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高季氏、高占东等与上海辉珂物流有限公司、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08-0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浦民一(民)初字第36793号
原告高季氏,女,1950年2月16日生,汉族,住山东省。原告高占东,男,1969年3月5日生,汉族,住山东省。原告高东良,男,1976年6月5日生,汉族,住山东省。原告高文良,男,1983年2月16日生,汉族,住山东省。上列四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张建生,上海骏丰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上海辉珂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法定代表人徐龙庆,总经理。委托代理人钱春,上海市东浦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负责人刘雄,总经理。委托代理人葛亮,男。原告高季氏、高占东、高东良、高文良与被告上海辉珂物流有限公司(以下至判决主文前简称辉珂物流公司)、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至判决主文前简称永安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0月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11月2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四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张建生、被告辉珂物流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钱春、被告永安保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葛亮到庭参加诉讼。2015年12月18日,本案中止诉讼。后本案恢复诉讼,于2016年4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四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张建生、被告永安保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葛亮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辉珂物流公司经本院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应诉,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告高季氏、高占东、高东良、高文良共同诉称,2014年3月5日19时5分许,受害人高以山驾驶电动两轮车载案外人高云鹤沿上海市浦东新区随塘路由西向东行驶至随塘路出随塘公路东约1公里处时,适遇被告辉珂物流公司的驾驶员吴长友驾驶牌号沪AKXX**重型半挂牵引车牵引牌号鲁RVX**挂重型集装箱半挂车行驶至此后将重型集装箱半挂车逆向停放于路南侧边缘,电动两轮车右前部撞击重型集装箱半挂车右前支撑装置,造成高以山受伤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高云鹤受伤以及电动两轮车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高以山承担事故主要责任,吴长友承担事故次要责任,高云鹤不承担事故责任。牌号沪AKXX**重型半挂牵引车在被告永安保险公司处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及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原告高季氏系高以山妻子,原告高占东、高东良、高文良均系高以山与原告高季氏的儿子。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四原告起诉要求两被告赔偿四原告医疗费人民币(以下币种同)851.20元、死亡赔偿金635,544元(52,962元/年×12年)、丧葬费35,634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家属误工费4,500元、交通费2,430元、电动两轮车损失费1,000元、律师费10,000元,其中被告永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范围内优先赔偿,不足的部分由被告辉珂物流公司承担40%的赔偿责任。被告辉珂物流公司辩称,对事发经过及责任认定无异议,同意依法承担赔偿责任;高以山驾驶的电动两轮车属于机动车;关于四原告主张的各项赔偿项目,律师费应按责任比例承担,对其他赔偿项目的意见与被告永安保险公司的意见一致。被告永安保险公司辩称,对事发经过无异议,但高以山应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同意在交强险无责任限额内依法承担赔偿责任;高以山驾驶的电动两轮车属于机动车;关于四原告主张的各项赔偿项目,医疗费由法院依法认定,死亡赔偿金认可按2014年的农村标准计算12年,丧葬费认可23,193元,精神损害抚慰金、电动两轮车损失费不予认可,家属误工费认可690元(46元/天×5天×3人),交通费认可200元,衣物损失费不予认可,律师费不属于保险赔偿范围。经审理查明,2014年3月5日19时5分许,受害人高以山驾驶电动两轮车载案外人高云鹤沿上海市浦东新区随塘路由西向东行驶至随塘路出随塘公路东约1公里处时,适遇被告辉珂物流公司的驾驶员吴长友驾驶牌号沪AKXX**重型半挂牵引车牵引牌号鲁RVX**挂重型集装箱半挂车行驶至此后将重型集装箱半挂车逆向停放于路南侧边缘,电动两轮车右前部撞击重型集装箱半挂车右前支撑装置,造成高以山受伤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高云鹤受伤以及电动两轮车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高以山承担事故主要责任,吴长友承担事故次要责任,高云鹤不承担事故责任。高以山于1946年2月19日出生,其父母均先于其死亡。原告高季氏系高以山妻子,原告高占东、高东良、高文良均系高以山与原告高季氏的儿子。交通事故发生后,高以山被送至医院抢救,花费了医疗费851.20元。为本案诉讼四原告聘请了律师,支付了律师费10,000元。牌号沪AKXX**重型半挂牵引车在被告永安保险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其中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为10,000元,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为1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为2,000元;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为1,000,000元,不计免赔率。本案交通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高以山系山东省农业家庭户口人员。审理中,四原告提供居住证明,欲证明高以山自2008年起至交通事故发生前在上海市浦东新区高桥镇炮台浜村炮台浜98号租房居住,该村95%以上的土地已被征用。四原告还提供工商登记材料、工作证明、误工证明,欲证明原告高占东、高东良、高文良均系上海杰优物流有限公司员工,月基本工资均为3,000元,为处理丧事请假15天,每人扣发工资1,500元。审理中,被告辉珂物流公司提供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欲证明高以山驾驶的电动两轮车属于超标电动车。以上事实,有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驾驶证、行驶证、交强险保单、商业三者险保单、医疗费收据、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亲属关系证明、律师费发票、居住证明、工商登记材料、工作证明、误工证明、司法鉴定检验报告书及当事人的陈述为证。本院认为,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本案中,交警部门认定高以山承担事故主要责任,吴长友承担事故次要责任,高云鹤不承担事故责任,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被告永安保险公司辩称,高以山应承担事故全部责任,但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不予采信。两被告共同辩称,高以山驾驶的电动两轮车属于机动车,但未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不予采信。由于被告永安保险公司系牌号沪AKXX**重型半挂牵引车的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保险人,故被告永安保险公司应首先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不足的部分,由被告辉珂物流公司承担40%的赔偿责任(其中属于商业三者险范围的由被告永安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四原告主张医疗费851.20元,有医疗费收据为证,本院予以确认。四原告主张丧葬费35,634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符合相关的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四原告主张死亡赔偿金635,544元(52,962元/年×12年),本院认为高以山系农业家庭户口人员,四原告也未提供证据证明事发前高以山收入来源于城镇,故本院确认死亡赔偿金为278,460元(23,205元/年×12年)。四原告主张家属误工费4,500元,尚属合理,本院予以确认。四原告主张交通费2,430元,本院酌定为1,000元。四原告主张电动两轮车损失费1,000元,本院酌定为800元。四原告主张律师费10,000元,有律师费发票为证,本院予以确认。以上四原告可获赔的费用中,医疗费851.20元,由被告永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四原告;丧葬费35,634元、死亡赔偿金278,46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家属误工费4,500元、交通费1,000元,合计369,594元,由被告永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四原告55,000元,其中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在交强险范围内优先赔偿,余额314,594元由被告永安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四原告40%计125,837.60元;电动两轮车损失费800元,由被告永安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四原告;律师费10,000元,由被告辉珂物流公司赔偿四原告40%计4,000元。综上,被告永安保险公司应赔偿四原告182,488.80元,被告辉珂物流公司应赔偿四原告4,000元。被告辉珂物流公司在第二次庭审时经本院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应诉,应视为其放弃了庭审质证及辩驳的权利,相应后果由其自负。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高季氏、高占东、高东良、高文良182,488.80元;二、被告上海辉珂物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高季氏、高占东、高东良、高文良4,000元。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6,251元,减半收取计3,125.50元,由原告高季氏、高占东、高东良、高文良共同负担1,359.50元,被告上海辉珂物流有限公司负担1,766元。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杨东锋

二〇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刘 飞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一十七条……损坏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的,应当恢复原状或者折价赔偿。……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
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五、《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八条……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七、《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