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柳冬,何丽杏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二审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6-12-01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3)晋刑二终字第229号
原公诉机关山西省人民检察院太原铁路运输分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何丽杏,女,汉族,1972年9月2日出生,广东省海丰县人,小学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广东省海丰县,捕前住广东省陆丰市。2012年9月12日因涉嫌犯非法买卖枪支罪、贩卖毒品罪被临汾铁路公安处刑事拘留,同年10月18日被批准逮捕,现羁押于临汾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柳冬,男,汉族,1987年10月20日出生,黑龙江省拜泉县人,高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黑龙江省拜泉县。2010年8月因诈骗被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治安拘留十五日。2012年9月4日因涉嫌犯非法携带枪支危及公共安全罪被临汾铁路公安处刑事拘留,同年10月1日批准逮捕,现羁押于临汾铁路公安处看守所。
山西省太原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审理山西省人民检察院太原铁路运输分院指控原审被告人何丽杏犯运输毒品罪、非法买卖枪支罪、指控原审被告人柳冬犯非法买卖枪支罪、非法携带枪支危及公共安全罪、非法持有枪支罪一案,于二○一三年九月十三日作出(2013)太铁中刑初字第1号刑事判决。被告人何丽杏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
(一)2012年9月4日16时许,被告人柳冬及其女友持平遥至辛集的K688次列车车票,在进入平遥火车站候车室接受安检仪检查时,安检人员在柳冬随身携带的挎包中发现有疑似手枪一支。待进一步检查时,柳冬携该包逃离。当日19时许,柳冬在介休市丽泽大酒店被抓获,并在其入住的422房间内窗台上的黑色CD包内查获自制仿“六四”式手枪一支,弹匣内查获“六四”式手枪弹二枚,柳冬随身携带的黑色电脑硬盘盒内查获“六四”式手枪弹七枚,其电脑硬盘盒内查获冰毒、K粉。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证人成彦欣、温荣鹏、陈晓军(均系平遥火车站安检员)的证言,证明2012年9月4日16时许,三人在平遥站候车室内进行安检时,在柳冬及其女友携带的行李中发现枪支,要求其重新过安检时,柳冬携带装有枪支的灰色挎包逃走的事实。
2.证人张春香(系介休丽泽大酒店前台服务员)的证言:“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来开的房,他说他的女朋友邓頔頔一会把身份证送来,要求登记邓頔頔的信息。下午登记入住后不久,出去了一趟,后来又回到酒店,住在422房间,到了晚上8点多,来了很多警察把他抓走了。”证明2012年9月4日,柳冬在丽泽大酒店被抓获的事实。
3.太原铁路公安处刑警支队检查笔录记载:在被告人
柳冬携带的黑色移动硬盘内查出铁质盒子两个,其中一个盒子内装有白色晶体状物品三袋,另一个盒子内装有手枪子弹7发,透明塑料袋装白色粉末一袋,透明塑料袋袋装胶囊颗粒一袋。证明柳冬携带物品中发现冰毒和K粉。
4.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关于犯罪嫌疑人柳冬归案情况说明记录:2012年9月4日,柳冬携带枪支在平遥火车站过安检仪时被发现后逃跑,当日在酒店被公安人员抓获,并起获“六四”式手枪一支。证明柳冬归案情况。
5.旅客登记簿一份,证明2012年9月4日,柳冬以其女友的名字在介休丽泽大酒店登记住宿422房间。
6.被告人柳冬的身份证照片、户籍证明,证明被告人柳冬的身份情况。
7.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深公罗决字[2010]第05102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被告人柳冬在2010年8月19日因诈骗被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行政拘留十五日。
