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蔡斌与姚方东、陈之茂等租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6-12-19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江苏省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苏13民终224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姚方东。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录,江苏大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蔡斌。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伟刚,江苏向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陈之茂。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安桂、张盼,江苏河滨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陈含之。
上诉人姚方东因与被上诉人蔡斌、陈之茂、陈含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宿迁市宿城区人民法院(2015)宿城埠民初字第048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姚方东上诉请求: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蔡斌一审对姚方东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1、姚方东非涉案租赁合同当事人,其不应承担给付租金及返还租赁物的义务。姚方东虽然在2013年4月1日的租赁合同上写了家庭住址,但“姚方东.电话138××××9877”不是姚方东书写,即姚方东没有在承租方处签名,故姚方东没有签订书面租赁合同,一审推定姚方东为租赁合同当事人错误。事实上,姚方东在租赁合同上写上其住址,只是因蔡斌与承租人陈之茂、陈含之不熟悉,蔡斌为通过姚方东(××)方便找到陈含之、陈之茂而让姚方东写上自己的住址。蔡斌于2013年3月28日、3月29日将钢管交付陈含之、陈之茂,在交付钢管及扣件两三天后即2013年4月1日才找到姚方东要求在合同上写上其住址,而此时陈含之、陈之茂已经收到钢管及扣件,并已经向蔡斌出具了收据,因此是蔡斌与陈含之、陈之茂履行了合同根本义务。2、蔡斌在诉状及庭审中均自认陈含之、陈之茂租用蔡斌钢管、扣件,因此实际租赁人是陈含之、陈之茂。陈含之、陈之茂与姚方东不存在劳资关系,姚方东也未指示、安排陈含之、陈之茂代理其与蔡斌签订合同、签收资料,因此本案事实上成立租赁关系的当事人为:蔡斌与陈含之、陈之茂。3、陈含之、陈之茂与姚方东系承包关系,姚方东已经将涉案工程承包给陈含之、陈之茂,姚方东不可能也没必要就该架子工工程向蔡斌租赁钢管、扣件。
被上诉人蔡斌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维持。
被上诉人陈之茂辩称,殷号召在本案中不应承担任何责任,请求二审法院对此予以维持。
被上诉人陈寒之二审未发表答辩意见。
蔡斌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请求判令姚方东、陈含之、陈之茂立即支付钢管扣件租金126193.2(暂计算至2015年7月1日);立即归还所租钢管10117.6米、扣件7100只(或按钢管7元/米,扣件3元/只给付折价款),并按钢管每米每日0.012元、扣件每只每日0.008元自2015年7月2日起计付租金至实际归还之日。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姚方东与蔡斌熟悉,让蔡斌租赁钢管、扣件给陈之茂。蔡斌按姚方东的要求,将钢管、扣件交给承运人陈含之,并由陈含之出具三份收据,载明如下内容:姚方东租钢管扣件,陈之茂以承运人名义签名,2013年3月28日(两张)收据载明钢管共计7012.4米,扣件共计3100只,2013年3月29日(一张)收据载明钢管共计3015.2米,扣件4000只。陈之茂承运钢管总计10027.6米,扣件总计7100只。
2013年4月1日,在蔡斌的要求下,姚方东在蔡斌制作的《宿迁市钢管钢模租赁站租赁合同》承租方地址处签下其住址,姓名为蔡斌代签。该合同包括如下内容:出租方为蔡斌(甲方),承租方为姚方东(乙方);钢管的租金单价为0.012元/米/天,扣件的租金单价为0.008元/米/天,租用天数为90天;租金一月一结算,每个月月底乙方主动到甲方结算租金,乙方将所租物品归还甲方的同时和甲方结清账目,还清余款,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拖欠租金,否则甲方按租金的2%收取乙方违约金,并继续计算乙方租金,且造成一切后果由乙方承担;乙方归还甲方租赁物品必须是其所租原物,乙方丢失、损坏甲方所租物品,应按市场价赔偿甲方;等等。姚方东与蔡斌共同确认如下事实:合同签订时钢管的租金单价为0.012元/米/天,扣件的租金单价为0.008元/米/天;钢管现在的购置市场价为7元/米,扣件为3元/只。
