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辽宁抚挖重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与江苏神力工程机械租赁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一审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5-11-04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辽宁省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抚中民初字第00103号
原告辽宁抚挖重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
法定代表人徐楗元,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崔学文,辽宁民威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吕玉蒙,辽宁民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江苏神力工程机械租赁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如皋市。
法定代表人郭觅露,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被告郭觅露,女,汉族,1983年12月25日出生,住江苏省如皋市。
原告辽宁抚挖重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抚挖公司)与被告江苏神力工程机械租赁有限公司(下称江苏神力公司)、被告郭觅露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原告于2015年4月28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8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抚挖公司委托代理人崔学文、吕玉蒙到庭参加诉讼,因无法通过法定的其他方式送达,被告江苏神力公司、被告郭觅露经本院公告送达开庭传票,未到庭应诉答辩,本院依法缺席审判,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抚挖公司诉称,原告与被告于2014年8月19日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合同约定被告购买原告型号为QUY250液压履带式起重机一台,合同价款为625万元,标的物所有权在买受人未支付全部货款前属于出卖人。合同约定:被告应在合同签订后向原告支付首付款10万元,在2014年12月10日前支付52.5万元,另62.5万元在2015年5月20日之前付清,余款500万元做五年银行按揭贷款在2015年5月末前到账。买卖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完全履行了合同义务。现被告违反合同约定,未能及时向原告支付按期货款52.5万元,经多次与被告沟通催要,未果,故原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等相关规定及原被告签订的《工业品买卖合同》相关约定,将被告诉至人民法院,请求人民法院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维护原告合法权益。诉讼请求:一、请求判令解除原被告之间签订的《工业品买卖合同》;二、请求判令被告返还原告《工业品买卖合同》标的物福挖牌QUY250液压履带式起重机一台及附属配件;三、请求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违约金236250元;四、请求判令被告给付原告设备使用费400万元;五、全部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江苏神力公司未答辩。
被告郭觅露未答辩。
本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8月19日,原告抚挖公司作为出卖人与被告江苏神力公司(郭觅露)作为买受人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约定——买卖标的:福挖牌QUY250液压履带式起重机一台及配置(主副卷,63.2米重主臂,配辅助臂,带150T/80T/13.5吊钩各一个,带冷暖空调)。交(提)货时间及地点:按揭手续审查合格生效后2014年8月22日出卖人厂内交货。单价及总价为625万元,结算方式、时间及地点:合同签订后即付10万元首付款,在发货前付按揭贷款所需的相关费用,2014年12月10日前付52.5万元货款,另62.5万元在2015年5月20日前付清,余款500万元做五年银行按揭贷款在2015年5月末前贷款到账。买受人未支付全部货款的,标的物所有权属于出卖人,买受人无权处置,但该设备所造成的事故、灭失、毁损等一切风险,自设备出厂之日起,由买受人承担。买受人不得以任何理由逾期付款,否则将承担合同欠款额每日千分之十的违约金,逾期达到45日及以上的,出卖人有权单方解除合同,买受人除同意无偿退还设备外每月承担50万元的设备磨损费。买受人违反本合同约定义务,自然人郭觅露同意承担无限连带保证责任。合同落款处加盖原告抚挖公司公章及委托代理人签字,加盖江苏神力公司公章及郭觅露签字。合同签订后,被告江苏神力公司于2014年8月20日支付原告抚挖公司车辆订金(首付款)10万元。2014年8月22日,原、被告在合同约定地点履行了买卖标的物(产品编号为1169)交提货手续。被告江苏神力公司将买卖标的物出租给案外人某某工程机械有限公司使用。截止2015年4月28日本院受理原告起诉时,被告江苏神力公司并未按照买卖合同约定的内容支付剩余货款。
另查明,被告江苏神力公司成立于2011年5月10日,系被告郭觅露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
再查明,2015年4月21日,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另外的民事诉讼中查封了本案案涉的买卖标的物即250吨履带式起重机,2015年7月24日,该院依法解除了对该标的物的查封。2015年8月7日,原告抚挖公司从承租人某某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处取回该案涉250吨履带式起重机及配置,现该标的物在原告抚挖公司处保管。
上述事实,有买卖合同、产品合格证、汇划来账回单、南通市如皋工商行政管理局查询资料、调查笔录、南通中院民事裁定书等证据及庭审记录在卷佐证,证据经庭审审查,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原告抚挖公司起诉所依据的买卖合同系合同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同效力应予确认。当事人应当根据合同约定全面履行义务,本案原告抚挖公司已经全部履行买卖合同约定的标的物交付等义务,被告江苏神力公司仅支付首付款10万元,在接收买卖标的物后未按合同约定支付剩余货款,构成违约,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关于合同应否解除以及解除后的效果。因被告未按合同约定逾期支付货款已经超过45日,属于合同中约定的一方解除合同的条件已经出现的情形,原告作为出卖人有权单方解除合同,现原告据此诉请解除合同,应为解除合同的意思表示,所以双方合同应予解除。合同解除后,双方应当返还依据合同取得的财产,即原告抚挖公司返还被告10万元首付货款,被告江苏神力公司返还原告抚挖公司买卖标的物,因该标的物已经实际在原告抚挖公司处保管,因此只需判决确定被告江苏神力公司对该标的物的返还义务,而不需要被告实际负担交付。因合同解除,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关于违约责任的承担。因被告江苏神力公司逾期付款构成违约,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应承担合同欠款额每日千分之十的违约金,此为迟延履行而约定的违约金。截止本案诉讼时被告未按合同支付货款的金额为52.5万元,原告诉请按日千分之十计算45日即主张被告江苏神力公司支付违约金236250元,符合合同约定。合同亦约定:买受人逾期付款致使出卖人单方解除合同的,买受人每月承担50万元的设备磨损费。此为合同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预先约定的一方违约时应向守约方支付一定的金钱,作为损害赔偿责任的具体负担方式。原告主张自2014年8月22日至2015年4月22日期间共计8个月的设备磨损费合计400万元,亦符合合同约定。上述迟延履行的违约金和设备磨损费具有不同的指向,不具相互替代性。同时,被告郭觅露作为共同买受人及连带责任保证人应当对被告江苏神力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与原告应返还的买卖首付款10万元折抵后,被告应当支付金额为4136250元。原告依据双方买卖合同的约定关于解除合同、买受人支付逾期付款的违约金及承担设备磨损费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应予支持。被告江苏神力公司、被告郭觅露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出庭应诉答辩,是对自己权利的处分,应当承担相应的诉讼后果。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九十三条、第九十七条、第九十八条、第一百一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解除原告辽宁抚挖重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与被告江苏神力工程机械租赁有限公司于2014年8月19日签订的《工业品买卖合同》;
二、被告江苏神力工程机械租赁有限公司返还原告辽宁抚挖重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买卖标的物即福挖牌QUY250液压履带式起重机一台(产品编号1169)及配置;
三、原告辽宁抚挖重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应返还被告江苏神力工程机械租赁有限公司买卖合同首付款10万元;
四、被告江苏神力工程机械租赁有限公司应支付原告辽宁抚挖重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逾期付款违约金236250元、设备磨损费400万元;与判决第三项原告应返还的10万元折抵后,被告江苏神力工程机械租赁有限公司应实际支付原告的全部款项为4136250元;
五、上述第四项确定义务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六、被告郭觅露对被告江苏神力工程机械租赁有限公司上述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案件受理费40690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及公告费均由被告江苏神力工程机械租赁有限公司、被告郭觅露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刘军
代理审判员  王爽
代理审判员  胡伟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何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