8.毒品、安检仪枪支影像、车票照片,证明柳冬携带枪
支进入公共场所的事实。
9.太原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并)公(司)鉴(痕)字[2012]153号枪支、弹药鉴定意见:太原铁路公安局临汾铁路公安处送检的自制仿“六四”式7.62mm手枪为枪支;送检的九枚“六四”式7.62mm手枪弹为弹药。证明柳冬携带的手枪、手枪弹为枪支、弹药。
10.山西省公安厅公(晋)鉴(毒化)字[2012]075号检验鉴定意见:送检的1号检材中检出氯胺酮成分,重量为13.99克;2号检材中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重量为35.25克;4号检材中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重量为13.25克。证明柳冬携带的毒品有甲基苯丙胺成分的为48.5克,氯胺酮成分的为13.99克。证明柳冬非法持有的毒品成分及数量。
11.被告人柳冬的供述:“2012年9月4日下午4、5点左右,我和我女朋友邓頔頔携带七八个包在平遥火车站准备去辛集,在车站安检口,机器报警了,我知道是我包里有枪所以才响的,我就赶紧把那个装枪的包带走了。出了火车站,我打车去了介休丽泽酒店,用邓頔頔的名字开了一个房间。我进了房间睡了一觉,准备出去找我女朋友,在房间门口碰到了警察,他们把我抓住,并搜查了我的东西,查出了一把枪和一个硬盘盒子。移动硬盘是一个黑色的空壳,硬盘型号为3.×××,是一年前我从深圳市华强北电子一条街花了35元买的。2012年8月初,我准备回家,就往里面装了一袋K粉10多克、一袋冰毒30多克、两小袋明矾(具体重量不详,其中一袋里有几根冬虫夏草)、7发‘六四’式手枪子弹、一袋保健品。”证明柳冬非法携带枪支进入公共场所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以及非法持有毒品的事实。
12.同案嫌疑人邓頔頔(柳冬的女友)的供述:“我们准
备进平遥火车站坐车,过安检时查出柳冬的包里有枪,还是我被带到车站派出所才知道的。”证明柳冬故意携带枪支进入公共场所的事实。
以上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均经过当庭举证、质证,证明内容客观真实,证据之间可以相互印证,取证程序合法有效,予以确认和采纳。
(二)2012年7月,被告人柳冬在深圳市罗湖区解放路名仕阁A-2605室租住期间,将一支仿“六四”式自制手枪、“六四”式手枪弹二枚、“五九”式手枪弹二枚藏匿于房间内。2012年9月6日、10月31日,分别被临汾铁路公安处和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桂园派出所民警查获。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证人冯占杰(系柳冬租住房屋的后一位租户)的证言:“2012年10月23日,我通过中介租住了陈静芬名仕阁2605这套房子,10月28日我就搬来住,当晚23时许,我在整理房间时,卧室的双人床东边挨床放有一个三层杂物架,我抬起来挪动时,看到杂物架下边地面上有一个小布包和一个笔记本,……我拿起小布包,打开看了一下,里面有一支手枪,看到手枪后,我就把这些东西放到原处。第二天上午我给陈静芬打了电话,把发现枪的事情告诉了她……。10月31日中午,陈静芬给我打电话说已经报警,让我回到租住处,陈静芬和两名派出所民警在等我,我打开房门进入房间,把发现枪的情况向民警反映了,民警就把手枪和笔记本拿走了,当时民警说枪里面有子弹。”证明住户冯占杰在被告人柳冬曾经租住的深圳市罗湖区解放路名仕阁A-2605号房间卧室发现一支手枪的事实。
2.证人陈静芬(系柳冬租住房屋的房东)的证言:“2012年10月29日上午,租我名仕阁A座2605室房子的冯占杰给我打电话说,他在整理房间时发现了一支手枪……。10月31日上午10时许,我到名仕阁管理处,反映了房子里发现枪的情况,就向桂园派出所报了警,很快有两名民警就过来了,我就通知冯占杰过来开房门。冯占杰过来后打开2605的房门,民警进去后在卧室双人床东边的一个三层杂物架下面地面上发现了一个笔记本和一个小布包,我当时也在场,民警打开小布包,里面有一支手枪,手枪的弹匣里面有子弹,当时民警说这支枪是自制枪,后来派出所的民警就是枪和笔记本拿走了。”“这套房子在2012年7月14日至2012年10月18日是邓頔頔租住的。她是在2012年10月18日结清房租,10月19日退的房子。2012年10月23日冯占杰租住了我的房子,10月28日他搬的家住到了我名仕阁A座2605的房子。10月19日后到冯占杰租住房子期间没有人在此住过。”证明租户邓頔頔与其男朋友柳冬住在在深圳市罗湖区解放路名仕阁A座26层05号房屋内,2012年10月19日退房后便由新租户冯占杰租住,中间没有住过其他人。10月29日,冯占杰发现枪支,随后枪支由公安机关带走的事实。
