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何林华与石翔思、陈震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再审复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 公布日期: 2014-12-06
  • 案    号: /
  • 审理法院: /
  • 文书类型:

裁判文书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4)苏审三民申字第0559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何林华。
委托代理人:赵宏春,男,汉族,1950年12月15日出生。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石翔思。
委托代理人:李攀科,江苏佳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陈震。
委托代理人:李攀科,江苏佳民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何林华因与被申请人石翔思、陈震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宁民终字第102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何林华申请再审称:一、二审判决认定何林华与石翔思、陈震之间是承揽关系而非雇佣关系,因而按10583948.2赔偿款的30%给予补偿,显然是错判。何林华从2008年初就为石翔思、陈震打工,杂活按100元/天计算,挂广告条幅按13元/件计算,双方之间形成的是雇佣关系而不是承揽关系。因此,何林华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石翔思、陈震提交意见称:何林华与石翔思、陈震之间形成承揽关系,请求依法驳回何林华的再审申请。
本院审查查明:石翔思、陈震系夫妻关系,陈震系个体工商户高淳县淳溪镇方正服务部(以下简称方正服务部)营业执照登记的业主,方正服务部的组织形式为家庭经营,经营范围中包括设计、制作、发布、代理国内各类广告。2010年5月,方正服务部承接了原江苏省高淳县开发区道路横幅标语的制作安装业务。2010年5月21日傍晚,何林华在拆除方正服务部承接的位于该开发区内的一处广告牌时,因脚手架倾倒,何林华摔落受伤。石翔思得知何林华受伤后赶至现场将何林华送至高淳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1.胸12椎体爆裂性骨折伴截瘫;2.胸12左侧椎弓、棘突骨折;3.椎管狭窄。何林华住院治疗后于2010年8月19日出院,出院医嘱建议至南京上级医院神经功能康复治疗,在该院治疗共支出医药费63930.10元。何林华出院当日前往江苏省省级机关医院继续治疗,于2010年9月29日出院,在该院治疗共支出医药费10590.58元。2011年7月21日,何林华的伤情经南京金陵司法鉴定所鉴定,其截瘫(双下肢肌力0级)构成二级伤残;其误工期限、营养期限分别以伤后十四个月、五个月为宜;存在二级护理依赖。何林华支付鉴定费3040元。石翔思、陈震已经支付何林华部分款项,但对款项数额存有争议。
另查明:何林华的父亲何某某(1941年5月6日出生)、母亲闫某(1941年5月12日出生)共生育二子,何林华系次子。何林华与杨某某婚后领养一女,取名何某某(2003年8月18日出生)。
2011年9月15日,何林华向南京市高淳区人民法院(原高淳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石翔思、陈震共同赔偿其因伤造成的各项损失合计1053948.20元,并负担本案诉讼费用。一审审理中,何林华申请将残疾赔偿金的计算标准由22944元/年变更为26341元/年。2012年12月21日,一审法院作出(2011)高民初字第1577号民事判决:一、石翔思、陈震补偿何林华因伤造成的损失309418.99元,扣除已支付40000元,余款269418.99元限判决生效后30日内付清;二、驳回何林华的其他诉讼请求。何林华不服,向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中,石翔思、陈震申请邢光辉出庭作证,欲证明其未委托何林华为其拆除广告牌,邢光辉陈述的主要内容为,石翔思承接到广告业务后,一般都让其去具体完成,其与石翔思之间一般一年结算一次,结算依据是其完成的业务量,拆除广告牌后的脚手架运走的费用,一般都由其负担;本案何林华受伤的广告牌系其搭建的,但为什么何林华拆除此广告牌,其不清楚。何林华认为证人证言与本案无关联性,此次其为石翔思、陈震拆除广告牌是第一次从事广告牌业务,之前其帮石翔思、陈震从事其他业务均是按工作量进行结算。2013年6月24日,二审法院作出(2013)宁民终字第1020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何林华仍不服,于2014年6月26日向本院申请再审。
在本院审查中,何林华提交一本记工本,以此说明何林华长期在石翔思、陈震处打工,并取得了报酬,双方之间形成雇佣关系。石翔思、陈震质证意见为:对该记工本记载内容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虽然该记工本与石翔思、陈震提交的有相同之处,但不排除对方事后制作;即便该记工本记载的内容是真实的,只能说明何林华承揽了工作,并按工作量进行了结算,而且该记工本亦反映出何林华承接了案外人的工作。何林华还提交一份租赁合同单,以此证明搭设广告的脚手架系石翔思租用的,何林华只负责运输,并没有支付租金。石翔思、陈震质证意见为:脚手架的承租人是何林华,与石翔思、陈震无关。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在于何林华与石翔思、陈震之间形成的是雇佣关系还是承揽关系。在当事人双方就承揽与雇佣的性质发生争议时,人民法院可以综合分析下列因素,结合案件具体情况予以认定:(1)当事人之间是否存在控制、支配和从属关系;(2)是否由一方指定工作场所、提供劳动工具或设备,限定工作时间;(3)是定期给付劳动报酬还是一次性结算劳动报酬;(4)是继续性提供劳务,还是一次性提供工作成果;(5)当事人一方所提供的劳动是其独立的业务或者经营活动,还是构成合同相对方的业务或者经营活动的组成部分。如当事人之间存在控制、支配和从属关系,由一方指定工作场所、提供劳动工具或设备,限定工作时间,定期给付劳动报酬,所提供的劳动是接受劳务一方生产经营活动的组成部分的,可以认定为雇佣。反之,则应当认定为承揽。本案中,虽然何林华与石翔思、陈震之间有长期的合作关系,但是何林华从石翔思、陈震处承接工作后,能够按照自己的意志独立完成工作,不受石翔思、陈震的管理与约束;何林华没有特定的工作场所,何林华提供劳动工具或设备并自由支配工作时间;何林华与石翔思、陈震之间系以每次承接的工作量作为结算的依据;何林华提供的劳动具有独立性,且可以采取自主分工方式完成工作。因此,一、二审判决认定何林华与石翔思、陈震之间形成承揽关系而不是雇佣关系,依据充分。
综上,何林华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何林华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杭 涛
代理审判员  张丽华
代理审判员  陈良俊

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张 霞