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吴松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招商局漳州开发区支公司保险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06-30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福建省龙海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龙民初字第4746号
原告吴松,男,1993年12月20日出生,汉族,农民,住江西省贵溪市。
委托代理人林卫东,福建闽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招商局漳州开发区支公司,住所地福建省漳州市招商局漳州开发区招商大楼附属楼一层,组织机构代码:79838153-4。
负责人杨俊云,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苏晓鹏,福建九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吴松与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招商局漳州开发区支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财险漳州开发区公司”)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照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林卫东和被告委托代理人苏晓鹏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吴松诉称,2014年4月20日19时30分,原告驾驶闽E×××××号小型轿车,沿省道西港线由龙海市东园镇往浮宫镇方向行驶,至浮宫大桥路段时,遇行人无名氏从路左往路右横向过机动车道,在避让过程中闽E×××××号小型轿车车头于路口内碰撞行人无名氏,造成无名氏受伤后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案发后,原告支付无名氏的抢救费用和丧葬费用21287.79元,并向龙海市人民法院预交赔偿款15万元,由法院暂扣。如果无名氏的家属没有出现,则已付15万元赔偿款将转入社会救助基金。2013年11月4日,原告以闽E×××××号小型轿车向被告投保交通事故第三人强制责任险,保险期间从2013年11月6日起至2014年11月5日止。交通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被告应依保险合同约定,支付交强险的保险金12万元。因保险公司已支付无名氏的部分抢救费用7594.28元和丧葬费用10800元,合计18394.28元。故被告依交强险保险合同约定,还应支付原告交强险的保险金计101605.72元,其他超出12万元部分,由原告自负。请求判令:1、被告支付交强险的保险金101605.72元。2、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人保财险漳州开发区公司辩称,原告诉求中除了医疗费两单5707.72元加4780.07元,这部分1万元以内本公司可以赔偿,丧葬费本公司可以赔偿,其他不同意理赔。本公司在本案中仅赔付的金额是2405.72元,原告的其他请求没有依据。医疗费中7594.28元已经付给原告,丧葬费用10800元本公司已经付给丧葬处理机构,原告主动向法院预交赔偿款15万元,无法确认是交强险还是商业险,原告没有投保商业险。按照目前赔偿标准,若死者是农村户口,赔偿金在30万元左右;若死者是城镇居民,损失至少70万元,所以15万元不能在交强险予以支付。请依法判决。
经审理查明,2014年4月20日19时30分许,原告吴松驾驶闽E×××××号小型轿车沿省道西港线由龙海市东园镇往浮宫镇方向行驶至肇事路口,遇行人无名氏从路左往路右横过机动车道,在避让过程中闽E×××××号小型轿车车头于路口内碰撞到行人无名氏,造成无名氏受伤后送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七五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晚死亡。经龙海市交警大队认定,原告吴松应承担本事故的主要责任,无名氏应承担本事故的次要责任。事故发生后,原告吴松实际支付无名氏的医疗费用2893.51元;被告人保财险漳州开发区公司已理赔支付无名氏的医疗费用7594.28元和丧葬费用10800元,合计18394.28元。
另查明,闽E×××××号小型轿车行驶证上载明车辆所有人:吴松,向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招商局漳州开发区支公司投保交强险,保险期间自2013年11月6日起至2014年11月5日止。
又查明,本交通事故发生后,吴松到公安部门投案自首,吴松自愿向本院缴交交通肇事赔偿款15万元(保管款收据号:0007833)。本院于2014年9月12日作出(2014)××刑初字第××号刑事判决,以吴松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本交通事故死者系无名氏,其真实姓名及住址以及是否有近亲属,至今未能确定。
以上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原告吴松提供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无名氏死者的医疗门诊费票据2份及火化费用票据1份,交强险保险单1份,龙海市人民法院(2014)××刑初字第××号刑事判决书及保管款收据复印件(收据号码:0007833),以及原、被告在庭审中的相关陈述、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原告吴松与被告人保财险漳州开发区公司之间就闽E×××××号小型轿车形成的保险合同关系,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合法有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第三款之所以对死亡赔偿金与医疗费、丧葬费的处理作出区别对待,其是基于死亡赔偿金与医疗费、丧葬费的性质不同。医疗费、丧葬费是侵权人的实际支出,应当属于有权根据法律规定或合同约定向保险公司主张。而死亡赔偿金的性质是受害人因人身伤害死亡、家庭可以预期的其未来的收入因此减少或丧失,使受害人的家庭成员在财产上受到的消极损失,其赔偿权利人包括直接受害人即死者,间接受害人即死者的近亲属。因死者的法律主体资格不存在,故赔偿权利人只能是间接受害人即死亡者的近亲属。本案中,因死者系无名氏,其是否存在近亲属并不确定,故侵权人即原告吴松是否应当赔偿死亡赔偿金亦不确定。原告吴松已向本院缴交无名氏赔偿款15万元系自愿,以表示对死者的赔偿意愿,也是人民法院对吴松从轻处罚的量刑情节,但在死者是否存在近亲属或其近亲属是否主张该赔偿金均不能确定的情况下,原告吴松的该行为不能视为已赔偿死亡赔偿金,亦无权向保险人主张,且人民法院并非法律授权的机关或者组织,故对原告吴松要求被告人保财险漳州开发区公司赔偿死亡金部分的请求,依法不予支持。对原告吴松要求被告人保财险漳州开发区公司赔偿医疗费用部分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被告人保财险漳州开发区公司系肇事车闽E×××××号小型轿车“交强险”的保险人,应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给付保险金,被告已理赔支付无名氏丧葬费用10800元系在“交强险”死亡赔偿限额内赔付;被告还应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内给付保险金,扣除被告已支付无名氏的抢救医疗费用7594.28元,被告人保财险漳州开发区公司应赔付原告吴松保险金为2405.72元(10000元-7594.28元)。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条、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招商局漳州开发区支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付原告吴松保险金2405.72元;
二、驳回原告吴松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2332元,减半收取1166元,由原告吴松负担1116元,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招商局漳州开发区支公司负担5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陈亚生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
书记员  郑晓虹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十条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
第十条保险合同是投保人与保险人约定保险权利义务关系的协议。
投保人是指与保险人订立保险合同,并按照合同约定负有支付保险费义务的人。
保险人是指与投保人订立保险合同,并按照合同约定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责任的保险公司。
第十七条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
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十六条被侵权人因道路交通事故死亡,无近亲属或者近亲属不明,未经法律授权的机关或者有关组织向人民法院起诉主张死亡赔偿金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侵权人以已向未经法律授权的机关或者有关组织支付死亡赔偿金为理由,请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被侵权人因道路交通事故死亡,无近亲属或者近亲属不明,支付被侵权人医疗费、丧葬费等合理费用的单位或者个人,请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