3.深圳市公安局桂园派出所出具的情况说明,证明深圳市公安局社区民警在深圳市罗湖区解放路名仕阁2605号房间内查获一把仿真自制手枪、一个弹匣、二发子弹、一本笔记本,并将上述物品移交临汾铁路公安处的事实。
4.房屋租赁合同书一份,证明邓頔頔于2012年7月19日租住陈静芬名仕阁A座2605房屋的事实。
5.太原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并)公(司)鉴(痕)字[2012]199号枪支、弹药鉴定意见:送检的自制仿“六四”式7.62mm手枪为枪支;送检的二枚“六四”式7.62mm手枪弹为弹药。证明从柳冬租住处查获的手枪、手枪弹为枪支、弹药。
6.太原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并)公(司)鉴(痕)字[2012]167号枪支、弹药鉴定意见:送检的二枚“五九”式9mm手枪弹为弹药。证明从柳冬租住处查获的手枪弹为弹药。
7.被告人柳冬的供述:“我在‘丽姐’那里花了一万二千元钱买了两只一样的手枪和六发子弹。回到深圳的租住房后,我就把一支放在卧室左面床头柜的下面,另一支我随身带着。后来我从深圳开车经东北回家时,带着一只枪和四发子弹,已经被查获并扣押了。我以前没有交代,是因为我害怕交代后,加重自己的罪行。”“我和我女朋友邓頔頔租住在深圳市罗湖区解放路名仕阁A-2605室。”证明柳冬在深圳市罗湖区解放路名仕阁A-2605室租住期间,将一支仿“六四”式自制手枪、“六四”式手枪弹二枚、“五九”式手枪弹二枚藏匿于房间内。
8.犯罪嫌疑人邓頔頔(系柳冬女友)的供述:“我和柳冬是男女朋友关系。我们住在一起有两年左右了。我们住在罗湖区解放路名仕阁A2605,我们没有别的住处。”证明柳冬和邓頔頔一起居住在深圳市罗湖区解放路名仕阁A座2605室的事实。
以上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均经过当庭举证、质证,证明内容客观真实,证据之间可以相互印证,取证程序合法有效,予以确认和采纳。
(三)2012年5、6月份,被告人何丽杏在广东省陆丰市博美镇君豪宾馆帮助被告人柳冬购买自制仿“六四”式手枪一支。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辨认笔录二份,证明柳冬与何丽杏相互能够辨认、确认对方。
2.宾馆结账单,证明何丽杏所称用孙贵东或林东升的名字在君豪宾馆登记住宿过的事实。
3.被告人何丽杏的户籍证明,证明被告人何丽杏的身份情况。
4.被告人柳冬的供述:“2012年4月的一天(准确日期
记不清了)晚上,我去‘丽姐’博美镇的家里玩儿,在她家我说自己喜欢手枪,就让她帮我联系买一支手枪,她也答应了我。后来有一天‘丽姐’在电话里说买枪得四、五千元。2012年6、7月份的一天(准确日期记不清了),‘丽姐’给我打电话说枪弄下了,让我去她家拿,并约好在博美镇的一个宾馆(宾馆的名字记不清了)门前见面。我开车过去,见面后,她让我在下面等。她就进了宾馆。过了一会,她拿了一个黑色塑料袋给我。我上车后,打开塑料袋,看见有一把手枪,枪里面有一发子弹,另外还有三发子弹放在白色的塑料袋里。”“我在‘丽姐’那里花了一万二千元钱买了两支一样的手枪和六发子弹。回到深圳的租住房后,我就把一支放在卧室左面床头柜的下面,另一支我随身带着。”证明柳冬委托何丽杏帮助其购买枪支的事实。
5.被告人何丽杏的供述:“2012年4月的一天(准确日期
记不清了)下午,‘小冬’来我博美镇的家里玩儿,他说自己喜欢手枪,让我介绍他买一支手枪。后来我问了一个叫‘阿华’的朋友(具体姓名不清楚,男,住广东省陆丰市东海镇),‘阿华’说买一支手枪需要一万二千元,我就给‘小冬’在电话里说了。2012年6月份的一天(准确日期记不清了),我和‘阿华’约好在博美镇的君豪宾馆见面拿枪,然后我给‘小冬’打电话说枪联系好了,让他过来拿枪,并约好在博美镇的君豪宾馆门前见面。‘阿华’电话里说在君豪宾馆开了一个房间等着,我去也开了一个房间后,就在君豪宾馆门前等‘小冬’。‘小冬’开车过来后,我让他在下面等。我就进了宾馆,去‘阿华’的房间,‘阿华’给了我一个装着东西的塑料袋,我没有打开看,就拿着塑料袋出去给了‘小冬’,‘小冬’也没看,拿上就开车走了。”“在‘小冬’(柳冬)买枪前,我管他借过五、六千元钱,他买枪的时候跟我说他没有带钱,让我先借给他一万二千元,我说我没有,把欠他的钱先还给他,‘小冬’说让我帮他在‘阿华’那担保一下,由我把欠他的那五、六千元先给‘阿华’,他回了深圳就把钱打给‘阿华’。第三天中午,‘阿华’给我打电话,管我要钱,我说我身上就四千六百元钱,因为我正在家做饭,就让我侄儿陈海平拿上钱给他送到了我们约好的地点,博美镇广场公交车站。之后,我和‘阿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了,‘小冬’给他钱没有,我也不知道了。我给柳冬在君豪宾馆订了一个房间(房间号不记得了),他也没住。没有用证件,我去登记房间只要报孙贵东或林东升的名字就可以,还可以打折,我忘记当时报的谁的名字。”证明何丽杏帮助柳冬购买枪支及付过部分钱款的事实。
