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苏州市正步机器制造有限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一审行政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7-04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6)京73行初5332号
原告苏州市正步机器制造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苏州吴中经济开发区河东工业园。
法定代表人许重谨,董事长。(未到庭)
委托代理人赵智庆,江苏平和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茶马南街1号。
法定代表人赵刚,主任。(未到庭)
委托代理人刘辰,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查员。
第三人无锡市天元电脑绗缝机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华庄街道周潭村。
法定代表人陈功,总经理。(未到庭)
委托代理人李林,江苏锡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袁丹,江苏仁勤律师事务所律师。(未到庭)
案由: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被诉裁定:商评字[2016]第70120号关于第4764118号“正步ZHENGBU及图”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被诉裁定作出时间:2016年8月9日。
本院受理时间:2016年10月17日。
开庭审理时间:2017年12月5日。
被告以第4764118号“正步ZHENGBU及图”商标(简称诉争商标)未违反修改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第三十一条及第四十一条所指情形为由,作出被诉裁定:诉争商标予以维持。
原告诉称:1、诉争商标的注册损害了原告的在先商号权,原告于1999年5月4日依法登记成立,从事绗缝机相关业务已经17年,在业内具有较高知名度。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与原告制造销售的绗缝机在功能、用途、使用对象、销售渠道等方面具有同一性,系类似商品,原告与第三人系同业竞争者,允许诉争商标注册使用易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2、第三人系以不正当手段将原告在先使用且有一定影响力的“正步”商标在第7类“缝纫机”等商品上抢先注册。第三人住所地与原告毗邻,为同业经营者,系在明知或应当知道原告的企业字号与商标的情形下抢注诉争商标。3、原告自2001年起对“正步”商标积累的商誉不应被诉争商标窃取,尽管在原告的引证商标一到期时未续展,但原告已经以引证商标二替代了引证商标一,引证商标一到期未续展不影响原告“正步”商标商誉的延续。综上,被诉裁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被诉裁定,并责令被告重新作出裁定。
被告辩称:被诉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行政程序合法,请求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述称:被诉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行政程序合法,请求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
一、诉争商标
1.注册人:第三人。
2.注册号:4764118。
3.申请日期:2005年7月7日。
4.标识:
诉争商标
5.专用期限:2008年5月28日至2018年5月27日。
6.指定使用商品(第7类):缝纫机;裁布机;撬边机;包缝机;熨衣机;缝合机;工业缝纫机台板;下料机;补鞋机;卷边机。
二、引证商标一
1.注册人:原告。
2.注册号:1547014。
3.申请日期:1999年11月1日。
4.标识:
引证商标一
5.专用期限:2001年3月28日至2011年3月27日。
6.核定使用商品(第7类):纺织机;梳棉机;纺织工业用机器;电动织毯机;工业用封口机;装瓶盖机器;瓶子封口机。
7.引证商标一因期满未续展已被商标局注销。
三、引证商标二
1.注册人:原告。
2.注册号:6799703。
3.申请日期:2008年6月23日。
4.标识:
引证商标二
5.专用期限:2010年4月21日至2020年4月20日。
6.核定使用商品(第7类):电动剪刀;压平机;电脑绗缝机;电脑绣花机;制花边机;轧花机;羽绒加工设备;人造丝机械;平洗机;压花机。
四、其他事实
本案评审阶段,原告提交了如下主要证据材料:1、原告相关介绍及营业执照;2、原告所获部分荣誉;3、原告产品宣传手册、照片、所获证书、广告和销售合同及发票、相关情况说明等;4、百度百科对“电脑绗缝机”、“缝纫机”的释义;5、诉争商标、原告商标相关注册信息;6、第三人相关信息等。第三人提交了如下主要证据:1、第三人营业执照;2、百度百科对“正步”的解释。
本案诉讼阶段,原告向本院补充提交了如下四组证据(复印件):1、第一组证据(证据1-34),2001年2月至2005年6月原告生产的“正步”牌电脑绗缝机的部分销售合同、发票记账联、发票;2、第二组证据(证据35-36),2005年1月至6月,原告参加展会的合同、汇款凭证、发票、参展手册,在展会上对本公司及其电脑绗缝机产品进行了推广宣传;3、第三组证据(证据37-39),2001年3月、2001年8月、2005年3月,原告委托广告公司、印刷厂商印制“正步”系列电脑绗缝机产品介绍样本单页、封套、商标刻字样本及合同、汇款凭证、发票及印刷品;4、第四组证据(证据40),第三人业务及产品宣传册。
