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梁平县渝兴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重庆市世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04-28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渝02民终273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梁平县渝兴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梁平县梁山镇机场路165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228765937436A。
法定代表人:李承家,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富宏,男,该公司职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古光轩,重庆豪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重庆市世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梁平县梁山镇梁山路471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228795892806U。
法定代表人:全昌荣,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贺自强,重庆渝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梁平县渝兴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渝兴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重庆市世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海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梁平县人民法院(2016)渝0228民初207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2月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渝兴公司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重庆市梁平县人民法院(2016)渝0228民初2078号民事判决书;2.依法判令被上诉人赔偿因违约即没有如实告知施工场地地下管网的分布情况给上诉人造成的损失136125元;3.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存在明显错误。2014年4月20日,被上诉人就其开发的梁平县北城景苑工程的1、2、3、4号楼的修建工程向梁平县建设工程安全监督站报告,此施工场地地下无管网。2014年5月26日,上诉人与被上诉人订立了《重庆市建设施工合同》,合同2.3明确约定发包方应按专用合同条款的约定向承包方提供施工场地,以及施工场地内地线和地下设施等相关资料,并保证资料的真实,准确,完整。2012年10月上诉人承建前在施工场地修建围墙将裸露的工地封闭,防止他人倾倒垃圾。2014年4月,上诉人开工前拆除原围墙修建新围墙,并立警示标志的告示,被上诉人没有向上诉人告知新建围墙内上诉人施工的场地地下有管网,更没有提供施工地有地下管网的施工图。2014年6月27日,上诉人动工修建,当日下午5点左右发现地下管道,2014年6月28日凌晨6时塌陷。上诉人施工期间,被上诉人从没有在施工场地进行巡查和设立警示标志。一审却主观臆断,导致事实认定的严重错误。错误一:原围墙范围不等于施工场地范围。错误之二:施工场地不等于随意用地。渝兴公司将自己修建的用于政治目的的临时建筑物拆除修建的新围墙应当认定为施工场地。错误之三:合同责任是严格责任不等于自由裁量。二、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事实清楚,于法有据,请求二审给予支持。
世海公司辩称,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管线损害是上诉人自己的侵权行为造成的,与被上诉人没有任何关系。水管是上诉人施工20多天中不采取保护措施才导致坍塌后破裂。地下管道不是被上诉人提供的红线范围内。被上诉人提供了永久的场地,没有临时场地。上诉人违背约定,也违背了建筑法安全要求。
渝兴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世海公司赔偿因其违约行为给渝兴公司造成的损失钢管材料款3874元,水泥材料款7800元,松之木桩材料款5000元,民工工资17000元,赔偿他人损失75000元,挖运费250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865元,鉴定费7363元,一审律师费3000元,二审律师费6000元,诉讼交通费1000元,合计151000元,诉讼费由世海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渝兴公司与世海公司于2014年5月26日签订重庆市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由世海公司作为发包人将梁平县北城景苑一、二、三、四号楼的建设工程发包给渝兴公司承建。双方在合同第二部分的通用合同条款第1.1.3.9条约定,施工场地(或称工地、现场):指用于合同工程施工的场所,以及在合同中指定作为施工场地组成部分的其他场所,包括永久占地和临时占地。第1.1.3.10条约定,永久占地:指专用合同条款中指明为实施合同工程需永久占用的土地。第1.1.3.11条约定,临时占地:指专用合同条款中指明为实施合同工程需临时占用的土地。合同第2.3条提供施工场地约定,发包人应按专用合同条款约定向承包人提供施工场地,以及施工场地内地下管线和地下设施等有关资料,并保证资料的真实、准确、完整。合同第9.2.7条约定,由于承包人原因在施工场地内及其毗邻地带造成的第三者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由承包人负责赔偿。合同第9.4.4条约定,承包人应按合同约定采取有效措施,对施工开挖的边坡及时进行支护,维护排水设施,并进行水土保护,避免因施工造成的地质灾害。双方在合同第三部分的专用合同条款第1.1.3.10约定,永久占地:5320.22平方米;在专用合同条款第1.1.3.11约定,临时占地:无。经过一审法院当庭核实,双方对世海公司的永久占地范围即为世海公司经过梁平县规划局批准的用地红线范围均无异议。合同中也未指定作为施工场地组成部分的其他场所。