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姜四八抢劫一审刑事判决书

  • 公布日期: 2017-12-29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黔26刑初27号
公诉机关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龙某1,男,1980年10月20日出生,苗族,贵州省台江县人,初中文化,农民,住台江县。系被害人龙某2之子。
委托代理人吴贤芬,台江县法律服务中心法律服务工作者。
被告人姜四八,曾用名:姜先利,男,1971年8月14日出生,苗族,贵州省台江县人,小学文化,农民,住台江县。2016年8月29日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被台江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30日被台江县公安局监视居住,同年9月29日被台江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经台江县人民检察院批准,同年11月3日被台江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台江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龙山,贵州振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以黔东南检公诉三组刑诉[2017]1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姜四八犯抢劫罪,于2017年5月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龙某1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检察员龙江平、代义梅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龙某1及其委托代理人吴贤芬,被告人姜四八及本院为其指定的辩护人龙山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姜四八与被害人龙某2系邻里关系,二人经常一起赌博。姜四八因赌博输钱后向龙某2借钱被拒,便对龙某2怀恨在心。2003年11月20日下午,为了获取龙某2身上的财物,姜四八潜入龙某2家中,将事先购买的老鼠药投入龙某2的饭菜中。当日傍晚,姜四八再次潜入龙某2家中,看到龙某2口吐白沫倒在地上,遂用龙某2家中饭厅板壁边的斧头朝龙某2头部多次打击,致龙某2死亡后搜走其身上6100余元现金,并将作案的斧头丢弃在龙某2家水泥缸中后潜逃。经鉴定,龙某2系被他人使用硬钝器打击头部致严重颅脑损伤死亡。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一、作案工具斧头等物证;二、受案登记表、破案报告等书证;三、证人姜某1、龙某3等证言;四、被告人姜四八的供述与辩解;五、尸体死亡检验鉴定意见;六、现场勘验、检查、辨认等笔录。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姜四八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暴力手段劫取他人财物,并造成他人死亡的严重后果,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抢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龙某1诉称,被告人姜四八为谋取龙某2的钱财杀害了龙某2,给其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创伤和物质损失,要求依法判处姜四八,并判令姜四八赔偿丧葬费27318元、死亡赔偿金147736元,返还被劫走的现金6100元,赔偿精神抚慰金80000元,共计人民币261154元。
被告人姜四八辩称,其自愿认罪,对不起被害人家,也愿意赔偿被害人家损失,但其没有能力赔偿,活得太累,要求对其判处死刑。辨护人龙山提出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姜四八潜逃后能够自首,如实供述罪行,认罪态度好,具有悔罪表现,要求依法对姜四八作出公正判决。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姜四八与被害人龙某2系邻里关系,二人经常在一起赌博,关系尚好,姜四八也曾借钱给龙某2。案发前不久,姜四八因赌博输钱后向龙某2借钱被龙某2以其还不起等事由拒绝,便对龙某2怀恨在心,因其是残疾人,就产生了用老鼠药毒害龙某2后劫取钱财的犯意。2003年11月20日下午,姜四八趁龙某2不在家之机,潜入龙某2家中饭厅,将事先购买的老鼠药投入龙某2的饭菜中,然后返回观察龙某2何时回家。当日傍晚,姜四八再次潜入龙某2家中,看到龙某2口吐白沫倒在饭厅地上,然后用龙某2家中饭厅板壁边的斧头朝龙某2头部多次打击,致龙某2当场死亡后搜走其身上6100余元现金,并将作案的斧头丢弃在龙某2家水泥缸中后逃离现场。经鉴定,龙某2系被他人使用质硬钝器打击头面部致严重颅脑损伤死亡。案发后,姜四八接受了公安机关的讯问,但拒不承认是其作案,还参与了埋葬龙某2尸体的事宜,同年11月24日畏罪潜逃,2016年8月29日向台江县公安局投案自首。
