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任某祥、任某英等与穆某书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09-07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贵州省习水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黔0330民初3154号
原告任某祥,男,汉族,生于1974年2月12日,贵州省习水县人,住本县。
原告任某英,女,汉族,生于1976年8月8日,贵州省习水县人,现住广东省梅县。
原告任某素,女,汉族,生于1969年5月6日,贵州省习水县人,现住重庆市江津市。
上述三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吴杰,贵州山一(习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穆某书,女,汉族,生于1968年7月6日,重庆市綦江区人,现住贵州省习水县。
第三人何某芝,女,汉族,生于1938年4月6日,贵州省习水县人,住本县。
委托代理人穆文财,男,汉族,生于1954年12月15日,贵州省习水县人,住本县。
委托代理人霍学良,男,汉族,生于1958年2月23日,贵州省习水县人,住本县。
第三人大坡镇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李良,系该镇镇长。
地址:贵州省习水县大坡镇。
原告任某祥、任某英、任某素诉被告穆某书、第三人何某芝、大坡镇人民政府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8月2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任某祥、任某素及三原告委托代理人吴杰,被告穆某书、第三人何某芝及穆某书、何某芝的委托代理人穆文财、霍学良到庭参加了诉讼,第三人大坡镇人民政府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7年4月26日以任某发(已故)为户主的家庭承包责任地位于习水县大坡乡大坡村母家、湾塘、石各田、锅塘头老房子、牛先生等地(大坡镇人民政府现丈量已出的征地数据为2.7921亩)被大坡镇人民政府征收,并测量造册了上述土地,登记在被告一个人名下,准备发放征地补偿款到被告一个人。原告的家庭成员在土地下放的时候,有原告的父亲、第三人何某芝、三原告和原告任某祥的哥哥任某林(2012年去世)。被告穆某书1990年嫁给任某林,穆某书嫁到任家未分到土地,任某林去世后被告穆某书改嫁。大坡镇人民政府征收该土地后全部登记在被告穆某书的名下,穆某书以前就将属于家庭共同土地的征地补偿款占为己有,由大坡镇人民政府直接支付给被告,现也明确表示该征地补偿款属于自己。原告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持上述事实理由诉至本院,请求判令,1、被告平均分配以任某发(已故)为户主的家庭承包责任地的征地补偿款的份额;2、第三人大坡镇人民政府将征地补偿款29120元直接支付给原告;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庭审中,原告将第二项诉请的金额变更为54297.68元。
被告穆某书辩称,在1998年土地下放转包时,土地就转包到任某林头上,由于姐妹出嫁后土地丢荒没有管理,就放弃了土地的管理权,所以原告就没有土地分割的权利。
第三人何某芝辩称,我不同意将款项分给原告,我年龄大了需要生活。
第三人大坡镇人民政府未到庭,也未向本院递交书面答辩意见及相关证据材料。
经审理查明,任某发(2000年去世)与何某芝夫妇共生育了七个子女,长女任某容1982年结婚,2003年去世,次女任某群1981年结婚,三子任某林1990年结婚,2012年去世,四女任某树1986年结婚,五女任某祥1990年结婚,六女任某素1991年结婚,七女任某英1996年结婚。1981年,任某发一户承包到土地,该户当时人口为任某发、何某芝夫妇及生育的七个子女,1998年8月7日,任某发一户继续承包到土地,该土地承包证上登记的承包方人口为2人。2017年6月12日及同年7月31日,因习水县习水河流域综合治理项目需要,习水县国土资源管理局(甲方)与习水县大坡镇街道居委会(乙方)及被告穆某书(第三方)分别签订了土地征收补偿协议书,征收了登记在任某发一户的承包地田坝,该两份土地征收补偿协议书载明征用地为田坝,其中一份为耕地0.868亩,补偿费用为25276.16元,另一份为耕地0.996亩,补偿费用为29003.52元,青苗费补偿标准为1040元/亩,两项合计54279.68元,该款现在习水县大坡镇街道居委会村级账户上。嗣后,三原告要求分配,未果,遂持上述诉请诉至本院。
另查明,1983年,因任某荣在嫁入地分配有承包地,任某发一户的承包地退回了一份土地,任某树于1992年分得土地独立分户出去。任某群现在安徽也分配有承包地。
任某林与穆某书婚后生育三个子女,长子任某均生于1991年,于1999年去世,次女任某凤生于1992年,经本院询问任某凤,其表示不愿参与诉讼,对于其如有应得份额,自愿赠与自己的母亲穆某书,三子任某跃,生于2000年,经本院询问任某跃,其表示不愿参与诉讼,对于其如有应得份额,则自愿赠予自己的母亲穆某书,其法定代理人穆某书对任某跃的意见无异议。本案讼争土地系穆某书在耕种。何某芝户籍登记在任某林户头上,任某林过世后,何某芝一直由被告穆某书照顾。穆某书在嫁出地即其娘家因为穆某书婚迁,其所在地重庆市綦江区打通镇荣华村村民委员会已将其土地收回。