另有上述举证、质证的枪支、弹药鉴定意见予以证明,柳冬通过何丽杏购买的手枪、手枪弹为枪支、弹药。
以上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均经过当庭举证、质证,证明内容客观真实,证据之间可以相互印证,取证程序合法有效,予以确认和采纳。
关于何丽杏及其辩护人提出何丽杏在非法买卖枪支共同犯罪中处于从属或辅助地位,应当以从犯论处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何丽杏在帮助柳冬购买枪支的犯罪过程中,积极联系枪支卖家“阿华”,并主动实施了交接枪支及替代被告人柳冬支付部分购枪款的行为,在共同犯罪中与被告人柳冬作用相当,不宜区分主从犯,故对此辩护意见不予支持。
(四)2012年9月12日19时许,被告人何丽杏驾驶一部丰田牌卡罗拉轿车从深圳东高速公路霞湖收费站前往深圳市。当晚23时许,从深圳市机荷高速东段福民收费站通过时被抓获,从其驾驶的车上查获塑料袋包装的白色晶体6袋,粉红色药片14粒。
经山西省公安厅鉴定,从被告人何丽杏车上查获的6袋白色晶体重量为894.28克,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14粒药片重量为1.4克,均检出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成分。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犯罪嫌疑人归案情况说明三份、工作情况说明二份,证明何丽杏于2012年9月12日被公安人员在深圳高速公路东段福民收费站抓获,从其驾驶的轿车内查获冰毒约900克,疑似毒品物品的药片14粒的事实。
2.临汾铁路公安局签发的铁临公刑搜字〔2012〕2号搜查证、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明何丽杏被抓获时所驾驶车辆上携带了大量毒品的事实。
3.公安机关出具的何丽杏到案情况说明记载:“抓获何丽杏前,公安人员曾经有计划地对何丽杏驾驶车辆尾部进行撞击,但何丽杏只探头看了一眼,并没有下车。”证明其主观上存在知道车内有毒品的可能性。
4.关于抓获犯罪嫌疑人何丽杏的工作说明,证明公安人员为了抓获何丽杏,在柳冬自愿的情况下,由公安人员控制下的柳冬打电话给何丽杏,从而实现对何丽杏的顺利抓捕。
5.通话清单,证明柳冬在被公安人员控制下后曾与何丽杏有过通话,并在9月12日何丽杏被抓当日有过通话,何丽杏在9月12日前及当日与托她捎带毒品的犯罪嫌疑人“蓉姐”及“雄哥”通过话的事实。
6.车辆、毒品物证照片,证明何丽杏所驾驶车辆及被查
获毒品的外观情况。
7.山西省公安厅公(晋)鉴(毒化)字[2012]077号
检验鉴定意见:送检的1、2、3、4、5、6号检材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共计894.28克;7、8号检材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成分,共计1.4克。证明从何丽杏驾驶车辆上搜查出的毒品成分及重量。
8.光盘一张及光盘中录音内容的文字版材料,证明何丽杏对9月12日去深圳时,其所驾驶车辆上携带的物品为毒品的主观明知情况。
9.被告人何丽杏的供述:“2012年9月10日,我和朋友
赵丽蓉约好一起到深圳检查身体。后来,因为我有事没有去,她一人先去了深圳。11日20时许,她给我打电话得知我12日到深圳,就说:“我在深圳,你给我男朋友‘雄哥’打电话,给我捎两包东西。”并说:“一包是日常用品,另一包装的是冰毒,完后给你二千元钱好处费。”我听后就答应了。然后,她把她男朋友‘雄哥’的电话用短信发给我。12日17时许,我就给‘雄哥’打电话约好19时许在霞湖高速路口的一个加油站等他。19时许,我开车到了加油站,等了大约十来分钟,‘雄哥’的司机(男,四十多岁)开了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找到我,给了我两个包,把一个包放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另一个副驾驶座位下面。他开车走后,我就开车上高速往深圳走。当我开车到了深圳市的龙华北的福民高速收费站时,就被公安抓了。”“‘蓉姐’在电话里说:‘有两个茶叶包装袋,里面装着一点冰毒。’所以我就知道了。”“四个大塑料袋装的冰毒和那袋装十二颗麻古是‘蓉姐’让我捎给她的,两个小塑料袋装的冰毒和那袋两颗麻古是我平时自己吸食的……。因为我们关系比较好,我也没想那么多,她让我帮她带,我就给她带上。”证明被告人何丽杏与赵丽蓉通过电话,对方让其将毒品从陆丰市运往深圳,途中被公安人员抓获的事实。
