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魏长东与陕西建工第六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12-3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安徽省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亳民二初字第00035号
原告:魏长东,男,1979年12月8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涡阳县。
原告:孙涛,男,1984年1月17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涡阳县。
委托代理人:张海峰,安徽公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陕西建工第六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组织机构代码号220528375-1。
委托代理人:陶晓宇,涡阳县东城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代理人:张汉卿,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谯东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魏长东、孙涛诉被告陕西建工第六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称陕西六建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5月27日受理后,由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7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魏长东、孙涛及其委托代理人张海峰,被告陕西六建的委托代理人陶晓宇、张汉卿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魏长东、孙涛诉称:2012年7月29日原告魏长东、孙涛与被告陕西六建公司签订了《脚手架租赁承包合同》,合同约定由魏长东、孙涛向陕西六建公司施工的涡阳县教育局区(1#、3#教学楼,1#、2#、3#、4#宿舍楼及食堂)出租建筑钢管、管扣等。合同签订后,魏长东、孙涛依约定履行了合同义务,陕西六建公司仅支付了部分租赁费,下欠2200000元未付。为此,魏长东、孙涛要求陕西六建公司支付所欠钢管租赁费2200000元,并支付违约金198000元(违约金暂计至起诉日,以后违约金至实际还款日),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魏长东、孙涛为支持其诉讼请求提交的证据材料有:
证据一、魏长东、孙涛的身份证复印件一份。
证明原告具备本案的诉讼主体资格。
证据二、陕西建工第六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工商登记档案。
证明陕西建工集团第六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名称变更陕西建工第六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证据三、涡阳县教育园区建设项目部施工招标公告及中标公示。
证明被告是涡阳县教育园区一期工程中标单位。
证据四、脚手架租赁承包合同一份。
证明原、被告存在脚手架租赁承包合同关系,被告承租原告的脚手架用于涡阳县教育园区一期工程。
证据五、2014年1月15日双方对魏长东、孙涛搭设外架工程的开工、拆除日期进行确认的“确认单”(清单附后)。
证明被告承租原告的脚手架的时间及由此产生的租金(详见清单),即本案所涉工程第一次开工日期为2012年7月30日,最后一次拆除日期为2013年10月31日,该确认单加盖“陕西建工集团第六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涡阳县教育园区工程项目部”印章。
魏长东、孙涛要求被告陕西六建公司支付所欠租赁费的清单。
1、1号宿舍楼(12420.87平方)施工期220天+149天;
2、2号宿舍楼(12420.87平方)施工期220天+133天;
3、3号宿舍楼(12420.87平方)施工期220天+145天;
4、4号宿舍楼(12420.87平方)施工期220天+139天;
宿舍楼建筑面积12420.87平米×4;
5、1号教学楼(16721.03平方)施工期220天+141天;
6、3号教学楼(16721.03平方)施工期220天+186天;
7、食堂(22186.4平方)施工期220天+225天;
总建筑面积:16721平方+16721平方+22186平方+4×12420.87平方=105311.94平方;
(一)、约定工期内价款:42元/平方×105311.94平方=4423101.48元;
(二)、超工期价款
1、(1-4号教学楼):(149天+133天+145天+139天)×0.2元/天×12410.87/平方=1404910.48元;
2、(1号教学楼、3号教学楼)超工期价款:(141天+186天)×0.2元/天×16721平方=1093553.4元;
3、(食堂即学生服务中心)超工期价款:22186.4平方×225天×0.2元/天=998388元。
超工期价款:1404910.48元+1093553.4元+998388元=3496851.88元;
(三)、租赁费价款合计:4423101.48元+3496851.88元=7919953.36元;
(四)、违约金
自2013年12月1日起计算至起诉日(6个月),按照(合同第十条第2款)双倍银行利率计算(月息1.5%);
2200000元×6×1.5%=198000元。