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一、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据、文书材料卷壹第000001-000002页):证明龙某2被杀害后的立案经过。
二、在逃人员信息登记表、到案经过(补充侦查卷第000010页、证据材料卷第000002页):证明被告人姜四八于2003年11月24日畏罪潜逃,2016年8月29日向台江县公安局投案自首的情况。
三、户籍信息(证据材料卷第000001页):证明被告人姜四八出生于1971年8月14日,犯罪时已达到完全刑事责任年龄。
四、现场勘查笔录、方位图及照片(证据、文书材料卷壹第000003-000034页),黔公(台)勘[2016]120032号《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现场方位示意图及照片(证据、文书材料卷壹第000035-000045页):证明案发现场的基本情况。
五、台江县公安局台公刑技尸检字[2003]第28号《关于龙某5才死亡的检验鉴定》(证据、文书材料卷壹第000046-000048页):证明龙某5才(龙某2)系被他人使用质硬钝器打击头面部致严重颅脑损伤死亡。
六、证明(证据材料卷第000084页):证明被害人龙某2又名龙某5才、龙某5成。
七、关于姜四八故意杀人案部份物证丢失的情况说明(证据材料卷第000087页):证明台江县公安局在办公楼搬迁过程中,造成当年提取的衣服、碗、老鼠药等物证丢失的情况。
八、关于在案发现场提取相关检材是否送检的情况说明(补充侦查卷第000031页):证明在现场勘查中提取的涉案物证斧头、碗、头发、饭菜、呕吐物,以及在姜四八家提取的沾有呕吐物的衣服、老鼠药等未送检化验的情况。
九、物证保管说明(补充侦查卷第000033页):主要证明案发当年提取的物证现仅有作案工具斧头随案移送。
十、现场辨认照片(补充侦查卷第000033页):证明姜四八归案后对当年案发现场等相关场所进行指认的情况。
十一、证人张某1(首先发现被害人)的证言(证据、文书材料卷壹第000067-000071页):证明2003年11月21日早上九点,其去龙某2家借锯子,在门口喊龙某2发现没人答应,发现龙某2家堂屋大门右扇门关、左扇门开着,其从厕所边绕道侧门开门进去,打开饭厅的门看到龙某2倒在门边,满脸是血,看到之后就回家跟其母亲讲,其母亲就跟村里其他人说了之后一同到龙某2家去看,发现龙某2已经死了。
十二、证人田某的证言(证据材料卷第000064-000069页):证明其居住在老屯乡望京村,苗名叫“汪吼”,其从1986年开始就在家卖老鼠药,后来国家不允许卖老鼠药后,到2004年就不卖了。其认识姜四八,姜四八也可能跟其买过老鼠药,老屯周围的乡镇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卖老鼠药,附近百姓都是从自己这里买的。
十三、证人姜某1的证言(证据、文书材料卷贰第000001-000018页、证据材料卷第000058-000060页):(1)23日下午我去龙某2家上坎喂猪时,看见姜四八在龙某2家吃饭,至于昨晚姜四八来睡不来睡我不清楚,我听不到。(2)在2003年12月份的时候,我已离婚的丈夫姜四八打电话来时,他对我说:“你看我俩夫妻一场的面上,你把两个孩子养好,照顾好”。我问他:“你在哪里”。他没有回答话,也没有说在什么地方。我又问他:“龙某2的死是不是你杀的?”姜四八回答我说:“是的,龙某2的死是我杀的”。我又问他:“你为什么这样去做?”他就不答话了。(3)姜四八这段时间来还打电话联系我的。半个月前打到他姨妈邰仰土家叫我去接的。在电话里姜四八对我说:“你已出嫁了,你嫁的话就嫁给好心一点的人,这样对孩子才好一点”。前几天我回家吃酒,听寨上的人讨论说姜四八现在在他姑妈家(湖南新晃)躲,因他姑妈的儿子听说姜四八杀人后,不敢将姜四八留在家,怕出事叫人带话来叫黄花然回去。
十四、证人龙某3的证言(证据、文书材料卷贰第000046-000047页):我在郑乔志家和我姑妈睡时,我听见郑安吉的妻子姜英八接电话,我听姜英八说是:我是英。后又听说是:嫂子在下面,嫂子卖猪了,后又小声听不见了。听到这个电话的还有张某4、龙某6、姚两平、龙两友等人。
十五、证人龙某4的证言(证据、文书材料卷贰第000026-000030页):龙某2死后的几天,我在家听见隔壁的叔妈姜英八接她的哥姜四八打来的电话,我没听到电话的内容是什么,但只听见姜英八说:嫂子不在上面,已经把猪卖去了,你怎么这样,你怎么这样。后来就没听见说些什么话了。