10.被告人柳冬的供述:“‘丽姐’,女,30多岁,广东省陆丰市博美镇人,她和我说话时普通话,和别人说话是潮州话,专门做冰毒生意的。”“按照‘丽姐’以前来深圳的习惯,基本上每次来深圳都要带毒品,基本不空跑。”证明何丽杏经常从广东陆丰携带冰毒至深圳的事实。
以上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均经过当庭举证、质证,证明内容客观真实,证据之间可以相互印证,取证程序合法有效,予以确认和采纳。
关于何丽杏及其辩护人提出何丽杏被抓获时不知自己所驾驶车辆上运输的物品为毒品,其与侦查人员语言沟通有障碍,看不太懂讯问笔录便签了字的辩解、辩护理由。经查,何丽杏在审理过程中与审判人员沟通交流顺畅,且能独立阅读庭审笔录,并无语言及阅读障碍,其在侦查阶段所做的供述稳定,细节充分,讯问笔录客观真实,收集程序合法有效,可以证明案件事实,依法应当予以认定。另外何丽杏本人为吸毒人员,同案被告人柳冬的供述也可佐证何丽杏日常有接触毒品的行为,据此可以证明何丽杏对其被抓获时车上物品是毒品的事实为明知。故此辩解、辩护理由不予支持。
(五)被告人柳冬提供了重要线索,协助公安机关侦破案件和抓获了被告人何丽杏。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临汾铁路公安处刑警支队出具的关于犯罪嫌疑人柳冬有立功表现的证明材料,证明被告人柳冬有立功情节。
2.公安机关的工作说明、光盘一张及光盘中录音内容的
文字版材料记载,证明为配合公安机关抓捕何丽杏,柳冬以出售二手车及购买毒品为由,将何丽杏诱至深圳后,公安机关将何丽杏抓获归案。
以上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均经过当庭举证、质证,证明内容客观真实,证据之间可以相互印证,取证程序合法有效,予以确认和采纳。
关于被告人柳冬及其辩护人提出非法买卖枪支同非法携带枪支危及公共安全、非法持有枪支的行为是原因和结果、手段和目的牵连关系,属牵连犯,应从一重罪处断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的三起犯罪事实各自独立,不属于牵连犯,应分别定罪处罚。故对此辩护意见不予支持。
对于柳冬及其辩护人提出枪支鉴定报告没有鉴定枪支为军用还是民用、也没有明确是何种动力,毒品鉴定应有纯度鉴定的辩护意见。经查,本案经过举证、质证的枪支弹药检验鉴定意见中,已明确有“该枪支是以火药为动力”的表述,且该枪支足以致人伤亡,属于我国刑法规定的枪支;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在2007年12月印发的《办理毒品犯罪案件中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的相关规定:“对可能被判处死刑的毒品案件,要求进行含量鉴定。”该辩护理由依法不能成立。故对此辩护意见不予支持。
对于被告人柳冬及其辩护人所提被告人柳冬具有重大立功,且当庭认罪,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量刑时应予以考虑的辩解、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柳冬提供了重要线索,协助公安机关侦破案件和抓获了其他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的被告人,属于重大立功,且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悔罪态度较好,此辩解、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相符,予以采纳。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何丽杏明知自己携带的物品为毒品,却实施了将毒品从广东省陆丰市运输至广东省深圳市的行为,已构成运输毒品罪;明知被告人柳冬购买枪支的行为为违法行为,却帮助柳冬联系购买、交付枪支,二人的行为已构成非法买卖枪支罪。被告人柳冬非法持有毒品且数量较大,已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明知携带枪支进入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为非法行为,却将装有枪支的挎包带入平遥火车站候车室,已构成非法携带枪支危及公共安全罪;明知不能私自持有枪支、弹药,而违反法律规定,持有枪支弹药,已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