本案庭审中,经组织各方当事人质证,对于原告在本案诉讼中补充提交的证据,原告仅能其提交第一组证据中的证据24提交合同原件及对应发票记账联,对于第一组证据中的其他证据均未提交合同原件。被告及第三人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均不予认可。原告提交的其他各组证据中部分提交了原件,部分未提交原件,被告及第三人对原告未提交证据原件的证据真实性均不予认可,且不认可原告的证明目的。经询,原告表示不能再补充提交其未提交证据的原件。
上述事实,有诉争商标档案、引证商标档案、被诉裁定、各方当事人在商标评审阶段和诉讼阶段提交的相关材料及其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根据各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诉争商标的注册是否违反了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
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该条前半部所述的“在先权利”包含他人在先享有的商号权,在判断商标的注册是否构成对他人在先商号权的损害时,应同时具备如下四个要件:第一,所主张的商号先于诉争商标注册并使用;第二,诉争商标与所主张商号的标志相同或基本相同;第三,该商号应在诉争商标申请注册前通过使用取得一定知名度,且为诉争商标申请人知道或应当知道;第四,该商号通过使用并据以获得知名度的商品与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构成相同或类似商品,或具有较强的关联性。该条后半部所述的“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之情形,在判断时须同时具备如下三个要件:第一,在先商标在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第二,诉争商标与在先商标相同或者近似,且诉争商标所使用的商品与在先商标所使用的商品相同或者类似;第三,诉争商标申请人具有恶意。
本案中,关于原告在商标评审阶段提交的在案证据,或为自制证据,或未显示诉争商标,或未显示形成时间,或显示的时间晚于诉争商标申请注册日,故均不能证明在与诉争商标指定使用商品相同或类似商品上,原告的“正步”商号或未注册商标在诉争商标申请注册之前经过使用已经具有一定知名度或影响力。关于原告在本案诉讼中提交的在案证据,原告提交的第一组证据除证据24外,其他证据均为复印件,被告及第三人对原告未提交原件的证据均不予认可,经本院询问,原告亦明确表示无法再补充提交相关证据原件,故本院对原告在本案诉讼中提交的无法与原件相核对的证据均不予采信。考虑到原告提交的第一组证据系证明其对“正步”享有在先商号权的主要证据,但仅提交了证据24这一份签订日期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前的合同原件,而该合同对应凭证为手写的通用发票记账联;至于原告提交的其他各组证据或者显示的时间并不早于诉争商标申请日,或者并未显示原告的“正步”商号,或者无法证明原告的“正步”商号在“电脑绗缝机”等商品上进行大量使用,且相关商品已进入流通领域从而发挥区分商品来源作用。综合考虑原告在本案诉讼中提交的证据,本院认为,相关证据不足以证明原告的商号“正步”在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经过广泛宣传或使用,已经在与诉争商标指定使用商品相类似或密切关联商品上具有了一定知名度。另,本案中并无证据证明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缝纫机、裁布机、卷边机”等商品与原告主张的将“正步”作为商标使用的“电脑绗缝机”等商品构成类似商品,且原告提交的证据亦不能证明第三人具有以不正当手段抢注其在先未注册商标的恶意。故此,虽然原告成立于1999年5月4日,早于诉争商标的申请日,但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诉争商标的注册侵害了其在先商号权,亦不能证明诉争商标的注册系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原告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原告有关诉争商标的注册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相关主张,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被告作出的被诉裁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原告的诉讼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其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苏州市正步机器制造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原告苏州市正步机器制造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各方当事人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同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一百元,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刘义军
人民陪审员  梁 京
人民陪审员  李淑云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法官 助理  宁 昀
书 记 员  范飞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