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陈某、张浩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1-1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河南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豫07民终415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陈某。
委托诉讼代理人:郎兰风,女,1969年10月21日生,汉族,系陈某之母,住辉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秋红,新乡县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浩,男,1999年5月24日出生,汉族,住辉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侯相翠,女,1969年9月19日出生,汉族,系张浩之母,住辉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霍俊峰,男,1998年9月29日出生,汉族,住辉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软月,女,1968年5月3日出生,汉族,系霍俊峰之母,住辉县。
上诉人陈某因与被上诉人张浩、侯相翠、霍俊峰、王软月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纠纷一案,不服河南省辉县市人民法院(2016)豫0782民初479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陈某委托诉讼代理人郎兰风、王秋红,被上诉人王软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陈某上诉请求:1、撤销原判,改判支持陈某的误工费34231元;2、一、二审案件诉讼费由被上诉人负担。事实和理由:2016年3月16日发生矛盾时陈某已满16周岁不满17周岁,已辍学在家,因家里养鸡规模较大,就帮助家里养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一条第二项的规定,陈某在家里搞养殖业符合法律规定,没有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原审以陈某打架时未满18周岁为由判令陈某不应有误工费存在错误,陈某认为应按农、林、牧、渔业进行计算误工费。综上,原审判决错误,请求二审改判支持陈某的误工费。
王软月、霍俊峰答辩称,陈红玉的一切损失不应由王软月、霍俊峰承担。
张浩、侯湘翠未到庭,未提交书面答辩状。
陈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依法撤销2016年3月18日在辉县市百泉派出所达成的调解协议;2、要求张浩、侯相翠依法赔偿陈某经济损失72955.73元;3、一审诉讼费用由张浩、侯湘翠、霍俊峰、王软月负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陈某为辉县市南村镇河北村人,2016年3月16日20时30分许,在辉县市××镇太阳石小区门口,霍俊峰和张浩因故发生口角,然后霍俊峰约陈某和张浩等人发生打架;陈某受伤后到辉县市第四人民医院住院治疗,2016年3月17日入院,2016年3月23日出院,住院6天,共花医疗费4419.75元(含辉县市人民医院门诊治疗费用);出院诊断为:1、左上颌窦壁多发骨折,脑震荡,2、头皮裂伤,3、右腓总神经损伤;陈某的伤情经河南新医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鉴定,被鉴定人陈某因伤导致的后遗症状属于十级伤残。被鉴定人陈某属于部分护理依赖,护理期限六十日(自出院之日开始计算),护理人数拟定为壹人;陈某对伤情进行鉴定,花鉴定费2905元,其因伤花交通费95元;陈某在住院期间,即2016年3月18日,在辉县市公安局百泉派出所,由调解人王海亮、见证人霍某在场,经双方家长和说,霍俊峰(母亲王软月)、陈某(母亲郎兰风)、张浩(母亲侯相翠)达成了调解协议,由张浩一次性支付霍俊峰、陈某等人医药费1000元(已履行),双方互不追究对方任何法律责任;另查明,2016年度,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平均工资为30864元/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10853元/年。一审法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应受法律保护,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监护人,监护人应当履行监护职责,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财产及其他合法权益,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的,应当承担责任;本案中,张浩与陈某打架,致陈某受伤住院,陈某的住院病历、诊断证明书、出院证及当事人在百泉派出所达成的调解协议可以相互印证陈某伤情为张浩所为,张浩称不能因为张浩自愿赔偿而推定张浩就是侵权人的辩解不成立,张浩、侯相翠(监护人)应对陈某的损伤承担赔偿责任;陈某的合理损失(根据陈某的诉求)包含:1、医疗费4419.75元;2、护理费3044.12元(6天×30864元/年÷365天+60天×30864元/年÷365天×50%);3、交通费95元;4、住院伙食补助费90元(6天×15元);5、营养费90元(6天×15元);6、残疾赔偿金21706元(10853元/年×20年×10%);7、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酌定);8、鉴定费2905元。以上共计35349.87元,减去已支付的1000元,应再赔偿陈某34349.87元。关于陈某要求撤销2016年3月18日在辉县市公安局百泉派出所达成的调解协议的问题,因双方达成调解协议时,陈某尚在住院,其对伤情没有充分了解,致使订立调解协议时存在重大误解,故陈某要求撤销2016年3月18日双方签订的调解协议于法有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三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六条第一款、第十八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判决:一、撤销2016年3月18日霍俊峰(母亲王软月)、陈某(母亲郎兰风)、张浩(母亲侯相翠)在辉县市公安局百泉派出所达成的调解协议。二、张浩、侯相翠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陈某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等34349.87元。三、驳回陈某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1623元,由陈某承担800元,张浩、侯相翠承担823元。
二审中,陈某提交了辉县市南村镇河北村村民委员会证明一份,证明:陈某不上学后就和父母一起养鸡。本院组织双方进行了质证,王软月、霍俊峰质证称对该证据无异议,从法律上不懂。本院认为,陈某提交的该份证明上没有负责人及证明材料的制作人签名或者盖章,不符合证据的形式要件,本院对该证据不予认定。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规定: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本案中,陈某受伤时未满18周岁,属于未成年人,陈某所提供的南村镇河北村村民委员会证明不能证明其以自己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不能证明其存在务工情况,且该证明上没有负责人及证明材料制作人签名,不符合证据的形式要件,现陈某主张误工费缺乏有效证据证明,故原审法院认定其不存在误工费损失的处理并无不当,陈某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陈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656元,由陈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丁玉光
审判员  李荣军
审判员  张军委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十三日
书记员  张俊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