鉴于被告人柳冬提供了重要线索,协助公安机关侦破案件和抓获了其他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的被告人,构成重大立功,且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应依法从轻处罚。山西省人民检察院太原铁路运输分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何丽杏、柳冬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犯罪成立。为了维护公共安全及社会管理秩序,对被告人何丽杏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对被告人柳冬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四十八条、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第六十九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
一、被告人何丽杏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五万元;犯非法买卖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五万元。
二、被告人柳冬犯非法买卖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犯非法携带枪支危及公共安全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三、查获的甲基苯丙胺942.78克、K粉13.99克、药片14粒、手枪二支、手枪弹十三发,依法予以没收。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何丽杏上诉提出其不知道赵丽蓉让其捎的包内有毒品,侦查阶段其不太懂侦查人员的方言,讯问笔录没有让其阅读,也未宣读,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其不构成运输毒品罪。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一审相同。
关于上诉人何丽杏所提上诉理由,经查,同案犯柳冬证明何丽杏平时与其交流时说的是普通话,何丽杏在一审审理期间及本院讯问时,能用普通话正常交谈,自行阅读庭审笔录,并无语言及阅读障碍,其在侦查阶段所做的供述稳定,细节充分,讯问笔录客观真实,收集程序合法有效,依法应当予以认定。另外何丽杏本人为吸毒人员,同案被告人柳冬的供述也可佐证何丽杏日常有接触毒品的行为,据此可以证明何丽杏对其被抓获时车上物品是毒品的事实为明知。故其所提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何丽杏明知自己携带的物品为毒品,却实施了将毒品从广东省陆丰市运输至广东省深圳市的行为,已构成运输毒品罪;明知原审被告人柳冬购买枪支的行为为违法行为,却帮助柳冬联系购买、交付枪支,二人的行为已构成非法买卖枪支罪。原审被告人柳冬非法持有毒品且数量较大,已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明知携带枪支进入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为非法行为,却将装有枪支的挎包带入平遥火车站候车室,已构成非法携带枪支危及公共安全罪;明知不能私自持有枪支、弹药,而违反法律规定,持有枪支弹药,已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原判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何丽杏所提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薛克昌
代理审判员  刘志刚
代理审判员  赵 宏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四日
书 记 员  乔海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