经本院询问任某群,其表示不愿参与诉讼,对于其如有应得份额,则赠与其母亲何某芝。另经本院询问任某树,其表示也不参与诉讼,对于其如有应得份额,则自愿分给任某祥、任某素、任某英。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当事人的身份证明及当庭陈述、常住人口登记卡、土地承包清册、土地承包合同书、土地征收补偿协议书、询问笔录等证据在卷佐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条之规定,农村土地,是指农民集体所有和国家所有,依法由农民集体使用的耕地、林地、草地,以及其他依法用于农业的土地,故农民集体使用的林地、土地均属于农村土地。因此本案争议的焦点系被征收的土地即农村土地,原告、被告及第三人有无分配的权利。本案中,任某发一户于1981年取得了土地承包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五条“家庭承包的承包方是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户”之规定,该土地属于任某发一户所承包,即该户的家庭成员均有承包权。而在1983年时,任某荣、任某群均已外嫁,并在嫁入地承包有自己的土地,故该户家庭成员有任某发、何某芝、任某林、任某祥、任某英、任某树、任某素,即该家庭成员(除任某荣、任某群外)均享有原任某发一户的土地的承包权。另,任某树于1992年因已分得土地并独立出去,而本次征收并未征用其分得的土地,故其在本次征收中无权分配该补偿款。本案中,讼争的土地于2017年6月12日及同年7月31日被征收时,任某林已结婚,而任某祥、任某英、任某素均已外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条“承包期内,妇女结婚,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发包方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之规定,本案中,各方当事人均未举证证明外嫁女在新居住地取得承包地,结合我国“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的土地管理原则,可推定任某祥、任某英、任某素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故任某林、任某祥、任某素对被征收的土地田坝享有承包权,被告穆某书及其两个子女任某跃、任某凤与何某芝的户籍登记在任某林户头上,该户现继续承包了原任某发一户的土地,且穆某书的嫁出地即其娘家因为穆某书婚迁,其所在地重庆市綦江区打通镇荣华村村民委员会已将其土地收回,故穆某书在嫁入地与任某林一户同样享有土地承包权,因此何某芝、穆某书、任某跃、任某凤对被征收后的赔偿享有分配的权利,任某林在本案讼争土地被征收前已死亡,故不存在有分配的权利,任某荣、任某群有自己的承包地,故也无分配的权利。对任某凤、任某跃,因二人自愿放弃在本案中参与诉讼,且该二人表示其应得份额由被告穆某书领取的意愿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遵从其愿。另,因被告穆某书在其丈夫任某林去世后,仍然对何某芝(任某林之母)尽了主要赡养义务,为弘扬我国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对穆某书的该行为应当予以鼓励支持,结合本案实际,本院酌情在此次补偿款中予以适当补偿1万元。
至此,本案讼争土地被征收后,对于被征收土地的款项的分配应当在补偿总额54279.68元中扣除1万元后由何某芝、任某祥、任某素、任某英、穆某书、任某跃、任某凤均分,青苗补偿费应当由穆某书获得。任某凤、任某跃应得的份额由穆某书获得,即何某芝应得份额为54279.68元-10000元-〔(0.868亩+0.996亩)×1040元/亩〕÷7人=6048.73元,因数据本身原因,可由何某芝获得6048.74元;同理任某祥为6048.73、任某素为6048.73、任某英为6048.73,穆某书为6048.73,任某凤、任某跃各得6048.73元,因该二人自愿将其应得款项赠与其母亲穆某书,故两笔款项合计12097.46元由被告穆某书获得,另,因本案讼争土地系穆某书在管理使用,故青苗补偿费(0.868亩+0.996亩)×1040元/亩=1938.56元应当由穆某书获得,故穆某书应获得12097.46元+6048.73+1938.56元+10000元=30084.75元。因本案讼争被征收土地的补偿款现在大坡镇街道居委会村级账户上,故上述五人可在该居委会领取。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条、第十五条、第三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第三人何某芝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大坡镇街道居委会领取6048.74元,原告任某祥领取6048.73元,原告任某英领取6048.73元,原告任某素领取6048.73元,被告穆某书领取30084.75元;
二、驳回原告任某祥、任某英、任某素的其余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528元,由被告穆某书负担228元,由原告任某祥、任某英、任某素各负担100元。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逾期,本判决则发生法律效力。
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二年内,赔偿权利人可以向本院申请执行。
审 判 长  吕 利
人民陪审员  袁开吉
人民陪审员  陆建平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刁陈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