十六、证人姜某2的证言(证据、文书材料卷贰第000061-000064页):在姜四八跑出去后有一天天快黑了,大约是在18时至19时,具体哪天我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是在我们乡政府门口右侧村委活动室地基处第一次放电影那天,有人打电话来我家,我去接,我就问:“是谁?”对方讲:“我是姣的爸爸”。我一听才知道是姜四八打来的。我就问他:“你在哪里?”他说:“你不要管我到哪里,你去帮我喊你家姐(指姜代送,即姜某1)来接电话,我过半个小时再打来。”讲完这几话他就把电话挂了,然后我就去通知我家堂姐姜代送来接电话,我堂姐来到我家后,我就去看电影去了。
十七、证人张某2的证言(证据、文书材料卷贰第000023-000025页):证明其于2003年11月24日上午9点左右,与其妻子去市场买果子回家,在镇远街上肉市场边见到姜四八。
十八、证人杨某1的证言(证据材料卷第000052-000055页):证明杨某2是姜四八的表哥。在2004年快过春节的时候,姜四八说他从北京打工来,到杨某2家住了一个星期左右,姜四八曾告诉杨某2:我在家里把屋背后的一个人杀死了,是因为打牌的原因。并且还讲在他杀的那个人身上得了一些钱,但具体得多少钱没有说。
十九、证人黄某的证言(证据材料卷第000072-000073页):证明姜四八是残疾人,做不了重活,主要靠开小卖部维持生计,因为好赌才穷。
二十、证人张某3(老屯乡老屯村党支部书记)的证言(证据材料卷第77-78页):证明龙某2的尸体已经火化安葬。
二十一、被告人姜四八的供述(证据材料卷第000007-33页、补充侦查卷第000013-000015页):(1)2003年,我在台江县老屯乡老屯村杀死了我们村的龙某2后逃跑,现在我在外面觉得这样一直逃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今天就来你们公安局投案。(2)龙某2是我们村的人,他家就住在我家背后,我们两个是邻居关系,他平时爱好赌博,我也爱好赌博,所以我们俩走得比较近,每次去赌博我们俩基本上是一起去的,他没钱的时候,他和我借钱什么的我都是比较爽快的借给他,所以我们两个的关系还是比较好的。就因为我爱赌博,后来我爱人就和我离婚了,家里面的条件越来越不好。大概是在2003年农历9月份左右,那段时间我赌博输钱了,我身上没有钱,当时我知道龙某2赌博赢了钱,就想和他借点钱来用。有一天白天(具体是哪一天我记不清楚了),我到龙某2家去和他借钱,当时遇见龙某2在他家里面,我就向他借钱,他不愿意借给我,他看我当时和我老婆也离婚了,家也没有了,怕我还不起他的钱,所以不愿意借给我,我就和他吵了起来。我说:“以前你和我借钱我都是爽快的给你的,现在你看我离婚了,家也没有了,怕我还不起你的钱,看不起我。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用不完又带不到棺材去。”龙某2对我说:“我的钱由我自己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带到棺材也不借给你。”我听他这样讲,很生气,我就说:“那你就等我把你弄死了,你再把你的这些钱带到棺材里去好了。”他就说:“你要是有能力把我弄死,那我就等着你来弄死我好了,我倒是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我当时想龙某2是在欺负我是个残疾人,弄不死他,当时我就回答:“你牛,你等着我吧!”说完我就回家了。回家后,我很生气,我想了几天,我一个残疾人,要是正面去对付他,是打不过他的。我知道龙某2平时很节约,平时他吃剩下的饭菜是舍不得丢的,会下餐热了继续吃。我掌握他这样的生活习惯后,我就找我们村的一个人买老鼠药,买得老鼠药后,直到一天傍晚,我在我家看到龙某2从他家出去了,我就进到他家里面去,看到他家火炉上面有个铁锅,当时比较黑,我看不清楚锅里煮了什么,我就把准备好的老鼠药洒进锅里,之后用勺子搅拌了几下,我就出来了,于是就在他家附近观察他是否回来。过了一会,龙某2就回来了,我就在我家等了半个小时左右,我又回到龙某2家看他是否吃了我放老鼠药的饭菜。我进去后,看到龙某2已经倒在地上了,口里还吐了白沫,我当时想他肯定是中毒了,现在杀他很容易,我就在龙某2倒地的附近拿得了一把斧头,朝龙某2的头上乱砍,当时我也不知道砍了几下,我看龙某2已经不动了,肯定是死了,我就从他家出来了,后来我怕被公安机关的抓,我就跑到外面去了。(3)老鼠药我是从老屯乡望京村的一个叫“汪吼”的人下午四点左右直接到他家买的,买来主要是用来毒龙某2的。当时我说只买一包,然后因为汪吼家和我家关系比较好,他就说我家老鼠多就多给了两包,共计三包。用来毒龙某2我只用了一包,剩下的两包我就放在我原来小卖部楼下我住处的石墙缝隙里了。(4)当时我比较气愤,我就顺手从旁边拿了斧头往倒在地上的龙某2头部击打,具体哪面我也不知道了。那把斧头长大概有五、六十公分左右,都是我们农村劈柴用的斧子。我击打他以后,就把那斧头丢在他家饭厅旁边一间木板板加出来的杂物间里的一个水泥做成的水缸里了。那个水泥缸,有一米左右长,宽五十公分左右,高某六十公分左右,里面有没有水因为当时比较急没太注意。(5)我使用斧头击打龙某2之前,当时他是躺在地上,口吐白沫,脚还在挣扎乱蹬。我看见他脚还在动,我才用斧头去击打他的头部。打了他的头以后,他还是仰面的,面部朝上,但其他的我没在意了,我就只是用心去搜他身上的钱了,我从他身上背的那个布包里搜得了6000余元现金就离开他家,走的时候他的头是朝厨房的大门,脚是朝厨房里面的躺在火盆边。