但世海公司在移交给渝兴公司施工场地时在涉案工程的梁平县机场路一侧修建了施工围墙,此施工围墙内未埋有梁平县龙泉供水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龙泉公司)的自来水管道。渝兴公司在施工过程中为方便施工,将世海公司向其移交的施工围墙拆除并向梁平县市政管理部门申请占用人行道重新修建了施工围墙。渝兴公司重新修建的施工围墙内的人行道下埋有龙泉公司的自来水管道。2014年6月27日,渝兴公司在施工过程中将龙泉公司的自来水管道外露。同月28日,该自来水管道垮塌断裂。2014年12月26日,龙泉公司以渝兴公司、世海公司为被告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渝兴公司、世海公司对龙泉公司的自来水管道损害进行赔偿。一审法院作出判决后,渝兴公司向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4月28日作出(2016)渝02民终164号民事调解书,确认由渝兴公司赔偿龙泉公司损失750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856元、鉴定费7363元由渝兴公司承担。在审理过程中,渝兴公司要求世海公司赔偿因其违约造成的损失由151000元变更为136125元。
一审法院认为,世海公司向渝兴公司发包的梁平县北城景苑工程一、二、三、四号楼建设工程,世海公司应当根据合同约定向渝兴公司提供施工场地。双方在合同中约定的施工场地指用于合同工程施工的场所,以及在合同中指定作为施工场地组成部分的其他场所,包括永久占地和临时占地。合同中约定的永久占地双方均认可即为世海公司经梁平县规划局批准的用地红线范围,双方在合同中未约定有临时用地,也未约定有世海公司指定给渝兴公司作为施工场地组成部分的其他场所。但世海公司向渝兴公司实际提供的施工场地的范围并不仅限于永久占地的范围即用地红线的范围,而是在用地红线范围外靠近梁平县机场路一侧修建了围墙。因此,世海公司向渝兴公司提供的该围墙范围应认定为世海公司向渝兴公司提供的施工场地的范围。该施工场地范围内不存在被渝兴公司破坏的龙泉公司的供水管道。渝兴公司破坏的龙泉公司的供水管道在渝兴公司新修建的围墙范围内。因此,世海公司在其提供的施工场地范围内不存在有地下管线和地下设施等,世海公司也不存在向渝兴公司提供相关资料的义务,其没有违反双方签订的合同通用条款部分第2.3条关于提供施工场地的约定。虽然渝兴公司在庭审中辩称世海公司提供的涉案工程中靠近梁平县机场路一侧的围墙范围不是属于施工场地,围墙的范围也达不到施工场地的要求,而是由渝兴公司将世海公司提供的围墙进行拆除后,重新修建的围墙范围才是施工场地。渝兴公司在修建新的围墙时向梁平县市政管理部门进行了申请并缴纳了5000元的相关费用。但渝兴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世海公司最初提供的围墙范围不是属于施工场地的范围,从渝兴公司陈述的其向梁平县市政管理部门申请占用人行道修建围墙的行为也可以发现,渝兴公司重新修建的围墙范围已经超出了世海公司向其提供的围墙范围,且渝兴公司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世海公司对渝兴公司修建的围墙范围内是否存在地下管线和地下设施等具有提供有关资料的义务。即使世海公司提供的最初的围墙范围达不到施工场地的标准,渝兴公司也未就重新修建的施工围墙与世海公司达成协议,约定世海公司附有提供渝兴公司修建的施工围墙范围内是否有地下管线和地下设施等有关资料的义务。因此,渝兴公司不能证明世海公司存在未能提供施工场地内地下管线和地下设施的有关资料的违约行为。对渝兴公司要求世海公司赔偿因世海公司违反双方签订的《重庆市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第二部分的通用合同条款第2.3条约定的世海公司有提供施工场地内地下管线和地下设施等有关资料的义务而导致的渝兴公司损失136125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驳回渝兴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320元,减半收取1660元,由渝兴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上诉人渝兴公司提供了梁平县梁山街道北池社区居民委员会证明、梁平县建筑工地扬尘控制措施审查申报表及所附照片、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筏板基础平面图作为新证据。被上诉人世海公司质证认为不属于新证据,且不能达到上诉人的证明目的。因上述材料系上诉人在一审期间能够提供的,不属于二审程序中的新证据,且与本案缺乏关联性,也不能达到上诉人的证明目的,对本案的事实认定没有影响,故本院不予采信。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是正确的,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世海公司将涉案工程发包给上诉人渝兴公司承建,世海公司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向渝兴公司提供施工场地及施工场地内地下管线和地下设施的资料。2014年4月20日,世海公司向梁平县建设工程施工安全管理站出具证明称该工程施工场地下无地下管网。2014年5月26日,世海公司与渝兴公司签订施工合同。渝兴公司因施工需要,将原围墙拆除,扩大了施工场地范围,占用部分人行道,并重新修建了围墙。从时间上看,世海公司出具证明称该施工场地无地下管网时尚未与渝兴公司签订合同,渝兴公司也未拆除旧围墙和修建新围墙,故世海公司的证明应当是针对原围墙范围内的施工场地。而该范围内确实无地下管网,故世海公司并未提供不实的信息。渝兴公司称其2014年3月即修建了占用人行道的新围墙没有证据证明,也与双方当事人2014年5月26日才签订施工合同的事实矛盾。渝兴公司称修建新围墙时向梁平县市政管理部门进行了申请和批准并缴纳了5000元的临时占道费用,但没有提供审批手续和缴费收据,不能证明新围墙的修建时间。因此渝兴公司没有证据证明世海公司的无地下管网证明是针对渝兴公司修建的新围墙范围内的整个施工场地所出具的。渝兴公司拆除旧围墙,修建新围墙,扩大了施工场地范围,应当对扩大部分是否有地下管线等设施尽到必要注意义务。渝兴公司没有向世海公司要求提供该部分临时占地的地下管线资料,也未向市政公用设施管理部门或其他公用企业查询,即进行开挖,导致龙泉公司的供水管道损坏,世海公司对此并无违约行为。故渝兴公司主张世海公司违约,应赔偿其损失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渝兴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320元,由梁平县渝兴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肖 毅
审 判 员  田 敏
代理审判员  胡相龙

二〇一七年三月一日
书 记 员  柯 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