复议决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阜阳市公安局在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法庭提供的证据有:1、行政复议申请书。2、申请人和委托代理人的身份证明及授权委托书。3、行政复议受理审批表。4、行政复议申请受理通知书。5、第三人参加复议审理通知书。6、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7、行政复议决定审批表。8、行政复议决定书。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
两被告对原告提举的证据1-4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原告对被告提举的证据1、2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提出异议,原告认为,证据1不符合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的第四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证据2、3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被告太和县公安局的该证据不能证明被告太和县公安局已经履行原告申请被告履行的法定职责。本院认为,该证据只能证明原告在2016年1月11日向被告报警,被告派员出警的处置情况及原告的桂花树拔除是政府拆迁行为,不能证明被告已经履行了原告申请的法定职责,对该证据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信。
原告对被告阜阳市公安局提举的证据1-7有异议,原告认为,原告于2016年4月29日才向被告阜阳市公安局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而被告阜阳市公安局于2016年4月26日进行了受理,属程序违法。本院认为,原告于2016年4月21日以邮单尾号1003954357219的邮政快递向被告阜阳市公安局邮寄了行政复议申请书,被告阜阳市公安局于2016年4月26日受理后,原告于2016年4月29日又向被告阜阳市公安局邮寄了一份行政复议申请书,被告阜阳市公安局于2016年4月26日受理,符合法定程序,原告的异议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6年1月11日下午17时许,原告向被告太和县公安局报警称自家承包地上的桂花树被人给全部拔除,请求被告太和县公安局履行保护其财产权的法定职责。被告在接到原告的申请后,未对原告的申请作出书面告知,只是在2016年1月11日接到原告的电话报警后派员到达现场,了解到原告的报警内容涉及行政机关拆迁问题,到场民警口头告知原告拔除桂花树是政府的行政行为,不属于公安机关受案范围,有问题可以向县拆迁指挥部和有关部门反映。原告不服向阜阳市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阜阳市公安局于2016年6月17日,以原告申请事项不属于公安机关法定职责为由,作出阜公复驳字(2016)65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驳回原告的复议申请。原告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太和县公安局未依法履行法定职责的行政行为违法,责令被告太和县公安局继续履行法定职责,撤销被告阜阳市公安局于2016年6月17日作出的阜公复驳字(2016)65号驳回复议申请决定。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原告的诉请事项是否属于公安机关的法定职责以及公安机关是否存在不作为行为。本案中,原告桂花树被拔除是政府部门及有关行政机关为落实相关城市规划和建设项目的实施,而做出的行政行为,公安机关对该行政行为是否合法不具有审查、制止的权限。故原告以其桂花树被拔除为由,向被告提出保护其财产安全的申请,不应属于公安机关的法定职责。《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四十七条规定:公安机关对报案、控告、举报、群众扭送或者违法嫌疑人投案,以及其他行政主管部门、司法移送的案件,应当及时受理,制作受案登记表,并分别作出以下处理:(一)对属于本单位管辖范围内的事项,应当及时调查处理;(二)对属于公安机关职责范围,但不属于本单位管辖的,应当在受理后的24小时内移送有管辖权的单位处理,并告知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扭送人、投案人;(三)对不属于公安机关职责范围内的事项,书面告知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扭送人、投案人向其他有关主管报案或者投案。公安机关接受案件时,应当制作受案回执单一式二份,一份交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扭送人,一份附卷。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在日常执法执勤中发现的违法行为,适用第一款的规定。本案中,被告未提供其在接到原告的报案申请后依照上述规定制作的“受案登记表”以及书面告知原告申请事项不属于其职责范围的告知书,故被告未对原告申请其履行法定职责的行为作出书面告知的行为属于违反上述行政规章的违法行为。原告向被告太和县公安局提出保护其权财产权申请事项不属于公安机关受案范围,如原告对政府以及相关行政部门拆除其房屋及附属物行为有异议,应当通过其他途径解决。《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三条第(三)项规定,行政复议机关具有审查申请行政复议的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合法与适当的职责。本案中,被告阜阳市公安局作出的阜公复驳字(2016)65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对原告申请被告太和县公安局履行保护财产权职责的复议结果正确,应予以支持,但被告阜阳市公安局未对被告太和县公安局是否履行向原告进行书面告知义务进行复议审查,应属于未尽到法定审查职责的违法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被告太和县公安局未对原告提出的履行职责申请进行书面告知的行为违法。
确认被告阜阳市公安局未对被告太和县公安局是否履行向原告进行书面告知义务进行复议审查的行为违法。
判决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和被告各负担2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肖庆东
审 判 员  郭 军
人民陪审员  张 建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王 瑜
附:本案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七十四条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但不撤销行政行为:
(一)行政行为依法应当撤销,但撤销会给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害的;
(二)行政行为程序轻微违法,但对原告权利不产生实际影响的。
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不需要撤销或者判决履行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
(一)行政行为违法,但不具有可撤销内容的;
(二)被告改变原违法行政行为,原告仍要求确认原行政行为违法的;
(三)被告不履行或者拖延履行法定职责,判决履行没有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