一审法院认为:合法的债权债务关系受法律保护。蔡斌按照姚方东的指示将钢管、扣件出租并交付,后与姚方东签订了《宿迁市钢管钢模租赁站租赁合同》,双方形成租赁合同关系。虽然姚方东仅在合同上签住址,未签姓名,但不影响合同的成立。姚方东辩称该批钢管、扣件系陈含之租赁使用,陈含之与蔡斌之间成立租赁合同关系。姚方东虽将上述情形告知蔡斌并获蔡斌信任,但未获陈含之认可,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该辩解意见成立。故对该辩解意见,不予采信。陈含之非钢管、扣件承租人,不承担责任。陈之茂作为承运人,并非钢管、扣件的租赁方,也无其他应承担责任的情形,故不承担责任。
现经蔡斌多次催要,姚方东未履行给付租金、返还钢管、扣件的义务,构成违约。蔡斌主张姚方东给付2015年7月1日前租金126193.2元,不违反法律规定,予以照准。蔡斌主张姚方东返还钢管10027.6米、扣件7100只(或按钢管7元/米,扣件3元/只给付折价款),于法有据,一审法院照准。蔡斌主张按钢管0.012元/米/天,扣件0.008元/米/天计算自2015年7月2日起至实际归还钢管、扣件之日止的租金,于法有据,一审法院照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二条、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二百二十七条、第二百三十五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遂判决:一、姚方东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蔡斌2015年7月1日前租金126193.2元,返还钢管10027.6米、扣件7100只(或按钢管7元/米,扣件3元/只给付折价款),并按钢管0.012元/米/天,扣件0.008元/米/天计算自2015年7月2日起至实际归还钢管、扣件之日止的租金;二、驳回蔡斌对陈之茂、陈含之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824元,由姚方东负担。
关于一审查明事实,姚方东对“蔡斌按姚方东的要求”、“在蔡斌的要求下,姚方东在蔡斌制作的《宿迁市钢管钢模租赁站租赁合同》承租方地址处签下其住址,姓名为蔡斌代签”有异议,蔡斌、陈之茂对“将钢管、扣件交给承运人陈含之,并由陈含之出具三份收据”有异议,对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部分,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争议焦点为:蔡斌本案主张姚方东给付租金及返还钢管、扣件能否成立。
本院认为,首先,审理中蔡斌陈述“第一次拉管是3月28日,当时蔡斌和姚方东说我们也得签个合同,蔡斌和陈之茂不熟悉,姚方东得签个合同,当时蔡斌就代写了姚方东名字,家庭地址姚方东写了,当时3月28日姚方东没去,蔡斌说我们得写个两句半,姚方东说你给我写,到时我负责,我问姚方东住址怎么办,姚方东说他自己写吧”,姚方东认可该陈述,故蔡斌、姚方东认可下列事实:蔡斌要求和姚方东签订租赁合同,姚方东委托蔡斌书写合同内容,并称到时由姚方东负责,由于蔡斌的租赁合同是格式性合同,蔡斌问姚方东住址怎么办?姚方东说由他自己写。故蔡斌、姚方东双方均有签租赁合同的意思表示,姚方东委托蔡斌拟写合同内容。其次,姚方东在蔡斌提供的租赁合同承租方处写上自己的住址,姚方东审理中也称其该行为将承担付款的法律后果,故姚方东该行为表明其认可合同内容,可视为是对蔡斌要约的承诺。据此,可认定租赁合同的相对方为蔡斌、姚方东,蔡斌已经按照合同约定出租了钢管、扣件,故蔡斌可以依据租赁合同向姚方东主张给付租金及返还钢管及扣件。
姚方东上诉称实际租赁钢管、扣件人是陈含之,故其不应承担给付租金及返还钢管、扣件的民事责任。为此,二审中姚方东申请证人王某、叶某到庭作证。因王某称“不能确定王某使用的陈含之所给的钢管、扣件是蔡斌家的”、叶某称“不清楚姚方东外架工程承包给陈含之和陈之茂的扣件是哪里来的”,故王某、叶某的证言均不能证明陈含之或陈之茂是涉案钢管、扣件的实际租赁人,姚方东称其不应承担给付租金及返还钢管、扣件民事责任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上诉人姚方东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请求不应得到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824元,由上诉人姚方东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 静
审 判 员  庄云扉
代理审判员  吴振环

二〇一六年十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陈 莹
第1页/共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