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张福生、张小林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8-11-03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江西省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赣11民终1641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张福生,男,1953年6月15日生,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江西省上饶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祝显功,上饶市信州区中成法律服务所。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张小林,男,1964年6月21日生,汉族,高中文化,无业,住江西省上饶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肖桂容,江西饶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张福生因与被上诉人张小林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纠纷一案,不服江西省上饶县人民法院(2018)赣1121民初322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8月2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因双方当事人未提交新的证据、事实和理由,故本院不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张福生上诉请求:1、请求撤销江西省上饶县人民法院(2018)赣1121民初3228号民事判决,并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2、上诉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认定”时任村支书的张小林看到后曾在场劝架,并承认并未把大家双方分开,曾用双手推上诉人胸口,把上诉人推开”与事实不符。此外,一审在判决认定采纳张小林提供的徐桃英、汪菊梅两人的证言,但徐桃英与张小林妻子王青英是结拜姐妹,汪菊梅与张小林有利害关系。一审法院认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但上诉人被殴打致伤后,提供了江西百信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上诉人外伤致右手掌骨基地部内侧缘骨折,构成人体损伤为轻微伤,上饶县第三人民医院出具的出院诊断:上诉人右第一掌骨骨折及出具有治伤发票等作为证据予以证明。张小林指派两名党员到证人张某1、张某2、张某3家进行威胁、恐吓,使证人不能按时出庭作证。一审法院未查明核实事实,对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不予以采信,仅凭张小林的一些不实证据,判决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实属冤枉,且于法无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判决。
被上诉人张小林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张福生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张小林赔偿张福生人身损害住院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司法鉴定费、营养费、精神抚慰金、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后续治疗费共计27,783.88元。2、本案诉讼费由张小林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11月23日上午8时许,张福生因生活琐事与同村村民汪菊梅发生争执,同日12时许,汪菊梅及其丈夫张为云与张福生及其妻子祝秋花在江西省上饶县湖村乡东灵村村委会门口发生拉扯,在拉扯过程中张福生将汪菊梅左眼眶、左颧部打伤,汪菊梅欲抓祝秋花的头发,但没有抓到,汪菊梅右手一拳打伤祝秋花左眼角。因事发地点在村委会门口,时任村书记的张小林看到后曾在场劝架,并承认为了把打架双方分开,曾用双手推张福生胸口,把张福生推开。2017年11月24日,张福生因右手掌肿痛伴活动障碍前往上饶县第三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右第一掌骨骨折和高血压病,当日张福生共支出门诊费用116.5元,该款系医保统筹支付项目。经治疗,张福生于2017年12月22日出院,共住院28天,花费医疗费5,692.38元(含护理费68元),医嘱出院休息两个半月。张福生遂以其伤情系张小林造成为由起诉至本院。
另查明,上饶县公安局湖村派出所于2017年11月24日出具人体损伤法医学检验(鉴定)委托函,介绍张福生到江西百信司法鉴定中心作损伤检验(法医学鉴定),该函附有简要案情及委托事项,载明”据张福生自述:2017年11月23日14时,上饶县湖村乡东灵村村民张福生与同村村民汪菊梅因纠纷发生肢体冲突,张福生自称其被在帮架的上饶县湖村乡东灵村村书记张小林打伤右手拇指、左手无名指。”2017年12月6日,江西百信司法鉴定中心出具赣百鉴[2017]临鉴字第1178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张福生人体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张福生主张其右第一掌骨骨折系张小林造成并要求张小林承担赔偿责任,首先应当举证证明张小林实施了侵权行为。本案中,张福生夫妻在事发当日,曾与张为云、汪菊梅曾发生拉扯,在拉扯过程中张福生将汪菊梅左眼眶、左颧部打伤,而在上饶县公安局湖村派出所调查过程中,汪菊梅、张小林、张某4、张某5、蹇永鹃、张为云六人的笔录均不能反映张福生的伤情系张小林所致,仅有张福生及其妻子祝秋花有相应陈述,而张福生与祝秋花关于祝秋花到现场的时间以及张福生手指受伤过程的陈述均相互矛盾,张福生亦未能提供其他证据予以佐证,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张福生要求张小林赔偿其住院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司法鉴定费、营养费、精神抚慰金、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后续治疗费共计27,783.88元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张福生要求张小林赔偿住院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司法鉴定费、营养费、精神抚慰金、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后续治疗费共计27,783.88元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95元,减半收取计248元,由原告张福生负担。
二审查明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围绕张福生的上诉请求、事实和理由,针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是:一审判决运用民事诉讼证据规则认定张福生的右手第一掌骨骨折非张小林所致是否正确,现结合本案证据分析评判如下:
本案张福生向一审法院起诉要求张小林承担人身损害赔偿责任,其行使的是损害赔偿请求权,该民事权利的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的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该法律规范的构成要件包括行为人实施了侵权行为,被侵权人受到了损害,侵权行为与损害结果存在因果关系,行为人具有过错。依据该法律规范,被侵权人的损害赔偿请求权能否获得法院的支持,其必须对上述四个法律要件所涵摄的事实进行主张并提供证据证明,对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即”谁主张,谁举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进一步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该司法解释的第一款理论上称之为行为意义上的举证责任,即任何人在诉讼中对自己主张的事实有提供证据加以证明的义务,第二款则是结果意义上的举证责任,即当待证事实处在真伪不明状态时,由承担举证证明责任的一方承担败诉后果。除特殊的侵权责任直接由法律规定侵权人承担举证证明责任外,一般的侵权责任的举证证明责任由被侵权人承担,此即举证责任分配的基本规则。就本案而言,张福生作为被侵权人,其虽然在诉讼当中提供了相关的司法鉴定意见,上饶县第三人民医院的诊疗记录,出院记录,CT检查报告单,医疗证明书,出院费用清单,住院收费收据,门诊收费票据等证据,但上述证据仅能证明损害结果存在,并不能证明系张小林的行为所导致。相反,从一审法院调取的上饶县公安局湖村派出所的调查取证材料来看,除张福生及其妻子祝秋花陈述其右手第一掌骨被张小林掰断外,其他包括汪菊梅、张某4、张某5、蹇某、张为云等证人并未看出张小林实施了这一行为,其中证人张某4、张某5陈述看见张小林在劝架时曾推了张福生,并无其他肢体接触,而证人蹇某陈述只看见张小林站在张福生与张为云中间劝架,其他具体行为未看清。张福生向一审法院申请出证作证的证人张某2也与当庭陈述并未看见双方有肢体接触,而只是在场而人员散场后,看到张福生的手受伤了。依据上述证据材料,张福生的右手第一掌骨骨折是否系张小林所致这一待证事实真伪不明,按照前述民事诉讼举证责任分配原则,应由被侵权人张福生承担不利后果,即其主张的右手第一掌骨被张小林掰断的事实不能成立,其行使的损害赔偿请求权因欠缺侵权行为的存在、侵权行为与损害结果存在因果关系这两个要件事实,依法不能获得支持。一审法院适用民事诉讼证据规则认定张福生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进而驳回张福生对张小林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妥,本院应予维持,张福生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95元,由上诉人张福生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程   晓   斌
审 判 员 范全敏审判员徐志锋

二〇一八年十月十七日
法官助理 汪       琴
书 记 员 谭       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