被告陕西六建公司答辩称:因原告魏长东、孙涛不具有建筑工程施工资质,其与被告签订的合同因违反法律分包规定,故原、被告之间所签订的《脚手架承包合同》为无效合同,该合同内容显失公平。原、被告均不具备本案的诉讼主体资格。被告陕西六建公司已支付给魏长东、孙涛合计5770000元,且魏长东、孙涛所用的钢管等施工材料,均有陕西六建公司提供担保所租用的,魏长东、孙涛未做任何投资,陕西六建公司向魏长东、孙涛支付的5770000元属于非法的高利润,应退回。该工程未竣工验收,双方也未结算,故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陕西六建公司为支持其答辩请求提交的证据材料有:
证据一、陕西六建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及组织机构代码证复印件一份。
证明陕西六建公司的诉讼主体资格。
证据二、领款收据11张计600000元,中国银行汇款回执单18张计4370000元,收条1张,计800000元,共计5770000元。2014年7月1日陕西建工集团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涡阳县教育园区工程项目部的“证明”。
证明:陕西六建公司已支付魏长东、孙涛5770000元,不存在拖欠租赁费。“证明”内容,营军、殷政两位同志系我项目部财务人员,我项目部委托该两位同志向各承包班组支付了工程款。
证据三、2012年7月29日《财产租赁合同》及2014年1月8日催告欠款律师函复印件各一份。
证明:魏长东、孙涛施工中所使用的钢管、扣件等材料均是由被告陕西六建公司提供担保从阜阳市颍州区广顺建设周材租赁部所租的,原告未有任何投入,取得被告的5770000元属于非法获利,应退回。
证据四、监理单位通知单、涡阳县住建委执法意见书、涡阳县教育园区项目部通知书、安徽省创建文明工地资料二份、图片二张、脚手架整改措施等复印件18份共一组。
证明:原告方在施工中搭建的脚手架工程不合格,多次受到被告、监理部门要求整改,被告方对工程的延期不存在过错,不承担责任。
证据五、公安机关出警说明、照片复印件各一份。
证明:原告故意延长工期拒不拆除脚手架,双方发生纠纷,多次经公安机关处理的事实。
证据六、涡阳县第一中学新区建设办公室证明复印件各一份。
证明:原告未按照合同的约定在竣工验收后主张权利,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庭审举证,被告陕西六建公司对原告魏长东、孙涛所举证据发表质证意见为:对证据一的真实性无异议,但魏长东、孙涛在合同的“授权代理人”处签字,不是当事人,不具备本案的诉讼主体资格。对证据二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双方签订合同中加盖的是“陕西建工集团第六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涡阳县教育园区工程项目部”印章,故被告不具备本案的诉讼主体资格。对证据三的真实性有异议,对被告是中标单位无异议。对证据四合同本身无异议,但双方均不具备本案的诉讼主体资格,该工程也未竣工验收。对证据五开工日期无异议,拆除日期有异议,对确认单中加盖的“陕西建工集团第六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涡阳县教育园区工程项目部”印章无异议。原告魏长东、孙涛对陕西六建公司对所举证据发表质证意见为:对被告所举证据因未在举证期限内举证,不予质证。
经庭审举证,因本案被告陕西六建公司对原告魏长东、孙涛所举证据一、二、四、五的真实性无异议,后因双方签订合同后,被告以陕西六建公司的名义向原告魏长东、孙涛支付的款项,且对确认单中加盖的“陕西建工集团第六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涡阳县教育园区工程项目部”印章无异议,视为对双方合同主体的追认,合议庭经审查对原告所举证据的真实性、与本案的关联性予以认定。对证据三陕西六建公司中标的承建涡阳县教育局区工程无异议,对证据的真实性、与本案的关联性予以认定。对被告陕西六建公公司所举证据均为复印件,且未在举证期限内举证,对方不予质证;合议庭认为,除原告魏长东、孙涛认可的陕西六建公司支付的5770000元钢管、扣件租赁费外,因其他证据均系复印件,魏长东、孙涛又不认可,故对被告所举其他证据与本案的关联性不予认定。
根据上述认定的证据材料及庭审中当事人的陈述,审理查明的事实为:2012年7月29日原告魏长东、孙涛(承包乙方)与被告陕西建工集团第六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涡阳县教育园区项目部(甲方)签订了《脚手架承包合同》,合同约定由魏长东、孙涛承包陕西六建公司承建涡阳县教育园区脚手架工程,该工程名称涡阳县教育园区(1#、3#教学楼,1#、2#、3#、4#宿舍楼及食堂);地点涡阳县将军大道路南;承包价格42元/平方,按实际建筑面积结算(此单价不包含税收);承包工期约定220天,超出按每天每平方0.2元追加工程款,此款竣工验收后结算;工程内容所有脚手架搭设中的钢管、扣件、网片、竹笆及木工用内排架钢管与扣件的供应;承包方式甲方发包为乙方的施工任务为脚手架工程和木工排架的所有材料包料供应,现场看守材料由乙方负责,丢失损坏责任乙方承担;付款方式按本月所完成的工程量的70%付款,以后每月20号之前按所完成工程量工程款的70%结算,结构封顶付到总工程量的70%,外架拆到一半时付总工程款的80%,拆除完毕钢管一个月内结算清账。甲方有权支付钢管扣件租赁费,从总承包款中扣除。违约责任按甲方供料通知时间要求及时供应,乙方不得(除双方事先达成书面协议外)以任何理由拖延工期,如乙方逾期超过2天后,每天赔偿2000元给甲方。由魏长东、孙涛对陕西六建公司工地进行搭设钢管、管扣等工程。合同签订后,魏长东、孙涛依约定履行了合同义务,陕西六建公司仅支付了部分搭设工程款,下欠2200000元未付。2014年1月15日双方对魏长东、孙涛所涉脚手架工程项目的开工日期和拆除日期进行确认,即2012年7月30日为第一次开工日期,2013年10月31日为最后一次拆除日期,双方签订“确认单”,陕西六建公司在该“确认单”中加盖“陕西建工集团第六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涡阳县教育园区工程项目部”印章。后由魏长东、孙涛要求陕西六建公司支付所欠钢管、扣件等搭设外架工程租赁费2200000元及违约金198000元,诉讼来院。
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
1、魏长东、孙涛及陕西六建公司是否具备本案的诉讼主体资格?