(6)我作案时,我身上的衣物都没有换,还是继续穿的。我就怕我的鞋印被发现,我就脱了我当时作案穿的一双拖鞋,并把这双拖鞋丢在我家小卖部下面的一条河流里,让河水把鞋子冲走。这双鞋是一双黑色的布拖鞋。(7)我潜逃的时间就是龙某2下葬的当晚,我觉得不对劲,我就逃跑了。当晚我先逃到了施秉县的马号乡,到天亮,就在马号坐往镇远的班车,到了镇远后,我就在镇远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就坐班车到了玉屏后,就转车到了湖南,到湖南我老表(杨某2)家住了一段时间。在我老表家住到大年的第三天后,我就往北京跑,在北京住了三天,我就又往西安去,到西安住了一天,之后又从西安坐火车到兰州,我在兰州待了一个月,然后又从兰州坐火车到南昌,在南昌呆了一个星期,我又坐车到厦门,在这期间,我去了趟上海,刚到上海后,我就遇见了我们村的一个人,当时他没有看见我,我就不敢再呆到上海了,我又回到厦门呆了一个月,又回到南昌,之后一直在南昌呆6个月左右,之后就转到湖南株洲,之后一直就在湖南株洲市的河西附近住,住了几年,就转到麻元,之后一直就在麻元生活,一直到我回来投案。(8)我在龙某2身上搜得的6100元左右的钱,主要是在我逃跑的时候用,有1400元左右是在我表哥家过年的时候购买年货、打牌输了一点,在镇远买衣服、吃住用了500多,剩下的我在逃跑到南昌的时候已经用完了,这些钱大概半年不到的时间就用完了。(9)我逃跑后,在兰州打电话给我前妻姜某1,她问我是不是我杀的龙某2,我就给她说龙某2是我杀的。一开始杨某2问我找他有什么事、过年是否回家这些,我都没有说是因为杀害龙某2来他家的,但他问的多了,我就给他说我因为打牌借钱的事,杀了我家屋背后的一个人才跑出来的,具体怎么杀的我没有和他说。(10)因为我那段时间没有钱,听说他打牌赢钱了,我就想着我两平常关系那么好,我就去和龙某2借点钱来做生活开销,剩下拿去赌看能不能翻本。但找到龙某2借钱时他不肯借钱给我,还说我现在光棍一个没有钱还他,要是我没有离婚我老婆还在还可以,并且还说把钱带到棺材里也不会借给我,所以当时很生气就起了要杀他的心理。我回到家后就想怎么才能把龙某2的钱弄到手,我在家想了两天后,我就想着用老鼠药下到他的饭菜里,当我把老鼠药放在龙某2的饭菜后,龙某2吃了倒在地上,我看到他的脚还在乱蹬,我就顺手拿了一把斧头朝他的头部击打了几下,见他不动我才停止,我才去拿龙某2身上的钱。第二次去龙某2家是想看他吃了放老鼠药的菜了没有,看他有没有昏倒,如果昏倒了就好去拿他的钱。
上述证据已经庭审质证并进行了认证,证据之间能相互印证,被告人姜四八及其辩护人也不持异议,故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姜四八无视国家法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投放老鼠药、用斧头打击的暴力手段致被害人龙某2当场死亡,然后劫取龙某2的钱财,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构成抢劫罪,应依法惩处。公诉机关指控姜四八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定罪准确,本院予以确认。姜四八畏罪潜逃近十三年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以从轻处罚。鉴于其在庭审中自愿认罪,具有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由于姜四八的犯罪行为不仅造成了被害人亲属精神上的伤害,同时还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龙某1家造成了相应的经济损失,姜四八还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鉴于姜四八赔偿能力的客观实际,可酌情判令姜四八赔偿。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第二款第(一)项、第(五)项,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七)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姜四八犯抢劫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二、由被告人姜四八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龙某1经济损失人民币五万元。限判决生效后五日内付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四份。
审判长  张振宁
审判员  杨 宁
审判员  潘年钢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十五日
书记员  姚涓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