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王守亚与安徽省利民路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6-08-0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文书内容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最高法民申1535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王守亚。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安徽省利民路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安徽省宿州市金海大道19号。
法定代表人:殷继良,该公司董事长。
一审第三人:代洪军。
再审申请人王守亚因与被申请人安徽省利民路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利民路桥公司)、一审第三人代洪军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皖民四终字第40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王守亚申请再审称:一、二审判决错误地将利民路桥公司支付给第三人的工程款155万元,计算在支付给本人的工程款中,属事实认定错误。1、借条本身注明了借款用途,是用于支付其他人的工程款,之所以让本人经手,是因为代洪军对外债务巨大,利民路桥公司失去了对其的信任。2、利民路桥公司将该两笔借款转入本人账户,是因为代洪军已无法把控,而本人在施工,可从工程款上制约本人。3、其余工程款均由本人单独签字,而该155万元的借款却由本人与代洪军两方签字,与常理不符。4、现张斌愿意出庭作证,证实该155万元不应算入支付给本人的工程款。二、二审法院认定利民路桥公司向王守亚收取20%的管理费合法,是错误的。本案系非法转包,合同无效,故管理费的约定也无效,不应得到保护,且本案中利民路桥公司不存在实际管理的问题,仅仅是转包牟利,本人不应再支付管理费。三、依据2012年11月2日《桥梁工程施工合同(乙方变更代表人补充协议)》的约定,本人是承接了《桥梁工程施工合同》的权利义务,并非受让代洪军未完工工程。代洪军不具备第三人参加诉讼的主体资格。二审法院认定代洪军可另行向利民路桥公司主张工程款,损害了本人权益。王守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二项、第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利民路桥公司未提交书面意见。
代洪军未提交书面意见。
本院认为,一、关于案涉155万元借款金额,是否可认定为利民路桥公司已支付王守亚工程款项的问题。首先,案涉两张借条系在王守亚实际施工期间,由王守亚、代洪军共同出具,王守亚关于其系代第三方领取利民路桥公司拖欠的工程款的主张,与常理不符,不能成立。其次,王守亚并不否认其签名的真实性,亦认可该155万元打入了其银行账户。该借条虽然由代洪军共同签字,但并未区分代洪军与王守亚各自的责任,利民路桥公司向王守亚主张权利并无不可。王守亚与代洪军之间如因该借条及相关工程款项存在其他权利义务关系,王守亚可另行主张。另外,王守亚申请再审以案外人张斌的证人证言作为新证据,经审查,该证据不符合新证据的有关规定,不足以推翻原审判决。综上王守亚申请再审的第一项事由不能成立。二、关于二审法院认定利民路桥公司可以收取王守亚施工部分工程价款20%的管理费是否有误的问题。2013年3月6日,利民路桥公司与王守亚签订的补充协议(二)中约定,“将原《桥梁工程施工合同》中管理费及税金变更为:从本协议签订之日起施工的工程量,甲方提取30%的管理费(含税),最终以审计为准,管理费在甲方支付工程款时分期扣除。”2013年4月3日,王守亚向利民路桥公司出具的《保证书》载明,“因春节之前干的十二片梁板我王守亚保证按合同签约的按30%提取管理费,决不反悔。”以上内容系当事人关于工程价款的约定。二审法院参照上述约定,并结合利民路桥公司就涉案工程承担的管理责任和成本、相关合同系无效合同的实际情况及双方利益的平衡,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的规定,确定利民路桥公司收取王守亚施工部分工程价款20%的管理费适用法律正确,亦未超出自由裁量权行使的正常范围。因此,王守亚申请再审的第二项事由不能成立。三、关于王守亚是否可向利民路桥公司主张代洪军施工部分工程款的问题。利民路桥公司与代洪军、王守亚签订的《桥梁工程施工合同(乙方变更代表人补充协议)》的主要内容,表明利民路桥公司、代洪军、王守亚三方经协商,确定案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变更为王守亚,由其进行后续施工,但并未约定案涉工程全部权利义务由于王守亚承继,王守亚关于案涉工程款应全部由其领取的第三项再审申请事由依据不足,不能成立。
综上,王守亚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二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王守亚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曾宏伟
代理审判员  高燕竹
代理审判员  张小洁
二〇一六年六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杨 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