2、2012年7月29日魏长东、孙涛与陕西六建公司签订的《脚手架承包合同》是否有效?陕西六建公司支付魏长东、孙涛的5770000元工程款是否属于非法利润,应否退回?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可以作为民事诉讼的当事人。法人由其法定代表人进行诉讼。其他组织由其主要负责人进行诉讼”的规定,本案魏长东、孙涛是合同的一方当事人,是合同的签约人,且被告陕西六建公司向原告魏长东、孙涛支付了5770000元脚手架租赁费的事实,足以证明陕西六建公司对魏长东、孙涛作为本案诉讼主体资格是认可的。陕西六建公司对双方签订的《脚手架承包合同》中加盖项目部印章的真实性并无异议,对双方实际履行了合同约定内容的事实及陕西六建公司依据合同约定支付魏长东、孙涛5770000元外架搭设工程款的事实并无异议,故陕西六建公司是本案的适格主体。因此陕西六建公司认为双方不具备本案的诉讼主体资格的理由不能成立,对其抗辩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2012年7月29日魏长东、孙涛与陕西六建公司双方在自愿的基础签订的《脚手架承包合同》。合同签订后,魏长东、孙涛按照合同约定内容实施涡阳县教育局区(1#、3#教学楼,1#、2#、3#、4#宿舍楼及食堂)的外墙架子工程,所有脚手架搭设中的钢管、扣件、网片、竹笆及木工用内排架钢管与扣件的供应工程。陕西六建公司按照合同约定支付了魏长东、孙涛5770000元脚手架搭设工程款;双方因脚手架的拆除时间发生矛盾后,于2014年1月15日对争议的外架开工日期,拆除日期在“确认单”进行确认,该“确认单”中加盖有“陕西建工集团第六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涡阳县教育园区工程项目部”印章,故双方对本案所涉工程项目的开工日期和拆除日期应以“确认单”中确认的时间即2012年7月30日为第一次开工日期,2013年10月31日为最后一次拆除日期确定魏长东、孙涛承建脚手工程的开工日期和拆除日期,从而计算出魏长东、孙涛所承建脚手架搭设工程产生的工程款;根据魏长东、孙涛向本院提供的陕西六建公司所欠租赁费的清单载明,约定工期内价款:4423101.48元(42元/平方×105311.94平方),超工期价款:3496851.88元(1404910.48元+1093553.4元+998388元),脚手架搭设工程租赁费用应为7919953.36元(4423101.48元+3496851.88元);故陕西六建公司所欠款应为2149953.36元(7919953.36元(总的租赁费)-5770000元(已支付的租赁费)]应予偿还。陕西六建公司以双方签订的《脚手架承包合同》合同内容显示公平,该工程未竣工验收,所支付魏长东、孙涛的5770000元工程款属于非法利润,应予退回的答辩意见,因缺乏证据支持其观点,对其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虽双方约定违约金逾期每天赔偿2000元,但该约定明显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陕西建工第六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魏长东、孙涛脚手架租赁费2149953.36元。
二、驳回原告魏长东、孙涛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5984元,由被告陕西建工第六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在递交上诉状的次日起七日内,向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25984元,上诉于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由银行转帐的,请转款至:收款单位:安徽省政府非税收入汇缴结算户,开户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合肥市长江路支行,账号:12×××05,在汇款用途栏注明:05301-053101。交费后三日内,请将上诉案件受理费缴纳收据提交本案主审人。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郑彩玲
审 判 员  刘 强
人民陪审员  李蕾丽

二〇一四年十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梁建红
附本案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