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茂名市分公司与于永聪、于国锋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3-1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0607民初2996号
原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茂名市分公司,住所地:广东省茂名市高凉中路22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为91440900894951824L。
负责人:杨松柏,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邱建蓉,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芝廉,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于永聪,男,1995年10月25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
被告:于国锋,男,1970年5月30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
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佛山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同济西路12号一座1410-1411室,统一社会信用代码为91440600579725819W。
负责人:邓少琳,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利少媚,女,该单位工作人员。
原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茂名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财险茂名公司)诉被告于永聪、于国锋、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佛山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人寿财险佛山公司)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人保财险茂名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邱建蓉、被告人寿财险佛山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利少媚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于永聪、于国锋经本院传票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的诉讼请求:1.被告于永聪、于国锋共同赔偿原告311000元;2.被告人寿财险佛山公司在保险责任范围内对上述赔偿承担连带责任;3.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事实和理由:2015年8月26日,被告于永聪驾驶粤E×××××号轻型货车(以下简称117号货车)沿G15线从佛山往开平方向行驶,行至G15线3136KM+600M路段时,碰撞前方同一车道由陈吓荣驾驶的粤E×××××号小型越野车,导致117号货车撞向中心护栏,造成被告于永聪受伤及车辆和路产损坏的交通事故(第一次事故);随后由练庆营驾驶的粤K×××××号大型普通客车(以下简称3768号客车)尾随碰撞117号货车后失控碰撞右侧护栏冲出路外,导致大客车车上的乘客张洪锋被抛出车外后又被该大客车左侧车身挤压当场死亡、多名乘客受伤、两车和路产以及117号货车车上货物损坏的交通事故(第二次事故)。高州市第二运输公司(以下简称高州二运公司)的3768号客车在原告处投保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第三者责任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等险种。高州二运公司一次性赔偿因张洪锋死亡造成的各项损失共633000元后,向高州市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原告赔偿633000元。2016年8月23日,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粤09民终968号判决书,判决原告赔偿高州二运公司622000元。2016年11月,原告将622000元支付给高州二运公司。根据交通事故认定书,3768号客车乘客张洪锋死亡是因为在同一时间段的先后时间节点发生两次交通事故造成的,两次交通事故中的117号货车及3768号客车各负事故的全部责任,也就是说,受害人死亡是因为受到两次连续不间断发生的共同加害行为造成的,117号货车及3768号客车应对受害人造成的损失承担同等赔偿责任。原告在支付赔偿款后有权向被告追偿,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特提起诉讼,请求依法裁判。
原告在诉讼中提交的以下证据材料:
1、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1份、机动车保险单1份,拟证明3768号客车在原告处投保情况。
2、3768号客车行驶证1份及练庆营驾驶证、身份证、从业资格证各1份,拟证明事故发生时练庆营具备行驶、驾驶资格。
3、117号货车行驶证1份、被告于永聪驾驶证1份、被告于国锋身份证1份、保险卡1份、保险单1份,拟证明被告于永聪驾驶被告于国锋所有的117号货车在被告人寿财险佛山公司处投保了保险。
4、江门市公安交通管理局高速公路一大队第2015A00007号交通事故认定书1份,拟证明2015年8月26日发生的交通事故及责任认定。
5、(2015)茂高法民二初字第627号民事判决书1份、(2016)粤09民终968号民事判决书1份、中国建设银行网上银行电子回单4张,拟证明原告依生效判决向高州二运公司支付了622000元。
被告于永聪、于国锋未答辩也未提交任何证据材料。
被告人寿财险佛山公司辩称,一、在本案中原告不具备诉讼的主体资格。因为原告是在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内承担赔偿责任,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原告无权行使保险人代位求偿权,故其诉请不应得到支持;二、根据该起事故的交通事故认定书,答辩人所承保的车辆在事故中不承担责任,而该认定书认定的事实和责任的划分均得到各方当事人的确认;三、答辩人只需在交强险无责任限额内承担责任,而答辩人实际已经将该限额赔付了给另外一个伤者张金琳,答辩人的赔偿义务已经履行完毕,不应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
被告人寿财险佛山公司在诉讼中提供了(2016)粤0784民初522号民事判决书1份、支付凭证银行回单1份,拟证明其已依生效判决向本案事故中另外一名伤者张金琳支付了11000元赔偿款。
根据现已生效的(2015)茂高法民二初字第627号民事判决书、(2016)粤09民终968号民事判决书以及(2016)粤0784民初522号民事判决书,结合经庭审质证无异议的江门市公安交通管理局高速公路一大队第2015A00007号交通事故认定书以及到庭当事人的陈述,本院可确认以下事实:
2015年8月26日,被告于永聪驾驶117号货车沿G15线从佛山往开平方向行驶,9时24分行至G15线3136KM+600M路段时,碰撞前方同一车道由陈吓荣驾驶的粤E×××××号小型越野客车,并致117号货车撞向中心护栏,造成被告于永聪受伤、两车和路产损坏的交通事故(第一次事故);随后由练庆营驾驶的3768号客车尾随碰撞117号货车,致3768号客车失控碰撞右侧护栏冲出路外,并导致3768号客车上的乘客张洪锋被抛出车外继而被该客车左侧车身挤压,造成3768号客车上乘客张洪锋当场死亡、张金琳等8人受伤、两车和路产以及117号货车上货物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第二次事故)。交警部门经现场勘查和调查取证后,认为被告于永聪驾驶机动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时未与同车道前车保持足以采取紧急制动措施的安全距离,是导致第一次事故的全部过错;练庆营驾驶机动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时未与同车道前车保持足以采取紧急制动措施的安全距离,是导致第二次事故的全部过错。并据此认定被告于永聪承担第一次事故全部责任,其他当事人无责任;练庆营承担第二次事故的全部责任,其他当事人无责任。
2015年9月7日,高州二运公司与受害人张洪锋的近亲属达成协议,约定由高州二运公司一次性赔偿张洪锋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抚养费、交通费等一切费用63.3万元。高州二运公司在履行完63.3万元的支付义务后,于2015年11月23日以本案原告人保财险茂名公司为被告在高州市人民法院提起了责任保险合同之诉,请求判令本案原告在交强险、商业三者险、客运承运人责任险限额内向其赔偿63.3万元。高州市人民法院审理后于2016年3月10日作出(2015)茂高法民二初字第627号民事判决,该判决在认定张洪锋死亡所产生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三项损失共计821068.8元后,并据此确认高州二运公司诉请的63.3万元损失合理。该判决还认为,本案原告人保财险茂名公司承保了高州二运公司的3768号车的交强险,该车负事故的全部责任,本案原告人保财险茂名公司应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死亡赔偿金110000元;人寿财险佛山公司承保了事故中的另一车辆117号货车,该车在事故中没有责任,应当在交强险无责任限额内赔偿死亡赔偿金11000元。因高州二运公司并没有主张人寿财险佛山公司赔偿,高州二运公司的第三者实际损失633000元须先扣减应由人寿财险佛山公司承担的11000元后再由商业三者险进行赔偿。高州市人民法院据此判定本案原告于判决生效后五日内在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的限额内赔偿622000元给高州二运公司。本案原告不服(2015)茂高法民二初字第627号民事判决,向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其中部分上诉理由为:由于第一、第二次事故中117号货车及3768号客车各负事故的全部责任,两次事故的肇事责任方均应对受害人张洪锋的死亡承担同等的责任,即各应承担50%的赔偿责任。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8月23日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2016)粤09民终968号民事判决,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该终审判决中认为:根据江门市公安交通管理局高速公路一大队作出的第2015A00007号交通事故认定书可知,3768号客车与117号货车发生碰撞应由3768号客车承担全部责任,因此高州二运公司应当要求117号货车所投保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无责任赔偿限额内赔偿11000元,原审判决预先扣减该11000元正确。
本案事故中的另一伤者张金琳,于2016年1月21日以练庆营、高州二运公司、人保财险茂名公司、人寿财险佛山公司为被告在鹤山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请练庆营、高州二运公司、人保财险茂名公司连带赔偿损失142123.36元,其中人寿财险佛山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11000元。鹤山市人民法院于2016年4月7日作出(2016)粤0784民初522号民事判决,该判决认为,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人寿财险佛山公司应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无责)范围内赔偿张金琳12000元,张金琳请求人寿财险佛山公司赔偿11000元,属于自行处分权利,予以支持。
另查明,本案原告人保财险茂名公司对(2016)粤0784民初522号民事判决中有关精神损害抚慰金、诉讼费的判决部分不服,向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7月18日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2016)粤07民终1508号民事判决。
本院认为,本案系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条第一款规定:“因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的,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之日起,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根据原告的诉请并结合(2015)茂高法民二初字第627号民事判决书、(2016)粤0784民初522号民事判决书,原告作为高州二运公司所有的3768号客车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的保险人,代位行使的是被保险人高州二运公司享有的对造成张洪锋死亡这一保险事故负有赔偿责任的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故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作为117号货车驾驶人的被告于永聪对于张洪锋的死亡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承担何种赔偿责任?现已生效的(2015)茂高法民二初字第627号民事判决书、(2016)粤09民终968号民事判决书、(2016)粤0784民初522号民事判决书均认定,练庆营应对于本案交通事故导致3768号客车乘客张洪锋死亡、张金琳受伤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被告于永聪不承担赔偿责任,被告于永聪驾驶的117号货车交强险承保公司即被告人寿财险佛山公司也仅在交强险无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据此,原告的诉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其诉讼请求应予驳回。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茂名市分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983元,由原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茂名市分公司负担(原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茂名市分公司已预交)。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雷智勇

二〇一七年十月十二日
书记员  林平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